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8 針鋒相對

“你見見他不就知道了?”宋雨綺溫婉的輕聲道,將精巧的頭擱在陸景的肩膀上,“我覺得應該是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有關。”
  淡馬錫是新加坡的超大型國企。淡馬錫控制的相關公司產值占新加坡國內生產總值的13%,市值占新加坡股票市場的47%,在新加坡的影響力極大。
  新加坡財政部擁有淡馬錫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權。徐陽成能夠擔任淡馬錫的執行董事,必然和新加坡政府中的高官有密切的聯系。
  “也是。”陸景笑了笑,和宋雨綺在夕陽中溫存了片刻,拿起手機撥了莫心藍的號碼。
  和華與淡馬錫的接觸主要是景華微芯的晶圓業務、景華手機與新加坡電信合作的定制機業務、plu電訊和新加坡電信在東南亞、南亞、澳大利亞電信市場的爭奪。
  徐陽成要見陸景,需要先和莫氏集團的總裁莫心藍聯系。
  …
  麗都酒店總統套房會客廳中,繁復的燈飾照亮著極盡奢華的大廳,柔軟名貴的意大利地毯踩在腳下十分舒服。
  “陸先生,叫我說什么好呢?”徐陽成抽著雪茄,帶些無奈的笑著。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消息正式公布意味著什么他很清楚。到他這個層次,當然不會簡單的認為和華注資就只是注資。
  高盛、三井聯手做局的事情,現在在新加坡誰看不出來?——高盛旗下的杰潤提供策略支持,欺騙陳九林繼續賣空。三井住友銀行為陳九林提供貸款。三井物產逼倉。
  這就像中國的國粹——麻將,一桌四人。陳九林的上家,下家。對家全部都是對手。陳九林不“輸錢”那才叫奇怪。
  和華注資給第石油新加坡公司這是擺明了要和高盛、三井較量。
  陸景搖了搖手中的高腳玻璃杯,芬香的紅酒在燈下光澤迷人,“僅僅是商業上的往來而已。”
  徐陽成當然不可能信陸景的話,小心翼翼的勸道:“陸先生,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是一灘渾水。你要小心啊。”
  淡馬錫2004年總資產約為400億美元。而和華財團的總資產根據公開的財務數據統計,其旗下核心的十幾公司加起來的資產規模已經超過了1000億美元。
  作為淡馬錫的執行董事、副總裁,他在和華的話事人面前要說話還是要過過腦子的,不能隨意。
  陸景笑笑,“徐總。謝謝你的好意。你和心藍是老朋友了。有話直說吧!”聽得出徐陽成話里有話。
  見陸景拒絕得如此明確,徐陽成嘆口氣,說道:“是這樣的。三井物產副社長武藤順照希望和你見面談談。作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債權人,他希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夠盡快扭虧為盈。”
  坐在陸景身邊的宋雨綺起身給陸景、徐陽成添紅酒。心里恍然,原來徐陽成今天是來給三井物產做說客來了。
  但是,三井物產前天才給了下馬威,在和華明確表態會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之后又說要談談。態度前倨后恭。三井打得是什么算盤?
  陸景沉吟了會,決定下來,“行。那就見面談談。明天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大樓里見面。”扭頭問身邊的宋雨綺,“雨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產多少錢?”
  這些數據都是記在宋雨綺的腦海里,“我沒記錯的話。三井物產的債務加起來是億美元。另外欠三井住友銀行2200萬美元。總計欠三井億美元。”
  大部分公司都是負債經營。比如很多企業都欠銀行的錢。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三井物產的錢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陸景點點頭,心里有數。
  徐陽成心里感慨了一句,宋雨綺的話里透漏了很多信息。顯然對三井財團的架構很了解。想也是,和華和三井是老對手了。笑道:“那成。陸先生,武藤順照副社長明天會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大樓拜訪。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陸景和徐陽成握握手。送他出門。在門口臨別時,陸景笑著問道:“徐總,你覺得明天三井到底想談什么呢?”
  徐陽成臉色微微一動,終究是勉強的笑了笑,道:“陸先生,這很難說。”
  陸景微笑著嗯了一聲,點點頭。
  目送徐陽成進了總統套房的專用電梯,看著電梯門緩緩的關上,宋雨綺跟著陸景往套房里走,蹙著眉頭輕聲道:“陸景,這個徐陽成也太滑頭了。武藤順照不給他透個話風,他怎么可能會來見你呢?虧得他還和心藍姐是老朋友。”
  宋雨綺今天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短裙,肉色絲襪緊緊的裹著修長的美腿。標準的ol女郎打扮,渾身散發著制服誘-惑。陸景笑著拍拍宋雨綺豐腴的俏臀,彈軟無比,“這說明新加坡的權貴不看好我們和高盛、三井交手的結果。”
  對徐陽成不看好和華的行為,他并不怎么在意。這是有“前科”的事情。當初,景華微芯準備興建晶圓廠,只是因為沃倫財團的施壓,徐陽成擬投資的2億美元就不見了蹤影。
  宋雨綺輕嗔了陸景一眼,然后不以為然的道:“那也隨他們了。陸景,我們明天怎么應付三井呢?”
  陸景淡然的微笑道:“都撕破臉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真正的戰場是在國際原油期貨市場上。我已經給楊星長打過電話讓他密切監視石油期貨價格的動態。”
  三井物產旗下的公司三井能源風險管理公司10月26日正式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發出違約函,催繳保證金,導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于28日在輕油美元的歷時高價位上實行部分斬倉。實際虧損億美元。
  這梁子早就結大了。明天談肯定是談不出什么實質性的東西。陸景同意見三井物產的武藤順照是想看看三井會說什么。
  至于。應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局面的策略,并不會依照三井的態度而改變。
  …
  …
  武藤順照是一個很典型的日本人。中等身材,神情冷漠。在不夜城頂層寬敞富麗的會議室見到陸景之后,臉上浮起習慣性的微笑,“陸先生,很高興見到你。”
  陸景神情很淡的和他握手,“你好,武藤社長。”
  在日企的架構中,社長相當于是總經理,會長則是董事長。武藤順照作為三井物產的副會長,手中握有實權。
  陳九林作為主人。邀請武藤順照一行人落座,眼神落在武藤順照身后的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臉上,眼神里的憤怒一閃而過。
  余樂小聲問身邊的康光熙,“那是誰?”今天他和雨綺姐一起陪陸景來參加這次和三井的見面會議。
  “三井能源風險管理公司的高級經理三浦圭佑。”康光熙臉上肌肉抽搐,恨聲說道。他又如何能忘記三浦圭佑趾高氣揚的送來違約函催繳保證金的傲慢態度。
  三浦圭佑長相憨厚,對余樂微笑著露出一口白牙。
  穿著黑色制服的秀美文員送來溫熱的清茶。會議室的氣氛慢慢的凝重起來。武藤順照雙手擱著深紅色的桌面上,神色肅然的說道:“陸先生,南總,陳總。作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債權人,我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財務情況很擔憂。”
  武藤順照說的是日語,坐在橢圓形會議桌斜后方的圓臉女翻譯很快就翻譯成中文。
  陳九林立即不悅的道:“武藤社長,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有拖欠三井物產的債務嗎?”
  又道:“三井物產只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債權人。不是股東,更不是董事會成員,三井物產有什么資格表示擔憂?”
  接著譏誚的道:“就算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欠債。三井物產難道不相信自己的追債手段?假惺惺的表示擔憂和當婊-子又要立牌坊有什么區別?哦,我忘了。你們日本人一貫如此。”
  陳九林連發三問,冷嘲熱諷。顯然是對三井物產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康光熙今天臨時充當日文翻譯,很完整的復述了陳九林的話,心里快意之意。
  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杰潤合謀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億美元的資產,現在卻又跑來說:我對你們的財務狀況表示擔憂。誰是始作俑者?婊-子養的!
  武藤順照有幾名隨行人員臉上掛著的笑容立即消失,冷起臉。三浦圭佑滿臉微笑,好整以暇的道:
  “陳總,10月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確實是欠三井物產的錢對吧?后天18日,又有一筆期貨合約到期,我們確實很關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否順利支付款項?”
  康光熙冷不丁的插了一句,“原來又是來逼倉的!黔驢技窮。”
  三浦圭佑不為所動,繼續道:“同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共欠下三井物產億美元的債務,鑒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賬務狀況,我們希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夠提前歸還欠賬。條件可以協商。”
  南然微微皺眉,“這就是你們今天來的目的?”
  武藤順照輕輕的點點頭,“南總,希望你能理解我們的擔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經不是新加坡股市上的龍頭股了。”
  南然沉吟著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雖然有和華2億美元的注資,但是我們目前并沒有充裕的資金提前償還貸款。恐怕要讓武藤社長失望了。”
  武藤順照微微鞠躬,表示明白。然后看向他的隨行人員。三浦圭佑立即道:“南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可以將手里的期貨合約全部平倉。”
  圖窮匕見。
  陸景明白三井物產的企圖了:三井物產是想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對這次被坑的事件認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