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9 陸景有多少資金

傅婕的秀眸在長長睫毛遮翳下略顯黯淡深邃,小口小口優雅的喝著紅酒。
  陸景的說辭讓她漸漸的從心動、興奮、巨大的壓力、信任而產生的敬重等等情緒中走出來。
  思索了十幾分鐘,傅婕緩緩的道:“陸景,如果你需要我來操作200億美元打壓國際油價,中建七局那里你要盡快和陸主任商量,選出得力的人選。”
  陸景微微一笑,他已經說服傅婕了,“我會的。我明天就要回京城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屆時,我會給我哥說起你的調動。”
  傅婕的調動是大哥負責的工作范圍內的內部調動,阻力不大。很快就能敲定。
  陸景起身去拿了紅酒過來給傅婕添酒,芬香的紅酒慢慢的散發在適宜的空氣中。一邊倒酒,陸景說道:“傅總,我并不需要你將油價打壓到43美元以下,我只需要你把油價壓到44美元或者45美元就行了。”
  傅婕將視線從考究的雕花木質茶幾上的高腳玻璃杯上移到了陸景的臉上,若有所思的問道:“陸景,你是要對付三井、高盛,還是摩根大通銀行的夏如龍?”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情況,她已經了解過。現在聚集在新加坡的100多家財經媒體早把這件事給報道的一清二楚。真相就隱藏在眾多夾帶著私貨的評論文章中,稍微一琢磨就能明白。
  以陸景手中如此巨大的資金,他根本就不可能在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還在虧損的億美元。三井物產的武藤順照想要以為突破口和陸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較量的立腳點就不存在。
  手中握有400億美元的陸景會在意億美元的虧損?陸景完全可以不理武藤順照的任何動作,直接平倉離場。
  但是。陸景仍舊做出了要打壓油價的決定,而且。并不要求將油價打壓到43美元以下。43美元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持有的期貨合約的平均價格。只要油價低于43美元每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就可以平倉獲利。
  顯然。陸景打壓油價的最跟班目的不是為了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解套。而是為了對付他剛才說的對手。自己早些時候的猜測是錯誤的。
  三井、高盛,夏如龍可并不知道陸景手里有400億美元的資金。他們的思維,還停留在數億美元虧損、盈利的級別。
  這樣不怪他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搞出偌大的風波,全球的財經媒體都在關注。實際上虧損也不過是5億美元左右。
  當然,5億美元已經算是極大的數額了。渣打銀行一年的利潤也不過8億美元左右。一年的凈利潤超過5億美元的新加坡公司更是不多。
  只是從陸景角度來看,難免有些俯視的感覺。
  陸景給自己添了酒,放下酒瓶說道:“我挖個坑,有人要跳進來,我也不能攔著不是?”
  對付三井、高盛。是正事。對付夏如龍是私人恩怨。
  傅婕給陸景說的展顏一笑。主動較量和被動應戰差別很大。對手依舊十分強大,但是她對陸景的信心又多了幾分。
  陸景舉起酒杯。傅婕纖柔的玉手優雅的舉起酒杯和陸景輕碰。酒杯中給陸景倒了大半杯的紅酒蕩漾著,仿佛她此刻心里的波瀾。
  “傅總,為我們合作,為預期中的成功干杯。”
  “干杯。”傅婕跟著陸景將一口將杯中的紅酒喝光,心里豪氣涌上來。
  她是很強勢的性格。但這會,就像當初中建七局在仰光遇到困難時的感覺,跟在陸景這位強力人物身邊做事,十分愉快。
  隨意的聊著。傅婕的酒意慢慢的涌上來,白皙如玉的臉蛋上嬌艷的緋紅色讓她明艷照人,有著動人的熟婦風韻。陸景欣賞傅婕的才華更多于她的麗色,微笑道:“傅總。今晚就到這兒吧。你早點休息。”
  傅婕笑著點點頭,“也行,我有點不勝酒力了。”其實。她的酒量不至于這么差,只是今天陸景接二連三的給她震撼。讓她心力消耗的太快,加上旅途的疲倦。狀態不好。
  傅婕站了起來,微微扶著額頭,對虛扶她一下的陸景擺擺手,嫻靜的輕笑道:“我還行。陸景,我是一個渴望成功的女人。你的邀請對我的誘惑很大。如果這次在金融市場操作成功,對我的好處很大。所以臨別之前我要對你說一聲謝謝。我這幾天會呆在新加坡這里研究局勢。”
  陸景就笑,“傅總,我也是一個很喜歡成功的人。這一點我們有共同語言。”
  傅婕嫣然一笑,告辭離開。
  傅婕就住在麗都酒店里。陸景送傅婕一行人到門口,轉身了回到宴會廳內。陸景剛才一直在和傅婕討論事情,這會拿著酒杯轉一圈,和大家打招呼。
  趙清芷、明雪、何夢明、楊晚婷、董冰五人在宴會廳中鋪著長長的精美白色桌布圓桌前站立著熱烈討論。見陸景過來,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笑得如同彎月,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心情很好,“二哥,你說了什么事情讓傅總一驚一乍的呢?”
  陸景聳聳肩道:“我說我很有錢。”
  一句話把五位絕色的女孩兒說的各自嬌笑。董冰笑得扶著小圓桌的邊沿,說道:“陸景,這種事不用掛在嘴邊強調吧?”她其實知道陸景在開玩笑。她和陸景的私交不錯,說話很隨意。
  陸景就笑,“偶爾強調下可以增加合作伙伴的信心嘛。你們在談什么?”
  幾個女孩一下就明白了。明雪明媚的笑著回答陸景的話,“我們在說國際油價的事情。清芷認為你的判斷很準確,12月份油價會持續下跌。但年后應該會上漲。不過呢,我們在評估她這番話有多少水分是為了迎合某人的意思。”
  幾個女孩又是嬌笑起來。趙清芷俏臉微紅的嬌嗔著掐明雪的腰,明雪忙扶著何夢明的肩膀躲開。趙清芷不滿的嘟嘴道:“我才沒有迎合二哥的意思呢。”
  陸景驚訝的看向趙清芷,這個分析基本與他知道的油價走向相吻合,“小芷,你自己分析出來的?”
  “不是,我問了我爸的想法,然后和小明、明雪、晚婷一起分析出來的。”趙清芷坦然的說道,“二哥,和你的想法沒關系呢!ek咨詢公司作為和華的智庫,必須要保持獨-立的‘人格’。要是什么結論都聽你的話,我們就成了應聲蟲了。”
  何夢明嬌柔的補充道:“陸景,清芷的功勞要占50%。她搭起了整個模型框架。”
  陸景微微愣神。ek公司在賓州的報告也是小芷占了功勞的大頭。昔日的小迷糊已經長大了。清雅如詩的小芷已經成為獨當一面的職場精英。
  見陸景失神,董冰好笑的道:“陸景,干什么啊?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清芷很厲害的。”
  陸景回過神,笑笑,說:“我在想,我在你們面前說加薪提職會不會太俗了點?”
  明雪笑道:“那我覺得你越俗越好。”
  “咯咯”的輕笑聲又響起來,飄散開。神清骨秀的冰美人楊晚婷也蹦不住,扭頭輕笑。
  陸景微笑著讓宋雨綺過來,說道:“雨綺,給ek公司提一句,提名小芷為ek公司的董事,就說是我的提名。小芷,董事的薪水應該會漲不少吧?”
  最后一句話卻是問趙清芷的。趙清芷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頭道:“董事級別的職員月薪有十萬。年終的獎金、分紅另算。”
  她父母都是教授。父親更是國內知名的經濟學者。出身她這樣的家庭不會太在意月薪的數額。她心里更在意的是陸景對她能力的認可。
  ek公司是合伙人制度。由高級董事、董事來組成權力基石。由執行董事、總裁來組成決策機構。目前ek公司草創不久,高級董事只有目前的ek咨詢公司總裁盛高格。董事更是沒幾名。陸景提名她為ek公司的董事,是對她的認可。
  宋雨綺幾下就把陸景的吩咐記錄在手機的備忘錄中。陸景歪頭看了看,又看看言笑晏晏的趙清芷、明雪、何夢明、楊晚婷,說道:“傅婕剛剛夸ek公司的報告做的有理有據,很不錯。你們四大花旦功不可沒。”
  宋雨綺嫵媚的微笑道:“四大花旦的稱號挺貼切的啊。”可不是,趙清芷、明雪、何夢明、楊晚婷都是絕色的女孩,各擅勝場。
  趙清芷、明雪、何夢明、楊晚婷互相對視幾眼,輕輕的一笑。她們幾個相處的很不錯,在出分析報告的時候配合的很好。趙清芷牽頭,明雪提供建設性的意見,她跟在陸景身邊做助理有段時間,基本上已經歷練出來。何夢明提供數據,材料,分析。楊晚婷負責細節,她做事極為細致、認真。
  陸景一句玩笑話,四大花旦在日后卻成為和華公司內部、業界對趙清芷她們的代稱。
  那時,ek咨詢公司已經成為全球最頂尖管理咨詢公司。八名執掌ek咨詢公司最高權力執行董事在管理咨詢業界叱咤風云。四大花旦是其中之四。
  董冰笑著搖頭,虧陸景想的出來,話說還是很貼切的。
  說笑著閑聊,酒會很快便到了結束的時候。臨別時,陸景將前些時候和歌兒一起逛街時買的禮物拿出來送給幾個女孩。趙清芷、楊晚婷、董冰笑著道謝,和盛高格等人一起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