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4 我不允許它倒閉

陳九林喜極而泣的哭聲傳到隔壁的助理辦公室里,正在工作的幾人都有些驚訝。陳九林在新加坡號稱航油大王、陳大班,怎么說哭就哭呢?
  宋雨綺剛泡咖啡送進去的時候陳九林還好好的,顯然陸景已經告訴他將會拯救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決定了,心里有些感嘆。
  近4億美元的虧損,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已經處在破產的邊緣,而且還隨著石油價格的上漲還將繼續虧損,陳九林對他將面臨著什么命運應該很清楚。
  陡然聽聞陸景居然會援手,陳九林情緒不失控反而就奇怪了。很多人在絕處逢生之后的表現未必比陳久霖此刻好。
  余樂雙手枕在腦后靠在軟椅上,懶洋洋的道:“雨綺姐,你剛才倒咖啡進去的時候陳九林不是還好好的嗎。我還以為他已經預見到陸景會援手。”
  余樂的語氣里帶一點諷刺。事實上,陳九林只要稍微自信一點,對和華多了解一點,就能知道陸景約見他的結果是什么。
  40億美元的現金和華都能拿得出來,4億美元有算什么?
  新加坡地處馬六甲海峽,是石油交易、遠洋運輸的關鍵節點。第四石油公司的得以壟斷國內航油供給就是因為新加坡分公司提供了航油。
  陳九林在被評為亞洲商業領袖的時候,在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于死海之濱舒奈接見他時都曾流露出要成就第四石油集團公司的想法。這在收集陳九林的見諸媒體的講話可以得知。
  可是,陳九林在面臨著一系列的打擊之后,已經喪失了他昔日叱咤風云的膽魄、能力、光環。余樂心里看他不起。
  墨靜雯最近能力、見識大漲,知道余樂話里潛在的意思,笑道:“這怎么預見啊?你是旁觀者親。真要換成你,未必能有這么篤定的把握。要知道。陸景之前可是讓雨綺姐拒絕了好幾次陳九林見面的請求。”
  宋雨綺點點頭,道:“一共四次。我估計他來也是包有萬分之一的期望。”
  墨靜雯明媚的一笑,道:“所以啊…。余樂,要是哪天寇小蠻和你說分手你會不會情緒失控?”
  宋雨綺和何夢明都是咯咯輕笑。余樂和寇小蠻的感情一波三折。反正最近還是在一起。據說,余樂都去見過寇小蠻的父母。
  墨靜雯的調侃讓余樂額頭上冒黑線,道:“靜雯,這不一樣。”心里念頭轉一轉,還別說,真有可能出現墨靜雯說的情況。心道:靜雯最近好像變的厲害了不少。
  說笑著,何夢明略帶些擔憂的輕聲道:“雨綺姐,以目前國際原油期貨繼續上漲的趨勢。我們投資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的話,保守估計都要虧損5億美元。我們是建議他們直接斬倉嗎?”
  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手里的石油期權總交易兩已經達到了5200萬桶。其每年的進口才1500萬桶。這天量的石油期權合約分散在2005年和2006年的12個月份,其中2006年3412萬桶,占總盤位的79%。
  和華投資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之后,為保證收益,穩妥起見,應該直接斬倉,結算虧損。然后再注資給它,促使其發展。以和華的財力,足以達成陸景保住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目的。
  不過。聽陸景的話風,他似乎并不打算這么做。
  宋雨綺直接搖頭,陸景的想法她很清楚。道:“陸景的想法是追加保證金。到期的合約則直接平倉。他說有把握國際原油期貨在年前降下來。”
  何夢明、墨靜雯、余樂都微微吸了一口冷氣。這個決定賭得有點大啊。別是和華都給陳九林拖下水了。當年巴林銀行不就是因為一個交易員的虧損給拖垮了嗎?
  …
  …
  幾十歲的中年男子在面前哭得一塌糊涂,陸景心里還是有些震撼的,安靜的抽著煙、喝著茶,等待陳九林平復情緒。
  半響,陳九林的情緒慢慢的穩定下來,坐到沙發上,拿紙巾擦著眼淚,紅著眼睛赫然道:“對不起,陸先生。我聽到這個消息太高興以至于失態了。”
  陸景輕輕的搖搖頭。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最早的時候。2004年3月28日,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在石油期貨上的虧損是580萬美元。陳九林要是早點終止投機。哪有這么多事?
  陳九林能力是有的。從他過往的經歷來看,正是因為他克服了許多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將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發展起來,這使得他認為他可以克服所有面臨的困難,包括遮掩這次石油期貨投資所產生的虧損。
  當然,現在最終的結果就是他遮掩不住,并且即將完蛋。暴露出他性格里冒險、投機的一面。對這位2004年度最悲情的經濟人物,陸景感官不佳。
  只是,陸景現在不想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倒閉。一旦它倒閉,國內的航油進口就有可能被外資控制,具體一點,就是被三井財團控制。這是他不樂意看到的。
  陸景的動作讓陳九林心里有些忐忑,道:“陸先生,你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面臨的危機怎么看?”
  點了點煙灰,陸景反問道:“陳總,你對這次新加坡公司投機國際原油期貨的虧損有什么反思?”
  陳九林一呆,這話太犀利了,這段時間后悔時反反復復的思考的一些結論從腦海里浮出。如果再給他重來一次的機會,他肯定不會重蹈覆轍。苦澀的道:“陸先生,我這次被高盛、三井做了一個局。”
  他在1月份和杰潤公司協商,希望借助杰潤多年的交易抹平200萬桶空頭合約。接過按照杰潤的指導,在3月份,公司賬面虧損達到580萬美元。
  而在6月份虧損達到3000萬美元的時候,他又和杰潤公司協商,按照他們的建議豪賭。最終的結果就是10月份,公司生死攸關,虧損達到1.8億美元時,杰潤的代表臉上再也看不到和藹的笑容。留給他的選擇就是賠錢離場。
  并且,杰潤開始撕破臉,讓三井能源風險管理公司出面逼倉。杰潤(j-aron)是高盛旗下的商品公司,一直是其最賺錢的部門。一度為高盛貢獻三分之二的利潤。
  至于,高盛和三井之間的關系。三井住友銀行持有高盛12.6%的股份。而高盛持有三井住友銀行7%的股權。這一切的種種,要是他還看不出來是個局,那就智商堪憂了。
  這句話算是一語中的。陸景輕輕的點頭,道:“陳總,希望你下一次不要去找你的對手做參考。”心里對他把底牌全部露給對手的愚蠢難以理解。
  陳九林苦澀的笑了笑。想想自己也確實夠蠢的。期貨市場大魚吃小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頭扎進水里,反而去求高盛這樣的“虎鯊”保護。須不知虎鯊的想法是一口把自己吞下去。這可比收取咨詢費要“美味”的多。
  刺了陳九林一句,陸景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所持有的期貨合約組成我已經知道。到期的采取斬倉的方式。沒到期的我會注入保證金。”
  陳九林大驚失色,道:“陸先生,這樣的話,會給和華帶來很大的損失。”
  如果采取這樣的方式,和華至少需要做好虧損8億美元的準備。現在國際油價是蹭蹭的上漲,一天一個價。別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沒有救到,反倒是把和華給搭進去了。
  對陸景的援手之德,他心里很感激。有和華的資金注入,他可以免于牢獄之災。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還有救。因而,試圖阻止陸景這種冒險的做法。以和華的財力,最多就是斬倉虧損,再注資發展就好了。
  陸景笑了笑,道:“陳總,我已經決定了。危險和機遇并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發展,還是得在期貨市場中贏下應得的利潤。”又語氣冷幽的點了點陳九林,“陳總,高盛不會在明天就知道我的方案了吧?”
  這話說的很重,陳九林額頭有些冒汗,忙道:“不會,不會。”
  敲打了陳九林幾句,陸景也不為己甚,道:“你回去把新加坡公司的人清查一遍。”
  陳九林此時心里也略有些譜,鄭重的答應下來,“我會的。”想了想,提醒道:“陸先生,你要注資的話需要和總部老總們的同意。當然,老總們應該會同意。另外,你的方案需要正在新加坡坐鎮的南總同意。最近一批到期的合約在11月18日,價值約6千萬美元。”
  陸景嗯了一聲,沉吟道:“我會委派我的助理去新加坡談注資細節。你們南總那里我會溝通。”
  等大哥的任命出來之后,這些都是細枝末節的東西。目前,大哥的任命還只是在小范圍流傳。并沒有公布。
  見陸景胸有成足,陳九林點了點頭,放下心來。一直緊繃著的神經放松,一股疲倦感涌上心頭。
  宋雨綺送陳九林離開,等她回來,陸景召集助理們開會。這件事是屬于他的私事,不用在和華范圍內召開視頻會議。當然,后續需要通知大家一聲。
  淡淡的茶香裊裊,窗外和熙的初冬陽光照射進來。
  幾人閑談著對陳九林的評價,說了一會,陸景吩咐道:“雨綺,你帶著余樂去新加坡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談注資的事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