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300 兌現獎勵

下了一天兩夜的小雨停下來。華夏人民大學的校園中主干道上兩側種植的常綠樹木,此時還深翠濃蔭。偶爾吹過來的冷風讓人縮脖子。
  藍色的賓利停在經濟學院的大樓下。趙曉豐的助理小黃帶著陸景進入了趙教授辦公室。
  見自己的得意門生進來,正在閱讀的趙曉豐放下手里厚厚的書籍,笑著招呼道:“陸景,來了。小黃,把我留著的那罐毛尖拿出來泡茶。”
  小黃應了一聲,忙碌起來。
  陸景就笑,“小芷去香港ek公司工作,老師這里冷清了不少啊。”趙清芷、明雪、何夢明去年畢業之后,趙教授今年一個研究生都沒有收。
  “是啊。”趙曉豐感嘆的說道,“我聽說和華準備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第四石油集團的核心業務包括:負責全國100多個機場的供油設施的建設和加油設備的購置;為中、外100多家航空公司的飛機提供加油服務(包括航空燃油的采購、運輸、儲存直至加入飛機油箱等),堪稱國內航空界的航油巨無霸。
  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第四石油唯一的海外“貿易手臂”。1997年陳九林以21.9萬美元起步,短短幾年時間將一個默默無聞、虧損休眠的小貿易公司發展成為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掛牌上市的明星跨國企業,成為執行國家走出去的典范。
  2001年,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采購進口航油160萬噸,市場占有率接近100%。握有國內航空公司的航油命脈。這樣的企業發生危機。在京城里十分矚目。這件事已經在京城里傳遍。
  事關國家能源安全的企業因為石油衍生品期權交易陷入困境,面臨破產。他又怎么會不關注?
  陸景點點頭,“我正是為這件事來和老師商量。”具體的石油期貨操作手法。他依靠富躍產業基金的團隊可以完成。經濟分析,他依靠和華的智庫ek咨詢公司。
  但從內心里來說,他更相信趙教授對整體經濟形勢的判斷。陸景問道:“老師,你覺得美國經濟復蘇和國際油價之間有沒有什么邏輯關系?我想了解導致油價下降可能的因素。”
  2004年全球經濟強勢復蘇,各國經濟平均增長率達到5%。對石油的需求很強勁,這導致整個2004年石油期貨價格都在走強。
  但是,在陸景的記憶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破產、陳九林被逮捕之后,也就是12月份。國際油價就開始從50美元每桶的大關回落。陸景希望搞清楚原因。
  畢竟,現在,他出手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原本預計要撤離的高盛、三井的資金肯定還會繼續做多石油期貨。歷史已經改變。他想要找出油價下降的原因,看看在他的干涉之下,油價在2004年最后一個月是否還會下降。
  趙曉豐扶了扶眼鏡,舉重若輕的笑道:“你這個課題很大啊。我要專門研究下。我們先大致的討論下。看看怎么來構建這個經濟模型。”站起來,到書柜邊開始翻找資料。
  陸景和趙教授在辦公室里討論了一天。傍晚時分,張阿姨打電話來催趙教授回去吃飯。兩人才結束交談。陸景心里略微有一點點大致的概念。
  坐到車里,陸景揉著眉心。給已經到黨校里學習的衛婉儀打了個電話,預定吃飯的地方,坐車過去陪她吃晚飯。
  剛出民大的校園。陸景卻是接到黃紫琪的電話,聽著黃紫琪的聲音,心情慢慢的放松下來。“陸景。我在湖東路大學城這里和紫韻吃晚飯。她給我說了袁子安的事情。”
  陸景就笑,“紫琪。你沒搞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那一套吧?”紫琪的妹妹黃紫韻只怕心里還是有些怕她。按理說。談戀**的事情不會主動給她說。
  黃紫琪笑盈盈的道:“姐姐只對你搞那一套,好吧?”
  陸景嘿嘿笑道:“紫琪,你是不是記錯了,我記得我們昨天晚上用的黃帝內經那一套啊。”
  “你個混蛋啊。沒個正形呢。”黃紫琪俏臉粉紅,大發嬌嗔。妹妹就在旁邊呢。
  衛婉儀住在黨校里。昨天晚上在大唐雨景的紫羅蘭山莊的臥室里,陸景換了幾個花樣來“欺負”她和詠碧。還哄她們說是黃帝內經記載的。
  陸景笑了起來,和黃紫琪扯了幾句,道:“紫琪,袁子安長的是英俊瀟灑,帥氣的很,但是我認為他不是良配。紫韻還是要找一個合適的男孩子。”
  黃紫琪哦了一聲,道:“你處理的事情,肯定是最合適的解決方案。我沒意見。就是給你說一聲。”又笑道:“陸景,你覺得你是不是良配?”她家里在催她結婚了。她二十九歲了。
  陸景嘴角泛起苦笑,紫琪這么問,他還能怎么說,道:“馬馬虎虎吧。”
  黃紫琪咯咯嬌笑,“難得哦——,好了,晚上見啊。菜上來了,我要和紫韻吃飯了。”
  湖東路,正宗的京菜館,浩清波里生意火爆。東北角的靠墻壁的一張方桌處,黃紫琪輕輕的掛了電話。黃紫韻一臉忐忑的看著她姐。長姐如母。
  熱氣騰騰的瑤柱碎扣鴨已經送了上來,黃紫琪微笑道:“行了,紫韻,你都大三了,我還怎么說你啊?你長大了,自己處理好。吃飯吧。”
  “姐…”黃紫韻有些不好意思。
  點的菜漸漸的送來。姐妹倆說說笑笑吃著晚餐。不時的還有人看幾眼。紫琪是絕色的大美人,而紫韻也只是稍遜一籌的美女。姐妹倆的麗色動人。
  吃著飯,黃紫韻的情緒漸漸的高漲,好久沒有見姐姐了,而她姐一回來就成為亞洲頂級的建筑設計師,她與有榮焉。“姐,程東華在我們學院當團委書記。”
  程東華是渝都人,和她姐是高中同學,曾經的戀人,卻因為貪慕權勢,放棄了和她姐的感情,娶了京城里一位大家族的女兒。哼,現在還在燕大經濟學院里當團委書記。
  “嗯。”黃紫琪品著酸辣湯,思緒飄回到九六年她大一的時候,匆匆逝去的青春歲月啊。她還記得大學畢業時離開校園的那天是陸景帶著他的死黨王燦專門來送她。
  黃紫韻咬著京都排骨,說:“姐…,我聽說程東華的妻子專門給他帶綠帽。哼,他活該,自作自受。”
  黃紫琪瞪妹妹一眼,“紫韻,什么綠帽,這也是你說的啊?”綠帽這種詞從妹妹的嘴里蹦出來讓她很有違和感。
  黃紫韻俏皮的吐吐舌頭,忙喝著果汁。
  黃紫琪自己笑起來。她還是老觀點,妹妹都大三了,“算了,不說你了。”
  黃紫韻嘻嘻一笑,“姐,你上次不是說要買車嗎?看好沒?我9月底在京城體育館去看昆成汽車的車展,感覺有幾款不錯呢。哦,姐,我在車展上碰到一個只比你稍遜半籌的美女。她和姐夫的關系有些微妙。”
  她看得出來陸景和煙詩凝的關系不對勁。
  黃紫琪精致美麗的頭顱微搖,嘆道:“不說陸景那個**的家伙了。他啊,是個混蛋。”語氣有些惆悵,有些溫柔。
  有些事情,她難得管了,但其實心里有些介意的。所以她和詠碧來京城沒有住在燕湖家園,也沒有住在佳達花園,而是住在了大唐雨景。
  黃紫韻掩嘴嬌笑,“姐,你不會私下里就喊姐夫混蛋吧?咯咯。媽讓你回家相親你準備怎么辦?”
  黃紫琪沒好氣的白妹妹一眼,道:“紫韻,你存心不讓我吃飯呢。這事,涼拌!”
  她就沒打算回去相親。去米蘭兩年沒有回國,其實也有一些逃避的意思。這輩子,除了陸景,她心里不可能再容得下其他的男人。
  黃紫韻驕傲的昂著頭,“也是啊。姐,你一個設計項目賺2000萬美元,渝都那些人哪里配得上你。爸媽就是瞎安排。姐,我幫你去爸媽那兒說。”
  黃紫琪好笑的道:“好啊,你打算怎么說?”父母都是經商的人,思想不算僵化,但是她這事根本就不可能說得通。
  小女兒在父母面前還是有些優待的。黃紫韻自信的笑道:“姐,還能怎么說啊。當然是編一套姐夫他妻子的壞話咯。然后你和姐夫情比金堅,他家族不同意什么之類的。”
  黃紫琪一口溫軟香濃的雞湯差點噴出來,“紫韻,我記得你是讀經濟系的,你什么時候改讀文學系了?”自己沒見過衛婉儀,但聽關寧說她和陸景琴瑟和諧。這“栽贓”的事情,她不想做。
  黃紫韻咯咯嬌笑,眼眸滴溜溜的轉著。心里拿定主意。
  …
  …
  京城機場的廣播中悅耳的聲音響起:“尊敬旅客,你們好,現在播報一則晚點通知。飛往新加坡的航班sk3004航班因故晚點六十分鐘。給您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幾名等候在咖啡廳里的旅客一臉的失望。一名翻著尼康單反相機查看圖片的青年男子哀嘆道:“不是吧,去國外的航班都能晚點?大吳,我們趕得及新加坡的那場大戲嗎?”
  說著話,眼神從斜對面穿著白色棉衣,明秀清麗的女孩身上滑過。(未完待續……)R1292(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