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9 初次交鋒

南然笑了笑,拿起茶杯喝茶。
  從穩妥的角度來說,三井物產的提議可以接受。但是,陸景前些天才給他說國際原油期貨價格會下降,現在全部平倉就不是個好主意了。
  陳九林臉上冷意一閃而過,臉色有些發青。三井的話要是能信那母豬都能上樹。今年6月份時,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員中村宏介是怎么說的?
  預計三季度末油價會下跌至40美元以下。結果呢?9月份國際油價曾經出現回落,但10月1日,wti油價就沖破了50美元大關。
  指望敵人給你出好主意,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他要是還犯同樣的錯誤,那真是頭豬了。
  場面慢慢的冷下來。會議室里只剩下沙沙的記錄聲,和喝茶水的聲音。
  武藤順照略微有些尷尬,咳嗽一聲,對陸景道:“陸先生,三井物產期貨公司的首席商品策略師認為油價在未來的時間內會繼續上漲。現在平倉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而言,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三井物產期貨公司在日本80多家商品期貨經紀公司中規模位居前五名,是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的子公司。這個分析,基本上是三井物產的最終結論。
  武藤順照很清楚,現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決策者是陸景。這也是他委托徐陽成轉達和陸景見面請求的原因。但是,陸景卻是沒有同意私下里見面。
  陸景似笑非笑的看了武藤順照一眼,淡淡的道:“恰恰相反,我認為國際原油期貨在未來的時間內會下降。路透社的調查顯示,有21家機構認為05年、06年國際油價不會超過40美元每桶。”
  武藤順照明白了陸景的態度,道:“陸先生,真是遺憾我們的觀點有分歧。”
  陸景從來就不會從日本人恭敬、和善的態度者感受到善意。那不過是他們的職場特色而已,無所謂的點點頭,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茶。
  場面再次冷下來。
  武藤順照抿了抿嘴。臉色有些難堪。顯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會再信任三井物產,并且上上下下都對他們抱有敵意。
  斟酌了一會。武藤順照正色道:“陸先生,南總,陳總,我需要說明一件事:杰拉德-里格比在接受海峽時報的采訪中提到今年6月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期權交易已經虧損3000萬美元。
  而對此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作為上市公司并沒有向公眾披露。三井住友銀行認為貴公司存在串謀欺詐,并偽造財務文件、發表虛假或誤導性的聲明,從而達到騙取貸款的目的。
  不日,三井住友銀行將會正式起訴你們。”
  陳九林牙齒咬得嘎嘣一聲響。盯著武藤順照的臉,一字字的道:“你在威脅我們?”
  第四石油只欠三井住友銀行2200萬美元。而欠三井物產1.437億美元。他怎么可能因為2200萬美元的債務被告,就選擇虧損平倉提前償還1.437億美元?
  武藤順照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武藤順照眼皮子動了動,“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
  南然微微皺眉,日本人談不攏就開始威脅了。這是他們一貫的伎倆。問題是,陸景是受威脅的人嗎?
  陸景心里嘆口氣,這正是陳九林要面臨諸多的問題之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虧損不僅瞞過了第四石油公司的監管,還瞞過了所有的投資者。
  陳九林偽造財務文件是少不了的。當然,第四石油公司目前還沒有打算追究他瞞天過海欺騙總公司的責任。
  “陳總,算了。”陸景擺擺手。攔住要繼續發飆的陳九林,道:“武藤社長,杰拉德-里格比在海峽時報上說的話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看情況我們是談不攏了,還是擺明車馬來吧。”
  “陸先生,如果有選擇,我還是希望和你做朋友。”武藤順照站起來,向陸景鞠躬行禮——很標準的日式禮儀——帶著隨性人員離開。
  出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辦公大樓,武藤順照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天空,艷陽當空。黑色的豐田車隊緩緩而來,一行人紛紛上車,坐車離開。
  為首的豐田車中。三浦圭佑憤憤的道:“武藤社長,那幫中國人實在太沒有禮貌了。我們懷著善意來和他們談判。他們的態度卻是如此冷淡。實在讓人氣憤。”
  武藤順照臉上的冷笑一閃而過,平靜的道:“我帶著橄欖枝和劍而來。既然他們選擇要戰,那就戰吧。”
  “哈伊!”三浦圭佑低頭,興奮的說道。他希望戰。
  武藤順照心里微微一笑:就算他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華的冷遇,近似受了侮辱,但是就因為這個他會失去理智用三井住友銀行起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做威脅嗎?
  顯然不是。
  回到三井物產的辦事處里,武藤順照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里,按了內線吩咐助理:“美子,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你攔住我所有的訪客和電話。”
  “好的,武藤社長。”
  武藤順照撥了一個電話出去,待電話接通后,微笑道:“長井行長,和華確定將會繼續持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賣空合約。你的意見十分中肯。”
  電話里,長井靜香嫵媚的笑起來,“陸景的性子很剛硬,刺激一下,他必然按照相反的方向去走。”
  武藤順照大笑,“嗯,是這樣的。我只是用三井住友銀行要起訴他們,他便立即拒絕了我建議他們平倉的意見。接下來就要看期貨市場上的操作了。名不符實。”
  長井靜香微微皺眉,武藤順照太得意了。
  …
  …
  11月18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平倉價值約6000美元的石油期貨合約,虧損2000萬美元。并依照借貸協議,償還了三井物產1300萬美元的貸款。
  當天下午,三井住友銀行以第四石油新加坡偽造財務文件,故意串謀欺詐,騙取貸款為由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高上了法庭。其公司前雇員,澳大利亞人杰拉德-里格比在面對媒體采訪的鏡頭時言辭鑿鑿的確認將會出庭作證。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本就因為巨額虧損、種種管理制度問題、狀告交易員違規操作等因數處在輿論中心。
  三井住友銀行起訴第四是有新加坡公司的消息傳來后,新加坡已經徹底沸騰起來。三井財團的知名度讓整件事情的熱度上了幾個檔次。
  整個亞洲的財經媒體都紛紛派遣記者前往新加坡報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聞。
  稍微有點新聞嗅覺的人都明白,新加坡正在發生的“較量”將會是本年度的財經大新聞。
  下午時分,新加坡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小客廳中,陸景接著陸景接到南然的電話,窗外的私家花園里姹紫嫣紅,“陸先生,金書記特意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把握處理目前的危機。嗨!”
  南然長嘆一口氣。他心里很清楚陳九林到底有沒有做假賬。要是新加坡法院介入調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很難討得到好。
  金書記便是第四石油公司黨委書記金昱。
  陸景平靜的道:“南總,現在撐不住也要撐。目前的關鍵在輿論上面。三井住友銀行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故意串謀欺詐在輿論上很占優勢。”
  和南然聊了一會,陸景剛掛了電話,趙清芷、明雪、謝清歌三人從走道里說笑著進了小客廳,嬌艷無比。
  “啊…,二哥,你怎么在書房外面打電話?”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笑盈盈的。
  明雪、謝清歌掩嘴輕笑,肩膀微抖。總統套房的書房里面是陸景、宋雨綺、何夢明、墨靜雯、余樂最近的辦公場所。陸景要出來接電話,只怕是接女孩子的電話。
  陸景笑著摸摸趙清芷的長發,“小芷,你這什么語調啊?我在書房外打電話不是很正常嗎?”
  趙清芷翻翻白眼,都懶得說陸景了:二哥啊,你不知道女孩子的頭發不能亂摸嗎?
  陸景一看小丫頭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腹誹自己占她便宜,呵呵一笑,和明雪、謝清歌打了招呼,詫異的問道:“你們怎么一起來了?”
  明雪從錦江餐飲集團實習出來,在國內發展雪蘇綺快餐連鎖店很快就上手。她手里有她從互聯網上套現出的4個億資金,全國各地的雪蘇綺連鎖店已經開到了50家。
  這個數字還在飛速的擴張中。只是,明雪很聰明的下放了大部分權力給她高鑫聘請的高管團隊。
  這次ek咨詢公司來新加坡擔當重任。趙清芷邀請明雪一起來新加坡通力合作,明雪立刻就答應下來。她本身就是ek咨詢公司的董事之一。陸景大前天在機場見到她時還大吃一驚。
  明雪的笑容如同明媚的山茶花,道:“你不是讓ek公司發布一個看空第四季度國際油價的報告嗎?我和清芷一起來找小明、靜雯核對數據。”
  “歌兒,你呢?”陸景溫聲問道。
  新華社眾人住在新加坡泛太平洋大酒店。來新加坡這一周的時間,歌兒就只在晚上匆匆來看過他一次。兩人最近都有些忙。
  謝清歌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中帶著難掩的柔情,嬌柔的輕笑道:“哥,章主任讓我來問問你,最近新加坡的輿論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很不利,和華要不要做個專訪?”(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