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6 抵達新加坡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辦公大樓位于新加坡的中心商業區,三十五層的玻璃帷幕大廈巍峨聳立,極具現代感。因為整棟大樓24小時都有人工作,號稱“不夜城”。
  黑色的奔馳商務車緩緩的停在不夜城的大門前,陸景和助理們下車后緩步進了寬敞明亮的大樓。
  宋雨綺早就給陸景、何夢明、墨靜雯辦好進出的通行證。一行人坐電梯徑直前往頂層35層。
  宋雨綺等人的目的地是陳九林的辦公室。他們將繼續和陳九林商談注資的事宜。而陸景、何夢明的目的地是陳九林辦公室不遠處的南然的辦公室。
  南然的辦公室是他到新加坡之后,陳九林安排人騰出的一間辦公室,寬敞而氣派。陸景和何夢明在文員通報后進南然的辦公室時,厚重的辦公桌后,南然正在吃力的看著英文材料。
  至少第四石油一個監管不力的評語是逃不掉的。實際上,第四石油對新加坡公司的監管等于零。陳九林業績出眾,當時誰會想著去監管他呢?
  “陸先生,何助理,請坐。”南然微笑著招呼陸景、何夢明落座,坐在待客沙發上,自嘲的道:“慚愧啊,我看英文資料越來越吃力了。”
  陸景笑笑,說:“我看英文資料就頭大。一般都是讓他們翻譯過來再看。什么時候,國外的公司都流行用中文作為合同范本。那我們的國家就強盛了。”
  英文流行,無非是英美兩個帝國稱霸了近代近兩百年的時間。而且現在全球還處在美國這個超級大國的陰影之下。
  南然呵呵一笑。安排文員倒了茶水之后,笑問道:“陸先生。你今天來和我見面有什么事情要談嗎?”。
  陸景昨天在機場就和他約好今天上午見面聊聊。他自然不會認為陸景是來和他閑聊的。
  喝口茶,陸景微笑道:“南總,我是想和你談談18號的期貨合約平倉的事情。”
  南然微微一怔,奇怪的道:“陸先生,以和華的財力,這6千萬美元的合約沒有必要平倉啊?”按照當前的國際原油期貨價格,和華需要虧損2千萬美元,這是一筆巨資。
  陸景做個手勢,解釋道:“南總。九月份的時候,國際上21家機構都認為油價會下跌。預計2005、2006年的油價在35美元左右。但是,沒有人肯投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為什么呢?因為那時油價在走高。沒有人會預料投資之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否撐的到油價下跌的時候。現在我預計油價下降,但什么時候能降到43美元以下,卻不知道。
  因而,這筆6千萬美元價格在37美元每桶的合約如果展期的話,帶來的風險存在著太多的不可預知性。我寧可在現在就關閉這手合約盤。”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貨合約平均價格是43美元。注意這是平均價格,不是每一單交易合約的價格。11月18日到期的合約價格是37美元。諾盤之后。預計價格將會在42美元左右。
  開什么玩笑?陸景明確的知道日后油價還要上漲,怎么可能還以42美元的低價去賣石油期貨合約。那到時候肯定虧到姥姥家。及時平倉才是最佳選擇。
  南然琢磨了下,見陸景堅持,說道:“行吧。陸先生,按照你的想法來辦。”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累積虧損3.81億美元。賬面上的虧損在目前油價下降的情況下有所減弱,約為1.5億美元。總虧損達到了5.31億美元左右。
  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凈資產只有1.5億美元。如果沒有和華的注資的2億美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經破產。
  目前和華公司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方案,陳九林已經向他匯報過:和華將會持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0%的股份。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0%的股份自然值不了2億美元。多余的資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將會向和華發行回報率10%為期18個月的公司債抵押。
  當前,同期銀行一年至三年(含)的貸款利率是5.76%。央行在10月29日剛剛調整過貸款利率。
  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現狀。資方要求絕對控股(股權51%以上)都無可厚非。和華援手的方案確實是“良心價”。這也印證了他推斷是領導在出手幫第四石油解決問題的猜想。
  他想要展期、挪盤的本意是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節省一筆開支:期貨交易的虧損也會毀損害和華的收益。
  但既然陸景堅持平倉,那么不管是從業務的角度,還是從仕途的角度考慮,他不會堅決反對。
  說服了南然,陸景沉吟著道:“南總,我提前透露下吧。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人事、財務我都不會干涉。和華不會長期持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股權。民資進入國企不是好事。這次注資本就是權宜之計。”
  南然笑道:“陸先生,你真是謹慎啊。你這個決定,我想第四石油上上下下會十分歡迎。”
  和華的注資方案是良心方案不假,但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熬過當前這一劫,和華也會獲得不錯的收益。到時候,保不定會有人眼紅。
  但是,只要了解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的狀況,和華根本就不可能被扣上一頂瓜分國有資產的帽子。陸景很謹慎。
  當然,對陸景的決定他十分歡迎。誰樂意自己的子公司給被人指手畫腳呢?
  陸景笑著點頭。他當然不會是當好人來了。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涉及到政治利益、經濟利益。該避諱的當然要避諱,該賺的錢,也要賺。
  就比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30%的股份,現在4000萬美元就可以拿下來,但是隨著國內航油需求量的增加,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業績會越來越好。
  到時候,這40%的股份賣給第四石油公司可就不止是4000萬美元了。2億美元都有可能。
  談好平倉的事宜,南然心情愉快的和陸景閑聊起來。和華會出面歸還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逼的急的債務;期貨上的虧損,和華會注入保證金,等待油價下降之后再平倉。
  那么,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現在的危機基本解除。剩下的就是清查這次失敗的投資交易。對外,則是考慮起訴杰潤公司。
  杰潤公司擺明了實在忽悠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他的咨詢策略全部都是錯誤的。不能一點責任都不承擔。
  正聊著,總經歷理康光熙腳步匆匆的走進來,“南總,陸先生,陳總邀請你們去會議室。《海峽時報》上曝出了我們手中期貨合約的詳細頭寸。”
  何夢明娥眉微蹙,頭寸曝光的話,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期貨市場上將會毫無秘密可言,甚至會被人盯上進行“圍獵”。
  南然也明白事態的嚴重,道:“好,我們馬上過去。”站起來對陸景道:“陸先生,我們一起過去。”
  …
  …
  海峽時報是新加坡的一份英文報紙,日發行量有40萬份,為新加坡有數的大報。新加坡最大的中文報紙聯合早報日發行量也不過20萬份。
  13日的海峽時報上刊登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前雇員杰拉德-里格比接受記者采訪的文章。
  澳大利亞人在采訪中猛烈的抨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并稱他在石油期貨市場上的操作完全遵循了陳九林的意思,所受到的遭遇是不公的。
  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指控:2004年1月將公司倉位迅速拉高到空頭200萬桶,違背了公司風險管理章程。杰拉德-里格比說,這是在執行公司的指令。
  同時,為了增強說服力,列舉了一些列期貨操作前后的原由,自己的想法。字里行間,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手頭所持有的期貨頭寸組合情況全部披露。
  會議室,陸景、何夢明、南然、康光熙,柳和旭、陳九林、小鐘、宋雨綺、余樂、墨靜雯傳閱著手里的報紙。還有文員翻譯過來的中文文章。
  經貿二室的經理柳和旭憤憤不平的將手里的報紙放在會議桌上,悶聲說道:“杰拉德-里格比這個狗娘養的。他不是受到了三井的指使就是受到了高盛的指使。”
  陳九林臉色沉郁的看了自己得力的助手一眼,“和旭,不要說氣話。現在是討論怎么解決這件事。”
  陸景讓他清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內部之后,他就懷疑杰拉德-里格比、阿布達拉-卡瑪和設局的高盛、三井有牽連。只是,這件事迷嗚重。目前還沒有證據來證明。
  南然看向陸景,“陸先生,你怎么看?”陳九林將陸景和陸景的助理全部都請過來,在和華準備入股的當口,是示之以誠。不管怎么應對,確實也需要取得陸景的支持。
  陸景笑了笑,聲音平淡的道:“下馬威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里的期貨組合被曝光之后,對他的后續計劃很有影響。(未完待續……)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