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91 各色人等

“陸主任,這…”陳史益沒想到陸江會拋出這么消息。
  陸江溫聲道:“吳州市委書記空缺,我推薦了你。吳州在蘇江省是人口大市,但經濟較省內的建業、錢州、蘇城都差一些。幾百萬人口,吃飽飯,奔小康不是簡單的事情。史益,任重而道遠啊。”
  陳史益幾乎以立軍令狀的語氣說道,“市長,請你放心。”一激動,就喊了陸江原來的職務。長久以來,目睹了江州市的變化,對陸江他有一種追隨者的感覺。
  陸江點點頭,笑了笑。
  陸景這時也才反應過來陳史益調出江州,執掌一方的意義。自己的大舅子衛東陽此刻就在吳州任職,官居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很可能,衛家也參與這次對黔州的運作。
  大哥運作的很精彩。陸景的腦子里浮起了嚴景銘、風白露和秦成文的名字,這三人背后圈子的某些人大概要跳腳罵娘了。
  氣氛融洽的聊到十點左右,陳史益起身告辭。陸景留下來和大哥說話。
  送走陳史益,陸景和陸江重新回到書房。大嫂胡瑩送了兩碗熱氣騰騰的面條進來,聞到滿屋子的煙味,不禁皺眉,又無可奈何,道:“江哥,抽煙有害健康,可就沒見你戒過。要不要去餐廳里吃。”
  面對妻子溫柔的嗔怪,陸江笑道:“算了,就在這兒吃吧。我還要和小景聊一會。有點事情要和他說。”
  熱氣騰騰的肉絲面,加了荷包蛋、蔥花、姜絲,味道鮮美。在初冬的深夜吃一碗面條確實比抽煙、喝茶更舒服。更有居家的感覺。陸景大口的吃著綿軟的面條,夸道:“大嫂的廚藝越來越好了。”
  陸江拿著筷子指指半掩著的門。笑道:“你嫂子在客廳里哪里聽到的道。你要拍馬屁啊,得去客廳里。”
  陸景嘿嘿一笑。大哥的心情看來很不錯。吃過宵夜。小保姆進來把碗筷一收,換了熱水新茶,帶上門出去。
  陸江從書桌名片夾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陸景,“這個人,你見一見。”
  淡金色的名片,淡淡的香氣,上面有著描金的字體,處處透著奢華。“共和國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總經理陳九林。”
  陸景詫異的挑挑眉頭,道:“哥,陳九林找過我幾次,我都拒絕和他見面。”沉吟著了一會,道:“陳九林的性格有些冒險。他太相信運氣。”
  陸江擺擺手,“你見一見,是否合作,你自己判斷。”
  陸景心里更詫異,但是知道大哥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現在出手去救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不會引起別人的非議。
  陸江道:“小景。從仰光到內比都的鐵路線路考察完了。中建七局報上來的報告說在加格留一個小站,就可以走國道進入寧西。緬甸的油路已經可以看到一個很清晰輪廓。”
  “啊…”陸景瞬間明白過來,笑道:“哥,恭喜啊。”
  陸江笑了笑。喝著茶。
  …
  民盟副主席蔡良吉這兩天有些慌了神。任命張志傳為黔州省省長的通知已經公示。而最近,根據他一位消息靈通的朋友的說法,陸江據說有望被提拔為發改委副主任。同時兼任能源委常務副主任,主管國內能源領域的相關事宜。
  這就由不得他不慌。辦公室里。蔡良吉背著來回踱著步。這時,想起老友楊濟方的勸告。不要沖在最前面。他現在是悔不當初。
  反對唐詩經進入民盟高層的人多的時,最后投票表決不就說明了這一點嗎?自己這是何苦呢?
  想了想,蔡良吉嘴里發苦的撥了陸景的手機號碼。當初,他可是很忙的。
  …
  一輛黑色的福特商務車平穩的行駛在湖東路上。從外表上看這輛福特商務車及其普通。只有坐到里面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奢華。
  陸景最近很喜歡坐商務車,可以在車后排有一個很私密的空間。將手里的高腳酒杯放在面前的平板上,伸手從衣兜里拿出手機,看了看號碼,輕輕的按掉。
  坐在陸景對面的煙詩凝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閑運動裝,豐腴嬌媚,問道:“陸景,你怎么不接電話?不是什么重要的電話吧。”
  陸景笑道:“我前些時候給這位蔡主席打電話,他的秘書說他的行程很忙。恰巧,我現在的行程也很忙。我九月底說約你去盛世俱樂部打球,晚了這么久。”
  煙詩凝白了陸景一眼,道:“你也知道晚了這么久。今天都11月2號了。九月底你給我說的,現在都過去一個月。”
  陸景笑了笑,道:“詩凝,你這么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來。漢武帝時,丞相田蚡說要到竇嬰家里去喝酒。竇嬰全家從凌晨開始忙碌,結果一直等到第二天田蚡都沒來。自此,竇嬰和田蚡結怨。你不會這樣吧?”
  煙詩凝微笑,“那可說不準。”又笑問道:“陸景,你哥要升為發改委副主任是真的嗎?”陸江今年才37歲,進入到發改委這樣的重量級部門,步子走的很穩。
  陸景溫聲道:“詩凝,你還真是沒官場經驗啊。不到最后一刻,誰敢確認?你這樣問,教我怎么回答呢?”
  煙詩凝細膩白-皙的鵝蛋露出一絲赫然的神色,不好意思的道:“那你不用回答了。”
  陸景笑了笑,看著煙詩凝嬌艷不可方物的神態,失神片刻,等反應過來時煙詩凝正瞪他一眼,尷尬的摸摸鼻子。
  煙詩凝好笑的扭頭看車窗外的風景,手里拿著紅酒杯慢慢的抿著。嘴角有一絲嫵媚的微笑。
  當時,陸景說約她出來打網球,她只是說再看,可是一個月之后再接到陸景的電話邀請時,她只遲疑了一秒鐘就答應下來。心里有莫名歡快的情緒涌動。
  車到盛世俱樂部。陸景手里早就有盛世的會員卡。悄然的拿了一塊網球場地,和煙詩凝一起打球。煙詩凝的網球技術很不錯。陸景的水平就一般了,他平常都是拿網球健身。好在他體力不錯,奔跑著能和煙詩凝打個五五開。
  出了一身汗,陸景和煙詩凝沖洗過后,準備一起去喝杯下午茶時,陸景卻是接到一個電話,“陸少吧?你好,我是趙厚堂省長的秘書小丁。你晚上有時間嗎?趙省長想和你吃頓飯,聊聊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