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80 驚聞

精美的白色小瓷杯中,色澤如翡翠的碧玉香仿佛是華美緞帶。陸景一口飲盡,愜意的瞇起眼睛。
  “放心吧。我在江州這里,秋蘭姐去產檢的話,我會陪著去。”唐雨瑤微笑著拿起四方桌上的果酒,輕輕的抿了一口。碧玉香是果酒,度數不高,入口綿軟,男女皆宜。
  午后的陽光灑落在庭院里。南園別墅二樓的大客廳里。陸景握了握唐雨瑤的手,認真的道:“雨瑤,謝謝。”
  他本來是想調邵秋蘭的弟弟邵秋松來江州。沒想到雨瑤主動提起照顧秋蘭。
  唐雨瑤輕笑,清麗而淡雅,道:“少來了。你招招手,多少人會來照顧秋蘭姐。我這輩子啊,最大的失誤就是信了你的甜言蜜語。”
  陸景對唐雨瑤的性子何其熟悉,笑了笑,道:“那不同的。我不放心讓別人來照顧秋蘭。雨瑤,假設我再給你說一遍甜言蜜語,你會信嗎?”
  唐雨瑤嫵媚的在桌子下輕踢了陸景一腳,心里卻沒有任何的遲疑,“你說呢?”
  陸景大笑,握著唐雨瑤的手沒放開。品著酒,坐了好一會,看看手表,說道:“我們去看看秋蘭。”
  他和唐雨瑤在客廳里閑聊時,秋蘭正在書房里接著寫她的新書。上一本《江州記事》的散文集給她帶了近三十萬的稿費收入。她還在用心的雕琢她的新書。
  明亮的書房里,邵秋蘭穿著寫意的粉色睡衣在稿紙上寫作。陸景走到邵秋蘭身邊,關心的問道:“姐。冷不冷?”
  邵秋蘭蕩開的睡衣領口里不著一物,白-膩的乳-峰聳-撥挺秀。渾-圓雪嫩,誘-人心魄。陸景看得呆住。
  “不冷啊。”邵秋蘭嬌嗔著捂住睡衣領口。“小壞蛋。”唐雨瑤掩嘴嬌笑。邵秋蘭精致無瑕的臉蛋上輕紅微染,解釋道:“我睡午覺起來就沒穿。”
  陸景嘿嘿一笑,扶著邵秋蘭如約的香肩,溫柔的在她臉上啄一口,“姐,我知道。”秋蘭在男女的事情上很保守。
  邵秋蘭和唐雨瑤說了幾句話。喝著陸景給續上的溫水,道:“陸景,你去忙吧。我身體沒任何問題。你在我身邊什么都不做的陪著我,我反而感覺怪怪的。”
  “姐。我再陪你幾天。最近也沒什么很忙的事情。”陸景翻著茶幾邊的孕婦書籍,“你自己買的嗎?”
  有了第一個孩子他心里很開心。只是,孕婦的情緒不宜波動。他在秋蘭這兒才沒有表現的狂喜。
  邵秋蘭搖搖頭,道:“哪有。方老師、關寧、夢瑤、雨瑤、紫琪、詠碧她們給我買的。喏,還有熊玉嬌送的。她的兒子蘇耀在景華國際學校上幼兒園。和關寧、方琴的關系處的不錯。”
  陸景微微有些錯愕,好久沒有聽到蘇遠遺孀的消息了,微笑著問唐雨瑤,“雨瑤,遠大集團最近形勢如何?”
  關寧跟著省歌舞團去渝都表演去了。不在江州。據說。她要被選拔進中央歌舞團。
  唐雨瑤明顯有一個走神,問道:“什么如何?”
  陸景重復了一遍,笑道:“雨瑤,這你都能走神啊。想什么呢?有問題。我幫你解決。”
  唐雨瑤道:“遠大集團發展的不錯,熊玉嬌基本上已經掌握了遠大集團。”宋雨綺跟著陸景到處跑之后,江州的這些瑣事。都是由她負責。
  說著,嫣然一笑。道:“陸景,你真想知道我在想什么?”陸景和秋蘭姐在說話。她卻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邵秋蘭嘴角揚起一絲明媚動人的微笑,好奇看著唐雨瑤。
  陸景心里倒是有些不好的預感,他太熟悉唐雨瑤的性子了。只是,看邵秋蘭和唐雨瑤的表情,他現在打退堂鼓雨瑤還是會說的,就笑道:“是啊,什么事情?”
  唐雨瑤嬌笑道:“我前兩天在江州日報上看到一個豪門恩怨的故事,三子爭產。清朝還搞出個九龍奪嫡。陸景,你到時候怎么辦啊?和華董事會主席的位置算的上寶座哦。”董坤城退休之后,和華董事會主席的位置肯定是陸景的。
  陸景在孩子的事情上很開明。照他這個想法,只怕四五十歲的時候,孩子就得十幾二十個。
  陸景苦著臉道:“雨瑤,不用這么幸災樂禍吧。”
  唐雨瑤展顏輕笑,風姿絕美。心里,在幫陸景盤算著解決辦法。
  看陸景終于沒有了從容、冷靜的模樣,恢復成那個可愛的小男人,邵秋蘭也忍不住掩嘴嬌笑。她更愛這個樣子的陸景。
  她不擔心陸景解決不了。她和陸景的婚事,父親那么執拗傳統的人,都被陸景說服了。
  …
  …
  四季分明的黃海在九月下旬的天氣已經是秋天的模樣。街頭巷尾可以見到秋裝打扮的美女。
  新城大廈的一間辦公室里,放下手里的手機,崔瀚苦笑著搖搖頭,對路龍嘆道:“等了這么久,那位總算有消息了。”
  路龍是華府傳媒的執行總裁,全權負責華府傳媒的事務。代表著華府傳媒的管理團隊對他負責。
  路龍沉吟著道:“瀚少,你要是能和那位陸先生建立良好的私人關系,華府傳媒和天辰娛樂的合作會很順利。屆時,華府傳媒在影視圈內足以有一席之地。”
  陸景,這個名字,最近在黃海的一些頂級圈子內,逐步的響亮起來。他并不僅僅是唐小姐的朋友。
  立豐地產、盛泰電器、蘇蘭電器、天辰娛樂、電子競技的龍頭cgl游戲集團,這些令人如雷貫耳的企業,他都有很大的話語權。與這樣的絕頂人物建立良好的關系,好處可想而知。
  崔瀚認可的點點頭,又笑道:“太好的私人關系也不行。”
  路龍微怔。不太明白老板的意思。
  崔瀚擺擺手,道:“你去安排下。我今天下午要在深藍游艇俱樂部和陸景見面。把游艇預備好。到時候要用。”
  路龍應了一聲。出去了。
  崔瀚輕嘆口氣。華府傳媒現在才1億美元左右的資產。要用這個和崔家其他的競爭對手競爭崔家繼承人的位置很困難。他的優勢在于時間——他今年才二十八歲,在于他有唐詩經、陸景的“支持”。
  但是。假設和唐詩經、陸景走得太近,家族里也是會有疑慮的。
  想了想,崔瀚自嘲的笑了笑:想這些沒用的干什么。先和陸景建立起關系再說。
  …
  …
  崔瀚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的主樓會客包廂里見到陸景時才發現他所謂的年齡優勢就是個笑話,陸景比他還年輕。身姿挺拔,精力充沛,銳氣十足。
  崔瀚和陸景握手,苦笑道:“陸先生,和你見面之后才知道你這么年輕啊。我遠遠不及。”
  他在華府傳媒的這盤事業,在陸景眼里怕是和過家家沒什么區別。陸景能見他。八成是看在唐詩經的面子上。
  陸景笑了笑,遞了一支煙給崔瀚,道:“華府傳媒最近發展的不錯,很拿了幾個電影獎吧?你做的不錯。”
  崔瀚笑起來,臉上大感有光。隨即,心里驚醒:自己這是怎么了,陸景夸我一句,我這么高興干什么?心里又苦笑一聲:陸景一句話,自然而然的就給兩人的關系做了一個定位。
  崔瀚按了服務鈴。等服務員進來后,道:“給我們這里來一份下午茶。”又問陸景,“陸先生,你喝什么飲品?”
  陸景隨意的道:“就咖啡吧。”
  沒要聊太深的東西。話題主要是圍繞著國內的電影、電視市場。看得出來。崔瀚在影視上很下了一番功夫,一些觀點深刻入理,發人深醒。也難怪。華府傳媒能從一個幾百萬的小電影公司在五年內發展成為資產近1億美元的公司。
  聊了一個多小時后,陸景婉拒了崔瀚坐游艇出海游玩的邀請。“下次吧。我明天要回京城,待會兒還要和朋友小聚。”
  他在江州陪了邵秋蘭一周才返回了黃海。去京城見大哥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崔瀚笑道:“應該的。那我就不打擾你了。”說著話。送陸景出包廂。
  深藍游艇俱樂部的主樓內設計風格現代奢華,vip商務包房區域更是極盡精美華麗。地毯、壁畫,美輪美奐的裝飾,絲毫不必五星級酒店內部的設施差。
  陸景和崔瀚剛出包廂。墻角巨大的瓷瓶花樽后面轉過來幾名西裝革履的男子。
  陸景心里有些詫異。對面的幾名男子竟然是他和黃紫琪在香港中環廣場大廈電梯里碰到了那幫人。
  為首那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的做派讓他印象深刻。那天無禮的偷看黃紫琪的三十多歲中等身材的男子也在。
  小鐘一眼就看到崔瀚身邊的陸景。這青年那句囂張的“下不為例”讓他心里十分不爽。這張臉,他又怎么會忘記。快走一步,在中年男子耳邊小聲道:“陳總,熟人。”
  叫陳總的中年男子微微點頭。他也看到陸景了。這個青年身上氣度讓他印象深刻。
  年輕人出入香港中環廣場大廈這樣象征著財富和地位的地方,如果不是里面公司的職員,能夠淡定自若的人少之有少。
  況且,那天這青年身邊還有一個對他親昵溫柔絕色的清麗美人。美女是男人最好的裝飾品。自己自然不會忽略這個年輕人。
  崔瀚認得對面人群中的中國銀行黃海分行行長趙安致,微微點頭。幾面之交,也沒有必要上去打招呼。
  趙安致點點頭,崔家這位子弟,他是認識的。正準備從另外一個方向離開時,視線移到陸景身上。隨即,臉上浮起笑容,快走兩步,熱情的笑道:“陸少,是你吧?真是巧了。”興奮的搓搓手。(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