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5 什么樣的人

去新加坡半島怡東酒店的路上,陸景和關寧通了一個電話。京城已經是寒冬蕭瑟,新加坡這里卻只是下著小雨,氣溫適宜。
  新加坡半島怡東酒店位于市中心的CBD中,摩天大樓林立。頂層的酒吧中可以欣賞到小雨中新加坡河的秀麗風景。
  頂層的酒吧被李義濟包場。陸景、宋雨綺、余樂、十三進來時,里面只有李義濟、徐陽成和隨行人員在里面。
  “陸先生,我為你介紹下,這是我們新加坡貿工部部長李義濟。李部長,這是和華的決策人陸先生。”
  徐陽成給兩撥人相互介紹著。寒暄了片刻后,眾人紛紛落座。陸景和李義濟單獨坐在了落地窗前的位置。林立的摩天大樓屋頂在視線中出現,高低不同。
  酒吧的侍者送了兩倍紅酒來。
  李義濟微微笑著搖了搖手里的酒杯,“陸先生,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但是你的名字卻是如雷貫耳啊。這次通過老徐和你見面,是因為三井物產的武藤順照先生有些話想要通過我轉達。”
  陸景笑著點點頭,抿了一口酒。
  李義濟微笑道:“武藤社長希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夠撤銷對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杰潤的指控。條件,陸先生可以開出來,我會轉達給他。”
  陸景就笑,“我怕我的條件武藤社長不會接受,到時候又要麻煩李部長傳話了。”
  李義濟眼睛微微一瞇,陸景要獅子大開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微笑道:“麻煩到是沒什么。從我的角度來說,我很歡迎和華來新加坡投資,希望你們雙方能盡快達成諒解啊。”
  陸景笑笑,淡然的道:“李部長,我的條件很簡單,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債務一筆購銷。這些債務怎么產生的,我想武藤社長心知肚明。李部長應該也有所耳聞吧?”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債務一共為1.657億美元。欠三井住友銀行2200萬美元。欠三井物產1.437億美元。
  李義濟略顯尷尬的笑一笑,表示他確實知道。新加坡的土地上發生的事情,李氏家族怎么可能不知道?陸景的談判風格很犀利。
  心里默默的盤算了下,這個價位只怕三井要肉痛很久,相當于是把從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身上吃下去的利潤給吐出了大半。但是,以他的推測,三井多半不會拒絕。
  陸景如果把他手里的郵件對外公布,那殺傷力還要大的多。三井在共和國有很多投資。
  但是,要三井為這些郵件再付費給和華肯定也不可能。三井沒可能還往外掏錢。陸景這一口咬的恰如其分。
  李義濟當即道:“陸先生,你的條件我會轉達給武藤社長,成不成,要看他的意思。”
  陸景微笑著謝了一句,問道:“李部長,我得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進展有些緩慢。這里面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原因呢?”
  李義濟打個哈哈,“陸先生,這個我需要了解下情況才能給你答復。”他今天只是來當中間人的,并沒打算和陸景談判。
  陸景笑著點點頭。官僚們打太極的本事,世界各國都一樣。
  其實,盡快達成協議的意思,基本上就不會有多少討價還價的空間。不然來回討價還價幾次時間就沒了。陸景確信他的開價會讓三井同意。
  當然,如果三井要還價,陸景也樂意拖著:欠錢是可以不還的。就不信,在目前的態勢下,三井敢在新加坡起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債不還。
  正事談完,李義濟站起來和陸景握手道別:“陸先生,我還有些公務需要處理,請你見諒。改天請你去我在澳洲的莊園里喝一杯。”
  陸景也笑說道:“行啊。李部長公務繁忙,我們改天再聊。”李義濟現在要盡快把結果通報給三井,哪里有時間和他閑談。陸景對此表示理解。他也希望在回京城之前,最好能有一個結果出來。
  李義濟爽朗的一笑,和陸景一起往隨員們坐的位置走去,邊走,意味深長的道:“陸先生,你很低調啊。媒體上看不到任何你的消息。”
  在報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為石油期貨衍生品交易巨額虧損差點倒閉的新聞中,和華公司的名字出現的次數都不多,只是以投資者的形象出現。
  關于陸景的報道更是一個字都沒有。不知道內情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真正的舵手是他眼前的這位青年。
  陸景笑了笑,“我很期待和李部長成為朋友,這樣我們相互的了解可以不用通過媒體了。”
  他和李義濟都相互調查過對方。只不過他的資料,想必李義濟調查不到多少。他畢竟不是活躍在政壇上的世家子弟。
  李義濟呵呵一笑,說道:“我也很期待和陸先生成為朋友。”
  整體來說,和李義濟的初次見面很愉快。李義濟只是充當一個中間人的角色,但是,陸景卻希望在日后和他建立起私人關系。畢竟,李義濟很有可能成為新加坡政府未來的執掌者。
  “你們和徐陽成聊的怎么樣?”離開半島怡東酒店的商務車中,陸景問自己的助理。
  宋雨綺對徐陽成的印象不佳,輕聲道:“滑頭一個。”
  余樂道:“徐陽成雖然是淡馬錫的執行董事、副總裁,但是我認為如果和華要在新加坡投資的話,這個人是不值得交好的。他因為不是李氏家族的成員,做事情沒有什么擔當。”
  陸景笑著點頭,“這個意見,你們歸檔。回頭給心藍發一份。她這位老朋友啊,可不是什么朋友。還是要保持距離為好。”
  琢磨了下,余樂問道:“陸景,杰潤公司是怎么回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需要放棄起訴它嗎?”
  “不放棄也沒辦法。我們手里沒有高盛的把柄。現在找到的證據都只是三井的。至于鐘斯伯的錄音,因為前些時候在媒體上集中火力攻擊三井。高盛要否認還是有不少辦法的。”陸景有些遺憾的道。
  宋雨綺微笑道:“我看啊,三井要把起訴杰潤的事情當添頭,估計也是為了討好美國人。倒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的事情有些麻煩。”
  陸景微微一笑,自信的道:“也沒多少嗎?假設新加坡石油公司不賣股份的話,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樣的可以發展煉油的上下游產業,只是時間問題。”
  余樂順著陸景的話笑說道,“所以,雨綺姐,現在的關鍵問題是是三井、高盛吃了這么一大虧,他們的反應是什么?”
  宋雨綺嬌笑道:“這不是明白著的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石油期貨合約,高盛、三井肯定不會讓我們順利的平倉。”
  陸景笑著嘆口氣,“所以,如果三井物產的武藤順照同意我的條件,最多也就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機解除。真正的較量才剛剛開始。我回京城參加朋友的婚禮都不安生。”
  宋雨綺和余樂都笑起來。接著,余樂哀嘆一聲道:“你還能回京城休息幾天,可憐我們還要在新加坡加班。”
  陸景就笑,“寇小蠻不是馬上要來新加坡看你嗎?我給你放幾天假。”
  “別,你還是安排我加班吧。”余樂忙擺手,一臉糾結的表情。
  宋雨綺扶著陸景的肩膀咯咯嬌笑。余樂和寇小蠻是歡喜冤家,見面必定會吵架。只是兩人卻一直沒有分手,反倒有結婚的趨勢。
  陸景笑著搖頭,寇小蠻那性子…,余樂這小子這輩子有的受,問道:“雨綺,傅婕什么時候到新加坡?”
  昨天,他讓宋雨綺聯絡了下傅婕。如果陳九林離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真正能讓他放心承擔重任的人選,他腦中浮起的第一個名字就是曾經擔任第三石油集團總經理的傅婕。
  “傅總的飛機今天下午五點左右抵達新加坡。”
  陸景想了想,吩咐道:“雨綺,今天晚上在麗都酒店里舉辦一個內部的酒會招待傅婕吧。順便,讓大家也放松下。這段時間大家辛苦了。”
  …
  …
  三井物產新加坡辦事處的辦公室中,武藤順照愁眉不展的看著眼前的白紙。
  李義濟已經將陸景的條件轉達給他了。白紙上,列舉了接受和不接受和華條件對他所造成的影響。
  不接受,一旦陸景在媒體上公布郵件的內容,三井物產在共和國的蒙受重大損失,他肯定要成為替罪羊。當然,陸景選擇這個方案肯定是兩敗俱傷。
  接受,近1.7億美元的債務就這樣免除,他心里不甘心不說,他今年的業績必定大受影響。很有可能影響到他在三井物產內部的地位。
  沉思了很久,武藤順照依舊毫無頭緒,煩躁的在辦公室內走來走去。忽而,視線落在白紙上的“杰潤”兩個字上,心里茅塞頓開,興奮的道:“喲西。杰潤,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武藤順照撥了當初設局者之一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