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8 仰光風云(四)

金碧輝煌的將軍官邸里氣氛肅然。進進出出的衛官表情嚴肅。
  通林陪著陸景進了官邸,安排陸景、煙詩凝、趙姿三人在一間會客廳里稍等,去官邸中昂溫將軍的辦公室匯報。十幾分鐘后,陸景見到了昂溫將軍本人。
  昂溫約莫五十多的年紀,實則陸景知道他今年已經六十三歲。身為緬甸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國防軍總司令,氣度森然。
  會見之時,并無多少隨員在場,只有一名二十多歲的男翻譯留了下來。
  以陸景的身份,昂溫沒有必要說外交辭令,相互介紹之后,客氣的道:“陸先生,歡迎來到緬甸。如果不是時機不湊巧,我一定會設宴招待你。”
  聽著翻譯翻譯過來的話,面對昂溫表達的善意,陸景心里琢磨了一下,微笑道:“昂溫主席客氣了。這次只是來考察仰光的投資環境,順便來旅游。”
  昂溫所謂的時機不湊巧自然是因為現在緬甸政府軍正在和克欽獨-立軍交火。他這個國防軍總司令自然不能在這時宴游。
  看著陸景和緬甸的統治者昂溫將軍平等的交流著,煙詩凝心里想著昂溫邀請陸景來其官邸的用意。
  緬甸這樣的軍政府,是用槍、用錢來說話。昂溫只是其中最!強大的一個軍頭。以和華財團的財力,在昂溫將軍面前至少是貴賓之上的待遇。
  昂溫點點頭,微笑道:“仰光的歷史、風景都有獨到之處,陸先生方便的話。我可以給你安排一名向導。”
  “那到不用。我已經在賽多納酒店三天沒有出門了。”陸景微笑道。話里的意思不那么客氣。
  縱然是隔著翻譯交流,昂溫依然是感覺到陸景的不滿。臉上的表情慢慢的變得沉痛,低聲道:“陸先生。奈吞剛剛在仰光市區遭到伏擊,槍擊身亡。”
  陸景一愣,感嘆道:“可惜了,奈吞先生是個人才。”
  一旁的煙詩凝驟然聽到奈吞的死訊也愣住,再聽到陸景的話心里想道:你這是什么評語?奈吞為難你還是個人才?
  又想到陸景在賽多納酒店的酒吧給她說的話:詩凝,你覺得我是吃齋念佛的?這句話從腦子里劃過,仿佛是一層窗戶紙給捅破,頓時有點明白了。
  隨即,又緊張起來。奈吞可是昂溫的心腹。她現在和陸景正在昂溫的官邸中。要是事情敗露…
  心里又有些疑惑,陸景為私仇殺奈吞有什么用?以她和陸景的接觸來看陸景做事的章法根本就不應該這么小打小鬧。
  紛繁復雜的情緒從煙詩凝腦中一閃而過,耳邊聽到昂溫將軍的聲音,翻譯迅速的翻譯過來,“煙小姐,不要緊張。我們已經查明是兇手是誰?”
  “什么?”她剛猜到可能是陸景動的手,這邊卻說已經查明兇手是誰。煙詩凝心差點要跳到嗓子眼,好在也算是訓練有數的特工,勉強壓下了情緒。
  翻譯又重復了一遍。陸景笑著解釋道:“詩凝膽子比較小。平常都不敢見血。”
  昂溫笑著點點頭。安慰了幾句。
  男青年翻譯心里鄙視道:華人的女人就是膽小。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身巨響。“嘭——!”官邸明顯的震動了一下。緊接著四處響起示警的聲音。男翻譯本來是站著昂溫將軍身側,這一下劇烈的爆炸聲將他嚇得雙腿一軟,軟軟到在地上。
  煙詩凝震驚的看向陸景:在仰光誰這么大膽。居然敢襲擊軍方一號人物昂溫的官邸。
  陸景臉上也帶著驚詫之后的平靜。至于是不是真的驚訝就沒人知道了。
  “陸先生,你們呆在這里別動。我去去就來。”昂溫說了一聲,急匆匆的離開了會客廳。幾名隨員立刻離開。男翻譯腿還是軟的。跌跌撞撞的走了。
  噠噠的機槍聲音從會客廳外傳來。槍聲十分密集,可以想象的出交火的激烈程度。會客廳里空無一人。煙詩凝憂慮的道:“陸景。我們可能碰到緬甸的政變了。一時半會怕是出不了昂溫的官邸了。現在怎么辦?”
  趙姿拿出身上的手槍開始戒備,“陸少。我們是走還是留?”
  “你一把手槍頂什么事?留下來等結果吧。我們現在不在官邸的核心區域,外面就算攻進來,我們把身份解釋清楚問題不大。”陸景凝神聽了一回兒槍聲,胸有成足的說道。
  又對煙詩凝笑道:“只要不動用火炮對轟,我們倆這條小命應該保的住。”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煙詩凝無語的輕嘆口氣。這一次陪著陸景到緬甸來,對他的性子到是比以往從資料上了解的多,也比以特工的身份了解的多。
  時間慢慢的過去,夜深漸濃。外面依舊是槍聲緊密。會客廳這里沒什么人過來,靜悄悄的。陸景和煙詩凝按照趙姿的要求,拿了墊子坐在沙發后好歹有個掩體。趙姿如同一只豹子一樣,監視著門外的動靜。
  煙詩凝擔心氣氛顯得太壓抑陸景受不了,她不知道陸景剛才的鎮定和玩笑是不是裝出來。畢竟,人的自控力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減弱。
  見陸景沉默著看手機,她主動和陸景輕聲說著話,“陸景,你覺得會是什么人再和昂溫交手。”
  “昆盛。”陸景看手機并不是緊張,微笑著拍拍煙詩凝的手腕,“詩凝,怕不怕?”
  “有一點,但是你把我喊來,總不是置我于險地吧?”煙詩凝看了陸景一眼,“你不怕?”
  陸景笑道:“外面又打不進來,這怕什么?我們就當近距離的看一場好戲得了。我一個人看的無聊,喊上你一起。”
  煙詩凝記不得她有多久沒有翻過白眼了,這時是真忍不住了,沒好氣的白了陸景一眼,“這哪里是看戲?什么都看不到好不好。”
  陸景這句話里的信息太豐富了。很多事情一想就明白:陸景在來之前就知道今天晚上昂溫的官邸要遇襲,這說明什么?
  陸景就笑,“心態。反正出不去了。今天晚上等著吧。”
  他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著,在昂溫官邸內坐觀風云也不錯。其實,在出發的時候,算算時間就知道他今天晚上肯定無法回到酒店。
  …
  …
  凌晨三點四十一分,煙詩凝睡的迷糊的時候,肩膀忽而被輕輕的推動,醒了過來,睡眼迷離的道:“陸景,怎么了?”
  “詩凝,我們可以離開了。”陸景一直沒睡。煙詩凝這些天給奈吞弄的心浮氣躁,沒怎么休息好。在沙發上瞇了一會。能在槍聲中睡著,煙詩凝的心里素質很出色,難怪能成為特工。
  煙詩凝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客廳的電源已經斷掉。零星的槍聲遠遠的傳來。
  來送陸景三人離開的是剛才那名男翻譯。陸景打聽著消息,“昂翻譯,現在情況怎么樣?”
  “陸先生,昂溫將軍已經擊敗了前來襲擊的昆盛黨徒。正在全城抓捕昆盛的人。”昂翻譯知道這位陸先生是昂溫將軍看重的人,說了一下大概的情況。
  “昂溫將軍沒事吧?”
  昂翻譯道:“沒事。”
  從昂溫將軍的官邸出來,一輛轎車已經等在門口。趙姿開著車離開。陸景撥了一個電話給楊大使。昂溫將軍的官邸發生激戰,現在楊大使等人肯定沒有休息。“楊大使,我剛從昂溫的官邸出來。”
  仰光使館區的共和國駐緬甸大使館內,一片忙碌的景象。緬甸政局動蕩。各國的使館都是燈火通明。
  接到陸景電話時楊大使正在辦公室內和政務參贊唐參贊、駐外武官齊睿等人一起商量著目前的局勢。
  昂溫的官邸遭遇到不明武裝的襲擊,這證明發生內戰的緬甸政局有可能發生大的變動。這個消息已經匯報給國內。
  “陸先生,你沒事吧?”楊大使關心了幾句,得知陸景沒事,道:“你來大使館吧。我們見面了解下今晚的情況。”隱約里,他知道陸景的來緬甸似乎并不是私事。
  掛了電話,楊大使道:“現在情報太少,什么情況不好判斷。陸景當時正好在昂溫的官邸內,他一會過來,我們一起了解下情況。”
  齊睿不屑的挑挑眉頭,心道:“他能有帶來什么有用的情報?不是找個借口來大使館避難的吧?”
  …
  …
  楊大使一開口就問人有沒有事的做派讓陸景心里很舒服,掛了電話吩咐道:“趙姿,去大使館。我們先不回酒店。”
  “好。”趙姿應了一聲,駕車前往使館區。在仰光這些天,她已經將市區的道路摸熟。
  使館區是整個仰光最具現代特色的區域之一,多國使館均駐扎在此,其中中國館是一片由花園和小樓房組成的建筑群,主辦公樓則是購買的本地旅館加以重新修繕,整個建筑群飛檐吊腳,小橋流水,頗有東方古國建筑神韻。
  在使館一名三等秘書的帶領下,陸景和煙詩凝一起去往楊大使位于二樓的辦公室。
  一身軍裝的齊睿英姿挺拔的從通道盡頭走過來,手上還帶著水痕,看到陸景和煙詩凝一起過來,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皺眉道:“煙處長,你今天晚上的行為太冒險了。我早就和余助理說讓你們早點搬來使館住。可是,陸先生你始終不同意。”
  “陸先生,你一會還是通知你手下的人都搬過來吧。”齊睿看向陸景,話里話外的敲打著。(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