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7 武藤社長

傍晚時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和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庭外和解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獅城。
  “居然是和解?怎么和解?”正在餐廳里吃晚餐的沈健林接到同行的電話,詫異至極。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三井的利益沖突很大。根本就不存在和解的可能啊。
  沈健林莫名其妙的把事情給助理小羅說了一邊,小羅喝著粥,笑道:“沈總,指不定是重新喘口氣,準備另外開戰啊。現在事情鬧到是在有點大啊。”
  新加坡最近云集了不下100家財經媒體,其中不乏世界級的知名媒體。三井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恐怕都要息事寧人的意思。
  但凡,商業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基本都很難解決。而且,新加坡這里這么多媒體盯著,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見報。
  沈健林一想覺得也是,笑著道:“到底是你小子腦袋好使。嗯,我打個電話問問陸景,咱們財經新周刊這陣子大出風頭,銷量大增,可以改成財經日報了。”
  財經新周刊,率先報道了三井、高盛設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聞,當然滿篇都是猜測。但是隨即,事情的發展都證明了猜測基本是對的。
  這讓財經新周刊在同行間出盡風頭。他很想知道,陸景的考量是什么。
  …
  …
  新華社新加坡分社。
  報社的一間辦公室內忙碌一片。謝清歌聚精會神的寫著通訊稿。剛剛傳來的最新消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即將和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庭外和解。
  章主任從門外拿了四份盒飯進來發給他的小組成員。飯香立即飄散開。
  “真香啊。”胡子拉碴的大吳紅著眼睛吃著盒飯感嘆道。
  高悟道:“大吳,你中午沒吃飯吧?”
  “忘了吃沒吃。”大吳狼吞虎咽的說道,“翻海峽時報的新聞評論都把我的頭給搞大了。瑪德,全英文。”
  章主任微笑道:“和解的消息出來,我們的報道任務馬上就要結束。現在是最后一班。等我們回去有一個星期的帶薪假。大家再接再厲。”
  既然都和解了,事態就算是平息。他們也不用在新加坡跟蹤報道了。
  章主任又對正小口秀氣吃著飯的謝清歌道:“小謝,你要不要給陸先生打個電話問問怎么突然要和解?不是說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經拿到了三井石油的內部郵件嗎?這可是強有力的證據。”
  謝清歌忙將嘴里的米飯咽下。“好的,主任。”
  章主任一拍腦袋。又說道:“對了,再問問和解協議的具體內容。”
  大吳笑道:“主任,咱們拿到協議的具體內容也不能發啊。社里的新聞可是要經得起考驗的。”
  章主任道:“呀,忘了這個。還是問問,我們先得到消息,過過癮。”
  謝清歌明秀的一笑,放下盒飯去外面打電話。她也確實有事情要給陸景打電話。
  …
  …
  陸景剛在臥室里接過幾個京城那里的詢問電話,便接到謝清歌的電話。聽她說完,微笑道:“三井同意免除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近1.7億美元的債務。”
  “哦--”
  陸景想著她微微點頭的明麗嬌柔模樣,笑道:“歌兒,和解是出于多方面的的考慮。首先,新加坡政府的高官做了調解的工作。再者,我不認為新加坡政府會重罰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高盛。”
  和解不是結束,而是新一輪較量的開始。三井、和華都是心知肚明。只是,這一點沒不要和歌兒說。
  說笑了幾句,謝清歌聲音略微有些低下來,“哥。我晚上去不了你舉辦的酒會。”
  陸景微微一愣。他今晚舉辦內部酒會招待傅婕,宋雨綺已經通知下去了。
  助理們,外加ek咨詢公司的團隊。來新加坡學習的董冰和她的隨行人員。歌兒自然也在他邀請的名單中。
  謝清歌道:“哥,我們現在忙著走報道。大吳都已經熬了三個通宵。章主任也忙的沒吃午飯,我要是還去你那兒參加酒會,可實在有些不像話了。”
  陸景輕輕的嘆口氣,他接到過沈健林的電話,知道今天晚上來新加坡的新聞媒體會忙成什么樣,安慰道:“歌兒。等你忙完了,我們再聚聚。我明天要回京城參加朋友的婚禮。”
  “啊…,你要回京城?”謝清歌驚訝的問道。陸景是想在離開前和她見一面,道:“哥。那我請假去見你。”
  陸景就笑,“算了。你工作不要了啊?我去京城轉一圈還要回新加坡的。只是。想見你了。”
  解開心結后,他很享受和歌兒在一起的時光,珍惜這份感情。
  謝清歌只覺得腦子里的思維仿佛要靜止了,心底歡呼雀躍的喜悅之情仿佛要涌出來,甜甜的在喉嚨里打轉,明麗清秀的臉龐染上了如同醉酒般的紅色,嬌柔婉轉的道:“哥,我也想你。我整晚上都會夢到你。”
  謝清歌的情話甜膩溫柔,陸景的心弦被明麗清秀的女孩撩動。
  這時,身后傳來“噗嗤”一聲嬌笑。陸景回頭,卻是見墨靜雯抱著一疊文件,明媚嬌俏的嫣然而笑。
  陸景和謝清歌說了幾句話,掛了電話,笑著問墨靜雯,“靜雯,你聽到了啊?”
  墨靜雯對他的事情知道的很多。他倒是不怎么避諱墨靜雯。
  墨靜雯嫻雅的點頭,這么動聽的女孩聲音能聽不到嗎?燦若水晶漂亮的杏眼里藏著戲虐的笑意,“陸景,你空閑下來就騙小女孩啊?”
  雖然和解協議還沒有簽訂,但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機可以說已經解除。陸景心態放松倒是可以理解。
  陸景就笑,“誰說的?歌兒的年紀比你大好不好?”
  墨靜雯一臉無語的表情,將手里的文件遞給陸景,“這是你今天要回復的郵件。待會酒會開始,這些工作就得拖到明天去了。”
  …
  …
  新加坡麗都酒店總統套房設有宴會廳,宋雨綺和酒店協調之后,布置成了自助酒會的風格。
  傅婕休息過后,精神明顯好了很多。簡單裁切的白色襯衣搭配藍色的菱形格子裙,簡潔不失優雅。
  “傅總,你氣色好了很多。”陸景和ek公司的總裁盛高格、傅婕在宴會廳的左側沙發處坐著聊天。陸景將盛高格介紹給傅婕認識,微笑道:“先讓盛高格給你介紹下大致的情況。”
  盛高格對傅婕是久仰大名,南墨北傅在國內的金融界可不是說笑。傅婕在她擔任第三石油集團總經理的最鼎盛時期,憑著個人信譽就可以在一個月內募集到25億美元。
  客氣了一番之后,盛高格說道:“請傅總指點下我們的想法。”說著,介紹起看空的一些想法。
  ek咨詢公司看空12月份的國際油價,最根本的原因是陸景的授意。陸景需要和華表示出看空油價的意愿。他的任務是尋找“蛛絲馬跡”來作為論據。
  傅婕出事風格極為強勢,但是在陸景面前,她倒沒有說什么,反而表揚了盛高格幾句。
  等盛高格離開后,陸景微笑道:“傅總,你不是看我的面子吧?”
  傅婕喝了口紅酒,輕笑道:“我都有大半年沒有接觸金融了。你讓我怎么評判ek咨詢公司報告的好壞?這份報告從我的經驗上來看,很有說服力。陸景,你準備做空打壓國際油價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貨合約解套?”
  陸景點點頭,說出他面臨的難題,“我現在面臨的情況,高盛、三井、摩根大通銀行三家肯定會做多。我的資金量未必比這三家多。并且,從全球經濟運行情況來看,我認為油價最終還是要上升。”
  陸景對和華要面臨的情況很清楚。
  傅婕驚訝的眨了眨眼睛,“摩根大通銀行也參與進來了?”
  陸景喝了口紅酒,平靜的道:“我和摩根大通銀行亞太區投資部門的負責人夏如龍有些私人恩怨。”
  傅婕輕聲感嘆道:“陸景,你這局棋可就有點難下呢。對手盤的力量很強大。你希望我用我在金融市場上的影響力,吸引更多的資金去做空?”
  在資本市場,很難說誰是一家獨大。最大的力量,永遠是中小散戶。只要能產生賺錢效應,就能有無數的中小散戶前仆后繼的進入市場玩參與這個游戲。
  大戶和莊家要做的事情就是造成賺錢效應,然后拋售或者買入獲利。
  問題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她的那點號召力,比高盛差遠了。高盛隨便找一個首席策略分析師發一份策略報告就比她的號召力強。
  更別說,她現在已經不是第三石油集團的總經理了,號召力早就衰退了。
  陸景就笑,“我要是僅僅只想要傅總幫我搖旗吶喊豈不是暴殄天物?我需要的是傅總的智慧。我對金融工具、手段一竅不通。我需要具體決策的人來幫我。”
  富躍產業基金以前在期貨市場的斬獲都只是跟著市場大勢賺錢。現在卻是要獨自撬動、引導市場的走勢。他需要更多的“智腦”。
  除了要征詢傅婕擔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總經理的意見,這也是他希望傅婕來新加坡見他的一個原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