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1 仰光風云(七)

仰光國際機場是緬甸的航空樞紐,始建于1947年。陸景、煙詩凝、余樂、莫文輝一行十一人抵達機場后前往登機樓VIP室候機室里稍坐。
  飛往香港的航班還有半個小時起飛。去往寧西省會西山市的航班則還要等一個半小時。
  莫文輝接了一個電話,回來微笑道:“陸景,立豐地產勘測隊的人已經從仰光出發了。郜然運作了一下,他們已經拿到緬甸政府的許可。預計一個月之內可以勘測出完美的路線。”
  陸景笑了笑,點點頭。莫文輝還以為立豐地產的勘測隊是勘測仰光至內比都的鐵路,實際上勘測的線路是從仰光去往寧西的線路。
  就自己所知,這次勘測隊里面甚至有兩名國內頂尖的鐵路技術工程師。
  閑適放松的喝著香濃的咖啡,機場語音廣播已經在提示登機。余樂和莫文輝起身去拖行李。陸景笑著對煙詩凝道:“詩凝,你稍微留一下。”
  有些話,他不方便在余樂、莫文輝面前說。在和華這個團隊里面,煙詩凝的身份是七冶的職員,和他沾親帶故,是朋友。而她真實的身份,余樂、莫文輝自是不會去打聽。
  余樂和莫文輝兩人笑呵呵的去了vip候機室外。候機室內自有另外一撥四名客人在等候。
  煙詩凝今天穿著閑適的打扮,雙胸堅挺,**豐滿,風姿獨特的嬌媚少婦風韻難掩,微笑道:“還有什么話要叮囑我的?”
  她本來是想從仰光直飛京城。但是陸景勸她跟大隊一起走,先回香港再轉機。
  陸景莞爾。煙詩凝從她丈夫去世的陰影中漸漸的走出來,她的性子其實很像被大家寵愛的小妹妹:嬌柔和婉、很有親和力。只是啊。她這個妹妹的年紀較他和余樂要大。余樂喊她煙姐。
  “哪里是要叮囑你什么話,和你說一聲合作愉快!”陸景站起來,笑著伸出手。
  煙詩凝將白膩的小手放在陸景溫暖的手掌中,輕笑道:“只是這一次合作愉快而已。你的心思,我知道。肯定是不想和我們沾上邊。”
  陸景也不惱,微笑道:“這是入股和單個項目合作的區別。我想著讓和華在全球市場打開局面,你們要是入一股,我的麻煩就大了。單個項目合作倒是可以。”
  沉吟了會,又笑道:“詩凝。你那頓飯還欠著我的,我都推了好幾回。這次回京城,你得補上啊。”
  煙詩凝輕怒,微嗔道:“這是你的問題還能怪上我啊?”她想請陸景吃飯,感謝他在漢城救她的情分。只是陸景推了好幾次,她就沒再提這個話了。
  和陸景相處了這么些天,對他的了解又深了些,道:“你不是想和我說這件事吧?”
  陸景就笑,“你們都這么聰明干嗎?漂亮的女人笨一點更讓男人喜歡。”想了想。還是道:“詩凝,我建議你以后在文職上好好發展。”
  從那天一起去昂溫的官邸一系列的事情中可以看出煙詩凝的心里素質很出色。但也暴露出她的性格中缺陷,不夠沉靜、堅毅。能成為特工卻無法成為其中的精英。她這么下去,遲早會死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
  煙詩凝漆黑如星的晶眸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心里仿佛有幾滴浸潤的雨露落上來,輕聲道:“焦哥也是這么說的。”
  陸景笑笑,道:“這就對了。”
  煙詩凝說的焦哥就是國安五處的處長焦興修。很能喝酒的一個北方漢子。煙詩凝丈夫的好友、她的上司。陸景對他印象很好。
  煙詩凝沒好氣的白了陸景一眼,扭頭輕笑。聽著機場廣播的催促,揮揮手道:“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一路順風。”
  陸景點點頭,目送煙詩凝豐腴修長的倩影離開。
  …
  陸景的飛機抵達西山市時已經是下午四點,下飛機后剛打開手機就收到了幾條短信。
  過濾掉其中的“西山市歡迎你”之類的短信。剩下的是幾條通報的仰光局勢收尾的短信:唐悅通知昂溫的前副官通林已經被安排到了巴西生活。他在那里會當個農場主,生活的不錯。
  煙詩凝的短信通報:緬甸新元首康瑞已經決意將前軍方二號人物昆盛驅逐去境。昆盛將會在太平洋幾個島國中挑選一個申請政治避難。
  機場外,前來接機的是盛泰電器寧西省分公司總經理魚馳。坐到加長的勞斯萊斯幻影車中,陸景腦子里還在沉思著緬甸的局勢。
  康瑞的上臺背后是和華資金的支持,否則以他和平發展委員會第二秘書長想要奪權很有些困難。好在緬甸軍政府內部本就是山頭林立,最終以實力說話。康瑞的實力夠了,擔任緬甸元首,反對的聲音就很弱。
  除了武器和資金的援助之外,和華還注資1億美元到掌握著緬甸國民經濟命脈的緬伽公司,康瑞及其家族可以名正言順的從緬伽公司拿收益。
  但是,這些只是讓康瑞的立場略微傾向于共和國。他真要全面倒向共和國,只怕分分鐘就要下臺。和華做過的事情,西方財團同樣可以做。
  因而,緬甸油路的事情自己的計劃還是徐徐圖之,不過分的去刺激英美的神經。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啊。”陸景輕輕的感嘆一句。承諾給果敢、克欽邦的資助,他還是要繼續。只有同根同源的華人打下足夠的地盤,有足夠的實力,才能真正的影響到緬甸這個國家。
  魚馳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干瘦精干,穿著白襯衣黑色西褲的正裝,聽到陸景這句感嘆,笑了笑。
  陸景這時遞了一支煙給身邊的魚馳,道:“想一點事情出神了。”
  魚馳嗯了一聲,驚喜的接了煙,幫陸景點上火,恭敬的笑道:“景少,住處我安排在了城內的西山喜來登酒店。四星級酒店,硬件標準和五星級酒店沒區別。交通很方便。”
  說著,看看陸景的臉色。宋助理打電話來說了陸景的要求,要住在城內,交通便利的地方。不然,西山市郊的盛泉度假會所是極好的招待地點。
  陸景點了點頭。
  魚馳松了口氣,又介紹著西山市的一些情況,道:“景少,西山市別看發展比不上大城市,城內的名勝古跡橫列,城郊風景優美。正好可以換換腦子、放松一下。”
  陸景擺擺手,道:“下次吧。”他這次是來見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的。而不是來西山市游玩。緬甸的局勢基本穩下來,寧西這里也需要配合緬甸的石油通道修建。
  魚馳笑著應了一聲,不再提這個話題。
  豪華的勞斯萊斯進入西山市市區時正是傍晚時分,夏末秋初,晚霞浸染著老城區,高高低低的樓房拖著金黃色的影子映在行人、車輛、地面上,優美如畫,充滿了濃郁的生活氣息。
  西山市的繁華只能算二線城市中的最下游一批。只是,陸景剛從仰光前來,依舊有盛景繁華的感覺。
  到酒店里,魚馳便告辭。陸景沒有留他,單獨在喜來登酒店的餐廳里吃過晚飯,回到奢華的行政套房里洗去旅途的疲倦,在客廳的小酒吧里拿一罐冰果啤,在窗口安靜享受著靜謐的夜色。
  在仰光和在寧西的感覺完全不同。仰光的風云,也直到現在他心里才真正的放下來。琢磨著,陸景拿出手機開始撥電話。
  …
  陸景抵達寧西的時候,余樂、煙詩凝、莫文輝等人早已經抵達香港。緬甸政局變動的消息慢慢的傳開。
  和華是背后推手的事情倒沒有幾個人知道,但緬甸風云變幻的政局平添了些許茶余飯后的談資。
  黃海。
  香樟樹餐廳,乳白色裝修的包廂里,八道精美的菜肴放在雅致的餐桌上,組成一個好看的圖案。
  外面風傳緬甸政局變動的事情,裴吳越略有耳聞,微笑著問道:“詩經,仰光那里你有關注吧?聽說陸景這兩天在仰光。別是和他有關系吧?”
  唐詩經嘴角泛起一抹冷艷的笑容,招呼童兮兮吃菜,道:“不至于吧,他去仰光考察投資環境。你怎么突然關心起緬甸的事情?”
  隔兩三天,她便會和陸景通一次電話。對陸景的行蹤很了解。陸景去仰光的原因是有點古怪,只是她自然不會多問。誰都有自己的秘密。
  裴吳越笑道:“中建七局的傅總在仰光投資港口。我提供了3億美元的貸款。你說緬甸政局的變化我能不關心嗎?”
  唐詩經笑了笑,道:“得了,還是關心下你的石油期貨吧。最近漲的很多吧?”
  話題一提而過。誰都沒覺得不正常。陸景在京城、黃海的圈子里都很有影響力。
  童兮兮默默的拿起酒杯喝酒。前些天和一個初中同學在遼東春城偶遇聊了一個下午。
  那位同學說:“誰有能想到陸景會一飛沖天。要說后悔當時沒有結交的話,呵呵,恐怕最后悔的是李菲菲吧?陸景當時追她追的多瘋狂。李菲菲現在在美國洛杉磯打工,據說月薪只有3千美元。”話里有些幸災樂禍。
  童兮兮和裴吳越有關系之后,對一些事情知道的比較多。只是笑著搖頭。據說李菲菲的家境很好,屬于頂級豪門一流。這樣的出身,怎么可能靠工資吃飯。
  只是,當年如同天鵝般驕傲的李菲菲現在再見到陸景,心里難道就一點悵然都沒有?
  應該有些: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感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