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7 為王前驅

“小蔡因為收容他人吸毒被弄進去了。后面估計還有后續劇情。哈哈,袁市長這個侄兒很不錯埃”
  陸景接到胡紅軍的電話時愣了下,他沒想到會是袁峻第一個出手,笑了笑,和胡紅軍說笑幾句掛了電話。
  正在和陸景商量銀河公司新發展的余志成、高大清在陸景接電話時,去匯海大酒店的房間窗口,眺望著初冬時分的京城。
  “一個插曲。”陸景收了線,對身邊嫻雅而坐拿著筆記本的墨靜雯說道,喝口水,道:“余志成、高大清,我們繼續。”
  銀河公司依托電子競技的宣傳,拳頭產品《七種武器》賣得不錯。在cgl游戲集團建設的網絡對戰平臺——長歌對戰平臺上開啟了多人對抗模式。運營得很不錯。三季度的盈利有160萬。余志成、高大清準備在京城開一個分公司,開發歐美風格的游戲。
  陸景建議他們基于現在正火的魔獸爭霸開發dota、3c。印象中這幾款游戲在2004年還沒有出來。日后大火的dota2和lol都是可以考慮的對象。
  就是不知道銀河公司能否有這個實力。做出平衡性很好的游戲。談到下午四點多,基本上談的差不多。
  余志成笑道:“陸景,王者戰隊的實力真是厲害啊。大前天網絡上的直播我看了。方鋒和white真是神一樣的男人啊。我們手下那幾個隊員根本就干不過。”
  星空銀河戰隊是星空網吧和銀河公司共同組建的職業戰隊。前些天在星際聯賽上剛輸給了王者戰隊。
  陸景笑道:“江州的電子競技氛圍還需要培養。這個不著急。”
  余志成點點頭,感嘆道:“唉,現在打游戲沒有我們倆在大學時打游戲的心情了。怎么感覺人一進社會就復雜很多。”
  陸景笑了笑。“我感覺沒這么強烈。”心里也有些感觸。余志成是他的高中同桌,大學室友。說起往日一起打星際的快樂日子。確實讓人回憶。
  余志成道:“那是因為你在學校時就進入社會了。哦,聽說邵老師懷孕了。還沒恭喜你。”
  邵老師的精致、知性;方老師的曼妙明艷。當時不知道是多少四中男生心中的女神。可望而不可即。比四中當時三大校花還飄渺。畢竟年齡的差距在那里。結果都被陸景給收了。想想也是讓人驚訝、羨慕。
  這大概也和陸景從高中時就進入社會經商有關。他很成熟。要是按部就班的進入社會,然后開始工作,那陸景怎么都無法得到兩位美女老師的青睞。
  方老師是婚變從四中辭職,之后和陸景越走越近。邵老師則是在他們高三畢業之后,考研前往江州讀研究生,在師大教數學。后來與陸景確立了關系。
  陸景愉快的笑起來,“謝謝。”說起秋蘭懷孕的事情他心情就極好。琴姐、小漓、葉妍現在每天都在算時間,準備檢測。
  說笑著,陸景和墨靜雯離開匯海大酒店。沒讓余志成和高大清相送。余志成當然不會是住酒店。他本就是京城人。家里幾套房子。他留下來和高大清商量公司的事情。
  剛到匯海大酒店金碧輝煌的一樓大廳,陸景忽而接到三表哥羅海東的電話。寒暄幾句后,羅海東黯然的說道:“陸景,那個我準備辭職。我實在忍不住了,和頂頭上司吵了幾句。”
  陸景一愣,他這不是烏鴉嘴么?前些天才和羅海東這么說,結果羅海東就準備辭職了。想了想,道:“行啊。是打算休息下還是準備工作?”
  羅海東苦笑道:“哪里能休息?家里還有一張嘴。”
  陸景這才省起羅海東家里有一個孩子,琢磨了下。道:“三表哥,你有沒有興趣做游戲?我有個朋友真好在打算到京城來開分公司。恩,開始條件可能會苦一點。但是你要是作為老員工進入,提職應該很快。”
  羅海東聲音就有些興奮。道謝道:“陸景,真是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陸景和羅海東說笑了幾句。掛了電話,道:“靜雯。幫我安排下,讓羅海東進入銀河公司。”
  “好的。”墨靜雯抿嘴一笑。和陸景一起坐到藍色的賓利里。心里笑陸景現在幾乎是一聽到有人祝福他要當父親就很開心。
  陸景知道墨靜雯笑什么,摸了摸她的秀發。惹得佳人明眸嬌嗔。陸景笑一笑,腦子里開始想唐詩經的事情。這幾天他一直都在跑動。既然小蔡都進去了,這件事就有99%的成功概率了。
  是時候通知唐詩經來京城走動走動了。他已經掃清了所有的障礙。詩經本人還是得來京城露露面。
  …
  深藍游艇俱樂部奢華安靜的棋室里,唐詩經和夏如龍對弈著國際象棋。一壺清茶裊裊。
  唐詩經思考了一會,挪動了一下皇后進行防守,“米奇,你是說陸景準備注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而且還采取的是注入保證金的方式。”
  夏如龍點點頭,英俊的臉上浮起玩味的笑容,“詩經,確實是這樣的。上次在長陽射擊俱樂部,陸景對石油價格后續的判斷是會回落。這符合他的判斷。”
  唐詩經一直希望他和陸景和平相處,但是這怎么可能。陸景現在是自己作死,居然敢涉足國際原油期貨,而且是逆勢操作,這一次是極好的機會。
  成果大一點,足以動搖陸景在和華的權威。屆時和華財團離分崩離析的距離就不太遠了。
  唐詩經輕輕的嘆口氣,“你們都很固執。”
  夏如龍微微一笑,“詩經,這可不能怪我啊。陸景和我對石油期貨的走勢判斷完全不一致。”
  唐詩經搖搖頭,拿起茶杯喝茶。這時,放在梨黃色外套口袋里的手機響起來。唐詩經一聽鈴聲就知道是陸景的電話。她給陸景的號碼設置了專門來電鈴聲。
  時代音樂在這一塊現在提供了很優質的服務。
  “詩經,事情差不多了,你來京城走動走動。”陸景笑呵呵的說道。
  唐詩經驚訝的神色一閃而過,隨即笑道:“陸景,你行啊。好的,我晚上飛京城。”
  前些時候,10月20日,陸景還失敗了一次,沒想到三周時間不到,他居然把這件事給辦成了。心情不自覺的愉悅起來。和陸景聊了幾句,唐詩經掛了電話。
  夏如龍淡淡的微笑道:“詩經,是陸景的電話?”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是,只要陸景在新加坡失敗,他就沒有資格獲取詩經的芳心了。
  唐詩經輕輕的點頭,這也沒有必要瞞他,清潤的道:“是的。米奇,我準備去京城走動走動。陸景在幫我運作民盟副主席的職務。”
  略微解釋了一句,又問道:“我這幾天就不在黃海了,你什么時候去新加坡?”
  夏如龍是摩根大通銀行亞太區副總裁,負責摩根大通銀行的亞太投資部門的工作。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各國政府允許商業銀行從事投資銀行的業務。
  當然,摩根大通的投資業務比華爾街五大投行的規模都要小。它的主業還是商業銀行業務。
  米奇目前正在關注新加坡的事情。高盛、三井已經和共和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撕破臉,想要一口吞下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資產。
  唐詩經的笑帶著十足的嫵媚女人風情,夏如龍看著她如畫的笑靨,心里有些悵然,他已經明顯感覺到詩經對陸景的好感。更別說唐風集團現在又和陸景走的近。
  但是,他心里同時又有些豪情,陸景已經入轂,三井還在后面虎視眈眈。他又有何懼?
  他的強勁對手崔七月已經失去了崔家繼承人的位置。詩經還在打壓崔七月。等他從新加坡回來,陸景也會如同流水般逝去,不復現在耀眼。
  屆時,他抱得美人歸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詩經,你不在黃海的話,我呆著也沒什么意思,我明天就去新加坡。”夏如龍雙手合攏,溫柔的看著唐詩經,道:“詩經,恭喜你,得償夙愿。”
  他從不在唐詩經面前掩飾對她的愛慕。唐詩經的夙愿是通過走民盟的路線來庇護唐風集團。她現在已經成功了80%,剩下的就是提高她在民盟的影響力,以及尋求在政府獲得實職。
  “謝謝。”唐詩經輕笑,眉眼如畫,有很醉人的女人味,又嘆道:“米奇,你和陸景非得分個高下么?”
  夏如龍笑著搖頭,喝著茶,沒說話。詩經還是不明白。
  不提他和陸景的恩怨——現代汽車一戰毀了他的職場生涯——就算按照自然界的叢林法則,他和陸景誰想要贏得詩經的芳心,也必須要擊敗對方。
  唐詩經又嘆了口氣,她終究是非常人,收拾了情懷,說道:“兩敗俱傷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米奇,祝你好運。”
  夏如龍笑笑,看著唐詩經冷艷嫵媚的成熟容顏,認真的問道:“詩經,你希望我們倆誰贏呢?”
  唐詩經被夏如龍問住,愣了愣,旋即回過神,道:“米奇,我是希望你們倆能成為朋友的。”
  心里,思考著夏如龍的問題。期貨是零和游戲。勝利者將贏得失敗者所有的籌碼。她希望誰贏呢?唐詩經問著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