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87 最好和最合適

黑白紫格紋的修尚裙緊貼著煙詩凝曼妙豐滿的嬌軀。香肩蠻腰,玉背挺拔,與豐-盈挺翹的柔臀勾勒出魅惑的s曲線。
  陸景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在漢城協助煙詩凝逃脫時他撫在煙詩凝豐腴香臀上的美好觸感,心里泛起漣漪。有些把她擁入懷中的渴望。
  房間里安靜下來。這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宋雨綺打來電話,道:“陸景,扒手都抓起來了,他們有5個人。偷了快三十萬的贓物。已經查明,這伙人是臨時起意。”
  陸景收回心神,沉吟道:“恩,我知道了。”國際上那些防護嚴密的珠寶都經常被盜。有扒手團伙盯著車展作案也不算稀奇。又道:“中午我們和紫韻一起吃飯。昆成汽車的商業應酬我們就不參加了。你安排下午飯。哦,把報道紫琪的那本雜志帶著,我還沒給紫韻看。”
  “行。我知道了。”宋雨綺好笑的應了一聲。關于黃紫琪的這篇報道讓陸景看得很高興,這不,還要和黃紫琪的妹妹分享下。
  陸景接電話時煙詩凝就已經轉過身來,她要是真的生陸景的氣,就不會來車展了,見陸景掛了電話,道:“陸景,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陸景留煙詩凝是為了和她略微解釋下昨天的輕佻。煙詩凝這樣重情重義的美麗女子,他很樂意和她交往。見她沒有繼續生氣的意思,也就沒留她。
  至于心里想擁抱她的想法,那也只是想法。哪能還繼續“冒犯”她?笑著點點頭。道:“詩凝,你還是要多出來走走。晚兩天我請你去盛世俱樂部打網球。”
  給大哥匯報完緬甸油路的事情之后。接下來幾天時間他要幫唐詩經跑一跑她的民盟晉升之路。
  煙詩凝莞爾一笑,陸景的關心讓她心里那點小郁悶慢慢的消散。輕攏著耳邊的秀發,道:“再看吧。”
  陸景已經習慣煙詩凝的性子,笑道:“那說定了。”
  送煙詩凝離開后,陸景和黃紫韻在體育館中隔出的商業區的服務臺處匯合。袁子安已經離開,倒是黃紫韻的“競爭對手”沈蕓還在。宋雨綺將午飯那排在湖東區的藍錦酒店。
  一行人剛到藍錦酒店時,陸景卻是接到莫少鋒的電話,“姐夫,我來京城了。我和嚴景銘約了下午見面談長陽射擊俱樂部股份的事情。”
  …
  …
  嘉南俱樂部的貴賓廳包廂,裝修極為奢華。華麗地吊燈。柔和地色調。壁燈流彩地裝飾。
  蔣鴻哲看著眼前略顯滄桑的嚴景銘。心里嘆口氣,什么阿貓阿狗都欺上門來了,“嚴哥…”
  嚴景銘坐在沙發上一口口的抽著煙,聽到蔣鴻哲的喊聲,回過神來,道:“什么事?”
  蔣鴻哲道:“我找人把莫少鋒那草包修理一頓?”合伙做生意,作為小股東莫少鋒居然想著把嚴景銘踢出長陽俱樂部,是不忍孰不可忍。
  嚴景銘擺擺手,笑道:“鴻哲。不要太敏感。買賣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剛才在想這60%的股份能賣多少錢。你覺得賣2千萬如何?莫少鋒談判能力就是個渣。”
  以長陽設計俱樂部不足一千萬的資產,60%的股份賣2千萬賺翻了。
  蔣鴻哲勉強笑了笑,說道:“還不錯。”這件事根本就不是溢價的問題,擱在以前。莫少鋒敢提這樣的要求簡直就找死。這是個“風向”、“臉面”的問題。
  嚴景銘欣慰的笑起來,舉起酒杯道:“咱們喝酒。”
  蔣鴻哲心里無奈的嘆口氣,拿起桌上細長的香檳杯和嚴景銘碰杯。再看看嚴景銘。卻是發現已經32歲的嚴哥變得滄桑了許多,頭上有零星的白發。
  嚴哥已經不再是嚴哥了。他現在只能算是個商人。據說嫂子蘇琳正在和他鬧別扭,有離婚的風聲傳出來。
  其實。嚴哥從黃海回京城后,投資業務干的很不錯,現在已經有近4億的身家,翻了一番。這個身家在京城里不算什么,但是過日子卻是足夠了。
  “唉….”蔣鴻哲再嘆一口氣,欲言又止。
  嚴景銘知道蔣鴻哲在想什么,自如的說道:“鴻哲,不要再勸我了。陸景如今風頭正勁。但是,盛極必衰。京城里現在有一些風聲。我等著看他倒霉。”
  蔣鴻哲泄氣的嘟囔道:“嚴哥,那都是沒影的事,陸景他哥陸江的上升勢頭很明顯,誰壓的住?”
  嚴景銘嘿嘿一笑,“那可未必。你等著看就是。”
  …
  …
  大唐雨景紫羅蘭山莊,有些明顯維多利亞時期風格裝飾的奢華客廳中,陸景和民盟中央副主席袁玉泉相談甚歡。
  旁邊的沙發處,袁子安坐立不安。小心翼翼的挪動著屁-股,讓自己坐的舒服點。看到和二伯說笑的陸景,他才意識到他“招惹”了什么層次的人物。甚至,二伯都帶著一些討好的意思。
  袁玉泉早年在黃海擔任過東夏大學的校長,現任文化部副部長。五十多歲,容貌樸實。學識很淵博。和陸景談天說地,談的很愉快。
  見氣氛差不多,袁玉泉指了指袁子安,道:“陸先生,我這個侄兒不成器,在雜志上發表了兩首詩歌就飄飄然,能得到你的批評,讓他警醒是良藥。”
  陸景就笑,“袁主席,良藥苦口啊。子安能考入燕大,能力很不錯。”在國內,寒窗苦讀十幾年能考入燕大的學子都是天之驕子。至少,在應試上很有心得。
  當然,走后門、加分、特招的人不算。
  陸景這句話讓袁玉泉愉快的笑起來,“他啊,還要努力。”他這個侄兒還是有真本事的。不然,他也不會聽說了侄兒有可能得罪陸景之后,親自過來緩和關系。
  他和陸景的大哥陸江在文化部有一段時間的工作交集。通過陸江的秘書賀鴻聯系上了陸景。
  袁子安捏著鼻子道:“二伯,陸叔叔,我一定會努力的。”想著前天在京城體育館里自己說:我叫你一聲姐夫是看在紫韻的份上。現在他卻得叫陸景叔叔,平白了矮了一輩。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陸景微笑道:“子安,我們還是各論各的吧。”
  袁子安只得又道:“是,陸哥。”
  袁玉泉呵呵笑起來,陸景這很給他面子啊,今天的目的算是達到了。琢磨著,說道:“陸先生,前兩天黃海市想要申請電子競技項目的試點,允許在地方電視臺上播放電子競技項目的比賽。我個人對這個想法很支持。”
  來見陸景,他自然精心的了解過陸景的一些事情。陸景的妻子衛婉儀就在體育總局負責電子競技這一塊事務。
  陸景就笑,“謝謝袁部長的關心啊。慢慢來吧,電子競技總有一個發展,被社會認知、接受的過程。”
  袁玉泉微怔,笑著點點頭。
  天南地北的聊著,看著快到午飯的時間,袁玉泉笑道:“今天是中秋節。陸先生,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不上,說不上。說不定我過兩天還有去拜訪袁主席。”陸景謙遜的笑笑,起身送袁玉泉出門。
  …
  …
  袁玉泉回家后讓秘書找了一些電子競技行業相關的資料過來看。陸景的表態讓他有些迷惑。陸景對電子競技的現狀似乎不急,卻又說要拜訪他。
  8月初,新聞出版總署下達禁令之后,電子競技行業蕭條。除了一些富二代還在投資這個行業之外,其余的諸如廣告贊助商、電子硬件廠商等等資本都已經撤離。
  電子競技行業規模從今年7月底的1億迅速的萎縮到4千萬元。這4千萬之中,至少有2千萬是cgl游戲集團在撐著投入。可以說,整個電子競技行業的日子極不好過。
  “大概是嫌我這個副部長說話沒什么份量啊。”書房里,袁玉泉苦笑著搖搖頭,“算了,等等看,總歸會知道是什么事情。”
  國慶節假期過后,民盟內部有人倡議增補一名副主席的聲音。當袁玉泉看到候選人民盟魯東省委副主任委員唐詩經的履歷時,頓時有些明白了。
  原來陸景是要因為這件事來拜訪他。唐風集團和陸景走的近的消息,他怎么會不知道?他原來可是在東夏大學擔任過校長。
  想了想,袁玉泉撥了陸景的手機。
  …
  …
  十月入秋后,漸晚時分就沒有那么炎熱,從樹林縫隙里照過來的陽光也沒有那么熾熱,映落在家中的房間里。
  陸景放下手機,微微揉著眉心。
  正在看書的衛婉儀輕笑,放下手里的散文集《江州記事》,看著夕陽落在丈夫的頭發上,溫馨的感覺從心里升起。穿著絲襪的纖細美腿在桌子底下輕的碰了丈夫的小腿一下,溫婉的道:“什么事情又發愁?黃海申請試點的事情不是進展順利嗎?”。
  十一假期開始后,陸景和她去夏威夷度假了兩周。昨天才到京城。她很享受兩人在家里一起安靜渡過時光的日子。就像蜜月的時候,陸景帶她去柏斯時一樣。都足以回味一輩子。
  “電子競技那兒有李省長協調我倒是不擔心。”陸景苦笑一聲,“袁玉泉的電話,唐詩經想要進入民盟中央有困難。有人拿她的年齡說事。”
  衛婉儀黑白分明的眸子動了動,訝然的道:“我們在夏威夷的時候,他不是打電話說保證通過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