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81 再次見面

陸景不認識趙安致,有些迷惑的看了他一眼。
  一看陸景的表情,趙安致連忙自我介紹,說道:“陸少,我是中國銀行黃海分行行長趙安致。積遠基金在黃海大學設立獎學金的時候,那天中午沈書記在黃海大學招待酒店里宴請你的時候,我也在場。”
  陸景笑了笑,和趙安致握手,“趙行長,你好。”
  對陸景略顯冷淡的態度趙安致也不在意。陸景要是十分熱情,他反而要誠惶誠恐了。今天不過是過來打過招呼,留下個印象。
  趙安致和陸景握手,閑聊了幾句話,便知機的告辭,笑呵呵的道:“陸少,你忙,你忙。”
  “恩,改天我們再聊。”陸景笑笑,對趙安致點點頭,和崔瀚從出了VIP商業包廂區。
  但小鐘卻是掩飾不住內心里的驚訝。他們到黃海來尋找資金。趙安致趙行長就是他們的財神爺。而他們的財神爺卻對前些天碰到的一個青年如此尊敬。這什么情況?
  大腹便便的陳總摩挲了下頭皮,看了小鐘一眼。
  小鐘會意的問走回來的趙安致,“趙行長,剛才那位是?”
  趙安致斜視小鐘,道:“和華的陸少。”心里有點鄙視小鐘。居然連陸景都不認識。虧他們還去香港尋求過資金。難道沒有經過和華的門嗎?
  六人一起往VIP商業包廂區外走。陳總看出了些端倪,笑呵呵的嘆道:“趙行長。你交游很廣闊啊。”
  趙安致嘿了一聲,笑道:“陳總。你這是往我臉上貼金。我要是能和陸少在一起吃飯,那我就不是黃海分行的行長了。至少也應該是魯東省分行的行長。”
  陳總點點頭。出了深藍游艇俱樂部。和趙安致一行人道別后,陳總吩咐道:“光熙,去查一查這位陸少的資料,我們有必要和他接觸一下。”
  他已經盡量給予這個青年很高的評價,沒想到還是小看了他。
  陳總身邊的一名方臉中年男子恭敬的道:“好的,陳總。”
  小鐘忍不住道:“陳總,這有用嗎?我們需要的可不是一小筆資金。”
  陳總嚴厲的瞪了小鐘,慢慢的道:“不要亂說話。新加坡和國內的情況不一樣。”
  假設這位陸少能決定中國銀行魯東分行行長的位置,其在金融系統內的能量還用說嗎?公司所需要的一兩億美元貸款。不是問題。
  心里,對小鐘越發的不滿。這小子精蟲上腦,無禮的看那位陸少的女人,要是能和陸少搭上線,少不得要拿這小子做筏子。
  小鐘懦懦的縮回頭。想起那位青年說的“下不為例”,心里忽而打個寒顫。陳總為了籌集資金連續在外面跑,自己那點面子在陳總那兒真不算什么。
  一時間,小鐘心里無比后悔,早知道就不該盯著那清麗的女子看了。這會。剁手的心思都有了。
  …
  …
  陸景并不知道和他一直關注的陳大班錯身而過。和崔瀚道別后,步行到停車場。坐到黑色的豪華奔馳商務車里,拿起手機發了個短信。片刻后,穿著嫻雅青色裙子的墨靜雯拉開車門進來。
  “等的悶了吧。靜雯?”陸景微笑著從車里的酒柜里拿出飲料遞給墨靜雯。宋雨綺她們都在休假。今天是墨靜雯主動陪他來深藍游艇俱樂部。
  接過陸景遞來的飲料,墨靜雯微笑道:“還行。我一直在樓上看風景。深藍這邊的海比交州要好看的多。”
  商務車緩緩的啟動,前往莫少鋒的長陽射擊俱樂部。陸景笑道:“有你這樣說家鄉的嗎?靜雯。你在樓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旁邊看你。”
  以墨靜雯的姿容、氣質。她站在大街上都會有自詡成功的人士主動停車來給她發名片。
  墨靜雯嬌美的輕笑,“卞之琳的原詩不是你這樣的好不好?亂引用。陸景。你和秋蘭姐在一起呆了一周,用詞都文雅了不少啊。”
  “哪有的事情。我沒有當文青的潛質。”陸景哈哈一笑,愉快的說道:“靜雯,我很快就要當爸爸了。”
  墨靜雯白皙的鵝蛋臉頓時涌上紅暈,變得嬌俏明艷,嗔了陸景一眼。她想起那天去香港山頂1020號別墅拿換洗衣服聽到陸景和黃紫琪歡好的聲音。
  看著墨靜雯桃腮緋紅,輕紅浸染的嫵媚至極的美態,陸景禁不住失神。
  車內變的極為安靜,墨靜雯嬌羞的低下頭。吸引到陸景的目光,心里卻是有些高興。一直以來,她都是陸景身邊的小透明。可是,她不希望在陸景眼中是路人甲。
  陸景這時也回過神來,微微側身,在墨靜雯耳邊輕聲道:“靜雯,你真美。”
  墨靜雯去別墅里拿換洗衣服的事情,宋雨綺給他說過,看她這樣子,只怕剛好看到了自己和紫琪在二樓客廳里盡情享受歡愉的場景。
  耳邊的熱氣呼在頸上,墨靜雯臉紅的更甚,身體都有些發軟,燦若水晶漂亮的杏核眼飛快的看了陸景一眼,又迅速的低下頭,明艷嬌俏。
  心里有她聽到陸景夸獎的欣喜。又嬌嗔的想道:你到底對多少女人說過這句話啊?
  陸景心神震動。墨靜雯這副予取予求的嬌媚模樣動人至極。再這樣,他都舍不得讓墨靜雯離開他身邊了。唐詩經正在扶持崔瀚對抗崔七月。等崔七月失勢之后,墨靜雯就會離開和華去經營她父親墨承留下的恒新集團。
  這時,手機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詩經?”
  電話里傳來唐詩經清潤的聲音,“陸景。我和米奇已經到了。你還要多久?”
  “半個小時吧。”陸景笑道。和唐詩經聊了幾句,掛了電話。
  見墨靜雯臉上的紅霞慢慢消退。陸景笑一笑,輕輕的拍拍墨靜雯白嫩的手背,“好了,靜雯。我一句話就讓你臉紅透。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做了壞事。”
  墨靜雯自己也不好意思的一笑,陸景給她說秋蘭姐懷孕的事情,她卻是一下子想到了陸景和黃紫琪的事情,道:“你本來就是做了壞事。只是被我撞到了。”
  陸景笑道:“那我只能厚著臉皮請你保密了。”
  墨靜雯輕輕的一笑,白了陸景一眼,扭頭看向車窗外。
  剛才陸景失神、又夸她美麗的事情。她和陸景都很默契的沒有提。有些事情,攤開來說,并不是好事。現在兩人的距離,可近可遠,正好合適。
  …
  …
  長陽射擊俱樂部位于黃海的市郊。位置并不算好。三層的樓房層回型結構。外觀平實。占地面積和一座小學差不多。
  莫少鋒早早的等在門口,見陸景、墨靜雯從車里下來,殷勤的迎著陸景、墨靜雯進了射擊俱樂部里。
  自從他當眾喊陸景姐夫之后,黃海這里的牛鬼蛇神頓時都恭敬無比。他現在過得比和嚴景銘合伙開這家射擊俱樂部時還舒服。陸景過來給他“捧場”,他自然要親自陪著。
  踩著松軟奢華地金絲地毯。陸景笑道:“少鋒,你這里是金玉其內啊。”
  莫少鋒略帶恭敬的道:“姐夫,射擊俱樂部外表修的豪華沒用。常來的客人都看中里面的設施。我這里在黃海的射擊俱樂部里排的上號,你待會要不要打兩槍。”
  陸景點點頭。道:“再看吧。”
  在莫少鋒的帶領下進了長陽射擊俱樂部裝飾奢華的VIP休息室內。清茶散發著裊裊的清香。唐詩經、夏如龍、裴吳越、童兮兮正笑著閑聊。
  見陸景帶著助理墨靜雯一起進來,唐詩經微微一笑,招呼陸景、墨靜雯落座。幾人相互打過招呼。夏如龍拿起茶杯喝茶。嘴角帶笑,眼角的余光掃了陸景一眼。
  唐詩經道:“陸景。我們正在說國際原油期貨的話題。富躍產業基金目前正在操作原油期貨吧?”
  她其實想問問陸景對崔瀚的看法。只是,有些事情。她不希望讓裴吳越、夏如龍知道。
  這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消息,陸景點點頭,承認下來,微笑著道:“恩。楊星長在操作。給我的報告上是看多原油期貨。”
  裴吳越笑道:“我和你的看法一樣。不過,米奇有不同的看法。”對夏如龍微微點頭。剛才,這個話題,他和夏如龍、詩經已經探討過。
  夏如龍從容的道:“近期我也看高油價。但是,就遠期而言,我看空油價。今年一年油價上漲的太猛了。這對正在復蘇的美國經濟不利。”
  陸景對辯論也沒什么興趣,表態之后,只是笑著聽。半個小時后,莫少鋒沏了一壺大紅袍進來,輕聲道:“詩經姐,靶位我已經安排好了,你看?”
  “那我們就過去玩玩。少鋒,讓其他人帶我們過去,你去安排下晚餐。”唐詩經吩咐道。
  莫少鋒樂呵呵的保證道:“詩經姐,保管讓你滿意。”
  唐詩經將聚會放在他這兒是看在陸景的面子上給他捧場。今天之后,他這家射擊俱樂部的檔次,至少要上一格了。唐詩經在黃海有這樣的影響力。
  長陽射擊俱樂部的室內靶場有十幾個靶位。1號靶位,握著手上的手槍,陸景笑著打開保險。身邊淡淡的幽香宛如夏季的清泉。唐詩經和他在一個靶位。
  唐詩經笑道:“要不要比一比,誰輸了誰請今天的晚飯。”
  陸景就笑,“詩經,打高爾夫球我不是你的對手。射擊打靶你肯定不是我的對手。要比的話,這頓飯你請定了。”
  “看你行的。”唐詩經笑說道,不怎么服氣。
  臨帶上耳機比試前前,陸景溫聲道:“詩經,你想我和夏如龍緩和關系?”這才是唐詩經今天的目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