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70 仰光風云(六)

大使館的餐廳是中式風格,幾張八仙桌分布在餐廳里。正午炙熱的眼光落在餐廳的窗欄上,陰影映在煙詩凝的美人臉上,笑著反詰道:“你想怎么處理?”
  陸景就笑,“說的太血淋淋影響我們吃飯的胃口啊。搞點藥物之內的給那位喬治大班用用。你們應該很拿手吧。”
  煙詩凝輕笑,妙曼婀娜至極的身姿配著她的嬌艷,少婦風韻十足,“英雄所見略同。”
  她和陸景一起經歷了當日的情景。和焦哥聊了之后,對陸景的謀劃大致的也有些明白。
  昆盛其實是被冤枉的。那天晚上攻打昂溫官邸的人未必就都是昆盛的下屬。而昆盛秘密賬戶上的一大筆美金,肯定是陸景讓人匯過去的。昂溫的下屬當天晚上死傷慘重,就算明知道昆盛可能是被冤枉的,也要先拿他開刀,安撫手下的人心。
  而昂溫的副官叛變,十有八-九也是陸景做的手腳。至于陸景是如何通過代理人做到這一切的,她卻是猜不出來。但想要以陸景的身家,砸錢下去,要做到這一切,并不會太難。
  這番把緬甸鬧得天翻地覆的手段讓煙詩凝心里很是欽佩。扶植一個親近國內的勢力上臺,這可是諜戰的終極形勢之一。
  陸景呵呵一笑。lp石油公司的羅伊-喬治大概還在等昂溫的消息。只有自己這方知道昂溫已經不行了。這一步先手所帶來的好處太多了。
  …
  …
  緬甸城內的某處別墅內,羅伊-喬治滿臉頹然的坐在書房內的椅子上。他已經保持這個坐姿五六個小時了。
  “老爺…”門外嬌媚可人的侍女喊道。
  “滾,都給我滾的遠遠的。”羅伊-喬治大吼,順手將書桌上的東西砸向門口。
  很快,門口悄無聲息。羅伊-喬治渾身顫抖著,清晨的那一幕仿佛夢魘一般把他的心頭遮住。
  早晨清夢正好的時候。屋內卻是突然來了兩個惡漢。他稍作反抗就被按的死死。
  “想活就別他娘的叫。”為首的大眼男子踹了羅伊-喬治一腳。身后平頭男子笑道:“老大,你得說洋文。這孫子是個英國佬。”
  “操。勞資最煩說鳥語。”大眼男子卷著舌頭用英語說了一遍,很流利的英語。
  羅伊-喬治知道今天遇到了高人。只得低頭做小,“兩位先生有什么看得上的可以自己拿。我在lp石油公司還有一些資產。贖金什么的請兩位先生開個價。”
  大眼男嘿嘿一笑,笑得很磕磣人,“喬治大班,看樣子你還沒認清形勢。”歪歪頭,示意身邊的平頭男子動手。
  平頭男子伸手一劃,一把手術刀很精準的破開了羅伊-喬治的睡袍,“瑪德,外國佬怎么都這么多毛。臟了我的刀。”
  感覺到冰涼的刀鋒在皮膚上滑過。然后停在心臟處,羅伊-喬治渾身汗毛倒立,嘴里嗬嗬兩聲又不敢大叫。至于對方諷刺的話就等沒聽到。
  大眼男子道:“就你廢話多。洋毛沒有進化完全。毛多有什么稀奇。”又對羅伊-喬治道:“現在就看你懂不懂做了?我們哥倆時間有限,先給你打一針,改天到我們指定的地方來做一個微創手術。保管你下半輩子爽歪歪。”
  “什么針?”羅伊-喬治看著平頭男子從身上拿出的針頭,心里一驚,那猩紅的紅色液體在試管中令人感覺到其中蘊含的恐怖。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平頭男子道:“放心,這外玩意兒不貴,你在仰光這些年壞事沒少干。用貴了藥不值得。24小時沒有解藥,你就等著中毒而死。我現在多給你一點份量。讓你體會下。”
  羅伊-喬治被注射一管藥物之后,渾身痛的顫抖,仿佛有幾千萬只螞蟻在身上咬。然后疼的暈了過去。等醒來時。他已經在書房里。身上的睡袍還開著口子。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一個地址:一天之后,他需要去那里接受一個微創手術。他就是傻子也知道,他惹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勢力。
  是逃,還是就范?這個問題已經在他腦子里盤旋了五六個小時,他還沒有辦法做決定。
  …
  …
  就在傅婕拜訪陸景的第二天,隨著緬甸各大城市的流血沖突增多,軍政府宣布實行戒嚴,軍隊開始進駐城市,更發生了數起對抗議民眾開槍的血腥事件。國際輿論一片嘩然。有媒體開始譴責緬甸軍政府的做法。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緬甸局勢糜-爛。顯然,其內部處于巨大的混亂中。
  9月2日。仰光一次大規模民眾示威游行被軍方出動坦克彈壓,場面十分血腥,據說死亡人數超過了三百人。同時軍政府宣布,民盟為非法組織予以取締。由此之后,面對軍政府的殘酷,反對黨再沒有能組織起像樣的游行活動。
  緊跟著,昂溫主席中槍不治身亡的消息終于被緬甸軍政府公布。原緬甸和平發展委員會第二秘書長康瑞宣布就任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緬甸國防軍總司令。
  這個人選,讓各方極為錯愕。據說仰光使館區的第二天清晨的垃圾中發現了很多瓷器、用具的碎片。
  康瑞在就職聲明中,號召全國民眾在這個困難的時刻團結起來,為新生的緬甸努力奮斗云云。
  官面的套話之后,隱藏著幾層意思:對民眾開槍的責任歸昂溫,取締民盟的法令為不合法的行為,呼吁克欽獨-立軍停火,緬甸政府愿意給予各少數名族邦自治權,雙方需要做到談判桌前來談。
  被鎮壓的民眾厭倦的局面,民調顯示大部分民眾對新任的康瑞主席抱以期望。而民盟被削弱之后,已經無力阻止更大的反對活動。緬甸的局勢開始逐漸的恢復平靜。
  就在康瑞宣誓就職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的第二天,在少數貼身隨員的護衛下,秘密來到了共和國駐緬甸大使館。楊大使和康瑞在會議室里密談了兩個多小時。
  談話內容自然是機密至極。然而,更機密的是。在楊大使的會見結束后,康瑞又和身在大使館的陸景密談了一個多小時。對此,楊大使、唐參贊、齊中校都是守口如瓶。
  …
  …
  巨大而空曠的碼頭上機器聲轟鳴不止。藍天白云之下。幾十米高的巨型機械忙忙碌碌的修建著位于仰光港的西南35公里的蘇山港。
  已經修的平整的運貨馬路上,十幾名穿著休閑裝的男女在馬路上信步而行。眼尖的施工人員已經認出來走在最前面幾人之一的那名帶著眼鏡高挑而窈窕的女子正是中建七局的負責人。傅婕。
  傅婕來仰光快一個多月,會仰光市區的時間很少,基本都在港口這里協調著各方面的事宜,督促快速建設蘇山港。施工人員很多都認識這位威信很高,姿容絕色的董事長。
  可是,傅總并非一個人,能和她并肩走在一起的那名男子是誰?
  “陸景,你要回香港了?”仰光的九月初還是很悶熱。但是海面上的風吹來,讓傅婕從心底里感覺到涼爽。所謂秋高氣爽不外乎于此。
  “我要先去一趟寧西。再回香港,再回江州。”陸景笑著說道,“給你的光碟你看了沒有。”
  傅婕點了點頭,又憋不住的問道:“給我看這種光碟,你不怕我受不了怪你?”
  落后陸景半步,在其左側的莫文輝和余樂的耳朵立刻豎起來,兩人還眼神交流了一下:這對話太曖-昧了。陸景不會是買了一張最新的a碟送給傅婕了吧?那就實在太牛逼了。
  傅婕在國內的金融界里可是號稱北傅。個人聲譽就值25億美元。搞金融的誰不尊敬她?要是被陸景這樣調-戲了,想想那畫面就覺得真是我輩楷模啊。
  余樂和莫文輝這段時間忙歸忙,仰光戒嚴歸戒嚴。緬甸妹子的風情,他們倆結伴去體會過。男人四大鐵,他倆現在私交十分好。
  陸景笑了笑。看向遙遠的海平面。給傅婕的光碟是處死lp石油公司煽動當地緬甸人打砸中建七局的幕后主使者的過程。執行的人自然是情報部門。
  在緬甸的政局變動中,陸景賣了情報部門這么大一個人情,要點回報很輕松。
  煙詩凝沒好氣的訓斥余樂,“余樂,你怪笑什么?”余樂和莫文輝猥瑣的笑容,她一看就看到了。
  余樂怪笑道:“煙姐,我只是想到一個笑話。”這幾天相處下來,他們和煙詩凝的關系很好。煙詩凝的性子很親和。
  說著話,傅婕一直在介紹蘇山港的建設情況。按照現在的進度,明年10月就能竣工。
  陸景道:“傅總。你在這兒盯著我很放心。”立豐地產的勘探團隊已經抵達仰光。
  傅婕笑了起來,麗色動人。“你那一塊我也很放心。好了,祝你們一路順風。”
  陸景一行坐車直接前往仰光國際機場。坐在商務車中,陸景想起一件事來,問身邊的煙詩凝,“詩凝,羅伊-喬治那兒搞定沒有?”
  仰光這里的事情結束了。陸景的稱呼還沒改過來。而煙詩凝也沒有糾正陸景的想法,笑著伸出兩根指頭,比劃了一下。
  陸景明白過來。羅伊-喬治已經是一個雙面間諜。暫時不用和他背后的英國石油公司起沖突。
  而羅伊-喬治下一個任務就是配合中建七局拿下仰光至內比都的一條鐵路修建權。這條線路終點是是緬甸軍方內部中意的新首都內比都,但是向東修建一條支線的話,卻是可以通往國內的寧西。(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