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2 兩個偶遇

“章主任,大吳、高悟,這是我哥,陸景。”謝清歌將陸景介紹給自己的同事。
  陸景笑笑,和章主任握手,“章主任,你好。”章主任三十多歲,身上有著領導氣質,很好認。和章主任握手,陸景又分別和大吳、高悟握手。
  “大吳,你好。”
  “高悟,你好。”
  章主任一看陸景和謝清歌的神態就知道兩人既不是親兄妹,也不是表兄妹。心道:“現在的年輕人啊。談個戀愛反而叫哥。關系亂七八糟。”
  看著陸景身邊兩個絕色女孩,一個姿容只遜色半籌的大美人,章主任心里有些明白了,笑呵呵的寒暄道:“陸先生在那里高就?”
  陸景看起來很年輕,但身上的氣度不凡,外場上十分自如,他便沒有喊陸景小陸。
  陸景笑道:“我在和華工作。”
  章主任神色微動。大吳“啊”了一聲,道:“和華?陸先生你認識和華的高層嗎?”
  他們這次去新加坡采訪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少不了要和和華打交道。
  陸景身邊三個大美女,他久在社會上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一聲“小陸”實在喊不出來。
  何夢明、墨靜雯、煙詩凝聽到這話都禁不住莞爾,和華還有比陸景位置更高的人嗎?
  風情各異的三個美女笑起來妍態迷人,活色生香。章主任、大吳、高悟都有些眼花繚亂的感覺。走道邊路過的幾名旅客禁不住望過來。
  陸景微笑道:“我是和華的聯合創始人。”
  章主任、大吳一臉的震驚。本來因為謝清歌而對陸景抱有敵意的高悟一臉愕然。大吳下意識的自語道:“你沒說笑吧?”
  和華不是上市公司,其股權結構并不對外公布。對外只有董事會主席董坤城、新聞發言人兼董秘(董事會秘書)墨靜雯等寥寥數人為人所熟知。
  章主任心里卻是信了幾分。和華如今聲名很大,和華系在財經界早有傳聞。他有一次聽一位老領導說過。董坤城在和華并不是最大的股東。
  年輕的富豪在身邊帶一堆漂亮的嫩模、明星都正常,但是要在身邊帶上幾個明顯氣質遠勝一般女孩的大美女肯定得有真本事。
  這位年輕人說他是和華的聯合創始人沒準是真的。
  陸景笑笑。仿佛沒聽到大吳的話,指了指外面停著的灣流。道:“歌兒,我剛才好像聽到去新加坡的航班晚點了。邀請你們領導、同事和我一起走吧。”
  “mygod!”高悟嘴巴張得能吞下一個雞蛋。這架私人飛機居然是陸景的。謝清歌這個突然冒出的哥是什么來頭啊?心里對陸景的話信了幾分。
  章主任和大吳驚訝的對視一眼。
  謝清歌有些遲疑。她也不想才見到陸景就和他分開。只是,這樣會不會在社里顯得太高調?要知道,她在社里從來就沒說過她爸是楚北省的常委副省長。
  大吳眼力活泛,看得出章主任有點動心,笑著小聲道:“清歌,咱們還要再等一個小時的話就趕不上參加新加坡那里的庭審了。新聞時效性很重要。”
  謝清歌剛才聽到了大吳和高悟的對話,根本就不關新聞時效性的事,但她聽得明白大吳話里的意思。就邀請道:“章主任、大吳、高悟,那我們一起坐我哥的飛機走吧。”
  章主任笑著摩挲著頭,“清歌啊,這怎么好意思。不會太麻煩吧?”
  陸景微笑道:“章主任,不麻煩。”
  章主任笑呵呵的道:“陸先生,那我們打擾你了。”
  大吳也笑道:“陸先生,打擾你了。我們在機場里指不定還要等到什么時候。再等下去,我就要瘋掉了。你這飛機還有一會吧?我去退票。十幾分鐘就好。”
  陸景笑了笑,這位大吳也是趣人:徑直就是說不想等飛機。想搭自己的“順風車”。這讓自己心里對他剛才和謝清歌“睜眼說瞎話”的印象好了起來,問前面引自己一行來登機口的貌美服務員道:“飛機還有多久起飛?”
  服務員禮貌的道:“陸先生,您的飛機還有二十分鐘起飛。”
  陸景點點頭,對大吳道:“航線申請好之后時間不好變更。一二十分鐘退票時間太緊了。我讓人幫你們退機票。”
  說著。陸景回頭對墨靜雯道:“靜雯,你安排一下。”伸手邀請道:“章主任,我們先登機。”
  “好哇。”章主任客氣的笑一笑。拉著行李箱落后陸景半步,一起進了登機通道。
  聽到陸景的話。大吳卻是一愣,驚訝的看著留下來的墨靜雯。
  亭亭玉立的身姿。精致明艷喜嗔皆宜的鵝蛋,燦若水晶漂亮的杏眼,明艷不可方物。還真是去年被亞洲周刊譽為亞洲第一性感女人的墨靜雯。
  只是,她這會衣著打扮精致嫻雅,不復她在和華新聞發布會上性感明艷。他剛才一時間沒認出來。
  墨靜雯知道大吳可能認出她來了,她擔任和華的新聞發言人經常在財經媒體的鏡頭前露面,明媚的笑了笑,拿出手機安排退票的事宜。
  …
  章主任上飛機之后,對陸景的話更無疑慮。
  不出所料,這是一架私人豪華公務機。有臥室、酒吧、健身房、桑拿室,能上網、發傳真、打衛星電話,整個一可以在空中飛行的超豪華五星級酒店。
  章主任心里嘆口氣,“好家伙,我這也算是見識了一回。”
  章主任是新華社國際部下屬某辦公室的副主任。平常出差,還真沒坐過如此豪華的飛機。
  從京城飛往新加坡一共需要5個小時,陸景的飛機于10點40分起飛。舷窗外白云朵朵。
  座位上,章主任和顏悅色的和謝清歌聊起來。
  謝清歌大學畢業后在新華社楚北分社工作,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她主動要求前往巴格達。這次戰地報道的經歷讓她在社里成為了很有資歷的記者。
  但是,她24歲的年紀依舊讓很多人心里不太舒服。論資排輩、嫉妒這東西在那兒都存在。早知道她根子這么深,自己早該關照她了。
  一旁的大吳和高悟低聲交談著,偶爾看看前方小方桌處閑聊的陸景等人。
  陸景雖然邀請他們同行。他們自然不會沒有眼神的和陸景等人坐在一起。人家肯定有事情要說。
  高悟現在心里沮喪至極,看情況他是沒可能追到謝清歌了。只是心里不怎么甘心,“大吳,我們要不要就近采訪下陸景。他肯定知道不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內部消息。”
  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消息早就在媒體上傳開。
  大吳看了沉吟道:“晚點我們試試吧。貿然采訪不太好。”
  高悟點點頭。心里琢磨著待會怎么樣才能讓自己顯得出彩好引起謝清歌的注意。對男人而言,才華對女孩的吸引力也很強。
  …
  “陸景,你這架飛機一年的花銷值多少希望小學?”煙詩凝喝著香茶,微笑著調侃道。
  這樣一架豪華的私人飛機,可以搭乘15-19人,配備著航空公司的飛行班組,空乘服務人員。一年維護保養加飛行的費用可不是個小數目,怕也得上千萬。
  陸景放下手機,他正在給紅顏們發消息聊天,道:“詩凝,幫助弱勢群體歸幫助。該享受的東西還得享受啊。我可沒打算把自己變成圣母。”
  何夢明嬌柔的道:“和華投在積遠基金中用于幫助他人的資金上每年有1億美元了吧?”
  陸景做事情,不喜歡在意自己的名聲,而是在意自己的心意。做慈善也是如此。只是,她不希望被人對陸景有不好的看法。
  墨靜雯笑著補充道:“這個數字每年還在增長。”
  陸景笑著擺擺手,“你們啊,再夸我,我都飄飄然了。詩凝開玩笑的。”
  煙詩凝笑了笑,陸景身邊的人對他很維護。輕輕的捋著烏黑的長發,心里,對陸景的評分又高了一些。
  …
  11點四十分,穿著寶藍色制服的空姐送來點餐牌。陸景點了幾道菜,又和章主任客氣了一番,幾人一起去了豪華的餐廳。
  深褐色的名貴地毯上擺放著長長的橡木餐桌。乳白色軟椅分布在兩側。一排十幾個舷窗讓明亮的光線透進來,整個餐廳寬敞而氣派。
  趁著餐前的時間,大吳拿著筆記本、筆,微笑道:“陸先生,我們小組這次去新加坡報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新聞。眾所周知,和華已經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我們可以簡單的聊聊嗎?我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陸先生。”
  陸景微怔,隨即笑道:“可以。不過事先聲明,不能說的,我會說無可奉告。”
  他不希望接受采訪,但大吳是謝清歌的同事,倒不好顯得不近人情。
  章主任豎起耳朵。他也希望了解和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幫助其避免破產危機的“內幕”。
  高悟神色興奮的端坐。
  正在和何夢明說笑的謝清歌有些無奈,心里有些甜蜜。她知道陸景的習慣。陸景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媒體的采訪,今天卻為她破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