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9 建議希望

黃海大學是教育部和黃海市共建的全國重點大學。黛瓦青墻的舊式建筑在夜色中點綴著校園里的文氣。
  陸景和唐詩經在校園里漫步。宋雨綺和唐詩經的助理遠遠的在身后。樹影疏疏,秋色漸濃。七八名剛下晚課的大學生從身邊歡聲笑語的走過。
  “陸景,你真的有把握把電子競技發展起來?新聞出版總署的禁令8月份才下發的。”唐詩經聲音略有些怪異。
  陸景扭頭看唐詩經。月色下,她黑色的秀發微斜,白膩如玉的臉龐熠熠生輝。無可挑剔的容顏美得動人心魄,無一處不透著女性的魅力。陸景看得心神微微激蕩。
  他知道唐詩經這么說是什么意思,微笑著問道:“詩經,你說呢?”發展電子競技,他有十足的把握。
  唐詩經罕見的嬌柔而笑,不可匹敵的嫵媚風情尤其驚艷,道:“你想要兌現我們在美國對賭的那份賭注?”
  父親為了避免自己“犯傻”。投資給cgl游戲集團的2億美元,實際上是給陸景打壓崔七月的報酬。但是,如果陸景能把電子競技發展起來,父親的運作實際上就是一筆優秀的投資,而不能成為“報酬”了。
  那份賭注是一個吻。但是,唐詩經的異常讓陸景想起在江州大學星光咖啡里被她戲弄的事情。這會要求兌現賭注天知道她會是什么反應。可是,美人如月,一本正經也太無趣,笑道:“可以把這份賭注作為獎勵累積嗎?”
  唐詩經輕笑,醉人的女人味如同酒香飄散,把陸景剛才的原話奉還。“你說呢?”
  那就是不行了。陸景笑笑,說道:“我明天見過崔瀚之后就回京城。我和民盟的高層有些關系,我幫你運作下。”
  唐詩經無意接手唐風集團。反而是想要在仕途上發展。她現在是民盟魯東省委副主任委員。
  唐詩經微呆,美麗的雙眸凝望著陸景。噗嗤一笑,“我奮斗的目標在你嘴里卻是這么容易,真是讓人泄氣。行啊,那我等你的好消息。”和陸景并肩向前漫步。月色正好。
  陸景嗯了一聲。獎勵累積什么的只是玩笑話。在民盟里多一個說話的聲音未必是壞事。幾輛自行車從馬路上過來。陸景微微伸手,虛護著唐詩經。
  唐詩經微微一笑,輕輕的撫著肩頭的秀發,道:“陸景,明天你和崔瀚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的見面我就不去了。他投資了一個電影工作室。你們可以聊聊這方面的話題。”
  扶植崔瀚的計劃,她并不避諱陸景。六大世家之間的暗戰在陸景眼里大概和小孩子過家家差不多。
  陸景笑著點點頭。
  …
  …
  麗景度假村依山臨海。從1號別墅二樓的觀景陽臺上看去,遠處不高的山坡在夜色中就有點淡淡的,加上不遠處燈火點點的別墅、酒店,看上去就如同一副淡淡的水彩畫。
  陸景洗過澡,剛在落地窗前給婉儀打過電話,聽到輕盈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回頭一看,見宋雨綺換了一身黑色的真絲睡袍進來。
  宋雨綺走到陸景身后,輕輕的抱著他。說道:“你這支手機打不通,許雪剛打電話過來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總經理陳九林在香港尋找資金。據業內的消息,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操作石油期貨產生了大額虧損。”
  陳九林絕對是2004年共和國最悲情的經濟人物。陸景早就讓宋雨綺在關注他的動態。
  目前和華旗下的富躍產業基金正在做多國際原油期貨。對業內的動態略有耳聞。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原定收購新加坡石油公司的動作遲遲沒有啟動。外界早就紛紛揣測,在新加坡輝煌一時的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會不會出了問題。
  “雨綺,該來的還是要來啊。”陸景輕嘆口氣。在他的記憶中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最終虧損是5.5億美元。
  宋雨綺輕聲道:“陸景,那你管不管這件事?”
  陸景手握著宋雨綺環抱在他肚子上的手,溫柔的撫摸著,笑道:“不管。這件事和我沒什么關系。”
  什么位置做什么事,陸景心里很清楚。他也就是感嘆下陳大班的命運而已。第四石油集團并不歸大哥管。他要是以天下為己任,什么事都摻合一手,那和華在國內的日子就所剩不多了。
  宋雨綺嗯了一聲。抱著陸景更緊了些。兩團豐滿的玉兔隔著輕薄的睡飽頂在陸景的背上,讓他愜意的哼了一聲。輕聲問道:“雨綺,你想了?”
  宋雨綺滿臉緋紅。陸景去仰光近一個月,她有些想他。在陸景耳邊嬌羞的問道:“你累不累?”
  陸景今天傍晚臨出發前和徐詠碧在一起呆了半個小時。徐詠碧最后沒有去送他到機場。
  觀景客廳里華麗的吊燈光線明亮。三組黑色的沙發擺放在蔚藍色的落地窗前。天際邊,海面的波濤與月色交織。近處則是起伏的山坡,景色秀美的吳苑高爾夫球場。
  陸景將宋雨綺抱到懷里,一起坐到柔軟的沙發上,看著她秀美動人的容顏,黑色絲質睡衣下豐盈的嬌軀,起伏有致,*若隱若現。心里升起一些渴望,溫柔的吻著她滾燙的臉蛋,“你用嘴試一試就知道。”
  “你壞死了。”宋雨綺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嬌羞而溫柔的跪在陸景面前,褪下他的睡衣…。
  吞吐著,俏臉越發的緋紅。抬頭看陸景時,眼波流媚,幾縷青絲貼著額頭,有著無端的嫵媚。
  …
  …
  一晚春曲。云消雨歇之后,陸景擁著宋雨綺愜意的睡去。
  癢癢的感覺讓陸景從好夢中醒來,睜開眼睛,就看到宋雨綺趴在他身邊,頑皮的拿發絲輕輕的撓著他的臉,神情歡快。容光煥發。
  “雨綺,有點癢。”陸景伸手將宋雨綺抱在懷里,馥郁的香氣撲鼻而來。撫摸著宋雨綺的臉龐,“這么早就醒了?”
  “是啊。”宋雨綺溫柔的吻著陸景的嘴唇。“陸景,我也想像秋蘭姐那樣要一個孩子。”
  “啊…”陸景微怔,早晨起來腦子還有些懵,過了一會,有些激動的問道:“雨綺,你是說秋蘭姐懷上了?”7月中從云春度假回來,算算時間,現在也能確認了。
  宋雨綺不好意思的“啊”一聲。掩嘴道:“我說漏嘴了。”
  “你們啊…,這有什么好保密的。又是驚喜啊?”陸景好笑的拍拍宋雨綺白膩挺翹的俏臀,香滑無比。此時懷里的香美人渾身不著一縷。
  宋雨綺嗔了陸景一眼,嬌聲道:“是啊。秋蘭姐不讓說,她擔心空歡喜一場,想要等三個月后穩定下來再給你說。紫琪、詠碧都知道。就我說漏嘴了。回頭秋蘭姐肯定要怪我。”
  “秋蘭怪你干什么啊?她那兒我幫你說。”陸景愛憐捏捏宋雨綺秀美的臉蛋,“雨綺,安排一下,我上午要回江州。”
  宋雨綺訝然的眨眨眼睛,道:“崔瀚那邊不管了?唐詩經幫你約了上午十點在葉妍的深藍游艇俱樂部和他見面。”
  陸景道:“不管崔瀚了。你給他打個電話說一聲。我有急事。”和秋蘭懷孕這件事比起來,與崔瀚見面只是小事情。
  …
  …
  陸景只帶了保鏢十三,上午九點就飛回了江州。宋雨綺、何夢明、墨靜雯、余樂四人在黃海休假。
  一輛紅色的寶馬疾馳從江州機場前往南陽街南園別墅。陸景剛到南園別墅8號別墅門口。庭院里清幽的竹葉在上午的微風中嘩嘩的響著,卻是接到唐詩經的電話。
  “陸景,沒事吧?”唐詩經關心的道。她擔心陸景是不是出了事。唐家剛剛向陸景靠攏,要是陸景出事,唐家就危險了。
  方琴溫婉的幫陸景拿過行李箱,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牽著陸景,一起進了別墅。
  陸景笑道:“沒事。我回江州處理一點急事。”和唐詩經說笑了幾句,掛了電話。快步進了別墅。
  “秋蘭今天上午沒課。在家里休息。”方琴將手里的行李放下,微笑著說道。聲音很柔。
  陸景笑著抱住身姿曼妙的方琴。溫聲寬慰道:“琴姐,只要雨瑤求來的這個藥酒真有效果。我們倆也要有一個孩子。”剛才在接機的時候,琴姐眼里就有羨慕的神色。
  方琴點點頭,對陸景溫婉而笑,小聲道:“小景,我想快一點。”她的年紀有些大了,保養的再好,孕育下一代還是要越早越好。
  陸景微微一笑,擁著方琴上樓。二樓的書房中陽光燦爛。江州的溫度比黃海要高上三五度。邵秋蘭穿著短袖的深藍色襯衣正伏案寫作,優雅無比。精巧的眼鏡倍添她知性的氣質。
  “陸景,你怎么回來了?你不是在黃海嗎?”聽得門口一聲熟悉的“姐”,邵秋蘭從手中的稿紙上抬起頭,看到門口的陸景和方琴,禁不住歡喜的問道。
  “先飛回來看你。”陸景走到邵秋蘭身邊,扶著她的香肩,仔細的打量著自己心愛的女人。
  從九六年回來第一眼就看到她,一路走過,感情的萌芽,她到江州來讀研,在金山的定情,在杭城見她的父母,領取的那張結婚證。種種的一切在很短時間內從腦子里滑過。
  他的女人很多。用情最深的女人中,秋蘭在其中。
  陸景捧著邵秋蘭精致無暇的瓜子臉,深情的吻了下去。邵秋蘭嚶嚀一聲,仰著頭回應著。門口的方琴溫柔的笑了笑,轉身離開,眼角有一些濕潤。心里有些情緒激蕩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