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4 郵件底牌

新苑,一棟棟各具風情的別墅依山旁水,隱藏在秀美的風景中。新苑是新加坡最有權勢的別墅區,居住在此的俱是顯宦巨賈。
  “老徐,你怎么看和華的陸景這個人。”東面的一棟海景別墅中,一名面貌酷似新加坡國父的中年男子氣度沉穩的問道。
  剛剛驅車來新苑別墅的徐陽成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沉‘吟’著說道:“李部長,我和陸景接觸不多,只是聽到一些傳聞。”
  李部長便是徐陽成下午給陸景打電話時提到的李義濟。他約莫四十多歲,穿著清爽的休閑裝,坐在沙發上自有一股氣勢,雙目炯炯有神,看起來是一個‘精’力充沛的強力人物。
  李義濟微笑著擺擺手,“不要緊,你說給我聽聽。”
  他讓人收集過陸景的資料,但是出乎意料,沒有任何的公開資料可供收集。這位和華的實際掌權者從來就不在公眾面前‘露’面。沒有任何他的報道。
  他的幕僚團隊只從一些迂回的渠道了一些信息。但是,在和陸景見面之前,他想要更好的了解下這個人。這也是他一貫的工作習慣。
  徐陽成輕輕的點點頭,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
  “陸景的商業才華很突出,手腕、能力都是一流。這一點在景華、和華的發展履歷中表現的淋漓盡致。只要他負責的項目,就沒有失敗的。
  這也是陸景救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沒有與和華其他重要人物協商,但和華的高層卻無條件支持他的決定的原因。我與和華的核心成員企業莫氏集團總裁莫心藍聊天時,發現她事先并不知情。
  但是。她對和華這個舉動有可能同時得罪高盛和三井財團卻并沒有太大的擔憂。和華的董事局主席董坤城甚至一直都在金山市關注新北港的建設。”
  李義濟饒有興趣的微微頷首,喝了口茶。示意徐陽成繼續。
  徐陽成接著道:“陸景的‘性’格應該是吃軟不吃硬的那種,他被三井物產的副社長武藤順照‘激’怒之后。便沒有在目前油價下降的趨勢下平倉。我注意到和華旗下的ek咨詢公司最近發表報告稱,看空12月份的國際油價價格走向。”
  李義濟微微瞇了下眼睛,笑著道:“武藤順照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還想著與和華在石油期貨市場上較量一番。”
  武藤順照的如意算盤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目前新加坡法院收到了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員中村宏介內部郵件的證據,這可是要了武藤順照那個骨子里傲慢的日本人的老命。武藤順照現在的第一選擇不是和陸景對抗,而是低聲下氣的請求和陸景談判。
  徐陽成笑了笑,拿起茶杯借著空喝茶潤嗓子。武藤順照的窘境他是知道的。
  李義濟也就感嘆一句,道:“老徐,你繼續。”
  徐陽成接著說起陸景其他事情,比如:‘私’生活和所有的豪‘門’子弟一樣。十分的‘混’‘亂’,風流無比。比如:他似乎很有些背景。
  聽著,李義濟腦子里大致的勾勒出一個年少得志、才華橫溢,能力出眾的青年形象。
  這次說和,他得好好的思量、思量,務必要成功。因為,一旦和華與三井沒有談攏,將手中的證據公開,那么新加坡政fu的工作也很被動。
  新加坡政治上靠攏英美。同時日系財團擁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新加坡卻可能因為一些事情開罪東亞日益強盛的大國。在歷史上,其影響力可以直接輻‘射’到東南亞地區。李氏家族的目光不能那么短淺。
  …
  …
  “陳總,你和李義濟接觸過吧?你覺得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不夜城頂層,陳九林的辦公室里。陸景微笑著問陳九林。
  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出事之前,陳九林在新加坡號人稱“陳大班”,年薪4000萬的打工皇帝。以他當時的地位和新加坡總理喝喝下午茶都很正常。
  果然。陳九林笑呵呵的摩挲著頭皮道:“陸先生,李義濟的工作風格很細致。能力中等偏上。在新加坡李氏家族里算是佼佼者。”
  陸景心里笑了笑,陳九林自視還‘挺’高的。李家的太子被他說成能力中等偏上。
  也難怪。陳九林以21.9萬美元起步,短短幾年時間將一個默默無聞、虧損休眠的小貿易公司發展成為在凈資產1.5億美元的明星跨國企業,確實有自傲的資本。
  陳九林自是不知道陸景在想什么,自顧的接著道:“陸先生,他的能力比起你來差的遠。”
  這話說的。陸景一口清茶差點噴出去,咳嗽幾聲,擺擺手道:“陳總,這話就不要說了。”
  陳九林笑了兩聲,道:“陸先生,我說的是真話。”
  恭維一個比他小得多的年輕人心理上實在有點難度。不過,他對陸景的能力確實就很認可。和華現在的資產可不止數億美元。光是景華一家公司就完爆他。
  當然,這么‘露’骨的恭維陸景,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眼看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局面要穩定下來,該打的板子也要落在他身上了。
  黨紀處分、免職調離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都有可能。他這次捅得簍子是在有點大。他和南總探過口風,要想總部的板子輕一點,陸景的意見很重要。
  強調了一句,陳九林立即道:“我估‘摸’著李義濟有可能會和你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但是想要他拿出什么實質的好處,恐怕有點難。新加坡這些高官都很滑頭…”
  陸景笑著點點頭,琢磨著陳九林的話,忽而問道:“陳總,聽說你們和新加坡國家石油公司的談判進展不是很順利?”
  陳九林苦笑道:“在局面穩定下來之前都不會很順利。說到底還是要看新加坡政fu的意思。陸先生,你留一手談判的準備很正確啊。真鬧翻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也很難討得好。”
  陸景就笑了笑,喝著茶。
  他自然知道一拍兩散的后果是什么。商業運作,要是只為爭一口氣,肯定做不成事情的。
  陳九林滿懷希望的看了陸景一眼,輕嘆道:“不過,我可能看不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國家石油公司了。”
  陸景沒接陳九林這個話茬。這段時間,新加坡媒體云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國際上鬧出偌大的動靜,陳九林想要留任基本是不可能的。
  當然,陳九林是個人才。淬煉淬煉還是可以用的。
  陳九林殷勤的將陸景送到不夜城樓下,陸景接到唐詩經的電話,在大樓的玻璃‘門’外打著電話。宋雨綺打電話讓十三開車過來。
  等陸景坐車離去,陳九林長長的嘆了口氣,很溫暖的陽光曬在身上,卻是心里涼了半截。
  陪同著送陸景下樓的康光熙道:“陳總,陸先生無意和三井談判?”
  “那怎么會。以陸景執掌和華的眼界又怎么看不到這一點呢?光熙,我恐怕是要離開新加坡了。有些舍不得這里啊。”
  陳九林回頭看了一眼高聳入云的不夜城。心里五味雜陳。
  康光熙卻是笑了笑,說道:“陳總,這次公司搞出了這么大的‘亂’子,我們能全身而退已經是萬幸了。”
  他和陳九林的關系經歷這次巨額虧損的風‘波’之后,已經不只是上下級關系,‘私’下里和朋友差不多。
  陳九林一愣,再看看助理清澈的目光,拍了拍康光熙的肩膀,失笑道:“你比我看的還清楚。放心吧,我離開前肯定會把目前的局面處理好。”
  破罐子破摔哪有被再次重用的可能呢?
  康光熙若有所思,似乎陳總比往日有些不同了。
  …
  …
  “你向陳九林了解的怎么樣?”宋雨綺依偎在陸景肩頭,溫婉的笑著問道。
  車窗外的景物飛速的倒退著。
  陸景沉‘吟’著道:“按照陳九林的說法,李義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明天先去半島怡東酒店聽聽李義濟的意見再說。”
  宋雨綺點點頭,她并不怎么擔心。和華拿住了三井的把柄,三井會愿意付出代價的。至于李義濟只是一個中間人罷了。
  “陸景,煙詩凝說她的工作已經完了,問你什么時候回國?”宋雨綺想起這件事來。這次拿住了三井的把柄,煙詩凝出力很多。
  陸景想了想,道:“后天吧。我要回京城參加鄭信明和張媛的婚禮。詩凝跟我一起坐飛機走。雨綺,你幫我約下傅婕,看她這兩天是否有時間來一趟新加坡。”
  宋雨綺很快就明白陸景的意思,吃驚的道:“你不準備保陳九林嗎?那他有可能會消極怠工。現在的局面還遠遠沒到安全的地步。”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可是面臨著幾件訴訟的案子。一旦陳九林消極怠工,事情就麻煩了。
  “這種情況下,陳九林怎么保的住?第四石油如此巨額的虧損被爆出來,肯定要有人負責。”陸景沉聲道,“陳九林是聰明人,他不會這么做。就算他這么做,南然的能力足以保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身上的官司不會影響到日常運營。”
  宋雨綺輕輕的哦了一聲,選擇相信陸景的判斷。
  ps:祝書友們情人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