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8 云未開

坐在一旁的王者俱樂部的隊員竊竊私笑。許魁和張黛兒相互有點對眼。
  想也是,一個是知名的解說,一個是聯賽里的天王級選手。都是各自領域的頂尖人物,經常見面,相互產生好感很正常。
  燕河扶了扶眼鏡,笑道:“我哪里知道oss們在想什么。隔壁包廂里,cgl的馮主席和goc的蔣主席也在。張黛兒參加的那個游戲選秀節目是cgl和天辰娛樂舉辦的。”
  眾人恍然的哦了一聲:這么說起來,張黛兒也算是自己人。話說,現在國內電子競技行業里,直播、賽事、解說、電子刊物基本都是自己人,除了職業俱樂部的選手外。
  片刻后,服務員就送上精美清淡的黃海菜、白云酒。職業選手按規定不能喝酒,這會影響手部的穩定,從而影響職業壽命。但實際上很少有人會這么堅持。
  看著吃吃喝喝的年輕人說笑成一片。燕河琢磨了下,道:“小白,方鋒、張黛兒你們三個待會兒和我一起去隔壁敬酒。”
  “好。”
  …
  燕河帶著許魁、方鋒、張黛兒拿著酒杯進入隔壁包廂。許魁、方鋒平常和王燦見過面,沒怎么緊張。
  倒是張黛兒看到馮泰、蔣浦澤兩位電子競技的oss時,立時有些緊張,白襯衣下豐挺如山的酥胸起伏不定。她的工作關系就掛在cgl游戲集團。
  目前,國內電子競技行業內的大佬就是馮泰、蔣浦澤兩位。他們在電子競技行業內的影響力很大。
  “陸少,王少。”燕河進來打了招呼。說了幾句場面,帶著手下的選手和明星解說一起喝了一杯酒。他人情練達。應付這樣的場面不在話下。
  “燕河,你們坐下來聊會兒。我們正說到電子競技的發展。正好聽聽你們這一線人員的意見。”陸景喊住了要離開的燕河等人。
  “坐我這兒。”蔣浦澤忙站起來,又去喊服務員來加四張椅子。
  “不用緊張。”許魁沉靜的安慰著張黛兒。他和方鋒早知道在王燦面前馮泰、蔣浦澤兩位大佬就是小弟。
  “哦,好的。”張黛兒深深的吸了口氣,平復著心情。這時,她才發現她理解錯了:蔣浦澤、馮主席都要看中間那位青年的意思。心道:他是誰,好像很年輕的樣子。一連串的疑問在心里涌起來。
  陸景注意到那名清秀的女孩在偷偷的打量自己,微笑著點點頭,等幾人坐定之后,開口道:
  “一個行業的興衰榮辱關系的是眾多從業者的命運。雖然有韓國職業聯賽可以作為參考。但我們的情況和韓國不同。你們對于目前電子競技行業的看法和期許是什么?”
  燕河沉吟了下。期期艾艾的說不出話來。目前電子競技體系的構建基本都是陸景和王燦定的。他又哪里敢評論。
  方鋒和許魁對視了一眼,這些問題他們私下里有討論過。許魁微微點頭,先說道:“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社會不理解電子競技這個行業。我們從事的這個行業往往會被家人、戀人誤解。”
  方鋒接著道:“還有一個問題,目前的人才培養體系很成問題,基本上都是靠興趣打出來的。沒有人叫那些年輕人打游戲,很多有才華的選手可能根本就打不出來。”
  陸景點點頭,示意宋雨綺記一下,嘆道:“你們說的這些都是電子競技的頑疾。電子競技雖然被列為正式的體育項目,但想要得到國家的扶持很難。
  電子競技的社會認同度要靠慢慢的宣傳。現在最迫切的人物還是希望能在電視上直播電子競技的比賽。在國內很多地方。上電視也是一種榮譽。
  在社會認同度不高的情況下,游戲體系的構建很困難。我們要是組織人叫小朋友,十一二歲的青年打游戲,家長這一關就過不了。因而。主要還是一種粗獷式的培育。
  當然,關于游戲的技戰術,我們的電子游戲刊物可以多講講。網站上也可以多講一些入門級的戰術。至于你們獨有的戰術。也不能讓你們奉獻出來。”
  馮泰表態道:“陸先生,電子刊物這一塊。我會盡快責成相關的人員去做。”
  陸景嗯了一聲。
  張黛兒明白過來,這位陸先生一言九鼎。一句話可以決定電子競技行業的生態,輕聲道:“陸先生,關于人才梯隊的建設,我有個建議。”
  話音一落,隨即屋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張黛兒的身上。她做星際爭霸解說的時間雖然短,但是臺風很不錯,落落大方。可是,此時,她仍舊有些緊張。
  張黛兒聲音帶些顫抖的道:“我的同學有很多星際愛好者,但是沒有什么大型的比賽供他們參與。如果能夠組建大學生星際聯賽,這可以選拔出來很多人才。”
  她是中原市中原大學英語系大三的學生。身邊有很多還玩游戲的男生。以星際爭霸所要求的手速、體力而言,一名職業選手從18歲開始進入職業聯賽并不算晚。
  陸景微微點頭,這是個好建議,“馮泰,有把握嗎?”
  馮泰沉吟了下,道:“問題不大。不過想要做成nba選秀般的半職業聯賽估計有難度。”這件事,cgl游戲集團內部有評估,但最終是擱淺了。
  陸景側身問王燦,“你覺得呢?”
  王燦笑道:“電子競技雖然無法依靠大學生群體的消費來養活,但是,他們畢業之后的消費能力就不同了。可以先做起來。”
  看了張黛兒一眼,略有些得意的道:“陸景,張黛兒是我挑選出來的。包裝成明星女解說。怎么樣,她的能力還不錯吧!”
  能想到大學生職業聯賽這一層很了不起。
  陸景認可的道:“當一個聯賽推廣大使綽綽有余。”又笑道:“孔夫子說: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你這個點子很不錯。”
  前世里到了2010年之后。各種游戲女郎紛紛登場。王燦能在04年就搞出個明星女解說的包裝方案,很有想法。
  正在做筆記的宋雨綺忍不住白了陸景一眼。這話說的。這不是鼓勵讓女子參與到游戲行業中嗎?那到底是打游戲還是看美女?
  這么明顯的“歪點子”還叫好。正在喝酒的唐詩經則是嘴角帶著微笑,明眸微嗔的斜睨了陸景一眼。她早知道陸景這家伙不是“好人”。
  王燦嘿嘿一笑,對唐詩經身邊的雍馳道:“雍總,那看來我們還要經常合作啊。”
  雍馳看到唐詩經有些不滿,卻是笑著一口答應下來,“好。天辰娛樂能影響的平面模特很多。美女在天辰娛樂這里很多。只要有人愿意轉行去游戲行業,我全力支持。”
  唐詩經的父親唐論語安排唐素衣和他談感情,表示出讓他接班唐風集團的意愿。只是,能讓陸景在唐詩經面前減分的舉動。他還是很樂意去做的。
  “那就說定了。”王燦笑笑,對正忐忑低頭的張黛兒鼓勵道:“張黛兒,好好干。”
  張黛兒認真的道:“我會的。”
  燕河等人出去后。見馮泰沉思著,陸景道:“已經說起大學生聯賽,網吧聯賽也可以搞起來。構建多層次的職業聯賽。這可以由cgl牽頭。
  我們要構建一個行業生態。從進入電子競技到退出電子競技之后的生活,方方面面都要兼顧到。”
  馮泰鄭重的道:“陸先生,我會做好的。下周我把報告交上去。”
  蔣浦澤羨慕的看著馮泰。他倒是想找個人這么說話來著,可惜找不到。現在電子競技行業處在歷史的冰點。
  據說8月份的禁令下來之后,很多城市的網吧養的戰隊因為贊助商的投資削減都解散了。他這個國內第一聯賽的掌舵人日子也不好過。幸好。現在cgl會贊助goc。
  這條粗腿他得牢牢抱住才是。
  …
  從包廂里出來,方鋒笑道:“黛兒,你中獎了。得到王少的賞識,你在cgl游戲集團里的發展不可限量啊。”
  “你說的什么話啊。”張黛兒笑著嗔道。中獎了這種話是指懷孕。偷偷的身邊的許魁。“小白,王少能影響到cgl游戲集團里的事務?”
  小白是許魁的外號。關系熟的人都這么喊。相比于跳脫的方鋒等人,她更欣賞沉穩、冷靜的許魁。
  許魁道:“應該可以。馮總在王少面前是小弟。其實。黛兒,我覺得最關鍵的是你得到了陸少的肯定。他一句話。你以后的成就肯定不只是解說了。”
  “希望吧。”張黛兒嘆口氣,心里有些感觸。
  游戲解說。可不只是有專業知識就行。這恰恰是最薄弱的一環。需要的是年輕漂亮的女孩。她甚至還受過聲音的培訓。所以,這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
  幾人返回包廂里一起吃過飯,然后各自離開。張黛兒是cgl的員工,在黃海租住。剛出地鐵,手機就響起來。張黛兒一看號碼,忙接通,“馮總,你好。”
  cgl游戲集團首席執行官馮泰的私人電話,公司的通信薄里可以查得到。她存在了手機里,卻從沒想過可以撥這個號碼。沒想到今天卻突然收到馮總的電話。
  “黛兒吧?你剛才的表現很不錯啊。公司要給你加加擔子。大學生聯賽的籌備工作,你要參與。這個形象大使的位置非你莫屬。明天你來公司找阿進。他會協調安排你的工作。”
  “啊…”張黛兒一愣,有種被餡餅砸中的感覺,想起許魁的話,心里有些了然,連忙說道,“好的,馮總。”
  心里又想起今天在包廂中的遭遇,想著電子競技如果真的推動起來,前景肯定美好。而她做的這份解說職業肯定也能收到社會的認可。
  想著,心情變得高興起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