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6 陸景的條件

“咚-咚-咚”的手指敲擊辦公桌面的聲音。
  武藤順照低眉順眼的看著眼前的高盛合伙人,杰潤公司亞太區總裁克拉克-門羅。
  克拉克-門羅的手指很粗,按照他思考的習慣敲在實木辦公桌上的聲音很大。武藤順照聽說他年輕時是哈佛的籃球好手。
  終于,克拉克-門羅停止了敲擊聲,在寬大柔軟的真皮辦公椅上挪動了一下沉重的身體,冷淡的說道:“武藤先生,你所提的要求,我不能答應。”
  武藤順照希望高盛出面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實際控制人和華談判,消減三井免除其債務的金額。但是,他沒有義務幫助三井。
  克拉克-門羅轉動了一下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杰潤公司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起訴并不擔心。他們沒有證據。”
  武藤順照躬身懇求道:“門羅總裁,請您務必幫忙。”作為高盛的合伙人、杰潤公司亞太區總裁,克拉克-門羅是高盛內部的實權派。
  武藤順照只能選擇接受和華的條件,但是,他不甘心他在三井物產內部的地位受到影響。
  與和華討價還價只能是延誤時間。而高盛出面,兩家同時施壓,和華就范的可能性更大。
  沒看見,和華在輿論上造勢的時候,只是把火力集中在三井身上,對杰潤只是附帶一筆,這說明,和華對高盛還是很有顧慮的。
  克拉克-門羅看了武藤順照一眼,不緊不慢的說道:“武藤社長,12月份的油價可不一定會下降,三井還有得賺。你那么著急干什么?”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大約還有價值近40億美元的頭寸。目前虧損約1.2億美元左右。杰潤和三井物產都是對手盤。只要油價沒有下跌到43美元以下,甚至再反漲回來。杰潤和三井物產都還繼續大賺。
  武藤順照有些明白了,再次鞠躬道:“我明白了,謝謝門羅總裁的指點。”
  既然高盛準備出手提升油價。那么他也沒有必要多慮了。但是,在這之前。他還得去和和華的執掌者陸景見一次面。他需要穩住陸景。
  …
  …
  黑色的加長版賓利平穩的從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駛向麗都酒店。
  車內,傅婕一身素雅的青色套裙,品著手中的紅酒,嫻雅的輕聲問道:“陸景,你希望我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任職?”
  昨天宋雨綺給她打過電話后,她便已經猜到陸景的意圖。
  陸景點頭,微笑道:“第四石油新加坡面臨的局面很復雜,陳九林必須要調走承擔責任。一般人無法勝任這個局面。當然,這個位置對你而言是屈就了。”
  傅婕扶了扶秀直精致鼻梁上的金絲眼鏡,笑道:“陸景,你可是笑我啊。從中建七局董事長的位置調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總經理可算是升職了。”
  她和洛宣離婚后,在京城里的風評變得很差,舉步維艱。以前第三石油總經理的輝煌履歷并不能作為數。她需要重新“創業”、“升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一個很好的平臺。
  陸景笑笑,“你這樣想我就放心了。”對傅婕的能力他很信任。南墨北傅的名聲可不是虛傳。
  這時,宋雨綺的手機響了起來。宋雨綺接了電話,片刻后對陸景道:“陸景,武藤順照打電話來請求和你見面。他同意你的條件。”
  “嗯。讓他來麗都酒店。”陸景吩咐了一句。又對傅婕道:“傅總,要是不累的話,和我一起去見見武藤順照。不出意外的話。你可能要長期和他的打交道。”
  傅婕微笑道:“那就見見吧。反正都在麗都酒店,也沒幾步路。”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資料,她看了一些。要發展壯大,勢必會和在新加坡石化工業“深耕細作”的三井財團發生沖突。
  …
  …
  陸景和武藤順照的見面安排在了麗都酒店總統套房附屬的會客廳中。酒店的服務人員上車之后就退了出去,剩下陸景、傅婕、武藤順照三人密談。
  再次見到武藤順照他已經沒有當日在不夜城的傲慢——那天他去不夜城是示威的——取而代之的是平靜面孔下偶爾流露出的一絲惶恐神態。
  陸景微微一笑,喝著茶,淡然的道:“武藤社長,如果我的條件三井覺得可以接受的話,應該立即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展開談判。不知道你要見我有什么事情嗎?”
  武藤順照道:“陸先生。我接受你的全部條件。我明天會讓三浦圭佑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談判。我這次來是專門來向你賠罪的。請你原諒我之前的冒犯。”
  說著,站起來。向陸景鞠躬。
  陸景若有所思的看了恭敬的武藤順照一眼,微笑道:“武藤社長。你言重了。說起來,以后我們還少不了要打交道。希望我們能合作共贏。”
  傅婕攏了攏耳邊的秀發,低頭吹了吹茶杯里的茶葉,輕輕的抿著茶。陸景的話讓她感覺很奇怪,這根本就不是陸景做事的風格。
  武藤順照再行了一禮,又謝了陸景幾句,然后說道:“陸先生,關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訴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事情…”
  陸景似乎明白武藤順照的擔憂,徑直道:“我會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撤訴。如果我們和解的話,那幾封郵件也不算什么證據。武藤社長大可放心。我的商業信譽有保障。”
  武藤順照笑了起來,“喲西,陸先生能執掌和華果然很有道理。”心里卻是冷笑一聲:果然是年輕人,恭維幾句就找不到北。
  說了一會話,武藤順照見陸景抬手看表,立即告退,坐上停在新加坡麗都酒店門口的豐田車中時,武藤順照嘴角禁不住勾出一抹得意的微笑:等我把證據都清光之后,你就會知道三井與你合作的“誠意”。哈哈。
  …
  …
  與此同時,會客廳里,陸景笑著問道:“你怎么看武藤順照這個人?”
  傅婕喝了口茶,評價道:“貌恭而心不服,畏威而不懷德。”
  陸景禁不住莞爾,“你這個評價很中肯啊。武藤社長的演技很不錯,我都差點被他騙過去。”
  說著“武藤社長”,戲虐的語氣怎么都掩飾不住。
  傅婕忍不住展顏一笑,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熟女人風情流瀉出來,讓她變得明艷照人,有著絕代美婦的韻味,“你能被他騙?我看他是被你騙了還差不多。武藤順照還是不了解你啊。”
  陸景溫潤的眼眸中有一抹贊賞的神色閃過。不可否認,傅婕是一個很女人魅力的女子。
  笑了笑,陸景道:“近1.7億美元的債務,武藤順照說免就免,他在三井內部能討得好?他一點都沒有討價還價的意思。事出反常必有妖。
  之前,在不夜城他還建議我們平倉還債。現在越是一個字都不提,我越是篤定他在轉著鬼心思。武藤順照多半想著事后和我在石油期貨上較量。”
  傅婕嫻雅的一笑,她是從陸景的性格上推斷出陸景剛才是在說“鬼話”。琢磨了下,說道:“陸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如果和三井簽訂免除近1.7億美元債務的協議,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巨額虧損危機就告一段落了?”
  簽訂協議之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將會放棄起訴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杰潤。同時,三井住友銀行也會放棄起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自此,紛紛擾擾的輿論就該平息了。剩下的就是各自善后的問題。等消息傳出去之后,云集在新加坡的財經媒體大概也會離開新加坡了。
  陸景微微點頭,平靜的道:“可以這么說吧。不過,從我的角度而言,較量才剛剛開始。只是戰場轉移到了石油期貨市場上面。”
  說起油價,傅婕來了興趣,她本身就是擅長金融領域的工作,當然其他的事務、管理,她同樣能處理好。問道:“陸景,我看到ek公司發表的報告說看空12月的油價,你打算做空石油?”
  陸景嗯了一聲,微笑道:“傅總,我晚上為你準備了一個內部的酒會,酒會上我們再聊。你現在是不是先休息下?我看你似乎有點疲倦。”
  “也行吧。”傅婕同意,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陸景,我調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話,白露可就知道你不是‘流放’我的罪魁禍首了。緬甸的事情也不用再瞞著她了吧?”
  她和風白露的關系很好。只是,她現在和陸家走得很近,借此來擺脫離婚的影響。她不希望風白露對陸景有所誤解,否則她在中間很為難。
  陸景就笑,“這隨你了。”對風白露的關系他并不怎么在意,“仰光蘇山港的事情,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兼顧。哦,仰光那邊的情況如何了?”
  傅婕略有些自豪的微笑道:“已經可以初步看到一些成效了。詳細的情況,我回頭給你一份報告。現在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
  陸景道:“好啊。雨綺應該將你的房間安排好了。晚上7點,酒會就在這間房間隔壁的宴會廳里舉行。”
  傅婕微微頷首,跟著陸景一起走出會客廳。(未完待續)
  ps:響應惡魔baby書友的倡議,求下書友們的推薦票。
  擺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