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5 重逢

高修平微微欠身給崔七月添了酒,道:“我三叔事發之前和夏如龍互通過消息。我和夏如龍還有聯系。他說三井財團準備在國際石油期貨上狙擊富躍產業基金。”
  富躍產業基金和陸景的關系,崔七月很清楚。
  崔七月喝了口酒,沉吟不語。
  高修平笑一笑,解釋道:“海益汽車現在被昆成汽車壓得很慘。昆成汽車開發了一款家用轎車,昆拓。西南家庭轎車市場已經丟了40%。”
  崔七月很聰明,聰明衍伸而來的就是性格中的多疑。他不得不解釋一句。
  崔七月神色動了動,開口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也加入到狙擊陸景的行列中去?”
  高修平點點頭,說著他的想法,“三井那里我們搭不上線。搭上線了,也沒法信任他們。夏如龍六月份已經到摩根大通銀行的投資部門工作。我們出資,讓夏如龍在前臺去操作。”
  崔七月用力的抿了抿嘴。高修平還有一層意思沒說透。詩經現在和陸景越走越近,身為詩經的愛慕者,夏如龍對陸景難道沒有心結?只是,曾幾何時,他以為夏如龍是他娶詩經的最大障礙。
  想了想,崔七月輕嘆口氣,“你打算拿出多少資金參與?我最近手頭并不寬裕。”
  高修平沉聲道:“2億美元。”
  崔七月一呆,有些明白了,振奮的道:“既然這樣,我出5千萬美元。”
  以高修平的身家,不可能拿出2億美元的閑置資金。很明顯,他取得了高家某些人的支持。那么自己也陪著他賭這一把。
  崔七月又問道:“修平,你有多少把握?”這5千萬美元是他全部的家底。是歷年來的積蓄。
  高修平明白崔七月的擔憂,笑道:“這可不好說。期貨是零和游戲,有三井的資金壓陣。夏如龍也是聰明人,要說把握。我想應該有六七分。”
  六七分把握已經很高。崔七月點點頭,輕輕的砸拳,“那就干了。”
  平鴻基金投資黃金期貨失敗差點倒閉。雖然,沒有證據表明是陸景做的手腳,但是聯系陸景和詩經一起去美國、景華微芯的動作,這背后肯定是陸景在作祟。
  …
  …
  新的一周開始,天氣正好。香港的街頭巷尾上隨處可見穿著清涼夏裝的行人。下午時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緩緩的停在世運大廈樓下。
  董冰穿著白色的職業套裝。肉色絲襪,優雅的踩著高跟鞋從車里下來。給助理說了一聲,先坐電梯上了世運大廈的頂層。
  頂層走道窗外,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眾多。董冰先去陸景的辦公室。明亮的辦公室門開著,里面卻是空無一人。返身回來進了陸景的助理辦公室。
  正在辦公室里辦公的宋雨綺、徐詠碧、何夢明、墨靜雯、余樂和董冰打著招呼。董冰問道:“咦,陸景還沒來上班?”
  余樂嘿嘿笑道:“芝華事務所的黃紫琪來香港了。你說陸景能來上班嗎?”
  董冰“哦”了一聲,輕啐道:“他倒是喜歡不務正業。”余樂話里的意思,她哪里會聽不出來。黃紫琪和陸景的關系想想就知道。問題是,陸景昨天到的香港,這都第二天下午了。還不來上班?
  宋雨綺、徐詠碧、何夢明、墨靜雯四女的俏臉都微帶粉紅。昨天晚上四人去莫心藍的別墅休息的。將1020號別墅的空間留給了陸景和黃紫琪。至于兩人在別墅里做什么,想想就知道。陸景和黃紫琪可是有兩年沒在一起了。
  見辦公室內的氣氛有點怪異,宋雨綺起身招呼董冰落座。倒了水,問道:“董冰,你找陸景有什么事嗎?”
  董冰笑道:“沒什么大事,想問問他在仰光的事情。誰知道他又跑到寧西去了。”
  余樂插話道:“董冰,你問我就行了。我是全程參與。”
  董冰沒好氣的笑道:“我幫正在德國的小靈問的。貌似,你天天都在大使館跑吧。”宋雨綺和陸景的關系,她知道。所以剛才沒提丁靈的名字。
  余樂郁悶的摸摸鼻子。眾女都哄笑起來。聽著大家聊天,墨靜雯起身去了衛生間。清涼的水打濕了手,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墨靜雯輕輕的“呀”了一聲。
  剛才感覺到臉上發燙,連忙出來。這一看,整個臉蛋都紅的似蘋果。艷若桃花。昨天晚上去莫心藍別墅里休息她今天上午偷偷的回去拿了換洗的衣服。進了1020號別墅。剛上二樓,就聽到二樓客廳里陸景一貫溫潤的聲音帶著一絲粗重,“紫琪,再翹高一點…,我進來了。”
  她當時就懵了。片刻后,就聽到黃紫琪歡愉卻壓低著的婉轉呻吟聲。密集的撞擊聲由小到大,讓她的腿都變得軟綿綿的。等有些力氣后,她就落荒而逃,換洗衣服也顧不得拿。
  看著鏡子里明艷嫵媚的美女,墨靜雯嬌羞的掬起一捧清水,捂著自己艷麗的臉蛋。腦子里亂糟糟的。
  …
  …
  華燈初上,天邊還浮著一絲金色的浮云,湛藍色的夜空,在入夜后尤其的澄澈。
  陸景穿著睡袍心滿意足的擁著黃紫琪在三層的陽臺上看著香港夜市的風景。微風徐徐。聞著黃紫琪身上的清香,感受著她香滑豐滿的玉兔貼著胸膛,微笑道:“紫琪,我明天去黃海見一個人。你跟我一起去。”
  憐惜著寵她,和她一起歡愉了兩天,但仍覺得還不夠,只想她時刻在身邊。
  黃紫琪靠在陸景懷里,輕聲道:“我不去。我要在香港這里和許行長談和華銀行大廈的設計。”
  “嗨,讓許雪等著就是。”陸景不在意的說道。
  黃紫琪抬頭看著陸景,仰著頭,明亮的大眼睛看著陸景,微微一笑,“我認真的。這是我的事業。要是我設計的不好,許行長到時候不會用我的設計方案。”
  陸景無奈的道:“我也是認真的。”
  黃紫琪嬌嗔著推了陸景一下,墊起腳尖,抱著陸景的脖子,在他耳邊嬌聲道:“你還不夠啊?我都快累死了。她們怎么受得了你?”
  陸景得意的笑起來,手伸到黃紫琪睡袍里揉著她曲線完美的雪-臀,愛憐的吻著黃紫琪滑膩如玉的清麗臉蛋、水潤迷人的嘴唇。兩人柔情蜜意的吻了好一會,陸景才溫柔的道:“我明天要去一趟黃海,跟著要去京城。紫琪,我們回頭在江州見面。”
  緬甸的事情完成了,他得回京城向大哥匯報。電話里溝通不如當面說的清楚。
  黃紫琪點點頭,眼波流媚的道:“你明天陪我去見許行長。我下午三點還有一個《財經新周刊》的專訪。”
  她也舍不得這么快就和陸景分開。兩年的相思,又哪里是兩天的時間能疏導的?
  …
  …
  和華銀行搬到香港中環廣場大廈之后,這還是陸景第一次來和華銀行。香港中環廣場大廈作為世界上租金最貴的寫字樓,無疑是香港財富和地位的象征。
  高聳入云的大樓如同一座寶塔,典雅、巍峨。其頂部是金字塔形狀,在上午的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中環廣場大廈一共78層,和華銀行租了35層至41層一共7層樓。
  陸景看了看,幫黃紫琪提著粉色的手袋,親密的一起走進香港中環廣場大廈里。許雪的辦公室在41樓。黃紫琪在前臺報了名字之后,在待客區的沙發上稍坐。
  “我們來早了幾分鐘。許行長還在會客。”黃紫琪接過前臺遞來的水杯,先給陸景,輕聲說道。
  陸景點點頭,握著她的手,笑道:“不急,我們等等。”有黃紫琪陪著,時間流逝的很快。
  片刻后,穿著黑色絲襪制服的前臺女郎過來道:“黃小姐,許行長的時間已經空出來了。請跟我來。”
  穿過寬敞整潔的走廊,轉過有著精美繁復花紋的圓柱,略走一會,就到了許雪的辦公室前。
  窗明幾亮,帶著西式風格的辦公室里,許雪笑著迎了過來,她穿著米色的吊帶裙,身姿豐韻修長,嬌美迷人。看到陸景,詫異的道:“啊…,陸景你怎么也來了?”
  “陪紫琪來看看。順便和你說點事情。”陸景打量了一會,道:“許雪,你這里環境不錯啊。”
  許雪邀請黃紫琪到辦公桌邊看設計圖,按了內線讓助理送咖啡過來,笑吟吟的道:“環境要是差了,哪里會有人對和華銀行有信心。你要是開一輛桑塔納。和華的人心只怕也要慌張。”
  陸景的來意,她大致猜的到。
  陸景就笑,“也可以是我體驗生活新車嘛。昆成汽車最近發展的很好。”做個手勢道:“你和紫琪先忙吧。我的事情就幾句話。”
  許雪7月底去了一趟江州。當時是徐詠碧接待她的。黃紫琪的整體設計方案做了一個多月,要贏得許雪的青睞并不算難。
  不過,一些設計細節的地方,紫琪仍需要和許雪聊一聊,了解清楚。可以預見,花費15億美元的和華銀行大廈肯定充滿了黃氏、許氏風格。
  許雪和黃紫琪聊了一個多小時。陸景在辦公室打幾個電話。他下午就要離開香港,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楊玉立他們那兒他需要打個招呼。
  莫心藍已經和他約好下午在別墅里見面,順便和紫琪一起送他去機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