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3 空中采訪(一)

作為和華的新聞發言人,墨靜雯對采訪要求很敏感,略一沉吟,很正式的道:“吳記者,陸景的名字不能出現在采訪稿中,涉及和華商業機密的數據不能公開。如果你同意采訪才可以開始。”
  高悟立時有些不滿的皺皺眉。不知道多少人求新華社采訪還求不到呢。還限制這,限制那。搞什么?
  大吳卻是笑呵呵的道,“沒問題。”
  煙詩凝一聽墨靜雯的要求,偏頭在陸景耳邊道:“他們開錄音筆了。你要是不想信息泄露的話最好還是讓他們關掉。”
  記者的小動作想要瞞過她這樣受過訓練的特工很困難。
  臉頰邊淡淡的香氣傳來,有著悠遠的溫柔感。陸景輕輕的點頭,然后微笑道:“大吳、高悟,錄音設備就沒必要開了。我們就隨便聊聊。”
  大吳和高悟對視一眼,這名穿著橘紅色外套、身姿妙曼婀娜至極的嬌媚少婦不簡單。
  章主任詫異的看了看煙詩凝,陸景身邊這名風姿獨特的大美女是高人。
  大吳爽快的道:“行。我還想著事后整理下。陸先生,我不知道你的習慣,不好意思。”手放到口袋里,將錄音筆給關掉了。
  陸景微笑著擺擺手,道:“我們可以開始了。”
  大吳將手里的筆記本平攤開,道:“陸先生,你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起訴其期權交易的操盤手澳大利亞人杰拉德-里格比和黎巴嫩人阿布達拉-卡瑪怎么看?”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記者,第一個問題,他不會問冷場的問題。
  “我相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工作是出色的。陳總這么做應該有他的理由。”陸景的回答四平八穩。
  大吳也不介意,換了一個問題。“今年9月份路透社近期對21家金融及咨詢公司的調查顯示,分析師預計2005年wti和布倫特價格分別平均為34.48美元桶和31.87美元桶。陸先生。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否處于油價會回落的預期呢?”
  陸景笑道:“我不介意透露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目前手頭的期貨合約平均售價為43美元。分布在05和06年的12個月中。如果2005年油價回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會有盈利。”
  舉例說明。假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頭的合約是05年7月份以43美元賣出石油1000萬桶。而05年7月份的石油價格是35美元每桶。
  那么,實物交割時,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只需要以35美元的價格在中間市場買到石油1000萬桶,再以43美元每桶實物交割。這就產生了盈利。
  而對于買方來說,手中持有05年7月份43美元的購買合約,那么在05年7月35美元的時候成交則產生了溢價,也就是多花了錢。這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盈利來源。
  當然,期貨市場的交易設計的更為復雜、靈活、方便。買方在虧損的情況下。不一定會走到實物交割的程序。很有可能在最后交易日,甚至之前,就進行了平倉操作。
  只要油價下跌跌破43美元每桶。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期貨合約就可以平倉獲利——注意,不需要等到05年7月再交易。
  見大吳刷刷紀錄幾筆,顯然對國際原油期貨的價格變動很有研究,陸景接著道:
  “和華的智庫認為石油價格還會下跌。實際上,只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擁有一定的資金,并清償三井物產的債務,就能在這次石油期貨的交易中獲利。我們這筆投資將會是一筆極佳的投資。”
  話是這么說。但是陸景對油價何時下跌心里沒有底的。否則,也不會專門去請教趙教授。
  在記憶中,他記得油價下跌是12月初。這個模糊記憶的來源是:前世里陳九林出獄之后,他說只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再撐幾天就能獲利。
  10月22日、27日。國際油價突破了21年以來的最高紀錄,兩次突破了55美元大關,達到56美元每桶。進入11月份之后。油價才開始走弱。
  到今天11月12日,油價已經跌破50美元的大關。昨天拜訪趙教授后。他結合十一月份上旬的數據來看,初步認為油價在各個因素的影響下還會繼續下降。
  陸景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在哪個價格點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手中所持有的期貨合約平倉。別看他對大吳說的自信。但油價何時降到43美元以下,他心里沒有底。
  大吳一邊記錄一邊思考消化陸景的話的時候,他身邊的高悟語速極快的道:“陸先生,也就是說和華像國際機構一樣,看空未來的石油價格,因而決定投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既然有利可圖,那么,國際投資大鱷們為什么沒有接盤呢?”
  這個問題很犀利。
  就是在問和華的判斷是否是錯的。
  陸景心道:“因為他們實際上都很清楚,明年的油價不是會下降,而是會上漲。”
  對所謂的國際機構分析報告,陸景向來是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因為期貨市場是零和游戲,那些國際大機構要賺錢,就得讓市場中的其他人虧錢。
  國內股市中莊家怎么套散戶的錢,想必很多人都清楚。所謂分析師的分析報告不過是掩人耳目。越是大牌的分析師,越是要為大機構服務。
  陸景答道:“這個問題可以用一句俗語來解答:此一時、彼一時。十月份石油價格節節攀升的時候,陳九林到處尋找資金時,根本沒有人愿意借錢給他。但是。現在油價已經呈現下降的趨勢。”
  高悟點點頭,認可陸景的回答。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確實是在11月初。也就是油價回落的時候。
  陸景又微笑著道:“當然,高悟這個問題更深層次的原因。我認為是這樣的:高盛、三井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設了一個賭局。明知道賠本的生意誰會去投資?”
  高悟一愣,被陸景話里的內容吸引住,都顧不得他被陸景給小小的“涮”了一回。
  墨靜雯笑著搖搖頭。她在陸景身邊呆著久了,知道這家伙某些時候心眼很小的。陸景肯定看的出來高悟對謝清歌有意思。這是在敲打高悟。
  何夢明在謝清歌耳邊小聲笑道:“歌兒,他在為你吃醋呢!”
  他是那個他?謝清歌當然知道,明秀的俏臉微紅,和何夢明說著悄悄話。小明比她還先認識陸景,和陸景關系一直很好。如果一個女孩肯隨時為一個男生素手調羹,這還不能說明什么嗎?
  陸景對大吳笑道:“大吳。這句話就別報道了。不然,高盛、三井可要對我不滿了。”
  大吳有些遲疑,這可是大新聞。陸景這話是在說高盛、三井設局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煙詩凝的神色微微震動。她的任務就是要找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中誰在出賣國家利益。陸景說明的這個情況和她的任務很吻合:既然是設局,肯定有內鬼的。
  章主任開口道:“大吳,陸先生這段話不能報道。按照前面的意思報道。”說著,對陸景笑道:“咱們新聞媒體也是有立場的。”
  新聞人,當然是要追求事實的真相。但是,怎么報道,卻是要有立場的。
  不能像英格蘭那幫無良小報。一到其足球隊大賽期間就爆國家隊丑聞。為的是提高銷量,但是屁-股卻坐歪了,明顯就是擾亂“軍心”。他一向是看不起英國的那些無良小報。
  大吳忙道:“好的,章主任。我知道怎么做。”
  章主任的話讓陸景對其印象很好,笑著道:“等會為章主任這句話干一杯。”
  所謂新聞自由本來就是騙人的。08年美國民眾占領華爾街被美國警察暴力驅逐,自詡公平正義的西方新聞媒體呢?消息寥寥。
  章主任笑道:“陸先生。我也很想和你喝一杯。只是,待會到了新加坡后。需要和分社的同志們開會…”
  陸景笑道:“我明白。我明白。章主任,我們都要在新加坡呆一段時間。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擺脫危局,我們再坐下來好好喝一杯。”
  章主任笑呵呵的道:“一定,一定。”陸景的善意他怎么會感受不到,立即和陸景投機的聊起來。
  大吳心里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但是簡單的采訪到這兒就只能結束了。他不可能打斷章主任和陸景的閑聊。腦子里整理著陸景的話。
  很明顯,陸景看問題的角度和他不同。在陸景的眼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危局是赤-裸裸的陰謀,是利益的設計。
  而在他看來,這件事要從第四石油新加坡的管理漏洞去反思,從對國家走出去戰略的負面影響,從對國內航油市場份額、價格等等方面去思考。
  這時,正好穿著寶藍色制服的空姐推著餐車送餐過來。陸景就笑,“陳敏,是你吧?”
  推著餐車來的空姐是東航的陳敏。九六年她十四歲時求他把她送到了江州空姐職業技術學院。她是云春人,前些年去云春旅游時還讓她當過向導。之前,還在一趟國際航班上碰到過她。
  陳敏露出歡喜的笑容,“陸少。我以為你不認得我了。”輕快的將菜肴送到餐桌上。
  陸景笑笑,“那怎么會?”飛機起飛前,全乘務組來和貴賓客人見面自我介紹時,他去了臥室那邊給莫心藍她們打電話去了。(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