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3 西山市的游說

陸景沉吟了幾分鐘,有點明白了李明湖的執政思路,想了想,道:“李叔叔,商品房的價格無所謂高低。只要保障房建設好,監督分配到位,社會上的矛盾就能緩和。廉租房的模式,西方就實施的很好。不過,保障房的分配、建筑質量、位置往往很難監督到位。”
  這話說的很透徹。縱然是和李明湖意見不合,但陸景還是說了出來。不提他作為陸家子弟,只憑他身為和華的掌舵人,他可以在一省之長面前直言自己的看法。
  李明湖琢磨了一下,笑著點了點頭,轉了一個話題,聊了幾句,道:“小景,你去年沒到我家里來拜年吧?今年一定要來走走。到時候嘗嘗你史阿姨的手藝。”
  陸景愣了一下。要是在十八歲之前,他能聽到這個邀請,只怕會認為是世界上最動聽的消息。現在…,陸景心里苦笑。
  其實,陸景每年都會去李菲菲爺爺家里拜年。有時候會碰到李菲菲,有時候碰不到。碰不到的時候居多。以前是李菲菲討厭他之后可以避開他。現在是拜年的時間很隨意,碰到的概率比以前還低。
  想歸想,陸景自然不會點出來,微笑道:“李叔叔,我今年一定登門叨擾。”又適時的告辭道:“李叔叔,你公務繁忙,我就不打擾了。”
  李明湖微笑著點頭,起身送陸景出門。回來時,輕輕的嘆了口氣。陸家這二小子,待人接物越來越有水平,說話辦事讓人心里很舒服。黃海那點事,他還真的幫陸景好好辦。
  相處這一下午,更是讓自己改變之前對他不好的看法。甚至。起了愛才之心。可惜了!陸景原本應該是他的女婿的。
  …
  …
  陸景到西山來就只帶了趙姿隨行。坐趙姿的車快要抵達喜來登酒店時,手機忽而響了起來。看看號碼,陸景嘴角翹起來。接了電話,“陳廳?”剛才出來時。陳陽容看到李明湖送他出門時的詫異神情自然瞞不過他。
  陳陽容熱情的道,“還是陸總有辦法啊。省長近一周都沒有露出笑臉了。陸總,最近在西山吧?我們聚一聚。西山的美食,我大約知道一點。”
  真熱情假熱情陸景還是聽的出來,陳陽容是真想和自己結交,婉拒道:“陳廳,我明天回香港。”
  陳陽容道:“那今晚呢?今晚你有安排嗎?”
  陸景有些無奈,再拒絕就得罪人了。道:“晚上沒什么安排。”
  陳陽容笑道:“那行。我從省長這兒下班了打你電話。咱們,不見不散。”
  車到喜來登酒店。陸景剛進入旋轉的大門,卻是接到許雪的電話,“陸景,你明天該從西山回香港了吧?”
  陸景去西山的消息,她作為和華銀行的行長,自然是清楚。緬甸的計劃,她也參與了。
  陸景笑道:“是啊,怎么許行長準備給我慶功?”他現在心情很放松,調侃了一句。
  這次見李明湖的結果很好。寧西、黃海的事情都已經得到結果。李明湖有打通緬甸油路這個政績在。地位穩固,應該不會強逼李菲菲聯姻嫁人。
  否則,前世里自己喝下毒酒的時。李菲菲就不會是獨居在燕大校園里。要知道,那時她已經三十三歲了。現在剩下的就看王燦怎么勸李菲菲回國。
  許雪正在香港中環廣場大廈的辦公室給陸景打電話。和華銀行已經從世運大廈搬出,在中環廣場大廈這棟全球最昂貴的辦公地點租了7層樓辦公。
  看了看藍色的落地窗前拿著咖啡杯無限美麗的倩影,許雪心里嘆口氣,輕笑道:“慶功還是算了,請你泡吧吧!對了,黃小姐在我這兒,我們剛交流了下和華銀行大廈的設計方案。我對她的設計理念很認同,可以的話。我準備請她操刀設計和華銀行大廈。”
  “啊…,紫琪到香港了。”陸景驚喜的說道。又反應過來,道:“許雪。知道你惦記著和華銀行大廈的修建,沒必要這樣繞著彎提醒我吧?”
  許雪捋著耳邊烏黑的秀發,笑道:“不提醒你,你就忘記了。你可是許諾了今年調撥15億美元給我在中環購買地皮。”
  陸景無語的道:“放心吧,我留著有你的預算。”
  對許雪執著的想要在香港中環修建一棟地標性建筑——和華銀行大廈,他有些不以為然。不過,他同意了許雪這個計劃,自然不會再改口反悔。
  之所以地價這么貴,許雪是打算先買下幾棟樓,拆掉之后再重新規劃建成和華銀行大廈。中環寸土寸金,許雪這個方案耗費的資金量自然很大。
  聽著陸景話里似乎有些不滿,許雪心微微提了一下,解釋道:“陸景,香港政府準備擴建中環碼頭,我已經安排人拿下一塊地皮,15億美元應該是最終的建成費用。”
  這比原定計劃的300億資金縮減了近三分之二。
  陸景就笑,“那一錘子買賣了。我回頭就把資金匯到你賬戶上去,少了你自己負責。”
  許雪也笑起來,道:“多了我也不退的。海棠網上市的事情你不關注嗎?靜雨已經回了建業,到處宣講創業勵志的故事。”
  海棠網八月中在摩根士丹利的幫助下,在納斯達克上市。股價超發至24.68美元。海棠網幾個創始人現在都成了億萬富翁。
  “關注這個干什么?那筆資金都要進入建業市商業銀行和景華投資。我分潤到的好處不知道要隔幾層。”
  和許雪說笑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琢磨著給葉靜雨發了個短信,她在美國忙了大半年,很辛苦。回到酒店的行政套房里,撥了黃紫琪的號碼。
  …
  …
  美國,洛杉磯。
  藍魅擊劍俱樂部里咯吱咯吱的鞋子摩擦地板的聲音響著,不時的有“good”、“nice”、“好”等等叫好的聲音發出。
  藍魅擊劍俱樂部位于洛杉磯的小鎮里。三層的洋樓,明亮的房間中,十幾名擊劍愛好者在場地中練習。
  “好了。菲菲,到時間了。”2號場地中。風天澤大口喘著氣,掀開頭盔說道。
  在擊劍上他不是李菲菲的對手。五分鐘不到,按照比賽規則計分的話,他已經落后的沒法翻盤。
  好在,他也只是來陪李菲菲的,并不在意輸贏。當然,能贏是最好。只是這半個月下來,他就沒贏過一次。實在讓人氣餒。
  白色訓練服裹著李菲菲凸凹有致的豐盈身姿,挺拔的酥胸,精致的俏臀,高挑而性感。李菲菲掀開頭盔,長發流泄而出,笑道:“天澤,中午我請你吃午飯。又耽擱你一上午了。”
  今天是周六,不加班的話,她一般都回來這里運動,出出汗。
  兩人從訓練場地上下來。和一旁觀戰的幾名俱樂部成員笑著打過招呼,去換衣服。
  簡雅的私人單間里,李菲菲換了一身休閑的裙子。剛要拿起背包離開時。手機響了起來。李菲菲拿出手機,看到是好友王燦的電話,微笑著接通電話。
  “呼--,總算打通了。”王燦在電話里長嘆口氣,“菲菲,又加班嗎?”
  李菲菲放下背包,坐到軟椅,道:“最近工作不忙。我在擊劍俱樂部里運動。什么事情這么急?”現在是上午十一點,國內是晚上十一點。
  王燦笑了笑。道:“這事我和陸景很急。但是你不一定急。菲菲,你現在有沒有考慮回國?”
  李菲菲微微皺眉。“王燦,你的想法不現實。”王燦作為陸景的死黨。老是想撮合她和陸景在一起。
  不說陸景已經結婚了,沒結婚,她也沒有和陸景走到一起的想法。不是每個女孩都要和最優秀的男生在一起,她要找的是最適合她的。
  王燦嘿嘿一笑,“放心吧,李叔叔那兒肯定不會逼你和閔海結婚了。緬甸最近政局變動,李叔叔在寧西的影響力很快就會上升。”
  聽王燦的話,他顯然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李菲菲正準備等他說完再糾正時卻聽到這么個消息,立即吃了一驚,想了想,問道:“真的嗎?”
  如果能回國自然最好。從內心底來說,她根本就不想政治聯姻。都什么時代了。
  王燦拍著胸脯道:“菲菲,我騙你干嘛?從小到大,我幾時騙過你?回國的事你過段時間給李叔叔打電話說一聲,成功概率至少在五成以上。”
  李菲菲哭笑不得,這像是有把握的樣子嗎?五成的把握不就是成功和失敗都可以。問道:“這件事和陸景有什么關系?”王燦不會無緣無故的在她面前提陸景的名字。
  王燦道:“陸景在緬甸投資了8億美元。這件事,衛婉儀知道。”李菲菲很聰明,他提個話頭就行了。
  “咚-咚-”敲門聲傳來。緊接著聽到門外風天澤喊道:“菲菲,你沒事吧?”
  王燦語焉不詳,李菲菲本來想要問詳細一些,這時想了想,道:“王燦。我知道這事了,回頭我給我爸打電話。”
  掛了王燦的電話,又回了風天澤一聲,李菲菲安靜的坐在軟椅上,陡然的從好友嘴里聽到陸景為她回國的事情而奔波時,一時間有些奇異的感受。
  陸景那張陌生又熟悉的臉龐從記憶深處里浮起來。平淡、厭惡、決裂、平淡。自己和他的關系從十年前的初中開始到現在經歷著這樣的輪回。
  上次陸景來洛杉磯順道來看她,留給她的印象很不錯。陸景現在給她的形象十分模糊。就像水霧中的花。
  8億美元。而且,陸景沒有避諱他的妻子。李菲菲輕輕的搖搖頭,將手機丟進背包里,拉上背包的拉鏈,背著背包出了單間。
  風天澤正等在門外,殷勤的道:“菲菲,餐廳我已經訂好了。晚上我同學那兒有個酒會…”
  李菲菲微笑著打斷風天澤的話,“天澤,下午和晚上我想自己單獨安排。”
  風天澤一呆,苦笑道:“好。”操之過急了。
  李菲菲心里嘆口氣:風天澤只是愛慕她的容顏,卻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