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9 仰光風云(五)

煙詩凝微微皺眉。要說齊睿不看好陸景在緬甸的活動情有可原。但這么針鋒相對就有點過了。一時間,心里對齊睿的印象有點壞。
  陸景自是不會和齊睿計較,拒絕道:“不用了。我們住在賽多納酒店安全能得到保證。”笑了笑,和三等秘書一起進了楊大使的辦公室。
  寒暄幾句后,陸景向楊大使幾人介紹了下前因后果,道:“昂溫的翻譯認為是緬甸軍方二號人物昆盛做的手腳。聽他說,昂溫已經在清理昆盛在仰光城內的實力。”
  楊大使幾人暗自交換了下眼神,都是老外交了,知道這個消息意味著什么。
  唐參贊把手里的文件放下,揉著眉頭輕嘆道:“可惜啊…”昂溫是親西方的軍頭,他繼續掌握緬甸的政權,對共和國的外交形勢來說不是好事。
  相反,如果是軍方二號人物昆盛能夠上位,那么共和國對其統治的支持就顯得尤其重要。這樣一來,在緬甸的外交形勢就能好很多。
  齊睿道:“誰說不是。”默默的抽著煙。
  煙詩凝的身份,大使館的這幾位多少心里有數,說話也沒什么好避諱的,紛紛感嘆著。
  一名秘書倒了熱茶過來,陸景道謝之后喝了口熱茶,道:“楊大使,從送我出來的翻譯表情上來看,我判斷昂溫可能出事了。”
  突然間,屋內的感嘆聲消失,墻角傳真機的打印聲在凌晨里顯得異常清晰。
  唐參贊聲音激動的有些顫抖,“陸景。你確定?”一激動就直接稱呼陸景的名字。實際上,他和陸家的圈子關系不錯。近四十歲的唐參贊算得上是陸景的兄輩。
  楊大使也道:“陸先生。你有幾分把握?”
  滿屋子人刷刷的看過來,視線匯聚到陸景身上。這真是奇峰突起。如果這個消息屬實。那么緬甸的政局就要大變。這時早一點得知準確的消息,就會步步領先。
  煙詩凝欲言又止,看著陸景那熟悉又陌生的臉頰。她怎么從那名昂翻譯臉上看不出這個消息呢?
  陸景沉著的道:“七八分的把握。”
  辦公室內的氣氛頓時有些輕松起來。楊大使的眉頭舒展開,滿臉微笑,“好,好。陸先生,你和煙小姐在大使館這里休息吧,我們還要忙。呵呵,有得忙了。”
  陸景笑著點頭。楊大使他們確實有點忙。
  …
  昂溫將軍的官邸遭遇到襲擊的消息第二天就在仰光市區傳開。在緬甸官方的通報中并沒有說明襲擊者是軍方的二號人物昆盛將軍。但仰光的民眾中卻是流傳著這樣的謠言。
  昆盛的產業被強行關閉。部屬被逮捕的消息瞞不住人。消息慢慢的流傳出來。
  據說,昆盛將軍在海外銀行的秘密戶頭中突然多出了一大筆美元。而此時忠于昂溫將軍的軍隊正在克欽邦的前線作戰。昆盛叛亂的原因可想而知。
  國際輿論一片沸騰,紛紛關注緬甸政局變化時,緬甸的民盟組織緬甸民眾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示威抗議浪潮,暴力沖突此起彼伏。
  一輛防彈的黑色奔馳商務車急速的從蘇山港駛進仰光使館區的共和國駐緬甸大使館。
  看著車窗外廣場上聚集的民眾,人聲鼎沸,傅婕譏誚的搖搖頭,“民-主?這些人腦子燒壞了。”
  車到大使館。傅婕算得上是大使館的熟客,國企系統內部的干部也是體制內的。更遑論傅婕的級別是副省。傅婕敲開使館住宿區的三樓。陸景一行人現在就住在大使館內。
  上午時分。陽光透過玻璃窗落在客廳的木地板上。陸景還在高臥,在仰光這段時間耗盡了他的腦力。昨天給婉儀和紅顏們電話轟炸了一番,責怪他跑到昂溫的官邸里去冒險。
  “gi那邊安排的雇傭兵佯攻,我能有什么危險?”陸景打個哈哈說道。
  結果卻被眾女眾口一詞薄怨嬌嗔的說了一通。陸景只得改口說下次一定注意。他其實也是被昂溫邀請過去的,當時也沒想著拒絕。
  “叮咚--”
  “叮咚--”
  清脆的門鈴聲將陸景驚醒。“來了。”陸景起床套好t恤,打開門。見門口是穿著素雅的藏青琵琶藍精致套裙,帶著眼鏡。精致靚麗的傅婕,有些驚訝的道:“呃…。傅總,你怎么來了?”微笑著讓傅婕進門。
  “仰光城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來?陸景你沒事吧?聽說前天晚上你在昂溫的官邸內。”傅婕關心的說道。她現在和陸景坐的是一條船。
  陸景點頭,笑道:“看了一場好戲。見證了緬甸歷史上的一場大事。”給傅婕倒了一杯溫水。
  傅婕奇怪的道:“怎么說?昂溫現在不是還在掌握緬甸的大權嗎?”
  前天晚上的經過,她大致知道一點。昆盛的人以一輛卡車作為前驅,裝滿了**,直接轟開了昂溫的官邸。雙方激戰了約有三個多小時。昆盛的軍隊被打退。
  而昂溫的衛士死傷了有兩三成。這已經是難得的傷亡數字。隨即,昂溫的親信開始在仰光城中清除昆盛的勢力。
  大使館里給陸景安排的住處很不錯。陸景做到客廳里的沙發上,喝著溫開水,輕聲道:“昂溫的副官通林叛變,槍擊了昂溫。昂溫現在生死未卜。”
  “怎么會這樣?”傅婕白膩如玉的小手扶了扶眼鏡,沉吟著自語道。臉上帶著一絲謹慎的笑意,看向陸景。
  親近英美的昂溫要是下臺,中建七局在蘇山港的建設將會順暢得多。甚至整個緬甸油路都可能因此而打通。
  陸景輕輕的點頭。他知道傅婕要問什么。
  傅婕釋然的送口氣,展顏嬌笑,介乎嫵媚與性感之間的成**人風情流瀉出來,讓她忽而變得明艷照人。沖陸景豎起大拇指。毫無疑問,這一切事件背后運作的人只能是陸景。陸景來仰光的目的就是重新打開油路。
  “通林為什么會叛變?”
  “錢能通神。”陸景答道,又微笑道,“傅總,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lp石油公司的人我們不會放過。”聲音里帶著絲絲寒意。
  傅婕微怔,笑了起來,拿起手中的水杯道:“以水代酒,我敬你。”中建七局死傷二十多人她心里豈能無動于衷?她第一次覺得在一個強力人物手下做事是如此的愉快。
  陸景打電話讓煙詩凝、余樂、莫文輝過來閑聊。到中午吃午飯時,陸景幾人前往大使館的餐廳。順著精美的花園去往餐廳時,迎面走來齊睿和一名中等身材的瘦小男子。
  煙詩凝輕聲道:“是昆盛。”她是說給傅婕聽的。
  昆盛昨天晚上逃到了大使館內,尋求政治庇護。昂溫的人前來討要被楊大使給頂了回去。當然,昆盛只要一離開大使館就有性命之憂。
  傅婕微不可查的點點頭。這個前緬甸軍方的二號人物她還沒有見過。據說,陸景他們當天到仰光時就是參加昆盛的生日晚宴。
  看到齊睿過來,陸景做個手勢準備讓路。齊睿熱情的笑道:“陸先生,煙處長來吃午飯了。今天午餐老黃加了一道宮爆雞丁,味道很地道。老黃祖籍川南,這川菜做的極其拿手。”
  一旁的昆盛顯然不知道面前的幾名男女曾經參加過他失勢前的生日宴會。一臉惶然的在齊睿身邊等著。神態小心翼翼。全無緬甸實權派的威風。
  陸景笑著點頭,“那要嘗嘗。”
  齊睿笑道:“我這還有事,回頭我們再聊。”他之前對陸景一行人來仰光很不感冒。緬甸政局穩定,陸景想要渾水摸魚的重新構建通往國內的油路這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他沒有想到短短的兩個星期,陸景居然有能力攪動緬甸國內的局勢。看情況,緬甸的內戰只怕和他也有關系。對這樣的人物,他心里怎么可能還輕視?
  當然,他不否認,之前的敵視也有些煙詩凝的原因。煙處長是情報系統內部有名的大美人。她轉文職之后,很多人都見過她。聽說是不茍言笑的性子,可是看她在陸景身邊說笑的樣子,想想心里就來氣。都是男人,憑什么他能想到這樣的“待遇”呢?
  可是,陸景現在成功的帶回了昂溫受傷垂死的消息,這一步的提前,就可以從容的安排很多事情。比如:昆盛,比如:lp石油公司。陸景帶來這么大的好處,他要繼續敵視陸景那不是腦子抽風么?
  陸景、煙詩凝等人微笑著和齊睿道別。
  莫文輝道:“陸景,這個齊中校在我們住進來的時候橫挑鼻子豎挑眼。你怎么還給他讓路?”
  這幾天在仰光做事,陸景說陸先生叫的太生分,直接喊他的名字就好。想也是,莫氏集團都是心藍的嫁妝。自己也沒必要矯情。
  陸景擺擺手,正色道:“齊中校是為國家做事。我們退讓一步沒什么。”
  傅婕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莫文輝尷尬的點點頭。
  “吃飯吧。”陸景笑著打個手勢,當先一步向餐廳走去。說笑著幾人進了餐廳。吃著飯,陸景小聲的問煙詩凝,“lp石油公司那兒怎么處置?”
  煙詩凝雖然不是在執行任務,但是她在軍情系統里面有消息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