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9 敲定

陸景輕輕的點頭。那天在長陽射擊俱樂部夏如龍和他在衛生間外的對話詩經并不知道。夏如龍要是不關注石油價格那才奇怪了。
  對國際原油期貨后市的價格,唐詩經更相信夏如龍的判斷。她的擔憂,陸景明白,道:“詩經,我會小心的。”語氣里帶著自信。
  唐詩經嘆口氣,不想在說這個話題。她無法調和陸景和夏如龍之間的矛盾,道:“我聽徐伯伯說黃海已經向上面申請成為電子競技的試點城市。王者戰隊今年有望奪冠吧?”
  陸景笑道:“我有段時間沒關注了。聽王燦說進入前三很有把握。獎金估計不高。整體來說,今年電子競技運營出于虧損狀態。”
  星際爭霸戰隊聯賽今年三月份開賽,由于星際爭霸游戲在國內的火爆,擁有大量的粉絲。贊助商很樂于投錢。
  但是,8月份時新聞出版總署禁止電視臺播放網絡游戲類節目。禁令一出,贊助商寧可毀約也不提供資金。整個電子競技行業產值萎縮的很快。
  “不虧損都難啊!”唐詩經笑著感嘆一句,心里泛起波瀾。
  她父親投資2億美元獲取cgl游戲集團10%的股份。然而,2億美元把整個cgl游戲集團買下來都綽綽有余。
  之所以,這么高的溢價是為了償還陸景幫她把崔七月拉下馬的人情,是“報酬”。
  可是,黃海申請成為電子競技試點城市的消息傳出去之后,電子競技行業重新活躍起來。真要給陸景將電子競技項目發展到三四十億美元的產值,報酬可就不是報酬了。更別說現在,陸景幫她實現仕途上的夙愿。
  喝著清茶閑聊著。唐詩經美麗的眸子注視著陸景。陸景并不是那種長相英俊的男人,只是他身材很好。性格溫潤、內斂、自信,又帶著陽光般清新的氣質。即使不是戀人。做他的朋友,和他在一起也會感覺非常舒服。
  和美麗的唐詩經單獨相處本身就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而唐詩經的注視更讓陸景心情愉悅。和她聊著天辰娛樂、崔瀚等事情。時間飛快的流逝。
  這時,陸景的手機音樂響起。陸景看看號碼,也沒避諱唐詩經,接了電話,溫聲道:“紫琪,你和碧兒這么早就到京城機場了?”
  黃紫琪和徐詠碧帶著志華事務所的團隊在香港帶了一個月,和許雪確認了和華銀行大廈的設計細節后便回了江州。她們倆這次到京城來是應紫琪的好友周銀燕的邀請來幫忙做一個室內設計方案。
  電話里傳來黃紫琪如珠玉落地的清脆笑聲,“嫌我們來得太早了啊?還沒上飛機呢。我和詠碧在江州機場里。飛機晚點四十分鐘。”
  “我說呢。國內航班只有遲到沒有早到的事情啊。我過一會去機場等你們。”
  掛了電話。見唐詩經輕曼的喝著茶,陸景微笑道,“紫琪的電話。她們今天來京城。我一會去接她們。詩經,我送你回酒店吧。”
  唐詩經并不住在匯海大酒店這里,而是住在京城飯店中。
  見陸景要結束談話,唐詩經心里有些悵然,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行。不耽擱你的事情了。”站起來整理了下衣服,拿起手袋。
  總統套房客廳的乳白色沙發位于中央,圍了個四方形。唐詩經看著等在沙發邊。一邊欣賞著看她的陸景,展顏一笑,問道:“陸景。你什么時候去新加坡?”
  “后天吧。”陸景回答道,“詩經,你的事情基本定了,你在京城呆幾天等結果就行。”
  唐詩經點點頭,略顯正式的道:“陸景,謝謝!”
  陸景就笑著擺手,“詩經,這謝什么啊。共贏的事情。等我回來請我吃飯。”他確實也希望民盟里面有“自己人”。說著,轉身往門口走去。
  看著陸景的背影。唐詩經心里涌起不舍的感覺。她明白剛才心底的情緒是什么了:陸景接到黃紫琪的電話就結束和她的聚會,她心里有些難受。但理智上她卻不能說陸景什么。
  難道自己和他親密的關系只是假象?如果有需要,就像按一下電燈開關就可以回到朋友的關系范疇內?
  “陸景。等一等。”唐詩經喊住了要打開門的陸景。
  陸景回身,看著身后兩米處站立在深紅色地毯上的唐詩經,淺白色的套裙,灰色的打底褲,高跟鞋,身材高挑而曼妙,提著黃色的lv限量版手袋,靚麗嫵媚,笑道:“怎么了,詩經?”
  唐詩經白膩如玉的臉龐上浮起一抹微紅,走向門口,“哦,沒什么。”剛喊住陸景,她便有些后悔了。
  她不否認她內心深處對陸景的好感,這份好感在陸景把崔七月打壓下崔家繼承人的位置后就已經濃郁的讓她會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以至于每隔兩三天她就會給陸景打電話閑聊,了解他的行程、日常的趣事。
  但是,事到臨頭,她終究是下不了決心。
  陸景就笑道:“放心吧,等會唐曼麗會來安排退房等事宜。我們倆瀟灑的離開就是。啊…”陸景開玩笑的話戛然而止。
  唐詩經走近,陸景終于發現她的異常。近乎直覺,他猜到唐詩經剛才喊住他要說什么。
  唐詩經性感、冷艷,曼妙的身姿渾身都透著成熟女人的豐盈。她動人心魄的美麗會令人從心底升起征服她的想法。陸景又何能例外?在這一瞬間,陸景的心有些躁動。
  “詩經,你剛才想說什么?”陸景將手輕輕的放在唐詩經的肩膀上,低聲問道。
  唐詩經身子輕輕的顫抖了一下,看著陸景,她不是沒有經歷過感情的小女孩,依舊很鎮定,微笑道:“可以不說嗎?只是一個念頭。”
  陸景有些失望。想也是。唐詩經都說沒什么了,自己激動的有些莫名其妙。將雙手從唐詩經的肩頭拿開,自嘲的笑笑。掩飾道:“我猜了下原因,準備找你驗證來著。”側身開門。
  這是很蹩腳的理由。唐詩經在微暗的光線下將陸景失望的神情看得清楚。心里忽而有些疼。心里的情緒驀的蔓延開,再也抑制不住,伸手拉住陸景,踮起腳尖,在陸景臉龐上輕輕的吻了一口。
  這一吻讓陸景腦子里一片空白。他搞不清這是什么狀況。
  唐詩經輕聲道:“我剛才是想問你要不要兌現賭注?這下你滿意了吧!”語氣帶一點嬌嗔,不可匹敵的嫵媚風情尤其驚艷。
  陸景這時回過神。他剛才沒有猜錯。賭注是一個吻,他當時在美國投資互聯網準備坑崔七月時和唐詩經說笑的。
  欣喜的情緒在零點幾秒的時間內??身?陸全將。詩景抱唐懷經,在香里人幽看襲她。可著剔無容挑,的潤顏道溫“的經:我詩得,還記過我勵問否獎以是加可”疊b。>
  <陸r抱給,景受著他感力著和的暖量唐溫經,嚀詩聲嚶臉一變,滾頰,得:燙你說才“是剛幫不運說民我副作席盟雙主,是要贏你只頓請就吃以飯嗎可”了b?>
  <著r眼看畫眉佳如,的份人染那骨沁里到嫵子氣的,媚柔質驚嬌。而景艷頭陸向低詩吻粉唐的經唇潤就嘴唐。經算的詩最說確是真正,的還理會他她是<吻r。
  唐b經>豫詩下猶這了一。擱么景耽吻陸經的可已免無印避她的軟在嘴柔上的接唇舌。給著肆尖的他允意,吸景著手陸肆的在放身的愛她。上陣撫暈陣涌眩。感b來>
  <嘭r-“陸-一”將景剛腳打他的剛給開上門<關r。
  香b暗>,津熱度火情<如r。
  “b景>好陸。,唐了經”微詩喘微俏嬌緋,。臉腹紅有胸團里在一熊火燃熊。的昌燒殺文,自這后年她身些玉守哪如經,起里景得樣陸挑這。的已逗被她景然的陸情吻<動r。
  陸b輕>的景著輕,呼知氣懷他唐道經里什詩情是,么還況輕但的是開輕詩放,唐柔經她溫理幫秀整、著衫發“衣經。等詩從,加我回新我坡找來地們去個假方”度b。>
  <馬r就他去上加要和新盛坡三高較、。井本量不根能就出可間抽唐時經和一詩培進感步。養b情>
  <詩r嬌唐的經道柔“嗔當:傻你。我女啊和”人人起男假一僅度是,假僅<度r?
  心b。>免里些難悔有才后沖剛。的她動不但拒并景抗吻陸愛的。和景撫才陸是剛續要她繼怕,難恐狠也心以他下開把只推由,他會意著<的r。
  給b詩>“唐穿經真揭目”,是景的著陸,腆微臉笑微<一r。
  唐b經>里詩羞心甜嬌的和覺蜜合感一混涌在來起她上才。鎮剛,的煉定道修,的在行景早熱陸、的撫吻被愛擊中七沖八的,零手落著伸景捂嘴陸“的不,笑你”許b。>
  <現r最她陸在取怕她景她笑才。主剛吻是景動又陸他,的給乎吻的暈一乎矜,都點剩持。沒的下有真丟很。些b臉>
  <景r點陸,點柔頭注溫著的詩視美唐的經顏麗<容r。
  看b陸>溫到的景睛潤唐眼經,里詩靜心來安放下手,著開嘴捂的他,唇起手知提什不時道給么丟候地她的在美上v精量l手限,版輕袋抱輕陸的一了,景:下陸道,“自景回我店己。酒天了內2許之我不電給。打<話r”
  陸b有>理景唐些經解鴕詩心的,鳥柔態拍溫她的圓拍腴渾臀豐彈的很。。性b好>
  <情r意柔吻蜜一的,了和回詩他的唐系經經關破已長突以了的久限來但界,。詩是似唐還經有乎備沒怎準和好相么。他b處>
  <鐺r的“聲”響一唐輕經。妙詩麗曼身美消的在影后失鋪門厚。地著的厚道毯也走不中她聽足到。的景音口陸,吸氣氣還空佳里的有香人走余窗,邊到點戶了,支起。一b煙>
  <屬r地金電質門的上梯唐合經。著詩梯看上電映壁來倒自出嬌的的己顏艷想容昨,下起夏天龍午她如那問問的:個經題你詩望,們希誰我呢倆<贏r?
  這b,>明時過她,白內來里她是心望,景希。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