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285 昆成汽車展

沈芙不滿的提高音量,怒道:“黃紫韻,你現在還跟我唱反調?你姐夫能比警察管用?”
  平常和沈芙爭吵幾句,明爭暗斗,黃紫韻并不怎么在意,可是沈芙說陸景,她就不愛聽,秀麗的眼眸瞪沈芙,不客氣的道:“你懂幾個問題?”
  對袁子安道:“子安,把手機給我用一下。”
  見黃紫韻堅持,袁子安掛掉了正在撥的電話,準備將手機遞給黃紫韻。
  沈芙也發了脾氣,道:“子安,不許借。今天有我沒她。”
  袁子安想了想,道:“紫韻,不鬧了。我報完警就給你打電話。”在他看來,黃紫韻是無理取鬧,報警和給家里的打電話孰先孰后還用想?
  黃紫韻八成是借機測試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如果,沈芙不反對的話,他不介意給把手機給黃紫韻。
  黃紫韻氣的笑起來,“弄的好像只有你有手機似的。”走到一邊的商務區,在服務臺拿起固話撥了陸景的手機號碼。
  “誒--,紫韻…”看著黃紫韻的背影,袁子安伸伸手,拉著沈芙一起走過去了。
  …
  vip區里,陸景正拿著新出的《財經新周刊》一期和張漓、宋雨綺在一角閑聊。上面有黃紫琪的人物專訪。
  不遠處,何夢瑤一身白色的淡雅連衣裙和昆成汽車的高層們一起招待著前來的嘉賓。對此次車展,昆成汽車上下都很重視。
  總經理翟伯慎,董事、副總經理姬紅俊、副總經理、銷售總監呂浩進。副總經理郁揚悉數到場。
  今年國內汽車市場低迷,但國內汽車產量和銷量首次雙雙超過500萬輛大關。成為世界第四大汽車生產國和第三大汽車消費國。昆成汽車希望借助于新開發的昆拓系列汽車市場,在第四季度賣出好的銷量。
  “小景。電話響了。”聽到手機的鈴聲,張漓提醒道。
  陸景一看是固話,說道:“不是誰打錯了吧。我這又不是什么吉祥號碼。”接了電話,里面傳來黃紫韻焦急的聲音,“姐夫,我的包包在車展上被偷了。”
  陸景微怔,隨即道:“紫韻,沒事的。你在哪里?我過去接你。”
  黃紫韻松口氣,道:“我在商務區的服務臺這兒。姐夫。我同學的包也給劃破了。”
  雖然對沈芙不滿,但要是姐夫能把錢包、手機找回來,她還是愿意幫一下自己的同學,反正是順路的事情。
  陸景嗯了一聲,道:“不要緊。我一起處理。回頭讓你同學過來認領就行了。先掛了,我打個電話,你在商務區服務臺那兒等一會。”
  見陸景掛了電話,張漓和宋雨綺都看向他。陸景笑道:“紫琪妹妹的電話。她的包在車展上被扒手偷走了。我去接她。”
  張漓取笑陸景,“愛屋及烏啊!”陸景笑著摸摸她的秀發。確實是愛屋及烏。
  宋雨綺蹙眉道:“陸景。車展里面怎么會有扒手,是不是昆成汽車的競爭對手派來搗亂的?”
  張漓“啊”了一聲,說道:“正有這種可能呢。陸景,你要不要報警?”
  陸景就笑。“先把紫韻的東西拿回來,車展的事情再慢慢處理。雨綺,你去給夢瑤她們說一聲。安保加強一下。小漓,你稍坐啊。我去接紫韻。一會就回來。”
  出了vip區,外面是略顯熱鬧的商務區。陸景邊走邊撥了羅華的電話。“羅華,幫我辦點事情。京城體育館這里…”把事情說了一遍。
  大舅家的大表哥羅宏是京城市公安局黨組成員、副局長。二表哥羅華在京城里瞎玩,算是京城紈绔圈子的一員。他最羨慕的是唐悅之前倚紅偎翠的生活。
  電話里羅華爽快的說道:“好。我馬上去辦。”
  陸景笑著掛了電話,幾個毛賊,自然不被他放在心上。到商務區里,一眼就看到穿著淺藍色襯衣、水洗白牛仔褲的黃紫韻。她正在和一男一女說著什么。
  “紫韻。”陸景走過去,打著招呼。黃紫韻比紫琪稍矮幾分,顯得嬌小玲瓏。五官十分非常秀麗。秀眉明眸的面龐上依稀可見紫琪的影子。身上有著英姿颯颯的英氣美。
  “啊…,姐夫,你來了。”黃紫韻高興的揮揮手,迎著陸景。然后向袁子安、沈芙介紹道:“這是我姐夫陸景。姐夫,這是我的大學同學袁子安,他是我們燕大中文系的才子。”
  袁子安身高比陸景要高一點,看黃紫韻的態度就知道這位姐夫只怕在她心中份量很重,露出個很有魅力的笑容,充滿了陽光和青春氣息,伸手道:“姐夫,你好!以后,請多多關照。”
  陸景和他握握手。這聲“姐夫”讓他心里對這個英俊高大的才子第一印象就有些差。
  “姐夫,這是我的大學同學,沈芙。她是英語系的。”
  沈芙客氣的陸景打了一聲招呼,能從商務區里面走出來的男人,至少身家不會太差,“陸先生,你好。”略顯冷淡。畢竟,這是黃紫韻的助力。
  陸景微微點頭,饒有興趣的看了袁子安一眼,又把視線挪到黃紫韻臉上。黃紫韻小臉微紅。陸景有些明白了,問道:“紫韻,你不是經濟系的嗎?你們怎么認識的?”
  黃紫韻今年是大三上學期,談戀愛倒沒什么稀奇的。問題是,這么一副競爭的架勢就奇怪了。紫韻的容貌雖然比紫琪遜色一籌,但玲瓏秀麗,在燕大里應該是校花級的女孩。沈芙的容貌也不差給紫韻。這么說來,就是這位袁子安很優秀、矚目了。
  黃紫韻有點被家長抓到正在戀愛的局促感,低頭小聲道:“我和子安是在校內一次老鄉聚會上認識的。和沈芙是通過袁子安認識的。”姐姐黃紫琪大她八歲,對她而言就是家長。
  陸景微微皺眉,以他的閱歷、能力自然知道袁子安是在兩個女孩中玩平衡、促競爭的小手段,沉吟著道:“紫韻,我們去vip區里等。”
  “哦,好的。”黃紫韻對陸景的話自然沒有異議。
  沈芙忍不住道:“陸先生,子安已經報警了。我們是不是在這兒等比較好?”
  陸景來之前三人的矛盾又浮出水面。袁子安贊同的附和道:“是啊。姐夫,我已經報警了。要不,再等等。”
  他喊陸景姐夫不過是看黃紫韻的面子。其實,他家境優渥,更有一位能量巨大的二伯。實則,心里并不怎么把陸景當回事。
  昆成汽車最高價格的車型也就賣40萬,陸景又這么年輕,看起來三十歲不到,就算從商務區里面出來又如何?搞不好是里面某位大佬的跟班。
  琢磨了下,陸景道:“也行,那就在這兒等等。”說著,對黃紫韻微笑道:“一會再給你看你姐的好消息。”
  今天是周日。他喊黃紫韻到車展這里來玩,本是想把昨天晚上拿到手的財經新周刊上關于黃紫琪的專訪給她看,分享下喜悅。
  財經新周刊可是稱贊紫琪為亞洲一流的建筑設計師。想想紫琪不到三十歲的年紀,這是極大的榮耀。毫無疑問,紫琪是建筑設計行業內的新貴。
  見陸景退步,袁子安笑了笑,原來是在裝腔作勢,最終還是要報警。不過如此。
  沈芙心里也有些不屑,琢磨著手機和錢包里面丟失的證件,財物統計著她的損失。
  四人在商務區服務臺這里等待著,陸景和黃紫韻說著話,隨意的聊著她的學習情況。
  袁子安不斷的接打著電話,調動他的資源。這可是在兩位美女面前表現的好機會。剛放下電話,卻是看到一名身材修長的成熟少婦面帶微笑的走過來。
  頓時,袁子安心里跳了跳。他十五歲將學校高中部高二的清純校花開苞之后,這些年從來就不缺女人。但是,他從沒有見過這么有味道的女人。
  走過來的少婦穿著一襲黑白紫格紋修身裙子。裙子緊貼著她曼妙豐-滿的身姿:挺拔飽-滿的酥-胸,柔軟纖細的蠻腰、豐-盈挺翹的俏臀,勾勒出的曲線曼妙婀娜至極。
  一雙漆黑如星的晶眸,玉雕般的筆直瓊鼻,略大的嘴巴,構成一張美人臉,風姿獨特。令人過眼難忘。若雪般嬌嫩的頸脖,盤起的少-婦發髻倍添她嬌媚動人的風姿。
  “我一定要得到這個女人。”袁子安心里大叫,見她微笑著走過來,忙露出他自認為最帥的笑容,溫聲道:“你好,有什么可以幫你的?”
  少婦詫異的看了袁子安一眼,沒理他,對袁子安身邊的陸景道:“陸景,你不是不喜歡聚光燈嗎?怎么跑到外面來了。”
  來的正是煙詩凝。她今天雖說是嘉賓,根本就沒進vip區,而是在車展里隨意的逛著。車展提供的免費吃喝,她還不至于稀罕,只是來散散心。這時剛好路過這兒,給陸景看到,過來打個招呼。
  袁子安一張臉漲得通紅,很有些難堪。
  沈芙略帶詫異的看著陸景。這名少婦實在太漂亮了。陸景能和她這么熟悉,層次低不了。
  看到兩位同學的臉色變化,黃紫韻心里很暢快,剛才他們不聽陸景的話時她心里就不舒服。
  “不至于那么倒霉被記者拍到吧?”陸景笑著介紹道:“這是黃紫琪的妹妹黃紫韻,她的錢包被人偷走了,我過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