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 禮物

潔白的棉被蓋在兩人的身上。整理過后,關寧舒服的趴在陸景的懷里。肌膚相親的感覺讓人總是忍不住想做點旁的事情。陸景一手從關寧光滑的脊背摸到她的翹臀上,感受那份豐翹肉實,一手撩開她鴉色的秀發,吻著她嬌艷的紅唇。
  關寧偶爾回應著,嬌羞無力的伏著,青絲半遮著她緋紅的臉蛋。陸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把關寧輕輕的放下來,夠著身子去撈丟在地上的外套。
  “陸景,快點把關寧送回來,輔導員查房。關寧的電話打不通。”電話里葉儀有些焦急的說道。
  “你們輔導員是誰啊?”陸景坐回到床上,把關寧摟在懷里。關寧的手包應該是落在奔馳車里了。正是濃情蜜意的時候,他怎么可能送關寧回宿舍。
  “宋雨綺。”
  “我知道了,你就說關寧有急事請假回家了,后面的事情我會處理。”陸景說著掛了電話。他明天會和金助理打個招呼,學生請假只是小事情。
  關寧嘴角含著淺笑,手摸著陸景的臉頰,心里有種很安靜的感覺,“你這個壞蛋,害的我要被她們笑話了。”女學生夜不歸宿,多半會讓人想到那方面去。更何況今晚她宿舍的三個女孩子看著她被陸景接走。
  陸景把她抱著緊了點,感受著她胸口處淑乳的彈軟,笑說道:“不會的,正好請一天假,過了周末就是三天,她們問你,你咬著抵賴就好。”
  “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臉皮厚呀!”關寧撒嬌著勾住陸景的脖子。兩人相擁入睡。
  早晨微寒的冷風中,陸景開車去南陽街買了雞絲粥,小混沌,豆皮,豆腐腦,湯圓。回來抱著關寧喂她吃早餐。她身體嬌嫩,休息到星期天的晚上才稍微好一點。晚上兩個人依偎在別墅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新聞。關寧對新聞沒什么興趣,只是對陸景的懷抱極為依戀,心里發愁明天見了室友怎么抵賴。
  突然間感覺到陸景在她大腿上流連的壞手停下來,她抬頭去看新聞。
  “再來關注江州師范一附中學生罷課事件后續發展最新情況,一中校長張校長表示學生在周日一天的休假之后情緒已經恢復,明天一中會照常上課。校方將會秉承著自愿原則,不強制要求住宿學生購買被褥。同時,校方會保證嚴把采購質量關,絕不會再出現陳文菊同學那樣的事件。
  此前一中高一女生陳文菊因使用校方的被褥,全身出現皮膚過敏,拒絕購買校方的被褥,被強制休學,引發全校學生罷課。陳文菊同學目前已經被批準回到一中上課。”
  陸景眼睛瞪得大大的,嗓子眼有些發干,這真是他娘的見鬼,明明三年之后才發生的事情,為什么現在發生了?在記憶中,這件罷課事件會成為郁系和本地派系在市公安局的角力點。后來正好5.13案的肇事司機在南方某市被抓住,江州政壇震蕩。新來的胡市長聯合郁系,把本地派系在公安局的力量掃除一空。
  金虎保安公司就是在這一次的角力中被打掉。金虎保安的老總羅青良幫方華天頂了所有的罪名。
  “怎么了,陸景?”關寧用小巧的頭顱去頂他的下巴。
  陸景把她抱上來一點,貼著她香嫩的臉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這件事除了陳文菊這個人不對以外,所有的事情與前世里面一模一樣。那么后續的發展預計也應該差不多。這對大哥來說,是不是個機會呢?
  “一中罷課這件事太奇怪了,不應該發生。我打個電話問問謝澤華。”
  “哦。”關寧有些疑惑陸景的話,不過她沒有多問,站起來,去給兩人泡咖啡。別墅里有手磨咖啡機,咖啡豆,泡出來的咖啡濃香四溢。她正在嘗試著學習手磨咖啡。她發現陸景挺愛喝咖啡的。
  陸景把電視調成靜音,拿起電話打給謝澤華,他前些時候和黃致遠喝酒聊天,知道謝澤華的女兒謝清歌在江州師范一附中讀書。她作為本校的學生應該知道詳情?
  “景少?哦,這件事是吳市長的小兒子吳勝林挑頭的,他鼓動著歌兒,還有幾個學生一起罷課。一中的張校長打算給領頭鬧事的學生記大過處分,其余的人不追究。事情已經平息下去了。我給陸市長匯報過。”
  “吳市長?”陸景有些疑惑,江州市政府里面的幾個副市長并沒有姓吳的。
  “是吳智強副市長,他是我仕途上的領路人,三年前就退下了。”謝澤華在電話里解釋道。
  陸景點頭,說道:“好的,我知道了。”掛了電話,陸景沉思著。如果事情平息下去了,后面的事根本就不會發生了。這件事對大哥來說,也就不是什么機會了。
  “不要皺著眉頭,會老得很快的呢。”關寧把咖啡放到茶幾上,跪在沙發上,扶著陸景肩膀,伸手去抹平陸景的眉毛。看到陸景發愁,她心里有些心痛的感覺。
  看著她眼睛里依戀,愛慕的眼神,聞著她清幽的香氣,陸景把關寧拉進懷里來,“不要擔心,我很快就會想到解決辦法的。”
  在她香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抱著她夢幻的嬌軀,陸景有些蠢蠢欲動,那晚他沒有盡興,一直想著再來一次。可惜關寧對那事不熱衷,碰到陸景硬起來的物件,嚇的她跳起來,“我還沒好,不許欺負我。”
  喝著咖啡,人也越發的精神,兩個人相擁著坐在陽臺上看星星,就算是有玻璃隔絕了夜風,但空氣里寒冷的溫度依舊能感覺得。陸景道:“我一會要去江州大學那邊見一個人。你是回宿舍,還是在這兒等我回來?”
  關寧想了會,說道:“回宿舍吧,被她們盤問一晚上總好過明天上午被她們用異樣的眼神看一上午呢。”
  陸景笑著在她臉上親一口,心里有些愛憐的感覺,真是純純的女孩啊!再過幾年,大學里誰會在意夜不歸宿這種事情?只會在乎接送車倆的檔次。
  陸景開著新入手的奔馳v60將關寧送回到江州大學里。宿舍區那邊車進不去。陸景下車送她到了宿舍門口。關寧提著米黃色的紙袋,一副心虛的模樣,拍拍胸口長吸一口氣,鼓足勇氣才走進宿舍里。讓陸景看著她嬌弱的模樣倍加憐惜,真有沖動把她拉回來。看來以后給她過生日還是動靜小一點好。
  “哥們,真是你啊!好車!”陸景走回到車邊,發現張勇背著書包正在車邊好奇的轉著。顯然是剛才圖書館回來。
  “我一聽陸景這個名字猜著就是你。”張勇說著豎起大拇指,“呵呵,現在江州大學的牲口們都在計劃著模仿你那天浪漫的生日慶祝方式。”
  他對車比較熟悉,經常找些報刊雜志來看。這會下自習,看到這輛惹眼的銀灰色奔馳,忍不住停下來看看。
  陸景笑著遞了一支煙給他:“浪漫的奢華也是要代價的,至少我的錢包就在抗議我。”
  張勇笑著接著煙,就著陸景的火點燃,吸了一口,在寒風里嗆著咳嗽起來,“嗨,抽不習慣。”
  陸景想起來這個時候他大概還沒有學會抽煙,笑著道:“張勇,你對時代俱樂部了解多少?”
  “不怎么了解,我們院的學生會主席熊玉嬌和他們挺熟的,要不要我介紹她給你認識。嘿嘿,熊玉嬌可是大美女啊!”
  熊玉嬌是熊書記的女兒。陸景笑著搖頭,現在還是不認識的好,江州的局面現在還沒有完全打開,他隱藏在暗處是最合適的。
  與張勇道別后,陸景開車去見黃致遠。景和電子本身是做手機代理的,他給黃致遠配了一個手機方便聯系,話費自然有景和電子的人每月給他充。
  來的時候已經給他打過電話,近晚上九點,黃致遠還沒有睡覺,坐在燈下打棋譜。
  “黃老師,你天天這樣不悶嗎?”陸景走進門,對正喝著酒,打棋譜的黃致遠說道。
  “我閑人一個,也沒什么悶與不悶的。習慣了!”說著,拿了一壇子米酒來,開了泥封,倒在青花大瓷碗里,“自從認識你之后,我的酒倒是消耗得越來越快。”
  陸景笑道:“正好我想請黃老師到我公司里掛個顧問的位置,希望黃老師能答應下來。”
  黃致遠自嘲道:“我沒什么本事,去你公司掛職算什么?”
  陸景笑了笑,上次黃致遠的主意沒有被大哥采納,想來他有些灰心,但是那不是他的能力不夠,而是情報的不夠,誰能想到六中全會是那么個結果。省里的局勢對華省長不利,自然沒有必要對本地派系客氣。本地派系挑頭調查蔡仕黛,很明顯他們是想著將郁系清洗出去,給華省長以有力的支持。
  “我這輩子敵人太多,用陽謀估計難以全勝,一輩子的時間耗下去未必能見得到結果。必須用奇謀。黃老師有國手的風范,一身本領不用出來太可惜。李衛公說,‘以正合,以奇勝’。這才是正理,我希望黃老師能幫我。”
  黃致遠搖頭道:“景少,你把我看得太高,我這輩子也就是對琢磨人有心得,對商業的事情一竅不通。景少又不走仕途,我感覺我很難幫上什么忙。”
  陸景舉著酒碗和黃致遠干了一杯,感覺到夜里的清寒和他蕭瑟的心境,說道:“有些事情,我哥不方便做的,我們可以去做。再一個,我們看問題的角度和他不同,總會有所裨益。現在就有這么一件事。”
  說著,陸景把一中學生罷課的事情說了下,喝著酒接著道:“我給謝秘書打過電話,他說一中準備給挑頭鬧事的學生記大過處分,事情已經平息下去了。
  據我的消息,一中張校長的兒子和金虎保安公司有些牽扯。如果一中的張校長被這件事鬧得厭煩之后,他肯定會和他兒子抱怨幾句。金虎保安公司就有極大的可能牽扯其中。
  我在想,這其中有沒有機會呢?”
  黃致遠沉吟不語,陸景接著介紹了市公安局幾個局長的情況,還有他對5.13案的認知。
  黃致遠閉著眼睛,慢慢的喝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沒有一點聲音,碗沒有離開他的嘴唇,米酒一點一點的進了他的肚子。他的大腦正高速的運轉著,推演著各種可能。
  陸景默默的抽煙,等著他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