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5 心結通暢

12日,16點時分,灣流穩穩的落在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常
  從北國來到悶熱粘稠的新加坡,陸景一行人還有些不適應。從機場通道里出來,陸景解開白色襯衣的扣子,一眼就看到了來接機的宋雨綺、余樂。
  他們兩前幾天來了新加坡,和陳九林商談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細則。
  宋雨綺、余樂看到陸景身邊的煙詩凝、謝清歌一行詫異至極。陸景解釋道:“詩凝到新加坡來旅游。歌兒她們社里來報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聞。”
  一旁的陳九林一聽,和章主任聊了幾句,得知他們準備坐車去新華社新加坡分社,吩咐總經理助理康光熙,“光熙,你安排一輛車送章主任他們過去。”
  章主任笑呵呵的道:“陳總,這怎么好意思?”陳九林在財經媒體中算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亞洲商業領袖嘛!
  陳九林大腹便便,抹了一把額頭的汗,今天委實太熱了,熱情的笑道:“章主任,出國在外,咱們是自己人嘛。我們在新加坡算是地主了,肯定要招待你。”
  新華社報道的新聞份量他哪里會掂量不出來呢?
  章主任琢磨了下,同意下來,道:“那麻煩陳總了。”
  康光熙去了一邊打電話。陸景一行也和宋雨綺、余樂打過招呼。陳九林便轉過身來小意的道:“陸先生,我為你介紹下今天來的領導。”
  見陸景點點頭,介紹身邊的一位中年男子道:“陸先生,這是我們總部的領導,第四石油公司黨委常委、副總經理南然南總。他代表總部知道新加坡公司的業務。”
  陸景早就注意到陳九林身邊的中年男子,剛看出去。南然便主動笑著伸出手,“陸先生,你好。感謝你在危急時刻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伸以援手。”
  陸景微怔。微笑著和南然握手寒暄幾句,道:“南總。和華對油價未來的趨勢是看空,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也是看中了其中的機遇。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南然笑呵呵的道:“一定會的。”
  老趙已經給他說過了,新任的主管能源事宜的發改委副主任陸江是陸景的哥哥。和華肯出手,說到底還是領導在出手幫第四石油解決問題。
  至于陸景說看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機遇只是一個對外的說法而已。
  樟宜國際機場距離市區17.2公里。坐在豪華的凱迪拉克加長版轎車中,陸景欣賞著新加坡宜人的風景。11月上旬,新加坡的溫度很高,一派夏季的景象。
  陳九林見狀,說道:“陸先生。小鐘是新加坡人,你要是有時間,可以讓他作為向導帶你在新加坡游玩幾天。”
  前面副駕駛上的小鐘訕訕而笑,心情忐忑的回頭道:“陸先生,宋助理有我的號碼。我24小時都有時間。”
  他9月份在香港中環廣場大廈的電梯里盯著陸景的女人猛看,得罪了陸景。現在再見卻是陸景即將成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董事會里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如何能不忐忑?
  正在和煙詩凝說話的宋雨綺對陸景微微點頭,表示小鐘說的話是真的。
  陸景對小鐘印象不佳,擺擺手,道:“還是要按照上班時間來。”
  小鐘心里磕磣一下,回過頭。看著前面通往市區的高速公路。陸先生的態度很疏離。他以后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日子不會好過。
  陸景接著對陳九林道:“還是先辦正事吧。庭審的結果如何?”
  新加坡法院今天下午三點庭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職員杰拉德-里格比、阿布達拉-卡瑪違反公司規定擅自進行石油衍生品期貨交易的案件。
  陳九林把情況大致說了一遍,道:“陸先生,杰拉德-里格比、阿布達拉-卡瑪已經停職。現在的交易員保證可靠。由經貿二室的經理柳和旭負責。”
  陸景點點頭。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這個案件光是取證都會耗費很長的時間,沒那么快結案。
  腦子里,陸景想著六天后,也就是11月18日,即將到最后交易日的價值6千萬美元的期貨合約。他需要和南然溝通下。從宋雨綺傳來的消息來看,南然不希望在此時平倉。
  他希望以和華的資金做展期操作。這樣交易日期會向后推遲,可以等待油價跌下來盈利。風險在于,展期的話,和華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何時能等到油價下跌到43美元的價位則是未知數。
  ….
  ….
  從位于新加坡河邊的新加坡麗都酒店頂層看去。夜色下的新加坡河邊燈帶與江水中的映影璀璨迷離。
  陸景洗過澡換了睡衣,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拿著手機更新了自己sit消息:已到新加坡麗都酒店。回頭婉儀和紅顏們可以通過各自的sit號看到他的這條消息。
  宋雨綺敲門進來。手里拿著手機,道:“陸景。董總,心藍姐,陳董事都打電話來關注你的行程。董總準備讓董冰過來學習。”
  陸景靠在沙發上笑道:“董叔叔就這么確定我一定能搞定高盛和三井?別是董冰來了看我的笑話啊。”
  宋雨綺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走到沙發邊,俯下身給了陸景一個溫軟的香吻,滑膩的香舌和陸景纏繞著,“你現在還沒有失敗的記錄啊。董總怎么會不相信你呢?陳總都只是給我打電話問了聲,什么都沒說。”
  高盛旗下的杰潤、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三家做了一個賭局,就等著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華介入到這件事中,和華的高管們都在關注這件事。
  和華近年來發展十分迅速,和華內部對自己的定位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出于對話事人陸景的信任,沒有人認為和華現在和高盛、三井在新加坡較量一番有什么不合適。
  陸景笑著搖頭,“雨綺,這樣我肩頭的擔子很重啊。哦,ek公司的團隊什么時候到?”
  宋雨綺扶著沙發扶手,近距離的看著陸景帶笑的眼睛,道:“五天之后。盛高格,趙清芷、楊晚婷他們會在17日到新加坡來。”
  陸景嗯了一聲,這時手機忽而響了一聲。陸景輕輕的拍拍宋雨綺豐腴的俏臀,將她抱在懷里,一起看短信。煙詩凝發來的短信:我直覺小鐘好像有點問題。
  陸景笑著回了個短信:他是有問題,他在香港盯著紫琪看,我對他印象不好。他今天怕是被我嚇著了。
  這調侃的語氣讓宋雨綺輕笑,道:“陸景,煙詩凝住在6號房間。不過,十三住在這兒,你晚上要去偷香竊玉的話要先和她打個招呼,免得被她當賊抓住了。”
  新加坡麗都酒店這里的總統套房設施極為豪華,一晚上的房價是25000美元。一共有10個房間,設有私家花園、游泳池、健身房、酒吧、會客廳等等設施。
  陸景住的總統房和夫人房在一起,可以相通。其余的8間房則是在稍遠的區域,不會影響到總統房這邊的生活。
  陸景好笑的揉揉眉心,笑說道:“雨綺,我要偷也是去偷你啊。”他到新加坡來又不是度假的,先要辦正事。眼睛看著窗外璀璨的夜色。
  …
  …
  文舟,千蒼雪會所。
  “陸景已經到新加坡了。”明亮的包廂內,高修平微微瞇著眼睛,品著果酒碧玉香,濃郁酒香如線如喉,甘美異常,如同他此時的心情,“七月,白云酒業這酒確實做的不錯啊。”
  崔七月笑著搖頭“你還有心思品酒?海益汽車可是被和華旗下的昆成汽車打壓的不成樣子啊。”
  高修平嘿嘿笑道:“七月,只要陸景在新加坡栽一個大跟頭,海益汽車要恢復市場也很快。”
  崔七月最近陰暗的心情終于好了些,問道:“現在傳回來的消息有點混亂。夏如龍打算怎么布置?”
  他和夏如龍曾經是競爭對手。他的自尊不許他和夏如龍打交道。因而,通過高修平來了解新加坡那邊的情況。
  陸景曾經表示他看多石油,可是陸景今天到新加坡后又說他看空未來的石油價格。夏如龍究竟能不能布局捕獲這個狐貍呢?
  他心里期盼又緊張。
  高修平笑道:“七月,你這是關心則亂啊。陸景怎么說的不重要,而是他現在的做法以及入轂。陸景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所持有的空頭合約采取注入保證金的辦法,等待油價下跌。”
  崔七月自嘲的笑了笑,和高修平喝了一杯,認可他的意見,“這么說,夏如龍準備拉高石油期貨的價格?”
  高修平搖搖頭,“不好說。他沒給我說具體的策略,只說順勢而為。夏如龍這個人很穩的。最差的結果是陸景脫鉤,但是我們的投資不會打水漂。”
  崔七月凝眉想了一會,默默的喝著酒。
  高修平道:“好了,七月,我們就等著看一場好戲。夏如龍這么有把握不會無的放矢。哦,你的婚事如何了?”
  一提這個話題,崔七月就郁悶的很,道:“不談這個。”張靜云一直很抗拒嫁給他。現在張家的態度也有些曖-昧。提起這個他心里就煩。
  高修平哈哈一笑,就不再說這個話題。心里琢磨著新加坡的事情。他等待著陸景跌到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