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8 希望誰贏

深夜里下起了雨,陸景和衛婉儀在臥室里聽到庭院里的梧桐上滴著雨聲。
  “外面應該很冷埃”衛婉儀有著健康清瘦感的瓜子臉上帶著余韻的輕紅,嬌媚無端。
  靠在床頭,陸景溫柔的撫了撫嬌妻額前被汗水粘著的發絲。他剛和婉儀做了一次,享受了彼此帶來的歡愉,“管他呢,京城每年的冬天不都是這樣。反正家里暖和就行。”
  “沒心沒肺。”衛婉儀抬頭,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錦被裹著兩人。她纖細修直的美腿就像纏樹根似的纏住丈夫的身-體。雪白地雙臂舒服的抱著他光滑而溫暖的背,愛戀的依偎在他懷里。
  “我還以為你說些有詩情畫意的話呢。陸景,要不要背首詩我聽?就像你去南大找雨瑤被我碰到的那會。”
  “婉儀,我又沒有當文青的潛質。要不,你先撒嬌、賣萌。我靈感一來,說不定就能背誦了。”
  “去你的呢。我都二十幾歲還怎么像小孩一樣賣萌?”衛婉儀輕輕的捏陸景的臉蛋,自己想著就笑起來:她有時候在陸景面前真的會像小孩一樣。
  陸景笑笑,托著嬌妻富有彈性豐盈的臀部,道:“最近工作怎么樣,怎么要去黨校學習?”
  “局里準備給我提級別啊。新聞出版總署的已經松動了,他們內部正在研究黃海成為試點的可能。可能會有我來負責黃海的試點運行。”
  “呵,婉儀,那你的官位可比我高啊。”婉儀再提,就是科-級了。畢業三年提到科長,不算快也不算慢了。
  衛婉儀妍姿俏麗的輕笑,柔情似水的道:“你又不是用級別來限定的。這輩子在你身邊仰望你。也是很令人期待的事情啊。”
  嬌妻的軟語讓陸景心間有股溫熱的暖流溢出,笑著搖頭,道:“婉儀。我過兩天就準備去新加坡了。”
  衛婉儀嗯了一聲,抱得陸景更緊。輕聲問,“有沒有把握?”她知道陸景去新加坡是要和高盛、三井較量。
  陸景就笑,“說有十成的把握會不會顯得我太驕傲?”
  衛婉儀善睞的明眸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沒個正經!”聽陸景胡說八道其實心里很愉快。
  這時,陸景丟在右手邊床頭柜上的手機響起來。陸景伸手去接了電話,是唐詩經打來的,“陸景,我剛出機場。好冷啊。”
  陸景笑道:“那肯定。京城晚上下雨了。住宿安排好沒有?現在都深夜了。你住酒店估計比住你自己的公寓方便。”
  唐詩經在京城肯定有房產。只不過長時間沒住的話,深夜里鋪床疊被可是很麻煩的事情。
  唐詩經笑道:“晚上陪一個朋友聊了聊。住京城飯店吧。我早讓助理定好房間了。”聽到陸景的手機里還有一個輕輕的呼吸聲,很大的可能是他的妻子衛婉儀,心里忽而有些悶的慌,道:“陸景,那晚安了。”
  “行,晚安。我明天和你一起去見民盟副主席袁玉泉。我已經和他約好。”
  …
  ….
  清晨小雨淅瀝,從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的1號包廂中眺望著不遠處大唐雨景的湖光山色,初冬的枯黃色鋪滿了大唐雨景的莊園,有著寂寥的感覺。
  服務員上了香茗、點心。臨窗的沙發處。陸景、唐詩經、袁玉泉、袁子安氣氛融洽的交談著。
  袁玉泉曾經擔任過東夏大學校長。東夏大學就在黃海。他和唐詩經相互認識。這免了陸景介紹的功夫。說笑著,陸景偶爾問袁子安幾句話。袁玉泉在這樣的場合帶袁子安過來,顯然是想培養他。
  袁子安眼角偷偷的瞄著唐詩經。淺白色的冬季套裙裹著她曼妙的身姿。曲線起伏,讓他心里癢癢的。冷艷的姿容絕佳,成熟的韻味仿佛要溢出來,比他幾個月前見過的煙詩凝還漂亮。絕世佳人。袁子安的腦子里冒出這么一個詞。
  喝著茶,袁玉泉微笑道:“陸先生,十天后,也就是這個月20號,民盟中央會召開一次臨時的會議。會議議程還是10月20日的,有同志提出增補一名民盟副主席。我的意見是唐小姐可以進一步。”
  見陸景、唐詩經沉吟著。呵呵一笑,補充道:“就我所知。黨內的同志反對聲音很弱。”
  心里輕嘆口氣。陸景強勢,現在誰會去反對?10月份反對聲音最大的蔡良吉的兒子因為吸毒被抓起來。蔡良吉這個兒子。他有所耳聞,問題很多,估計會牽連到蔡良吉身上。
  況且,以陸主任現在的上升勢頭,沒有人會犯傻。唐詩經進入民盟擔任副主席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
  唐詩經優雅的淺笑,放下茶杯,帶著她一貫的冷艷,有醉人的女人味,謙遜的道:“袁主席,非常感謝你的認可。我身上有很多不足。這需要同志們的批評和幫助。當然,我堅決服從民盟中央的決定。”
  唐詩經的聲音很溫婉,帶一點落雪般浸潤的清涼,就像她冷艷的氣質給人的感覺的一樣。矜持而不疏遠,動聽而不媚俗。
  袁子安聽的心臟又猛烈的跳動起來,就算是唐詩經在打官腔,他仍舊覺得這聲音悅耳至極,不想她停下來,是在太動聽了。至于他二伯在說什么,他已經完全聽不到。
  袁子安低頭喝茶,掩飾他的囧態。唐詩經今天穿著淺灰色的厚厚打底褲,套裙下露出的小腿線條優美。黑色精美的高跟靴。袁子安腦子里想,這要是夏天他就有眼福欣賞這雙美腿了。
  唐詩經的雙腿并在一起,沒有一絲的間隙。袁子安隱蔽的咽了咽口水,想著她雪白秀美的雙腿裸露并在一起的美態,心里便有些火熱。
  其實,袁子安也知道,自己這是瞎想。唐詩經的職位馬上就要和二伯一樣了。自己和這個成熟的大美女之間的差距至少是三十年的奮斗時間。這個距離就是天塹。
  想著,就覺得自己以前經歷的女人實在太差勁,不值得一提。成熟美人的風情確實不是青澀的少女們能比的。袁子安心里暗嘆一聲:完了,完了,我以后只會覺得成熟的女人最漂亮了。
  陸景沒有注意到袁子安的異樣,得到袁玉泉確認的回復后,略顯放松。唐詩經的事情算是定下來了。他拜訪完老師趙教授就可以啟程去新加坡了。
  陸景問道:“袁子安,你和紫韻還有聯系?”
  正想入非非的袁子安給陸景嚇了一跳,“啊..,陸哥。”結結巴巴的道:“沒,沒有。”
  袁玉泉微微皺眉,侄兒走神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袁子安不是良配。他不會允許袁子安追求黃紫韻。
  …
  …
  “怎么,你對袁子安印象不佳?”唐詩經問道。她知道袁子安在偷偷的看她。
  冬季的寒風吹拂著匯海大酒店總統套房客廳的窗帷,陸景在窗口吸著煙。兩人剛剛一起在匯海大酒店里吃過午飯,到總統套房里閑聊。
  陸景倚在窗口的沙發上,點點煙灰,笑道:“是啊。紫韻是紫琪的妹妹。這小子和紫韻都是燕大…”
  陸景將那天在京城體育館的事情說了一遍,道:“和這樣的男生談戀愛,結婚都是個悲劇。除非是你能讓他覺得你對他未來有莫大的好處。只是,這樣的感情就沒什么意思了。”
  唐詩經好笑的道:“說的你好像是感情專家一樣。你小姨子的事情你也操心呢。”
  黃紫琪和陸景的關系,她自然知道。積遠基金在黃海名氣不小。其建立的原因,少不得人有人在她耳邊念叨。
  唐詩經穿著淺白色的冬季套裙,修長曼妙的身姿無比動人,氣質優雅成熟。陸景微笑的答道:“愛屋及烏。”滅了香煙,關上窗戶。房間里慢慢的暖和起來。
  唐詩經無語,用白膩的尾指優雅的挽著耳邊的秀發,道:“陸景,昨天晚上我給你打電話時是衛婉儀在你身邊吧?”
  “嗯。”陸景坐到唐詩經對面的沙發上,拿起茶杯喝茶,笑道:“詩經,我那會可是心虛的要死啊。”
  婉儀認識唐詩經。他昨晚和詩經打電話時語氣太親密,給婉儀嬌嗔著掐了幾下。心虛自然是不會。他和詩經的關系只是止步于比朋友更親密一點而已。
  唐詩經嫵媚水靈的臉蛋上浮起清淺的紅色。她和陸景的關系又不是見不得人,連擁抱都沒有有過。陸景這么說擺明了戲弄她。嬌媚迷人的嗔了陸景一眼,道:“是嗎?那我昨天該和你多聊一會的。”
  陸景哈哈一笑,“那還是算了。”唐詩經不是那么好調戲的,轉移話題道:“詩經,崔七月最近怎么樣?我聽說他正在消減長域俱樂部的投資。”他不應該一年幾十萬的電子競技俱樂部都玩不起。
  唐詩經道:“他還在搞文舟晶圓廠的項目,一時半會脫不了身。他最近確實是在募集資金。聽說是準備投資石油期貨。”正容道:“陸景,米奇也在關注石油價格。他今天已經去了新加坡。”
  陸景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面對其所持有的大量賣空合約時,陸景的選擇是注入保證金,繼續持有手中的國際原油期貨合約。這讓她有些擔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