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310 冷淡再見

“歌兒,你人都來了,和華怎么會不接受專訪呢?你和靜雯商量。”陸景自然是一口答應下來。
  面對陸景的打趣,謝清歌俏臉微紅的一笑,點點頭,“那我一會和靜雯商量。”墨靜雯和閨蜜小明是同事,又小她和小明兩歲,她是直接稱呼墨靜雯的名字。
  趙清芷、明雪兩人對視一眼,相互扶著肩膀輕笑。歌兒和陸景(二哥)之間的關系似乎更親密了些。得找時間“拷問”下她。
  “歌兒,小芷,明雪,你們先進去忙吧。我還要打個電話。”陸景說了一句,目送三道美麗至極的倩影進了書房,然后給香港財經新周刊的副總編沈健林打了個電話——沈健林目前正帶領著財經新周刊的采訪團隊在新加坡。
  南然打電話來之前,陸景就在考慮一件事情。目前的輿論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確實很不利。他打算向媒體透露三井、高盛合伙布局的陰謀作為反擊。
  新華社是權威媒體。不適合放這種陰謀論的猜測性文章。反倒是財經新周刊很合適報一報這個“猛料”。反正,新加坡政府管不到香港去。
  ….
  ….
  新加坡是一個典型的多元化國際都市。高樓聳立。廊橋橫跨在新加坡河上。清澈碧藍的河水倒映著兩岸歐式風格的商店。優美的風景吸引著來往的游人。
  沈健林和陸景約見面的地方在位于新加坡河畔的克拉碼頭。
  克拉碼頭曾經是用來卸貨的小碼頭,經過開發后,這里成為了新加坡市區最新的一個娛樂場:集購物。飲食,娛樂于一體的娛樂天堂。
  街邊的酒吧。餐廳讓這里氛圍歡快輕松,讓旅客覺得這里似乎整天都處于節慶氣氛中。
  上午時分。一家餐廳擺放在臨河邊欄桿處的圓桌邊,陸景和沈健林一邊喝著冰鎮啤酒閑聊,一邊欣賞著新加坡河沿岸迷人的風景。沈健林的助理在一旁記錄著兩人的對話。
  陸景把高盛、三井設局的事情和沈健林聊了聊,最后感嘆道:“第四石油新加坡被設局,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在石油期貨市場信息不對稱被人牽著鼻子走的原因。”
  “陸先生,從這個角度來解讀整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巨額虧損的原因很有新聞價值。財經新周刊會予以報道。”沈健林已經最初聽到陸景敘述的驚訝中恢復過來,給陸景肯定的答復。
  喝口酒,沈健林對助理說道:“小羅。今天的稿子整理出來后給和華的董秘墨靜雯小姐審一下。”
  陸景的習慣他很清楚——不會在媒體上露面,今天的消息是陸景親自給他爆料的,但是最后在文章中肯定要隱去陸景的名字。給墨靜雯審一再發出來最合適。
  陸景笑了笑,喝著大玻璃杯中冰爽的啤酒。沈健林做事確實很讓人舒服。無怪乎,財經新周刊在香港并非是發行量最大的幾家報紙、周刊,他卻可以是香港名流的座上賓。
  正事談完,沈健林笑著道:“陸先生,你應該沒有在新加坡逛過吧?有時間我推薦你逛逛。新加坡的民俗、文化、社會都很有韻味。值得細細品味。”
  陸景輕輕的點頭,感慨道:“我到新加坡來過幾次。每次都是走馬觀花。”自嘲的笑道:“好像我出差去外地大都是如此。還是身上的俗氣太重了。”
  沈健林笑呵呵的道:“陸先生是事務繁忙了。要說逛街,一個人也沒意思。攜佳人相伴才是正理。”
  陸景微微一笑,拿起酒杯向沈健林示意。
  沈健林笑了起來,慢慢的打開話匣子。從新加坡的鞭刑說到廉潔高效的政府,又從新加坡的國家資本主義說到亞洲金融中心,最后話題又回歸到他最近精心研究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巨額虧損的事情上。
  “陸先生。我對這件事有一點自己的看法。對不對,你姑且一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之所以有今天的巨額虧損。是因為它動了別人的奶酪。”
  “哦?你這個說法很新穎。”陸景喝口酒,示意沈健林繼續。
  沈建林不緊不慢的微笑道:“新加坡地處太平洋與印度洋的要沖。控制著歐亞非海上交往的咽喉通道,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在政治上靠近歐美。
  具體到石化工業而言,新加坡是世界第三大煉油中心,其石化工業有很強的日資色彩。住友財團、三井財團在新加坡石化工業“深耕細作”數十年,投資數十億美元。其業務范圍已經覆蓋整個石油化工產業鏈。
  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商船三井、三井化學、住友化學、三井造船等一系列財團關鍵企業,在新加坡成立了合資或獨資公司,形成了既有上游油田和煉油廠,又有下游倉儲設施和分銷網絡等一系列完整供應鏈的體系。
  這種穩固的體系在波蹂云詭的海外資源市場爭奪中,進可攻,退可守,從而長期穩定的保障了日本海上生命線。”
  陸景靜靜的聽著,這些資料宋雨綺她們應該收集到送到了他的案頭,只是,他并沒有留意到——厚厚的一疊資料,他也只能是泛讀。
  沈建林接著道:“但是,今年8月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卻宣布要收收購新加坡國家20.6%的股權。新加坡國家石油公司是什么公司呢?
  它是新加坡最大的石油與天然氣公司。其主業是石油和天然氣的開發、生產、煉制、倉儲、分銷以及原油和石油產品的貿易等,是一個具有完整供應鏈的石油企業。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如同入股新加坡國家石油公司,將會成為首家既有上游油田和煉廠、又有下游倉儲和分銷網絡等一系列完整供應鏈的海外中資石油企業。
  而且,這個供應鏈將跨越國界,從產油國到煉廠和倉儲中轉、直至消耗國等。屆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將會成為中國在海外獲取石油能源的關鍵企業。
  中國威脅論,歐美、日本喊了很多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如此強勁的發展勢頭、對中國能源安全發揮的巨大作用,顯然不會讓某些國家和企業感到舒服。
  從經濟利益上說,它動了日系財團的利益。從政治利益上說,它觸動了歐美的利益。西方封鎖中國的辦法之一,就是封鎖中國工業化急需的石油能源進入中國。”
  沈建林說了這么一大段話,有些口渴,又喊酒保來了一大杯冰鎮虎牌啤酒。這是新加坡國內最暢銷的啤酒品牌。
  陸景沉吟著喝著酒,心里認同沈建林的觀點。
  偉人語錄上寫的明白: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被設計,豈能沒有原因?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動了別人的“奶酪”,得罪的人很多。怪不得,徐陽成會不看好和華。
  …
  和沈建林聊的差不多時已經是上午十一點,陸景微笑著和沈建林握手告辭,“沈總編,今天和你一番話獲益良多。”
  沈建林忙謙虛的笑道:“一隅之見,僅供參考。”
  陸景笑了笑,說:“以后我們多聯系。”
  沈建林笑著答應下來,目送陸景帶著清秀的保鏢步行離開,消失在新加坡河岸的人流中。
  沈建林的助理小羅笑道:“沈總,恭喜啊。”
  和百萬富翁在一起的是百萬富翁,和千萬富翁在一起的人則能成為千萬富翁。人生之中,人脈何其重要。
  以陸先生的身份、地位,對沈總編說出“以后多聯系”的話,沈總編成為財經新周刊真正的總編為時不遠了。
  沈建林笑著搖搖頭,道:“我們走吧。”心想:希望我的提醒有效果吧。
  他與和華的關系密切,和華現在要面臨的對手十分強大。他不希望看到和華實力衰退。
  …
  位于克拉碼頭的世界城購物中心分店門口熱鬧非凡,穿著各色夏季清涼服飾的人們神情悠閑的光顧著這家購物中心
  陸景順著克拉碼頭的街道步行而來,一眼就看到了等在世界城購物中心分店門口邊明麗清秀的謝清歌。
  很休閑的打扮,一條緊身的牛仔褲勾勒著她臀部和美腿的優美線條。誰看了都會心動。陸景喜歡看女孩子穿牛仔褲的樣子,特別像歌兒這種有著修長渾圓大腿的女孩子,將牛仔褲繃得緊緊的,有著異性的性感。
  “歌兒。”陸景走近,笑著挽著謝清歌的手臂,少女手臂上嬌嫩的肌膚觸感很有細膩,“來了一會吧?”
  “剛到幾分鐘。”謝清歌嘴角浮出一個笑容,笑容很甜。
  她昨天和墨靜雯商量了一會專訪的事情,今天上午來做最后的確認。談完之后是上午十點,她便來克拉碼頭這里和陸景單獨一起閑逛。心里略微有些悸動:好像她和陸景甩開了所有的人,享受著在一起的時光。
  在世界城購物中心里,陸景一邊幫謝清歌挑選著夏季的衣服—這是來的時候他在私人飛機上給歌兒的承諾,一邊說著沈建林的觀點,感嘆道:“歌兒,我這次的對手很強大啊!”
  謝清歌偏頭微仰視著陸景,“哥,你會贏的,對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