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4 回國的路

和陳陽容在盛泉度假會所喝過酒回到喜來登酒店,陸景微醺的在浴室里沖著澡。丟在沙發茶幾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陸景洗過澡出了浴室,看看號碼,重新撥了回去,“王燦,什么事?”
  電話里王燦道:“哈,能什么事?我剛給李菲菲打了電話,她同意過段時間給她爸打電話。”
  陸景嗯了一聲,心里松了口氣。就怕李菲菲驕傲的不愿意給她父親打電話。她如果肯和她父親李明湖談談,回國的事情應該沒什么障礙。
  “靠,你反應不用這么平淡吧?”王燦郁悶的叫了一聲,他可是急匆匆的給李菲菲撥了七八個電話才打通。
  陸景就笑,“那我能什么反應?不扯了,你下周二又要去黃海帶隊打比賽?”
  下周二是goc星際聯賽開打的日子。王者俱樂部星際戰隊的經理燕河會給他發個短信提醒下賽程。
  說起電子競技,王燦眉飛色舞的道:“美容連鎖店做的沒什么意思。反正每年就是那么多收入,我也懶得經營。電子競技算是我的事業了。下一輪是對陣唐詩經投資的血玫瑰俱樂部。哈哈,陸景,要不要手下留情?”
  黃海唐家現在和陸景走的很近。至于唐詩經和陸景的關系那就更近了。
  陸景沒好氣的道:“你還手下留情,王者俱樂部又不是橫掃國內。”
  王燦哈哈一笑,也沒什么愧色,道:“要作弊的話,咱哪里需要用實力說話。”
  以cgl游戲集團、王者俱樂部在電子競技項目上的影響力,要作弊拿第一真心不難。只不過,陸景和他都沒那個心思而已。比賽打的好看就可以。他們又不缺那個榮譽、獎金。
  王燦又笑道:“新聞出版總署下了禁令。你說動李省長了吧?”
  陸景點點頭,“李省長答應幫忙。黃海想要成為試點,怎么也得元旦之后了。總得給總署面子。半年不到的禁令就被破。換誰坐那個位置都不會愿意。”
  “那是。等半年也無所謂。”王燦道,“你下周二來得了黃海?我聽說黃紫琪去了香港吧?你都兩年時間沒見她了。”
  陸景笑道:“我就不能帶紫琪去黃海嗎?唐詩經幫我約了和崔瀚見面。”
  王燦就笑。“你倒是不怕唐詩經吃醋啊?”又笑道:“哦,你現在還摻合唐詩經和崔七月的事啊?”
  崔瀚是崔家新冒頭的三代子弟。在拍電影上玩的風生水起。正在和崔七月、崔無雙等人競爭崔家繼承人的位置。似乎陸景、唐詩經都很看好他。這也是打壓崔七月的一步棋。
  陸景道:“敲敲邊鼓。主要是唐詩經在復仇。”
  王燦翻翻白眼,說了幾句閑話,提醒道:“陸景,緬甸的事情,和華應該會被歐美的財團所注意到。”
  陸景輕松的道:“不要緊。沒有緬甸的事情,他們不是同樣注意到了和華?況且,注意到又怎么樣?歐美財團只是一種概稱。沒有觸犯到具體公司的利益。誰還真撲上來和我放對啊!
  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來。咱們的史書經常說百姓簞食壺漿,以迎王師。問題是這個百姓,真的是百姓?恐怕是世家、鄉紳一流的人物吧?”
  王燦呵呵笑道:“你心里有數就行。不扯了,我得睡覺去了。最后一件事,白露最近對你很有意見。傅婕去緬甸的事情你完全可以和她說一聲啊。”
  陸景笑笑,道:“不用解釋了。雖然我很欣賞白露,但是理智上來說,我和她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合適。風家和我們兩家…”
  王燦輕嘆口氣,“也是。”
  …
  …
  將近中午時分。飛機停靠在香港國際機場。順著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機場,拖著黑色的行李箱剛出接機大廳,就看到車道邊停著的銀灰色寶馬商務車。
  看到陸景。宋雨綺從車里下來,嫵媚的輕笑,秀美的揮揮手。一個月沒見他了。
  “雨綺。”陸景笑著走過去,給了宋雨綺一個擁抱。宋雨綺俏臉微紅,輕聲道:“不止我一個人來接你。”幫陸景把行李拿到車后備箱里。這時,車窗落下,露出一張清麗動人的鵝蛋臉,絕美無瑕。
  “紫琪…”陸景輕喊了一聲,時隔兩年再次重見。在看到黃紫琪的一瞬間,仿佛被人施了魔法無法動彈定定的站在車門口。喉嚨里干澀的無法發聲。千言萬語說不出。
  重見之時,才知道她在心里的份量。才知道。電話不解相思。
  黃紫琪明快的笑了笑,如珠玉落地的聲音,嬌柔的道:“陸景,上車。”
  陸景這才回過神,急匆匆的拉開車門。坐進車里。商務車內空間寬敞、裝飾豪華。黃紫琪穿著迪奧的條紋款式t恤,黑白相間的短裙。盤著秀發,明眸酷齒,打扮的時尚而精致。
  陸景毫不猶豫的把黃紫琪緊緊的擁抱在懷里。黃紫琪輕輕的摩挲著陸景的臉龐,看著朝思暮想的愛人。嘴角,浮起明快的笑容,炙熱的情思從明亮的眸子里流出,毫無保留的讓他讀懂。
  “不是說在香港山頂的別墅里等我嗎?”佳人在懷,幽香陣陣,陸景柔情涌動,讓黃紫琪坐在他腿上,溫柔的問道。
  “想著你要來香港了,做什么事情都不靜不心。就跟雨綺姐一起來見接你啊。”黃紫琪依偎在陸景的懷里,輕輕的說道。事到臨頭,才知道倔強和堅持都是虛妄的,只是想來見他。
  “紫琪…”陸景輕輕的呼喚著黃紫琪,低頭吻著懷里佳人嫣紅如脂的水潤嘴唇。
  黃紫琪溫柔的回應著陸景的吻,香滑的小舌主動糾纏著陸景。這時,言語無法表達愛意。
  宋雨綺在車外略等了五分鐘才上車,看到兩人擁在一起,掩嘴笑了笑,按下擋板,隔絕駕駛座和車后面,發動汽車前往香港山頂。車內,陸景和黃紫琪說著米蘭的事情。電話里說過的事情,抱著紫琪說又另外一番風韻。
  車到香港山頂的1020號別墅。徐詠碧、何夢明、墨靜雯三人外出逛街去了。宋雨綺道:“我去安排午飯,你們說話。”找了個借口,翩然的離開。
  兩年沒見,陸景肯定有很多話要和黃紫琪說。
  豪華的別墅在中午時分十分幽靜,靜的能讓人感覺到時光的流逝,陸景抱著黃紫琪在客廳的沙發上述說兩年分別之后的點點滴滴。
  “第一天到米蘭,心情很忐忑。一句意大利語都不會。等整個報道流程完成,進入米蘭理工大學,心思就定下來。后面就是請留學生做外教,自己學意大利語。差不多半個學期勉勉強強的能和室友交流。”
  “兩年時間換了兩個室友,前面一個是那不勒斯的胖女孩很熱情,后面進來的是羅馬人。我和她關系不大好。她很不喜歡小六。因為小六做事一板一眼。我那時忙著去圖書館,也沒功夫和她斗。”
  “米蘭的街道歐洲風格很明顯,都是尖尖的屋頂,看起來像大片里的高清圖片一樣。我這次設計sit的總部大樓就參考了米蘭大教堂的風格。”
  “去年那個叫我意大利語的留學生追我,給我送了很多禮物,還承諾一大堆嫁給他之后的東西。你知道的,能去米蘭留學的人,家庭條件都非常不錯。米蘭可是時尚之都。少點歐元都無非體會到這座城市的精華神韻。”
  陸景問道:“后來呢?”
  黃紫琪嬌嗔道:“能有什么后來?我說有人在等我,只能對他說scusi。陸景,話說,他比你帥多了。”明亮清澈的眼眸里帶著戲虐的笑意。
  陸景愛撫著黃紫琪短裙下雪白圓潤的美-腿,笑道:“我又不靠臉蛋吃飯。”
  抱著紫琪說了很久的話,天色漸漸的暗下來。陸景叫了麗都酒店的外賣送過來。吃過飯,在二樓的落地前說著話,窗維多利亞港灣華燈初上,若隱若現的燈光照映在別墅里。
  黃紫琪明眸皓齒的容顏在夜色下散發著幽靜絕美的氣息。陸景吻著她,在落地窗前脫了她的短裙,粉色的三角褲與雪白的肌膚交輝相應。渾圓的俏臀,完美無雙。如古希臘雕塑般的筆直感美感的雙腿。
  陸景看得意亂神迷,深深的吸口氣,“紫琪,陪我去洗澡。”
  “你抱我去。”黃紫琪聲音很輕,臉上有些嬌羞的微紅,白皙的肌膚似敷了一層粉似的。嫵媚清艷,明亮的眸子里有淡淡的流波閃過。
  …
  …
  文舟,千蒼雪。富麗堂皇的包間里,崔七月招待著前來看望他的高修平。幾碟小菜,方桌上放著幾瓶洋酒。
  高修平打個酒嗝,說道:“七月,你這不能坐以待斃啊。崔瀚這個人我見過,沒多少本事。”語氣十分誠懇。心里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當初,他被去渝都主持海益汽車,崔七月話里話外的笑他。現在他至少還能在未來接掌高家。而崔七月的未來恐怕就玄了。之前送給他的情人寇凌已經回了香港。頹勢可見一斑。
  崔七月大口的喝著酒,酒氣沖人,半響,沉悶的道:“你有好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