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2 也不接電話

趙厚堂是江南省常委副省長。陸景笑著答應下來,“丁秘書,你好。我晚上正好空著的。”
  今天晚上謝晉文在大唐雨景辦生日宴會。至于是謝晉文的生日,還是某個小明星的生日就不得而知了。他、王燦、唐悅、羅華、莫少鋒、袁峻、馮逸風等人都收到邀請。
  相比于趙副省長的邀請,這個宴會自然不重要。
  丁秘書就道:“那成。陸少,我一會把地址發給你。趙省長大約6點半會空下來。”
  陸景點點頭,“行。”掛了電話,和煙詩凝一起出了盛世俱樂部。午后的陽光斜斜的照在盛世俱樂部五層樓高的主樓上。黑色的福特商務車緩緩而來。
  煙詩凝遲疑了下,說道:“陸景,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正好有點累了。”
  到陸景這個位置有多么忙,她很清楚。和華公司的事情,官場上的事情,還有陸景自己的事情:不說瑣事,她知道的,陸景至少有十個女人。縱然和陸景一起說話、打球很愉快,但陸景陪了她了兩三個小時,作為朋友這已經夠了。她不想再占用他的時間。
  陸景就笑,“哪有什么事情會忙成的連下午茶都沒時間?詩凝,一起吧。就在湖東路大學城的cafe105。你去過的。”
  煙詩凝笑了笑,答應下來,“那行吧。”上次cafe105還沒開業時,她和陸景一起去過。那天晚上,她記得下著小雨。
  cafe105位于湖東路大學城里。周二下午四點多,湖東路這段很繁華。大學生這邊的高校,到下午四點多還在上課的大學生很少了。
  要了點心和咖啡,和煙詩凝坐在臨窗的位置上。悠閑的看著窗外穿著秋裝的男女學生們,隨意的說著閑話。陸景偶爾將目光挪回到煙詩凝的身上,欣賞著她的美麗。
  煙詩凝在盛世俱樂部里沖了澡。頭發打散開,烏黑的長發齊背。讓她顯得嬌柔無比。白色的針織衫和修身的水磨藍牛仔褲勾勒著她前凸后翹的曲線。倍添她豐腴、嬌媚的少婦韻味。
  陸景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馬。煙詩凝衣衫下那34d的豐滿雪-乳他曾經看過。
  煙詩凝喝著咖啡,白了陸景一眼,羞惱的道:“你眼睛賊兮兮的看哪里?”陸景的眼神老是從她的胸前滑過。一想到陸景曾經看過她衣領下的玉-乳,臉上就微微有些發燙。
  陸景嘿然一笑,正要忙轉移話題,放在精美的白色桌布上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莫少鋒的電話。
  電話接通后,莫少鋒興奮的聲音傳來。“姐夫,我已經和嚴景銘達成協議了。他以2000萬的價格將長陽射擊俱樂部60%的股份轉讓給我。”
  陸景一怔,頓時哭笑不得。長陽射擊俱樂部60%的股份最多值500萬。莫少鋒以4倍的價格買下來還興奮。這事換自己去談,出200萬給嚴景銘都是給他面子。
  想了想,陸景還是鼓勵道:“恩,少鋒,辦的不錯。下一步就是整修了。你姐拍給你的人已經到黃海開始工作了吧?”2000萬美元的資金,他已經讓雨綺轉到了莫少鋒的個人賬戶上。
  得了陸景一句夸獎,莫少鋒眉開眼笑,道:“到了。到了。我馬上回黃海辦這件事。”又“啊”了一聲,“搞錯了,晚上還要去大唐雨景參加生日宴會。姐夫。我到時候敬你一杯。”
  他喊陸景姐夫后,謝晉文現在會帶著他玩玩。
  陸景笑笑,“下次吧。我晚上有事情。”
  莫少鋒遺憾的叫了一聲,“那下次吧。哦,姐夫,我打聽到一件事,嘿嘿,嚴景銘和蘇琳兩地分居,據說在鬧離婚呢。”
  蘇琳長的很漂亮。只比他姐遜色一籌,是個大美人。陸景要是有興趣的話。他可以幫忙做點事情。
  陸景對莫少鋒有點無語,蘇琳的主意也敢打。完全是腦子進水了,道:“行了,少鋒。亂七八糟的事情不要搞,好好的辦你的事情吧。”
  莫少鋒唯唯諾諾的掛了電話。
  陸景打電話時,煙詩凝品著cafe105的水果撻。撻底松軟,香草味奶油入口即化,水果清新爽口,外形、顏色、味道都十分棒。見陸景掛了電話,問道:“陸景,昆成汽車推出的昆拓k5和現代汽車的一款車型的技術參數很像啊。你們是不是已經掌握了現代汽車的某些技術?”
  她從現代汽車的研究所里拷貝出了技術參數。陸景后來找國安五處要了一份。她前段時間準備買輛車的時候,研究了下9月底上市的昆拓k5的技術參數。
  陸景喝了口咖啡,開玩笑道:“詩凝,我們倆熟歸熟,你這樣亂說,我一樣會告你誹謗啊?”
  這其實就是承認了。煙詩凝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我準備買輛車,預算20萬左右,你有什么好推薦的?”
  陸景奇道:“詩凝,你最近發財了?”以煙詩凝的工資恐怕拿不出這么多錢來。
  煙詩凝笑道:“難道我在你眼里是赤貧的人啊?我爸最近做生意發了一筆財。”
  煙家再怎么沒落,吃穿用度并不缺。只是她父母在國企里當了一輩子的工人沒什么積蓄而已。
  而隨著堂兄煙玉成在移動公司握有實權,父親下海在他的關照下開了一家小公司,專門供給移動公司的文具用品。一個月的利潤有十幾萬。
  父親前些時候給了她一筆錢,她歷年的積蓄有十萬左右,湊足二十萬準備買一輛車。作為曾經的特工,駕車對她而言輕而易舉。
  陸景對煙詩凝的家庭一無所知,原來煙詩凝的父親在經商,笑道:“要不你還是買昆成汽車的車吧?算是支持國產。我讓昆成汽車給你一個最優的折扣。明天早上讓人把車給你送過去。”
  “那行啊。”煙詩凝笑著點點頭,和陸景說著新車的事情。她對車的品牌沒什么要求,只是要求有實用的性能。這是她在出任務時養成的習慣。有陸景把一切都搞定。她也懶得費心思,這段時間真是挑花了眼。
  說說笑笑。忽而,cafe105的玻璃門被推開。進來一個其貌不揚的小胖子。藍白色間條的襯衣下小肚子若女子懷孕三月般微凸。
  小胖子看到陸景和煙詩凝坐在臨窗的位置一起喝咖啡,驚訝的張大嘴巴。想要退出去時。見陸景招招手,只得硬著頭皮走過去打招呼,“煙姐,陸少。”
  心里嘀咕著,煙姐怎么會和陸景一起喝咖啡。要知道煙姐以前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去年以來,煙姐的笑容才多了不少。這番變化不是因為陸景吧?
  打過招呼后,陸景微笑著道:“詩凝想要買車,我正在給她推薦。”又問小胖子。“009,你怎么有空來這兒喝咖啡?”小胖子是煙詩凝原來在五處的同事009,在電子監控上很有心得。gi公司的不少人得了他的傳授。
  陸景一開口就解釋了他和煙詩凝坐在一起喝咖啡的原因。009要是以為煙詩凝和他關系密切,對煙詩凝的影響不好。倒不是煙詩凝有什么不便,而是他是已婚人士。這也是他讓009過來的原因。
  009一臉的恍然,局促的搓搓手,道:“我今天休息。那個,煙姐,你們聊,我有事先走了。”
  009走后。煙詩凝心里感受到陸景的細心與體貼,仿佛清泉浸潤著心靈,有異樣的情緒從心底升起來。看了陸景一眼。扭頭看向窗外,說道:“陸景,其實你不用把小羅叫過來解釋的。小羅不會亂說。”
  “說一聲比較好。”陸景笑笑,問道:“詩凝,009怎么有些局促?我身上好像沒什么王八之氣吧?”
  煙詩凝給陸景說的一笑,轉過頭,道:“小羅是不好意思。他身上肯定帶著具備透視功能的眼鏡。”
  陸景一愣,無語的扶著額頭。湖東路大學城這兒美女眾多,帶個透視眼鏡看美女…
  看著陸景無奈的樣子。煙詩凝掩嘴輕笑。在五處里面她已經見怪不怪。
  見陸景又有些失神如同呆頭鵝一樣看著自己。煙詩凝鵝蛋臉上浮起少婦嫵媚的嬌羞,帶些嬌嗔的眼神瞪陸景一眼。心里有些明悟。她和陸景對彼此都很有好感。
  …
  …
  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的8號包廂中,陸景微笑著和趙厚堂交談。趙厚堂和江南曹家關系密切。陸景之前并沒有和他打過交道。倒是大哥和他關系不錯。
  趙厚堂四十多歲。帶著眼鏡,說話聲音溫和,令人如沐春風。看起來性格柔和,陸景卻是知道他在江南手腕強硬,很是推動了幾項省政府的改革,很得江南干部們的擁戴。
  一邊吃飯,一邊閑談著,陸景觀察著趙厚堂這位強力人物,同時,也知道趙厚堂在觀察著他。
  和陸景喝了一杯白酒,趙厚堂微笑道:“陸景,我在京城里來的這幾天聽到有人說陸氏雙雄。和你聊一聊,確實名不虛傳。你在商業上的成就很大。”
  陸景謙虛的微笑道:“趙省長過譽了。”
  趙厚堂笑著擺擺手,很親厚的道:“你啊,不用太謙虛。年輕人要有朝氣。為陸主任喝一杯。”
  陸江即將擔任發改委副主任,兼任能源委常務副主任,主管能源事宜。發改委歷來是部委中的第一大部門,其副主任的份量之重可想而知。有幾名副主任都是正部。
  陸江跨越副省到正省之間的鴻溝只是時間問題。可以說,在和楊修武的競爭中,陸江已經處于領先地位。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