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20 四大花旦

天剛亮,細蒙蒙的雨絲在灰色的天空紛紛淋淋地向大地飄灑著。
  陳超開著入手不到一個月的高配寶馬x7停在富躍基金大廈500米遠的小巷子邊,下車打傘步行到一家食客如云的早餐檔門前,“老板,一份腸粉,一份炸兩,一份白粥。”
  “好叻,馬上來。”中年老板麻利的應了一聲。
  陳超覷著空,坐到一張陳舊但干凈的黃色漆方桌邊上,等著早餐送上來。人的生活習慣有時候很難改變。
  富躍產業基金今年在國際原油期貨斬獲極大。楊老大已經將13.67億美元的獎金已經下發。他拿到了7千萬美元的獎金。一躍成為富豪。可除了買了倆車,換了一身行頭,生活其實也沒什么變化。他依舊在這家小店吃19港元的早餐。
  陳超想起去哈佛讀書前來香港實習,陸景請他去蘭桂坊的酒吧放松。他說,等以后發達了請酒吧全場喝酒。買兩碗豆漿,喝一碗,倒一碗。現在真等到混的出人頭地了,反倒沒有那時的輕狂。
  陸景現在在干什么呢?陳超想起他這位高中同學,人生際遇中需要尊重、感激的人。昨天聽楊老大的口氣,陸景今天好像要從新加坡回京城吧。
  吃過早飯,陳超到公司打卡上班,在電腦面前整理一下策略分析報告,進了富躍產業基金總經理楊星長的辦公室。
  看完陳超的策略分析報告,將報告放在辦公桌上的文件夾里,楊星長笑著道:“報告做的不錯。”肯定了陳超的工作。陳超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徒弟。
  陳超靦腆的笑了笑。
  看著陳超的齙牙,楊星長失笑道:“你小子有空去把牙齒給矯正下。這很影響個人形象。泡妞也要長得差不多啊。獎金都發下去了,你不差這點錢了吧?”
  “楊哥,我中午就去找牙科醫生。”陳超撓撓頭。面對楊老大的打趣很無力。
  “有話就問吧。”楊星長看得出來陳超磨嘰的不走,是有話想說。
  “楊哥,現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風云變化。我判斷高盛、三井已經在石油期貨上建倉。我們和傅婕的團隊這兩天也該建倉了,陸景怎么在這個時候回京城呢?”陳超擔憂的說道。
  楊星長看了陳超一眼。笑道:“放心吧。我們和傅婕互不統屬,沒有什么要陸景協調的。陸景回京城是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這是政治聯姻不。哈,往深了說你也不明白。反正是好事。”
  楊星長給陳超透漏了一些消息,笑著把他打發走。鄭信明和張媛結婚的事情他聽謝晉文說過一點,好像是張媛的父親會和陸家聯動一下,向上走一步。
  陸景回京城除了參加婚禮,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他需要敲定中建七局的負責人。這樣才能將傅婕才中建七局的事務中解放出來,以便于讓她專心致志的投入這次操作中。
  陳超的壓力,楊星長理解。
  這次打壓國際原油價格,富躍產業基金幾名知道內情的操盤手、分析師心里壓力都很大。這可是在挑戰美國在全球建立的眾多金融秩序之一。
  自從布雷頓森林體系在1973年崩潰后,金本位退出國際貨幣體系。現在,石油在某種意義上充當了黃金在當年所起的作用。因此,和華要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
  現在唯一的優勢就在于高盛、三井根本就沒把和華當回事。這就好比一個窮人說我要當總統,誰會去理會呢?
  和華如果失敗,400億美元的資金投入,虧損可不是小數目。更別說陸景不接受失敗。但是。如果和華成功的將油價拉下來,會更加的危險。挑戰金融秩序的企業,美國會如何對待還用說嗎?
  因而。很多人都希望由陸景來指導這次行動。因為,陸景負責的項目還從來沒有失敗過。搞金融的人有時候也有點迷信。他也是很多人中的之一。
  想著心里的事情,楊星長看著窗外的小雨,給和華銀行行長許雪撥了一個電話。資金調配少不了許雪的配合。他得先把調撥給傅婕的資金、賬戶、操盤手給辦好。
  …
  …
  新加坡麗都酒店總統套房奢華明麗的會客廳中,陸景招待前來拜訪的淡馬錫執行董事、副總裁徐陽成一行。和徐陽成同行的一對年輕的俊男靚女。
  徐陽成介紹是李義濟的堂侄李宏深和外甥女黃千兒,“陸先生,鴻深和千兒小姐在新加坡生活了十幾年,對新加坡的美景、美食、人文典故都很熟悉。陸先生要是在新加坡這里游玩的話可以讓他們倆當導游。”
  李宏深20歲,就讀于新加坡國立大學。身上有著謙和的貴族氣質。黃千兒17歲,就讀于萊佛士初級學院。明眸顧盼,有很明顯的馬來人血統。
  “徐總。那得改天了。我今天中午的飛機回國。”陸景的表情看似遺憾。
  徐陽成大吃一驚,難掩驚訝的問道:“陸先生,你要回國?”
  現在新加坡是什么局面他豈能不知道?三井物產的代表三浦圭佑今天上午去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協商和解的事宜。
  但是,三井物產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億美元的債務,怎么可能捏著鼻子吃個啞巴虧。
  平靜的表像之下只怕雙方早就磨刀霍霍。陸景怎么會在如此關鍵的時候回國?
  陸景微笑著點頭,略微解釋道:“是的。我回國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
  鄭信明和張媛本來是計劃于12月上旬訂婚。接過鄭叔叔和張書記分別對鄭信明和張媛很滿意,就把婚事訂了下來。時間有點倉促。但在京城舉辦一個很低調的婚禮時間上還來得及。
  徐陽成恍然,笑道:“我說呢。”又提醒道:“陸先生,最近和華要小心啊。”
  陸景笑著點點頭,拿起茶杯喝茶。
  一旁陪客的余樂觀察著徐陽成、李宏深、黃千兒三人。就他看來,李義濟派遣小輩來給陸景當旅游向導是要加強和陸景的私交。
  陸景很明白這一點,否則也不會專門抽出時間來徐陽成一行。畢竟,太過于滑頭的徐陽成在陸景心里已經被判了死刑。
  李宏深英俊非凡的臉上浮起謙和的笑容,說道:“陸哥,那等你下次來新加坡我為你介紹新加坡好玩的地方。”說著拿了一張紙片遞給余樂,“余助理,這是我和千兒的手機號碼。”
  余樂笑著收下名片,對李義濟這位堂侄并怎么在意。
  只看他就讀于新加坡國立大學就知道他肯定不是李氏家族的重點培養對象。
  黃千兒正偷偷的打量著陸景,這個最近讓家族如臨大敵、讓舅舅慎重對待的男人看起來十分年輕,不算英俊卻氣度從容。這時也笑道:“陸哥,新加坡有很多好玩的項目,你下次來新加坡一定要給我和深哥打電話呢。”
  黃千兒的聲音很動聽,帶著少女的清脆甜美氣息。
  余樂的眼神從黃千兒身上滑過。瓜子臉,膚色健康,有著混血兒的美麗容顏。披肩的修直長發和白色的襯衣、高腰粉色印花長裙盡顯她清純的氣質。修身的白襯衣很好的修飾著她胸前挺拔飽滿的曲線和纖細的小腰。
  陸景笑笑,說道:“一定會的。”
  說笑了一會,陸景看看表。徐陽成、李宏深、黃千兒知機的告辭離開。陸景丟了一支煙給余樂,笑問道:“你怎么看?”
  余樂愜意的點上煙,靠在舒適的沙發上說道:“李義濟是示好來的。我的看法是:糖衣吃下,炮彈打回去。這其實也說明一個問題:當初并不看好和華和高盛、三井交手的新加坡權貴們的態度開始趨于中立。”
  “態度轉變是意料中的事情。嘿,他們怎么也想不到我們能拿到三井物產的證據。”陸景認可余樂的判斷,又好笑的道:“余樂,你剛才眼睛盯著黃千兒看,怎么,評估出黃千兒的三圍沒有?”
  余樂嘿嘿一笑,說道:“要是她沒在胸罩里面墊海綿。36c。好歹是個混血美女,身材還是很不錯的。臀圍和腰圍,她穿著裙子不好評判。
  陸景,話說黃千兒長的很養眼啊。你勾搭勾搭也不算吃虧。我看李義濟未必沒有這么方面的想法。你風流的名聲,我估計和華的對手都知道。”
  “我日。”陸景翻翻白眼,私下里余樂在他面前說話比較隨意,“李義濟怎么可能這么想?最多就是讓黃千兒來培養下氣氛而已。你想多了。”
  余樂嘿然壞笑道:“拉到吧。以你泡妞的水平,黃千兒這簡直是送上門的大白菜。想什么時候拱就什么時候拱。到時候,李義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我強烈建議你為和華犧牲自我。免得新加坡的權貴在接下來的較量中屁-股又坐歪了。”
  “你妹的。說的我跟禽獸似的。”陸景笑罵,“你隔著人襯衣也能估到大小,這也算是人才。改天亞視選美,我給陳創和叔叔說一聲,讓他把你抽調過去當評委。”
  “要請也是請你去啊。貌似你才是大師級的高手吧?”對陸景的取笑,余樂反嗆一句。
  陸景沒和余樂再扯這個話題,問道:“寇小蠻今天到新加坡吧?”(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