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2 審問和救人

啤酒妹發現包間里有人,連忙小聲道:“對不起啊,我進來躲一會,馬上就走。”她說話的時候,包廂外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跑哪兒去,麻痹的,楊少看上她是她的福氣。”
  “嘿嘿,張頭,那妞夠辣,夠味道啊。”
  “哼!”
  外面說話的聲音很快遠處。躲在屋內的那個啤酒妹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緊張的看著抱著一個半裸的女人的陸景,還有正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的王燦,還有捂著半邊腦袋,跌坐在地上,鼻青臉腫的李政。
  她深怕這三人突然的出聲,那她就完了。
  陸景將方琴放在柔軟的沙發,低聲道:“你是誰?”
  “靠,陸景,你什么眼色,她是你們四中的校花關寧。”王燦突然的說道。
  “呀--!”女孩一聲驚呼,沒想到這里居然有人認識她。
  陸景仔細打量了啤酒妹一會,果然,臉上雖然打了厚厚的粉底,眼睛也做了美瞳,依稀還能認出是關寧瓜子臉的輪廓,蔥管似的瓊鼻,弧度極為迷人,就算是她刻意丑化自己,依然難掩麗色。更不要說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裸露在啤酒裙之下修長筆直嬌嫩白皙的雙腿。
  “真是你。你怎么在這里做啤酒妹?”
  她其實剛才已經認出了那個抱著近乎半裸女人的青年就是陸景,只不過沒有時間打招呼。
  兩人沒有見過面,但關寧今天早上還在4中的門口與李聞道一起見過陸景,正好看到陸景從一輛紅旗轎車上下來,那轎車的車牌很嚇人。
  “出來打工掙錢而已。”關寧輕聲解釋了一句。有些事情她并不想說。
  “咔!”包廂門被打開,一個光頭男探個腦袋進來,正好看到了站在門邊的關寧,他嘿嘿笑叫道:“張頭,在這里。”
  關寧看到那丑陋的臉,嚇得聲嘶力竭的尖叫起來。高音程度足以媲美意大利高音歌唱家帕瓦羅蒂。
  光頭男躥了進來,一手捉住關寧的手腕,“看你這次往哪兒跑,乖乖的跟我見楊少去。”
  跟著,門被推得大開,三個神情彪悍穿著藍黑色保安制服的男子走進來,為首的男子絡腮胡子,滿臉橫肉,眼冒兇光。他進門來,江湖味十足的拱手道:“哥幾個辦事打擾了,這個包廂的費用,今晚全免。”
  說著,眼睛掃了一眼包廂內的情況,看到沙發上躺著個女人,西服下什么都沒穿,嘿嘿一笑,低聲道:“玩得挺嗨的嘛。”
  王燦眼睛看向陸景,這四個成年男子,他們兩個怕是打不過。陸景自不會看到自己的同學在自己面前帶走,出聲喝住了正在把關寧往外拖的光頭男,“住手。她是我同學。”
  “嘿,兄弟,在外面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哥幾個奉楊少的命令辦事,她不過去,哥幾個的飯碗就要全丟了。”絡腮胡子冷笑著說道。
  光頭男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關寧手腳并用,不斷的掙扎,只是力氣太小,沒有絲毫的辦法。要不是光頭男顧忌楊少的感受,早就大耳光抽過去了。
  “陸景,救我!”關寧嚇得尖叫,她知道如果被帶走,去見那個楊少,清白肯定保不住了,她一輩子也要被毀掉。
  陸景皺眉道:“我是羅宏的表弟,你去和楊文廣說,這個女孩今天我要帶走。”
  絡腮胡子打量了陸景一會,見他篤定的很,打個手勢,已經被拉出門外的關寧被光頭男放開,她跑進了包廂里陸景身邊,扎得馬尾辮的頭發散亂開,還有幾縷發絲貼在她蒼白的臉蛋上。她神情惶惶,呼吸急促,就像一只受驚的小兔子。
  “小光,你去楊少說一聲,羅副局長的表弟來咱們這兒了。”區里面分管治安的副局長,他們這些人當然是知道名字的。
  “是,張頭!”光頭男快步走了。絡腮胡子三人堵住門口,也不怕屋內的人跑了。
  一直蹲坐在角落的李政突然開口,“原來你是陸景?你今天的動作是陸副司長的意思?”
  對于領導的主管上司,他怎么可能沒有研究。一聽陸景這個名字,就知道是陸副司長的弟弟。
  王燦踢了他一腳,“這兒沒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說完,他對陸景道:“我打個電話。不會耽擱太長時間。”
  陸景點頭。說起來,如果是處理小事情,王燦在京城里面的關系比他還好使些。他有個叔叔是市工商局的常務副局長,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認識。
  “小叔,我王燦啊,在湖東區的永極夜總會玩,被楊老板的手下扣住了。沒,怎么會不給錢呢,在213,有點事。好,好。”
  王燦收了線,正好看到楊文廣帶著一大批人涌進了包廂。
  楊文廣穿著件花格子襯衫,袖子卷了起來,長的斯斯文文的。如果這個自稱是羅局長表弟的人是個騙子,他今晚將會死得很難看。
  他進門后眼神銳利的掃了一眼屋里的人,“那位是羅局長的表弟?”陸景拍了拍正緊緊的抱住他胳膊的關寧的手背,淡淡的道:“是我。這個女孩我今晚要帶走。”
  和楊文廣這種人說話,不需要講道理,也沒道理可講,只裝作紈绔搶女人的方式就是。
  楊文廣眼睛珠子轉了一圈,一時間拿不定主意。他手下的人已經去查羅局長是否有個叫陸景的表弟。
  李政蹲坐在角落里開口道:“楊少。”
  楊文廣這才認出鼻青臉腫的李政,詫異道:“咦,李哥,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誰動的手,我幫你找回這個場子。”
  屋子里就陸景一伙人,還能有誰?楊文廣這話是說給陸景聽的。不過,李政這時候也不敢坑楊文廣,永極夜總會那點實力和陸副司長比起來,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擺手道:“沒事,鬧著玩的,能不能給我叫輛車,我去醫院看一下。”
  楊文廣的臉上再一變,不敢相信體制內的李科長居然會低頭,這有點大大超乎他的想象,看來這兩個青年是真有來頭。他指派了一個小弟,“你出門外攔一輛出租車。”
  李政慢慢的爬了起來,坐到軟墩子上。
  陸景皺眉,“怎么樣,決定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