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82 射擊場

“總得試試埃”唐詩經一語雙關的說道,帶上耳機,率先開槍。“砰-砰-砰”的聲音不絕于耳。
  夏如龍和她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校友,又是多年的好友,私交很好。陸景則是幫助她得以實現復仇心愿的男子。她不希望看到兩人勢同水火。
  陸景笑笑,帶上耳機,屏息靜氣的扣動扳機。男人的世界,以唐詩經的聰明、智商,也不可能了解的透徹。自己和夏如龍絕對沒有握手言和的可能。
  十發子彈打完,陸景很輕松的贏了唐詩經7環,笑道:“詩經,看來晚上要你得請客吃飯了。”
  唐詩經搖搖頭,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她都流露出要贏的意思,陸景卻還是不讓她。有些事情陸景很堅持。她也無法改變他的想法。
  …
  …
  晚飯莫少鋒安排在了長陽俱樂部二樓的小餐廳里,雕欄畫棟,十分精美。長陽射擊俱樂部的服務員將黃海的名菜一道道的送上來。
  閑聊著射擊上的心得,玩法。一瓶白云泉很快被消滅。陸景起身去衛生間。
  奢華的地毯與走道上的華麗的壁燈構成一派富麗堂皇的氣象。只是,俱樂部里在飯點略顯安靜。陸景從衛生間里出來,打開水龍頭洗手,微微搖頭:+長+風+文學Www.CfwX.Net
  莫少鋒在經營上,連他姐莫心藍的一成本事都沒有。吃喝玩樂,這幾個字連在一起,又怎么能分家呢?娛樂、消費場所,最完美的狀態就是“不夜城”。
  抹了把臉。在衛生間門口,陸景點了一支煙。抽了兩口。身后傳來一聲字正腔圓的漢語,“陸景。給我一直煙。”陸景回頭,見是夏如龍,拿出煙盒,掂了一支煙給他。
  抽著煙,夏如龍沉吟著道:“陸景,詩經安排我們倆見面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陸景淡然的點了點,沒說話。
  看著陸景隨意的樣子,夏如龍有些不喜。道:“現代汽車的收購項目,我技不如人,沒什么可說的。陸景,我現在在摩根大通銀行的投資部門工作。投資原油期貨是我的工作。希望你不要誤解。我不是針對你。”
  陸景笑道:“不會的。”
  夏如龍譏誚的看了陸景一眼,“那就好。你看了最近華爾街日報的分析嗎?油價在四季度必然會回落。既然我們倆對后市的觀點不同。倒是應該是對手盤。Goodluck。”
  夏如龍的語氣讓陸景皺皺眉,道:“我不看華爾街日報。謝謝你的提醒。”
  期貨是零和游戲。即有人賺錢,就有人虧損。夏如龍的意思是要在他身上賺一筆。
  夏如龍笑了笑,和陸景握手后轉身離開。
  他沒興趣和陸景和解。收購現代汽車失敗,讓他一片大好的職業生涯變得黯淡無光。而他的失敗卻是因為陸景放出的一個假消息所導致的。
  他現在來找陸景說這一番話是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華爾街日報上的分析。自然是假消息。操縱國際油價的是美國的財團。恰恰,他有內部的消息。
  目前油價大漲。8月份wti逼近已經歷史最高點,50美元每桶。9月沖高回落。但從分析上看,超過50美元只是時間問題。他說的四季度是一個很寬泛的時間點。降肯定會降。只要陸景踏錯了時間點,就有得陸景好受。
  看著夏如龍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陸景微微蹙眉。他對金融工具理解的并不深刻。富躍產業基金之所以能屢屢賺錢,獲得一筆筆的資金。主要得益于他的記憶。
  油價會降,陸景當然知道。因為。陳大班在出獄后曾經總結過,只要再過5個交易日,油價就會下降,屆時,他的命運會截然不同。高盛、三井在吞下5.5億美元這個大餌之前,油價還會飆漲。
  陸景的眉頭隨即舒展開。
  …
  …
  晚飯后,唐詩經、裴吳越、童兮兮、夏如龍返回市區。陸景到莫少鋒的辦公室里稍坐。
  莫少鋒親自倒了一杯大紅袍放在陸景面前,“姐夫,我從我姐那兒收羅了一點茶葉,請你嘗嘗。”
  坐在陸景斜對面沙發上的墨靜雯差點笑出聲。莫少鋒,她自然聽說過。莫總的草包弟弟。陸景讓嚴景銘和齊靜瑤反目就是間接的讓他傳遞的消息。
  沒想到,他在陸景面前如此的做小。
  陸景拿起骨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茶藝這種文化內涵,他也不怎么懂,喝茶只是做一個姿態而已。“少鋒,你這個射擊俱樂部問題很多啊。”
  莫少鋒微怔,不知道陸景為什么要說這個,“姐夫…”
  看莫少鋒的表情,陸景有些哭笑不得。別看莫少鋒一口一個姐夫喊的親熱,莫少鋒內心里很怕自己。想也是,九六年自己把莫少鋒打的哭爹喊娘,足以讓他印象深刻。
  陸景沒興趣給莫少鋒幼小的心靈做心里建設,徑直問道:“這個俱樂部的股份還是你和嚴景銘各占50%?”
  莫少鋒心思有些活泛起來,撓撓頭道:“我占40%的股份。大頭是嚴景銘的。”
  陸景點點頭,道:“我借你2千萬美元。你把股份從嚴景銘那兒買過來。然后把這個射擊俱樂部好好的改建一下。你這里搞的不倫不類。不上檔次。”
  莫少鋒有些結巴,吞了口口水,“姐夫,我怕是還不起。而且,這錢太多,我姐不會同意。”
  莫氏集團資產規模至少已經達到150億美元,但是和他沒什么關系。他的支出被父親和姐姐卡死了。他一年的年金有800萬,夠用是夠用,但是不能讓他爽。
  可是。陸景驟然一下子要借2000萬美元給他,他心咚咚的跳。
  陸景好笑的道:“我讓你拿你就拿著。正兒八經的裝修起來。2千萬美元剩不了多少。心藍要問起來,我幫你解釋。”又笑著對墨靜雯道:“靜雯。我考考你,你說說這個地方差在哪里?”
  墨靜雯正嫻雅的坐在沙發上小口喝茶,笑道:“首先是建筑面積不夠。對于頂級的運動俱樂部而言,這地方太小,施展不開。另外呢,射擊可以算是戶外運動。
  來玩的人群運動愛好基本類似。這家射擊俱樂部還要開發類似卡丁車、攀巖、高爾夫練習場、彩彈射擊等等項目。服務設施也跟不上。酒店、餐飲、停車場、更衣間這些設施都需要。只有留住了會員,才有消費。有消費才有收益。
  莫先生,大唐雨景的投資是9千萬美元。去年僅僅是營業利潤就有5千萬美元。”
  莫少鋒驚訝的張大嘴,下意思的問道:“還有其他的收入嗎?”大唐雨景原來是他姐經營的。怎么到陸景手上能有如此巨大的收益呢?
  墨靜雯心里有些無奈。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道:“大唐雨景最大的收益不是營業利潤,而是俱樂部所聚攏的人脈。這才是經營俱樂部的精髓。”
  莫少鋒赫然的笑笑,又撓撓頭。心道:我怎么把這給忘了。
  陸景站起來,“你先去和嚴景銘談吧。不用打我的旗號,小嚴現在是聰明人。你給他一個合適的價錢就行。運營俱樂部的事情,我回頭給你推薦一個人。”
  長袖善舞這種事,他手里正好有一個合適的人選。
  …
  …
  夜深人靜,偶爾有出租車從長陽射擊俱樂部門外駛過。一輛黑色的豪華奔馳商務車從長陽射擊俱樂部里出來。
  車內,墨靜雯輕笑道:“陸景。我那時候去和華面試時,你看我是不是我現在看莫少鋒的心態?我哪會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說,要做你的女校書。”
  陸景喝了點酒,靠在車椅子上偏頭看著墨靜雯。笑道:“沒那么夸張。靜雯,其實你做的很不錯。”剛才那番話現實出了墨靜雯跟在他身邊慢慢學習的成果。
  墨靜雯展顏嬌笑,笑容明媚動人。有著不知覺的嫵媚,“謝謝你的夸獎咯。”
  陸景不僅是她的老板。和華的王,她的偶像。更是她的導師。商業上的很多東西都是陸景一點點教給她的。這句夸獎,比陸景下午夸她美麗更讓她高興。
  陸景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烏黑柔順的秀發,溫聲道:“靜雯,我下午見過崔瀚。他的能力還可以。有唐詩經的扶持,他取代崔七月只是時間問題。兩三年,三五年吧。到時候你就要回恒新集團了。”
  語氣略微有些感嘆。他每每助理教出來之后,基本就“外放”了。陳笑去柏斯,丁靈去了和華銀行,現在在法蘭克福。明雪要經營她的快餐店。一直留在他身邊的只有宋雨綺。
  這讓他不得不面臨又要重新調教助理的局面。教美女助理其實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新手的工作就得他自己承擔大半,繁瑣的工作讓他苦不堪言。
  要是他的每個助理都能有何夢瑤、丁靈那樣能代他批閱郵件的水準就好了。那樣的話,他根本不用每天至少工作三小時。三天工作一小時就夠了。
  墨靜雯對陸景偶爾親昵的動作并不反感,聽著陸景的話有些沉默。父親的死因陸景沒有明說。但是,從種種跡象推測,是崔七月指使原平鴻基金張子昂下的手。
  現在,張子昂從平鴻基金離職后不知所蹤,泯然眾人;崔七月被陸景設計,深陷文舟晶圓廠的泥潭。陸景把他們殺的落花流水。而且,唐詩經還在“布局”復仇。自己的父仇,到時候是水到渠成。算是報的七七八八。
  沉默了會,墨靜雯輕聲道:“我還有很多知識要學習。”
  陸景笑著點點頭,看向車窗外,低語道:“明天我們就要回京城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