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3 下午茶

藍色的賓利在京城市初冬的深夜里行駛著。偶爾有燈影映進車內。
  車后排,陸景沉思著,眼神明亮。剛才吃飯時,趙厚堂話里透露,在大哥和楊修武的競爭中,江南的干部會支持大哥。這話就很值得玩味了。想來,要是楊家的人聽到這句話,只怕會跳腳。
  手機音樂響起。陸景接了謝晉文的電話,婉拒了謝晉文請他去大唐雨景的邀請。放下手機,琢磨了下,撥了宋雨綺的手機。手機里傳來葉妍慵懶嫵媚的聲音,“陸景,雨綺在泡澡呢。你稍等,我把手機拿給她。”
  陸景溫柔的笑道:“小妍,那我們倆先聊會啊。”這段時間葉妍來了京城,住在燕湖家園里。方琴上周也回了京城。昨天中午,大家還一起吃過飯。
  “行啊。”葉妍笑盈盈的道。和葉妍聊著,十幾分鐘后,電話里才傳來宋雨綺的聲音,“陸景,什么事情啊?這么晚給我電話。”已經晚上十點了。
  陸景道:“雨綺,你幫我約一下陳九林,我打算和他見見面。”從大哥手里拿到陳九林的名片后,陳九林并沒有給他打電話,而是回了加坡處理四油加坡分公司的事情。
  10月28日,四油加坡分公司被迫在wti輕油5543美元的歷時高價位上實行部分斬倉。這樣一來,四油加坡分公司的實際虧損繼續擴大。實際損失累積達到381億美元。
  今晚從趙厚堂的話中,陸景已經確認大哥即將主管國內能源領域的事宜。那么,他需要立即去救四油加坡分公司。
  四油加坡分公司壟斷了國內100%的進口航油份額。如果,四油加坡分公司倒下,那么國內的航油進口就會被國外的勢力把持。這對即將上任的大哥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
  宋雨綺溫婉的道:“好的,我這就和陳九林聯系。你現在到家了嗎?”陸景晚上去赴宴的事情她知道。
  陸景看看路邊的地標大廈。道:“還得半個小時。你們也早點休息。琴姐、小妍、小漓那兒你代我說一聲。”
  宋雨綺笑道:“陸景,琴姐、葉妍、小漓她們都在我身邊呢,我把手機開提。你大聲說。”
  陸景笑著撓撓頭。
  …
  …
  下午四點時分,湖東區香河幼兒園的門口站滿了來接小朋友們下班的家長。幼兒園門口斜對面的楊樹下聽著一輛黑色的奧迪a6。
  車內。陸景笑著感嘆道:“人真多啊。占哥兒,你每天都來接德佑?”占哥兒的兒子占德佑今年四歲。就讀于香河幼兒園。
  占正方抽著煙道:“怎么可能是每天。一般都是你樂姐來。我近清閑點,過來接下這個臭小子。”言語中有難掩的溺愛。
  占正方微笑道:“小景,緬甸油路打通了,江哥的位置也確實應該動一動了。估計從蘇山港的第一桶油抵達寧西時,應該就是江哥提一級的時候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道:“一年之內見成效。兩三年應該就可以定下來。”占哥兒在京城里有他的消息渠道。知道大哥即將擔任發改委副主任的消息。
  占正方哈哈一笑,道:“那就好。哦。寧西那邊李省長能掌握住局面吧?”據說,李明湖在寧西說話不是特別有份量。
  陸景笑道:“上周吧,西山市和李省長對著干的那位段市長已經調職了。任的市長是嶺東臺城市市長問光耀。”
  占正方笑笑,有些明白了。想也是,李明湖要把握住這次機遇,肯定是要做出一行舉動來彰顯他的控制力。
  說笑著,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接通電話,里面傳來秦成文的笑聲,“陸景,晚上有時間嗎。來嘉南吃頓飯?我們好久沒有聚聚了。”
  嘉南俱樂部是京城四大俱樂部之一。秦成文是嘉南俱樂部的創始人。陸景心說,我什么時候和你有這份交情了?沉吟了會,道:“行啊。秦少。有什么美食要拿來招待我?”
  秦成文聽得出陸景的不滿,不過陸景能答應來到就行了,一旦陸景的大哥在和楊修武的競爭中脫穎而出,陸景的地位可比他高得多。笑道:“好東西說出來就沒有期待感了。我晚上在嘉南恭候大駕了。”
  掛了電話,陸景聳聳肩,道:“又一個給我哥震懾得轉向的人。”
  占正方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緬甸油路的事情,陸景至少有50%的功勞。緬甸的局勢是陸景一手改變的。現在京城里說陸氏雙雄還真有那么些靠譜。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啊。
  這時,叮鈴鈴的放學鈴聲響起。
  …
  …
  加坡。
  第四石油加坡分公司大樓的頂層辦公室里。大腹便便的陳九林看著電腦屏幕上不斷上漲的國際原有期貨價格,心臟一陣抽緊。那跳動的數字仿佛是一柄柄大錘砸在他心口。油價再上漲。公司就得破產了。
  總經理助理康光熙嘆口氣,勸道:“陳總。要不休息會?我們馬上就要出發飛往京城了。要是陸先生肯支援的話,我們未必不能渡過難關。”
  陳九林胖臉上浮起苦笑,“光熙,不用安慰我了。381億美元的黑洞,陸景肯定不會接手的。他完可以另起爐灶。咱們剛開始起步的時候也就20萬美元。”
  他心里已經隱隱的有預感,這次石油期貨的交易虧損極有可能是高盛做的一個局。而他的結局,極有可能是面臨著加坡政府的監禁。
  康光熙嘆口氣,對這次京城之行也不看好。陸景不可能當雷鋒,投資一家實際虧損近4億美元的公司。而且這家公司還在繼續虧損。任何決策者都不可能做這樣的決策。
  但康光熙還是說道:“陳總,之前我們幾次求見陸先生都比見我們,但是前天宋助理主動打電話來,說不定陸先生的想法有變化。”
  “誰知道。或許是有別的事情要談。”陳九林茫然的說了一句,“總部來的南總還在這里?”10月28日的斬倉就是南總做的決定。
  康光熙點點頭,再勸道:“陳總,把風險管理委員會成員召集來開個會吧。這次京城,不管結果如何,不管我們怎么猜測的,還是要做后的努力。”
  陳總已經沒有了往日的精氣神。他只能勸陳總做點事情。這總比陳總胡思亂想的要好。
  就在十月底,陳總回京城,在總部的老總面前嚎啕大哭,請求總部支援。幾十歲的人,2003年被評為亞洲商業領袖的陳總,就在會議室里失聲痛哭,懇求老總們救救加坡分公司。
  這是何等的凄涼。雖然后總部答應提供25億美元的貸款。但是這在持續上漲的油價面前,救不了加坡分公司。第四石油公司加坡分公司的凈資產只有15億美元。
  康光熙心里有著可奈何花落去的感嘆。
  陳九林嗯了一聲,道:“你讓小鐘去通知下杰拉德-里格、阿布達拉-卡瑪、柳和旭他們過來開會。”
  “好的,陳總。”康光熙答應了一聲,出了辦公室,輕輕的帶上門。公司倒閉的話,陳總肯定會承擔法律責任。自己呢?只怕也是要進去的。私下里,他也很絕望。
  …
  …
  景華研發大廈的辦公室里,陸景剛結束和周復生的通話就聽到宋雨綺的高跟鞋踩著地板上噠噠的響聲,由遠而近。片刻后,宋雨綺引著陳九林進來。
  在待客沙發處分賓主坐下后,陸景微笑道:“陳總,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了。”
  第一次見面是在香港金融廣場大廈的電梯里面。陳九林的跟班小鐘盯著紫琪看。
  第二次見面是在黃海,深藍游艇俱樂部的大廳里,他剛好見完崔瀚出來。
  陳九林深深的吸口氣,收拾著心情,低聲道:“是的,陸先生。”
  第一次見陸景,他很矜持,認為這是青年才俊。第二次見陸景,他已經盡可能高估陸景的身份,卻沒有想到陸景是和華的話事人。這次是第三次和陸景見面,他心里只剩下謙卑。
  對于一個即將成為階下囚的人,再見到和華的主事人,他法不保持謙卑。如果僅僅只是難堪,他今天就不會來見陸景。從心底來說,他還保留著一線希望。雖然,他心里并沒有把握要讓陸景投資第四石油公司加坡分公司。
  和華有錢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陸景一言可決他的生死。
  陸景笑了笑,點了一顆煙,將煙盒推到了陳九林面前,開門見山的道:“我準備投資第四石油公司加坡分公司。加坡分公司控制著國內航油100%的進口份額。我不允許它倒閉。”
  陳九林震驚的看陸景,隨即渾身激動得發抖,“陸先生,這是真的嗎?”他害怕他聽錯了。4億美元啊,陸景就準備這樣丟下來?
  陸景點點頭,道:“抽煙。”
  見陸景再次確認,陳九林渾身顫抖,努力克制著情緒,連聲說道,“好,好,抽煙。陸先生,謝謝。謝謝。”語倫次。
  從茶幾上拿起煙盒,抖抖索索的拿出一顆煙。“啪”的一聲輕響,左手拿著的煙盒落到了地上。陳九林彎腰撿煙盒。“啊”的一聲痛呼,卻是膝蓋撞到了金屬質地的茶幾上。情緒再也控制不住,就蹲在地上,雙手捂著臉哭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