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2 事了拂衣去

早晨在酒店頂層的泳池里鍛煉了一圈,回房間里洗過澡,換了衣服去一樓餐廳里吃自助早餐。
  西山市喜來登酒店的自助早餐品種豐富:豆漿、牛奶、咖啡,稀飯、饅頭、油條、小籠包、炒飯、面條、米粉,金黃綿軟的煎雞蛋、可口的小香腸,吐司、蛋糕等等。中西式的早餐品種都提供。
  陸景選了一份水餃,拿了兩個煎雞蛋獨自坐在餐廳典雅的長方形四人餐桌上慢慢的吃著。
  吃下第二個餃子時,領桌來了三名男子,看著衣著打扮像商務人士。說說笑笑的,話題不知怎么的就從熱點話題轉到西山市的政治人物身上。
  “老吳,你別看西山市現在有條線路堵,等一兩年你再來就知道。咱們西山市的段市長對全市人民承諾了:現在堵一堵,以后順暢幾十年。我們都信他。”
  “當時,段市長在開會,下面有個局長在打瞌睡。段市長多硬氣,說,‘在我的會議上你睡覺,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那個局長傻眼。當場免職。西山市上上下下立刻服氣。”
  “還有一回,省里的李省長下來視察創建衛生文明城市的活動。按照活動要求,整個西山市要做到沒有衛生死角,全市干部職工大掃除。段市長責成環衛局來做這個事情。李省長看了,不高興,問起來,段市長當場就頂了回去。”
  “你們知道段市長怎么說?‘群眾的肚子重要還是領導的面子重要?不干正經事’。這事讓段市長在西山市威望高漲。段市長的根子深啊,據說中央有大領導很欣賞他。”
  陸景一份早餐吃完,慢步離開餐廳。剛才那位商務人士。話里話外就西山市就認一個段市長,細想就知道有些虛。官場上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簡單。
  段市長頂李省長的段子流傳的這么廣,只怕是真有這件事。當然。事情的經過肯定不是自己聽來的那樣。不過,李菲菲的父親看情況,處境不大好。
  …
  回到房間里,陸景看看時間,給李明湖的秘書陳陽容打個電話,表明身份和來意后。電話里陳陽容笑道:“陸總,李省長現在不在,我回頭給你回話。”
  陸景笑道:“行啊。陳廳,麻煩你了。”
  陳陽容道:“不麻煩。不麻煩。”掛了電話,心里卻是尋思著這位自稱陸景,喊李省長李叔叔的人是誰。
  陸景掛了電話,自嘲的笑了笑。他和李菲菲家里基本沒什么來往,李明湖這位秘書顯然不知道他是誰。
  給唐悅發了條短信:昆盛的事情辦的不錯。剛把手機收起來,卻是接到唐詩經的電話。聽著唐詩經清潤的聲音,陸景心情不自覺的愉快起來,嘴角浮起一縷微笑。
  “陸景,你。在仰光沒什么事吧?”閑聊了幾句,唐詩經聲音微頓一下,問道。
  陸景微怔,有些明白唐詩經想問什么。聽著她話里關心的意思,淡淡的溫馨感在心里飄散開,微笑道:“沒什么事。等我回黃海清你喝茶。”
  又岔開話題。“詩經,下輪電子競技的是王者俱樂部對陣你投資的血玫瑰俱樂部吧?我有時間的話。去一趟黃海。”
  唐詩經輕輕的一笑,成熟的女人韻味仿佛如同杯子中的美酒溢了出來。“你還想著打游戲?電視節目都給禁了。還是關注下天辰娛樂吧。雍馳正在卯足干勁超越星光傳媒。”
  她父親重金投入電子競技的緣由,她現在知道一些。陸景布局把崔七月的崔家繼承人身份剝奪這個人情很大。父親擔心自己“犯傻”,提前把人情給還了。
  陸景就笑,“禁得了一時,禁不了一世。電子競技產業的前途很光明。”
  說笑幾句,聊了約半個小時,陸景才掛了手機,搖搖頭:唐詩經的美麗是無法阻擋的。她的成熟、冷艷、性感令人怦然心動。只是,自己和唐詩經的關系大概也就只會維持在這個程度。
  電子競技因為被新聞出版總署下發通知禁止在電視臺上播放受到了極大的挫折。他現在想要見李明湖,想要通過他的影響力讓黃海成為試點城市。
  …
  上午十一點三十分,陸景輕松的靠在窗前的沙發上翻著報紙,不時的發著短信時,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電話。
  電話里陳陽容笑呵呵的道:“陸總,李省長下午一點半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麻煩你到時候來西山賓館2號樓。”
  陳陽容的語氣客氣了不少。他給李省長匯報之后,李省長就讓他排行程。很顯然,這位陸總有可能是李省長的世交子侄。他只是現在才通知陸景而已。
  陸景笑著應了下來。
  西山賓館是寧西省委招待賓館,并不對外開放。賓館臨湖而落,初秋之季,紅葉遍地,中式古典風格的亭臺樓榭相連,風景秀美。很適合療養、工作。寧西省委領導班子成員有時候會在這里辦公。
  中午時分,陸景提前了五分鐘抵達西山賓館2號樓,給陳陽容打了個電話。片刻后,一名體格健碩、膀闊腰圓,約莫三十四五歲樣子的男子迎了出來。
  陳陽容看到陸景年輕的臉龐,禁不住愣了一下,這位還真是年輕,隨即又滿面春風的和陸景握手,“陸總,你好,你好。”
  寒暄幾句,領著陸景往2號樓里走去,快到房間時,陳陽容小聲提醒道:“陸總,省長剛放過脾氣。”
  陸景一點就透,微笑道:“陳廳,謝了。”
  陳陽容笑了笑,推開房間的門,領著陸景進去。米黃色的窗簾拉的嚴嚴實實,華麗的吊燈將套間內照的通明。明亮的套間里,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在伏案工作。
  “省長,陸總來了。”陳陽容輕聲道,見李省長抬起頭,悄然的退后兩步。
  李明湖鬢角有著白發,一雙眼睛很有神。李菲菲的外貌和她父親很有六七分肖似。陸景之前和李明湖見過幾次,大部分都是遠遠的相見。這時,禮貌的道:“李叔叔,打擾你了。”
  李明湖點點頭,“陸景,坐吧。我先看一份文件。”
  陳陽容微怔了那么零點幾秒。李省長的習慣他很清楚:李省長這么做并不是冷遇陸景,而是借著看文件來思考怎么和陸景說話。這個年輕人居然值得省長這么重視?自己在門口的示好還真是做對了。
  陳陽容心里松口氣,麻利的給坐到沙發上的陸景倒著茶水,然后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
  “心里有事情,不看完,難受。”李明湖放下文件從辦公桌后走出來,做到待客沙發上,問道:“在西山遇到了困難?”
  陸景道:“是有點事情想要找李叔叔幫忙。緬甸局勢動蕩之后已經穩定下來,我想著看能不能把蘇山港和寧西聯通起來…”
  李明湖漫不經心,甚至隱藏的很好的冷漠情緒慢慢的消去,認真的聽著陸景的陳述,不時的插話問上一兩句。
  下午一點五十七分,陳陽容推開房間門,準備提醒李省長去見一位客人時,看到房間內李省長和陸景聊得正投機。還在琢磨著怎么說話時,李明湖微笑道:“小陳,把下午的工作安排都給推了。我要陸景好好聊聊。”
  “好的,省長。”陳陽容答應一聲,掩飾著臉上的驚訝退了出去。李省長心情變好了?這可是最近一周李省長的第一個笑臉。
  兩個小時的時間在陸景和李明湖的交談中飛快的流逝。打通緬甸油路的意義、價值、方案,陸景基本上已經和李明湖描述清楚。
  李明湖沉思了一會,鄭重的道:“這是利國利民的大事,我一定支持。從寧西鐵路網到果敢邊境鐵路一定能按時修好。”
  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李明湖不可能看不到其中的好處,但陸景仍感覺到振奮,喝了口涼下來的茶,笑道:“李叔叔,你這個承諾我記在心里了。”
  至于,寧西這邊李明湖怎么運作,則是不需要他去提醒。
  “陸景,你變了很多啊。”李明湖笑了笑,惋惜的感嘆。陸景這是千里迢迢送政績來。畢竟,寧西的主要領導可不是他一個人。
  和華如今的成績,他自然是知道的。不然,明明不待見陸景,又怎么會連事情都沒問就同意見他呢。
  陸景就笑,“李叔叔,我還有點小事請你幫忙。現在新聞出版總署下達了通知,禁止播出電腦網絡游戲類節目,我呢,想在黃海搞個試點。畢竟,電腦和網絡的發展禁肯定是禁不住的。而且,電子競技在韓國發展的很不錯。”
  “哦?”李明湖問了關于電子競技項目的問題,四十多分鐘后,道:“你說的,我明白了。可以嘗試。到時候,成與不成都可以有個數據提供參考。”
  陸景笑著致謝,“謝謝李叔叔。”他要是什么都不要,李明湖恐怕要是他如同仇寇了。
  李明湖微微一笑,和陸景聊一聊,對他的印象和往日聽到的全部一樣,興致勃勃的問道:“我聽說你在經濟上很有見地。西山市目前房價1500元一平米,你覺得這個房價低了還是高了?”(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