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2 變化錄音

11月底到次年的1月至3月左右是新加坡的雨季。周二上午,一場暴雨突如其來,為酷熱的城市帶來了久違的清涼。
  不夜城,南然的辦公室內,陸景坐在落地窗前抽煙,看著窗外的雨簾,有著煙雨江南的現代都市感。
  “陸先生,現在把小鐘這張牌給亮出來是不是太早了些,晚些時候,作用不是更大嗎?”南然吸口煙,笑問道。
  現在真正下場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較量”的只有三井住友銀行。連三井物產都還沒有牽扯進來。
  陸景和南然相處比較愉快,真是因為南然的配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應對這次危機的決策權才在他手中,微笑道:“南總,牽扯的力量多了,新加坡的法律就有能失效。積小勝為大勝。”
  新加坡政府絕對沒可能用法律制裁高盛和三井財團。當資本力量達到一定的實力后,就可以無視法律條文。翻閱一下美國司法部和解的案例就知道。
  新加坡政府再怎么樣,也不可能有美國政府那樣的底氣。逼得急了,指不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拿出來的錄音都會被判無法律效應。最好是徐徐圖之。
  南然點點頭,敬了一支煙給陸景,“也是啊。兔子急了也咬人,何況兩頭狼。你這個文火慢燉這個法子好。”
  聽著南然略帶恭維的話,陸景笑笑,道:“能不能把高盛、三井燉熟我還沒把握。先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機解決,我們對各方都有交代。”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因為動了歐美、日系財團的利益,所以被高盛、三井設局。陸景現在的第一目標就不是去“懲罰”高盛、三井了。而是要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這比單純的“懲罰”更有戰略意義。敵人想要的,我就不給。
  南然微微一笑,說。“陸先生,我可是相信和華的實力。”陸景說的“燉熟”是要在石油期貨市場上和高盛、三井較量。
  陸景就笑,“南總。你這可是捧殺啊。”
  說著,兩人都笑起來。有了小鐘的證詞。其實局面已經打開了。陸景和南然,包括整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上下的心情都很不錯。
  這時,微腆著小肚子的009從辦公室外走進來。南然一見,站起來笑道:“陸先生,你們聊。新加坡警方一會要來公司調查鐘斯伯,我去陳總那兒了解下準備情況。”
  這位小胖子是陸先生帶來的人,專門負責和鐘斯伯接觸。有些事情不敢問的,他自然不會問。
  “行。”陸景起身送南然出門。在錄音被拿到后。鐘斯伯只得選擇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合作。而他的證詞自然也要被新加坡警方調查。
  009警惕的在南然的辦公室里四處轉了轉,然后才放松下來,坐到陸景對面柔軟的沙發上,“陸少,事情搞定了。鐘斯伯去了警局不會亂說。”
  鐘斯伯這段時間一直在不夜城“休息”,“說服”鐘斯伯的工作由他一手包辦。作為精英特工,他對如何“說服”他人很有研究。
  陸景微笑著贊許道:“這幾天你們辛苦了。”
  009撓撓頭,憨厚的道:“都是份內的工作。煙姐最近是最辛苦的。”
  陸景點點頭,道:“我回頭請詩凝放松放松。”
  煙詩凝的辛苦他知道。那天在麗都酒店談小鐘的事情時,她眼睛里充滿了血絲。為了捕捉到監聽設備中有用的信息。她連續兩天沒有睡覺。
  見陸景喊煙姐的名字很親近,009笑問道:“陸哥,你和煙姐什么時候請我們吃喜糖?”
  陸景一愣。隨即溫聲道:“小羅,我和詩凝沒你想的那種關系。再說,我都結婚了,不可能再發喜糖。”009的名字他并不知道,只知道煙詩凝叫他小羅。
  009嘿嘿一笑。其實,煙姐最近一兩年的變化,五處的同事們都看在眼里。大家都希望看到煙姐能走出那段傷心的往事。
  陸景無奈的聳聳肩。009不信,他也沒辦法。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沈建林的電話。
  009見狀,起身告辭。“陸哥,我先走了。你忙。”
  “好。你路上小心。”陸景微笑囑咐了一句,他對009的印象很好。等009離開后。接了電話。
  …
  …
  電話接通,里面傳來沈建林爽朗的笑聲,“陸先生,好險啊。財經新周刊報道高盛、三井設局對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立即就受到了壓力。好在鐘斯伯的錄音迅速的曝光。”
  陸景點了一支煙,譏誚道:“三井的手很長啊。”
  墨靜雯審核過財經新周刊的稿子,火力點主要集中在三井財團身上。高盛只是附帶。但稍微對世界格局有點常識的人就明白:美國和日本之間誰是主人?
  沈建林笑道:“再怎么樣,也大不過輿論啊。現在互聯網上都傳遍了,高盛、三井的名聲少不得要臭一段時間。”又壓低聲音道:“陸先生,三井財團的人還找你和談?”
  三井、高盛不完全是靠名聲吃飯。而且,世界媒體的話語權在歐美手中,就算高盛、三井的名聲臭了,過個一年半載還是能恢復。
  但是,總歸是對其業績有影響。如果能以較少的代價與和華協商解決,撤銷訴訟,三井肯定會這么做。
  陸景聽的莞爾,道:“估計還得再等等啊。”三井在新加坡可以調用的資源很多。怎么可能輕易就范?當然,現在就算三井想談,他也會拒絕。
  文火慢燉是一回事,他現在占據上風,一刀下去不割三井一大塊肉怎么行?
  僅僅是三井住友銀行2200萬美元的債務滿足不了他的胃口。至于如何不使三井認為損失過大的分寸,他會把握好。
  …
  …
  11月30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風險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鐘斯伯被新加坡警局帶走調查。當天晚上,鐘斯伯繳納罰金保釋。
  12月2日,在國際油價繼續緩緩下降的大背景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訴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違背商業道德,在期權交易中串謀欺詐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求對方賠償;
  起訴杰潤公司,稱因杰潤的誤導在期權交易中蒙受巨額損失,要求對方作出賠償。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巨額虧損的事情在互聯網上鋪天蓋地質疑三井財團的聲音中再次成為各方媒體的新聞爆點。
  隨即,高盛、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紛紛發表了針鋒相對的聲明,認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索賠要求毫無根據。
  亞洲的財經專家、學者、教授、石化行業的企業家,美國的投行、三大國際評級機構紛紛在媒體上發表各自的觀點。
  周六上午,新加坡麗都酒店總統套房內,陸景喝著冰咖啡,微笑著放下墨靜雯送進來的新華社報紙。自語道:“歌兒,最近有得忙了。”新華社也在忙著報道后續的新聞
  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是淡馬錫執行董事、副總裁徐陽成的電話。
  徐陽成寒暄了兩句后,道:“陸先生,三井物產的副社長武藤順照想要和你私下見面談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訴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事宜。”
  近日,媒體上紛紛擾擾。三井安排了一系列的輿論公關。甚至有法官公開在媒體上說鐘斯伯的錄音并不能作為法律證據。
  但媒體上吵成一團也改變了三井財團被動的局面。新加坡檢察院最近關于三井住友銀行起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做假賬的案件調查都停了下來。
  輿論攻勢背后不可能沒有和華的影子。因而,武藤順照想要和陸景談談解決的辦法。
  陸景微笑著掂出一顆煙,道:“徐總,武藤順照應該管不到三井住友銀行那邊吧?見面,也沒什么好談的。”
  徐陽成只得略微透露點內幕,“武藤社長是三井在新加坡的代表,他對三井住友銀行的業務有一定的發言權。”
  陸景有些恍然,看來設局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主謀中有武藤順照,略微沉吟了會,道:“徐總,見面的事情再等等吧。我和武藤順照的分歧有點大。”
  徐陽成微怔,陸景這拒絕的態度實在太堅決,無奈的道:“好的。陸先生,你要是想和三井那邊傳個話,我可以代勞。”
  陸景點點頭,“嗯,有需要我會給你打電話。”心里微微一曬,三井肯定想不到他手里還有一張牌。
  …
  …
  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行長辦公室里,長井靜香招待著前來拜訪他的三井物產副社長武藤順照。
  “武藤社長,杰潤、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目前全部被卷進了風暴的漩渦。我在香港無法繼續對香港財經新周刊施壓。”長井靜香微微蹙眉的說道。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策略很明顯,就是只在輿論上批評三井財團,而對杰潤的起訴似乎只是順帶著的。
  武藤順照微微躬身,“長井行長,非常感謝你的援手。我這次是有其他的事情想要獲得你的支持。”
  長井家族在三井財團內部很有話語權。和華的決策者陸景已經拒絕和他見面。新加坡的局勢變得有些失控。他這次來香港是希望他接下來的行動能得到長井家族的支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