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1 動了誰的奶酪

“歌兒,你就不怕我輸啊?”陸景笑著說道。按照沈建林的說法,和華救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并支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購新加坡石油必然會觸動某些人的神經。
  和華選擇在石油期貨市場和高盛、三井較量,這兩家公司(財團)恐怕也早就等著的。他們不僅僅是覬覦和華的財富。最本質的目的還是要打垮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的較量無可避免。
  謝清歌搖搖頭,嬌柔的笑道:“不怕。哥,你別把我當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啊。我又不會盲目的崇拜你。你現在面臨的輿論困境,最壞的結果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相關的人被逮捕,并承受罰款。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會倒閉。
  至于期貨市場,我聽小明說,期貨市場有漲跌停板制度,你虧損1o億美元的話最多平倉就行了。那些人又不能把你怎么樣。”
  6景微微一笑。很明顯,歌兒是聽小明、靜雯說的。他的助理團隊還是很給力的,分析的很到位。當然,他的選擇是要“懲罰”高盛、三井,這當然是要贏才行。
  和謝清歌說說笑笑的逛著街,給她買了幾套漂亮適合她明秀氣質的衣服。適合她休閑的時候穿。工作之時自然要傳得略顯正式。
  臨離開時,6景又給她買了幾套性感的內衣,讓明麗清秀的女孩兒俏臉緋紅,欲言又止,坐到餐廳里吃飯時杏眼里還有嬌艷欲滴的甜蜜羞意。
  6景和謝清歌吃飯的地方叫the-pump-room。是一家兼顧小餐廳、酒吧的餐廳,遠近聞名。6景打電話問了下董冰就選擇了這里。
  董家在南洋有業務。董冰這幾年沒少往新加坡跑。她在新加坡的中心商業區還購買了一間公寓。
  the-pump-room的澳式小牛排、嫩肉腰花餡餅、烤羊排等澳式美食是不可錯過的美味。品著自釀的啤酒更添奇妙滋味。
  現場有穿著紅色制服的樂隊演奏德彪西的月光曲。看著6景饒有興趣欣賞著樂隊和現釀啤酒的神情,謝清歌柔聲問道:“哥。你平常是不是很難接觸到普通人的生活?”
  6景收回投向餐廳東面的視線,訝然的問道:“怎么這么問?”
  謝清歌輕笑道:“哥,你看你,出門有車等著,吃飯有雨綺姐幫你訂餐廳,去休閑娛樂都在高檔會所里,偶爾也就在學校里轉轉。你說你的生活是不是與社會脫節了啊。”
  6景拿起直口杯喝了口啤酒,笑道:“哪有那么夸張。我還不是在南陽街給秋蘭、夢瑤、雨瑤她們買過早餐?我還帶婉儀、關寧、丁靈她們去看過往年京城的燈市。”
  “你啊,想當然。”6景笑著摸摸謝清歌白膩的臉蛋。歌兒的五官很精致。標準的卵形臉蛋,明麗清秀,而帶著情意的眸子尤其的明艷動人。
  有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最漂亮。果然不假。
  解開心結的歌兒,正值人生最美麗的年齡,既有少女如同新剝的蓮子鮮嫩,又有長成女人的青年氣息。
  面對6景標準的男人看女人的眼神,炙熱而欣賞的目光,謝清歌嬌羞無限。甜蜜的感覺在心里不斷的涌動,明眸望著6景,輕聲道,“哥。你是真色。”
  6景就笑,“小芷的話你也信啊。”心里有些柔情涌起。
  吃過飯,6景將手里的衣服袋子送到了停車場里的車上。回來后,和一起在克拉碼頭牽著手隨意的逛著。
  “歌兒。累不累?我們在這兒坐一會。”小廣場中有一個街頭藝人正在表演,6景買了兩支哈根達斯和謝清歌并肩坐在臺階上看著街頭藝人表演雜耍。
  謝清歌依偎在6景肩頭。咬了一口冰涼的冰激凌,又遞到6景嘴邊。看著上面的牙印,6景心里一蕩,輕輕的咬了一口。甜蜜的感覺仿佛與甜甜的哈根達斯一起涌入兩人的心田。
  這時,6景的手機響了起來。6景看看號碼,道:“是詩凝的電話。”接了電話。煙詩凝聲音和婉,帶著幾許疲倦,道:“6景,有結果了。”
  6景笑了起來,輕松的道:“詩凝,辛苦了。你在哪里?我去見你。”
  煙詩凝微笑道:“我去麗都酒店找你吧。”
  見6景掛了電話,謝清歌站了起來,心里有些遺憾,真希望和他一起度過一個下午啊,但還是通情達理的道:“哥,你去忙正事吧。我自己打車回報社。”
  “也不急這一會。我送你回去。”6景笑著拍拍謝清歌牛仔褲繃得緊緊的、挺翹渾圓的小屁-股。充滿彈性。
  謝清歌明眸微嗔,輕紅漫染著俏麗的容顏,卻沒有拒絕6景繼續幫她拍屁-股上并不多的灰塵。
  11月底,新加坡的輿論上各種聲音嘈雜無比。圍繞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三井相互訴訟的爭論不斷。新華社、路透社、bbc、美聯社等權威媒體各持不同的觀點。
  新華社新加坡分社了一份和華的專訪文章。和華的董秘墨靜雯認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優質資產,只是處理好石油期貨衍生品產生的虧損,其主體業務沒有任何的損失。和華投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一筆正常的商業投資。對隱射和華進行政治投資的言論予以駁斥。
  而西方權威媒體則認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欺騙三井住友銀行的貸款的行徑十分惡劣,是破壞自由市場的行為,新加坡政府應當嚴懲。
  隨即,香港財經新周刊在11月29日,周一行的周刊中曝出猛料:有證據指明高盛和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設局導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嚴重虧損。
  “無稽之談,推卸責任也不是沒有這樣推卸的。”明亮的辦公室里,武藤順照怒氣沖沖的將助理美子送來的香港財經新周刊丟在地上,臉色有些怒之后的青色。
  美子低著頭,恭敬的一動不動。
  武藤順照揮揮手,讓美子退下,琢磨了會,撥了長井靜香的手機。
  長井靜香是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擔任董事、副行長。三井物產和三井住友銀行是三井財團兩大核心企業。他需要長井靜香讓香港財經新周刊閉嘴。
  打完電話,得到了長井靜香的承諾,武藤順照心里稍微痛快了一點。香港財經新周刊到底是不是胡說八道,他心里很清楚。這件事,他本身就是主導者之一。
  這時,“嘭”的一聲,辦公室的門被很粗暴的推開。三井能源風險管理公司的高級經理三浦圭佑和美子急匆匆的進來,“武藤社長,法院那邊剛剛傳來消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向法院提交新的證據…”
  武藤順照不滿的喝道:“急什么,慢慢的說。”
  三浦圭佑被訓的一愣,低頭“哈伊”一聲,組織了心里的語言,重新說道:“武藤社長,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風險管理委員會副主任新加坡人鐘斯伯提交了一份書面說明,承認他和前職員杰拉德-里格比接受了杰潤公司的指令,故意誤導陳九林做空。
  并且,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提供了一份鐘斯伯和杰拉德-里格比對話的錄音給新加坡法院作為證據。錄音里面明確的提到了杰潤公司和我們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名字。”
  武藤順照皺起眉頭,“提一個名字沒什么?”冷著的臉問自己的助理,“美子,你有什么事情?”
  美子連忙躬身道:“武藤社長,雅虎的網站上出現了這段錄音的文字內容。ebay上有人拍賣這段錄音。現在谷歌的搜索鏈接上全部是這段錄音的網頁。”
  說著,小心翼翼的看了武藤順照一眼,道:“這段錄音的來源來自于全球最大的中文門戶網站——時代在線。現在無法平息事情的影響。”
  “八格牙路!怎么會傳到互聯網上去?”武藤順照再也忍不住,重重的拍著桌子,臉色變得鐵青。
  三浦圭佑低頭,心里腹誹:剛才還讓我不要著急的。
  鐘斯伯提供的證據是非常致命的,第一,如果杰拉德-里格比是受到指使,那么他必然面臨著判罰。而三井住友銀行起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串謀欺詐貸款,最重要的證人就是杰拉德-里格比。三井住友銀行想要打贏這場官司就有些難了。
  第二,錄音在全球互聯網上傳開,將會極大的損失杰潤和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聲譽。這對幾家公司的業務開展很不利。
  不夜城,頂層的小會議室內,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高管都聚在一起。氣氛喜氣洋洋。
  大腹便便的陳九林一掃連日的晦氣神情,摩挲著頭皮主持會議,“小鐘的證詞對我們很有利。現在我們有希望擺脫三井住友銀行的起訴。下面請南總講話,部署下一階段的任務。”
  掌聲響起。南然輕輕的咳嗽一聲,“我們下一段階段的任務,除了做好本職的工作、加快收購新加坡石油的步伐,就是乘勝追擊,向杰潤、三井討回一個公道…”
  說著話,腦子里想起6景將裝有小鐘錄音的u盤遞給他時,他的驚訝和喜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