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89 不見

通義區槐白新村是槐白村拆遷之后,由市政府同意規劃,集中建設的新農村。高樓大廈林立,稍微好的地段則是小別墅。王者俱樂部租的31、32、33號別墅就在新村的別墅區中。
  每一棟都是標準精裝修的小別墅,一共三層,每層面積就有200平。租金每個月是8000。性價比很高。
  王者俱樂部雖然是陸景、王燦出資建立的,不差錢。但是在支出管理上還是精打細算。整個電子行業沒有做起來之前,任何電子俱樂部開始燒錢都是自尋死路的行為。
  略顯奢華的客廳中,王燦正在聽馮泰的匯報。cgl游戲集團的事情,馮泰做出方案后都會給王燦匯報。這也是他的職場生存之道。
  宋雨綺看到陸景下樓來時臉色微微有些不悅,知道他可能和蔡良吉沒談好。等陸景坐下后,給陸景弄了一杯冰咖啡。陸景抿著冰咖啡,道:“你們繼續,我聽聽就可以了。”
  馮泰忙點頭,繼續說起星際爭霸大學生聯賽(university-starcraft-league,簡稱usl)的事宜。
  cgl游戲集團關于大學生聯賽的方案是依托于國內省會城市集聚的地方劃分賽區進行比賽,最終32強的決賽會放在黃海。
  因為如果黃海能拿下電子競技的試點,將會有電視臺對賽事進行轉播。有電視臺轉播,社會影響力就大的多。
  賽制采bo3擂臺賽制。比賽雙方需要在3盤游戲之內決出勝負。勝者可以繼續比賽,直至被擊敗。每所高校一共出場5名隊員。
  討論完后,陸景、王燦、馮泰等人在王者俱樂部的總經理祁喆的帶領下視察王者俱樂部。
  中午在33號別墅的餐廳里整個王者俱樂部三十多人一起聚餐。祁喆安排的是自助餐。大家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吃飯。
  看到張黛兒和一頭長發的許魁在一起聊著,王燦笑著對陸景道:“這兩個倒是對眼了啊。我還以為張黛兒會和方鋒在一起。”
  “你無聊不無聊啊?就算張黛兒是你扶植起來,她談戀愛你也要關注?”陸景沒好氣的笑道。
  王燦翻翻白眼,反駁道:“貌似你九月底的時候還幫黃紫琪的妹妹黃紫韻把關了吧?袁子安的二伯還專門去向你賠罪了吧?”這事羅華一說,誰不知道啊?
  陸景就笑。“紫韻算是我小姨子,我把關是很正常。你別說你認了張黛兒做妹妹啊。小心小雨晚上讓你跪搓衣板。哈哈。”
  王燦翻翻白眼,“你妹的。”
  陸景哈哈一笑,喝著湯,問王者俱樂部星際爭霸分部總經理燕河,“方鋒呢?今天好像沒看到他。他還在訓練?”
  燕河忙咽下嘴里的飯,今天**oss們在這兒吃盒飯,盒飯是加了料的,道:“他女朋友來看他。陪著逛街去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原來如此。”
  馮泰和人聊了一會,走過來道:“陸先生,只要黃海電視臺能直播星際爭霸的比賽。我準備在cgl大師賽之外,再組織一個國內的星際個人最高賽事——csl聯賽。”
  王燦對星際爭霸整個行業很清楚,道:“和韓國的那個osl、msl聯賽是一樣的吧?”
  馮泰笑道:“王少,是的。不過osl是一年三個賽季。我打算csl搞兩個賽季。沒冠名的話,就分為春秋兩個賽季。有冠名的話,就直接冠名。”
  陸景琢磨了一下,肯定道:“這個想法可以。黃海的試點問題元旦之后才會有結果。不著急。”
  馮泰點點頭。笑呵呵的道:“有陸先生這句話,我心里就有底了。我回頭把大學生聯賽和網吧聯賽的方案報到體育總局去。”
  網吧聯賽的賽制和組織要混亂的多。cgl游戲集團目前并不準備在這方面搞大動作。只是,現在黃海的各大網吧。嘗試著組織,培養電子競技的氛圍。
  …
  …
  下午三點,陸景一行坐車從槐白新村離開。陸景、宋雨綺坐到王燦的豪華商務車中。
  擋板緩緩的垂下,隔斷了駕駛座與后排,行成一個可靠的、封閉的談話空間。
  袁峻到著酒,王燦拿了一杯先遞給宋雨綺,問陸景,“剛來的時候,你給誰打電話了。什么情況?”
  以他和陸景的交情,自然看得出陸景那會很不爽。就像他知道陸景心里其實放不下李菲菲。只是自欺欺人的回避而已。
  “給蔡良吉打了個電話。他反對唐詩經進入民盟的高層…”陸景微微抿著酒。緩緩的說著情況,包括這件事和陸、楊之爭的關聯。
  袁峻聽得心砰砰的跳。以前。都是道聽途說,沒想到這次會聽到陸景親口說出陸江和楊修武之間有競爭。
  王燦嘿嘿一笑,“你哥終歸是要和楊修武爭一爭的。我反正是看楊家的人很不爽。”王家和陸家綁在一起的,他說話沒避諱。
  陸景笑著搖頭,沒說話。給王燦、袁俊散煙。不是王燦說的這樣的,看誰不爽就可以搞誰。
  王燦又道:“陸景,聽說你又把小嚴修理了一頓?”
  “你是說莫少鋒買下了長陽射擊俱樂部的事情吧?這不算吧?嚴景銘大賺了一筆。”陸景笑道。
  王燦就笑,“屁啊。你當這是商業買賣啊。你問袁峻,現在京城里都怎么傳?”
  袁峻笑了笑。
  陸景拿起高腳玻璃杯喝口酒,無奈的道:“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我能怎么辦?就像民盟的事情,我倒是想他們都投贊成票,可能嗎?”
  袁峻插話道:“景少,要不要我做點事情?查一查蔡良吉的兒子。他兒子在四九城的圈子內公認的很貪。”
  陸景擺擺手,“不行。有些工作還是要做的。”想了想,又叮囑道:“這件事不能這么搞。做文章的地方不再這里。”
  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在中建七局那兒。緬甸鐵路的招標已經結束。中建七局已經拿到的從仰光到內比都一條鐵路線的建設權。
  …
  …
  10月20日召開的民盟中央會議上,增補一名副主席的提議沒有表決通過。
  袁玉泉第一時間給陸景打電話通知了消息,感嘆道:“陸先生,阻力太大了啊。唐小姐的能力我是知道。但是,蔡良吉副主席對唐小姐的能力很不看好。而且,唐小姐的年紀也是硬傷。今年才33歲。”
  “袁主席,你費心了。改天我請你吃飯。”陸景客氣了幾句,掛了電話,臉色微微沉下來。民盟里面靠近陸家的力量并不足以左右大局。
  “咚咚”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宋雨綺、墨靜雯兩人抱著厚厚的資料進來。
  進入10月底,第四石油公司新加坡分公司實際虧損已經達到1.32億美元。陳九林已經恐慌的向母公司,共和國第四石油公司求助。情況危在旦夕。
  這些資料都是整個秘書組收集的材料、相關的報道、公司的分析。用郵件發到陸景這里。宋雨綺和墨靜雯兩人將郵件打印出來給陸景看。
  宋雨綺的發卡別出的清爽發型讓她帶著江南的煙雨氣息,穿著黑色的職業裝,與墨靜雯說笑著走進來。
  見陸景似乎在生氣,宋雨綺讓墨靜雯把材料放下后離開,輕輕的走到陸景身邊,抱著他,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臉龐,溫聲的道:“又生氣了啊?”
  陸景揉揉眉心,收斂了自己的情緒,道:“雨綺,沒事。唔--”話沒說完,被宋雨綺封住了嘴唇,柔滑的香舌送了進來。香軟無比。陸景抱著宋雨綺豐腴修長的身子,細細的品著她的嫵媚嬌柔。
  一番熱吻過后,宋雨綺嫵媚的看著陸景,問道:“好點了嗎?”
  陸景親昵的摸了摸宋雨綺的臉蛋,這還怎么生氣,微笑道:“事情最終肯定是能辦好的,需要時間。只是我偶爾控制不住情緒。”
  宋雨綺笑了笑,依偎在陸景懷里,也不阻止陸景解開她粉色的襯衣,手去捉她綿軟高聳的雪-乳,“陸景,陳九林的聯絡人康光熙又打電話來了。你見不見?”
  “不見。我現在哪有功夫管他的事情。”陸景毫不猶豫的拒絕。黔州省省長的位置競爭已經白熱化。他昨天晚上才去和大哥見過面。
  這時,手機忽而響起來。是唐詩經的電話。陸景在辦公桌邊擁著宋雨綺,略微等了會,接通了電話。
  電話里唐詩經的聲音還是那么的清潤如雪,“陸景,謝謝。失敗了不要緊。我還有足夠的時間去運作。”
  她的消息很靈通。出于對陸景的信任,她根本就當做不知道這件事。只是沒想到,陸景這次居然失手了。
  面對唐詩經的安慰,陸景嘴角泛起苦笑,唐詩經也是自帶“解語花”屬性,“詩經,這件事有些復雜,不過,我最終還是能送你到民盟的高層中。失敗是成功他媽!”
  唐詩經本來還擔心陸景喪氣,畢竟是陸景想幫她,見陸景還有心情說笑,忍不住噗嗤一笑,手捧酥胸,驚艷絕倫。一旁的方破虜看得有為她生,為她死的想法。
  “陸景,你有信心就好。不過,別勉強。不管怎么樣,我都承你的人情。來黃海我請你喝酒。”
  陸景笑笑,“我知道。”(未完待續)R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