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6 仰光風云(二)

趙姿迅捷的關上門,拿出手槍,咔嚓一聲打開保險,對陸景做一個手勢:詢問陸景是否需要把附近護衛的一個GI公司精英團隊掉過來。
  陸景擺了擺手,然后示意進來的和華職員田宏壯慢慢的說。資助緬甸國內的反對派都是通過代理人接觸,他并不擔心被緬甸政府知道。只是,田宏壯的消息讓人疑竇叢生。
  煙詩凝經歷過不少危局,驚覺的站起來,快步走向客廳的另一面窗口,觀察著賽多納酒店正門的情況。幾輛吉普車停在酒店門口。荷槍實彈的士兵若隱若現。煙詩凝的眉頭慢慢的皺起來。
  “陸先生,外面已經被緬甸的軍警圍住。剛才酒店的經理查坦打電話給我,說緬伽公司負責人奈吞想要見你。我過來通報。”
  余樂下午打電話給陸景說奈吞想要見他,沒想到這兒卻是找上門來,琢磨了下,鎮定的微笑道:“惡客上門啊。也行,聽聽他說什么。田經理,你去喊莫文輝來我這兒,然后去請奈吞上來。”
  看到陸景神情淡然,田宏壯的膽氣稍稍恢復,應了一聲,外出去辦事。
  窗口處的煙詩凝哭笑不得的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擺架子?”按田宏壯的轉述,奈吞是想要陸景下去見他。
  陸景走到客廳正中的茶幾邊坐下,道:“奈吞以勢壓人,我肯定不能下去。何況,正常情況下以緬伽公司的實力,奈吞想要見我根本就不可能。”
  煙詩凝微怔。隨即輕輕的點頭。說起來,以和華財團的實力。奈吞想要見陸景確實是不夠格。自己這是給眼前危險的局面給嚇到了。
  莫文輝聞訊趕過來坐下片刻后,七八名拿著沖鋒槍的緬甸軍警跟著奈吞闖進來。奈吞身邊還有一名富態的中年白凈男子。這是賽多納酒店的經理查坦,稍稍落后半步。一名鷹視狼顧的士官扎著武裝腰和奈吞并肩而立。
  前去通知的田宏壯則是一臉焦急的落在隊伍的最后。想要擠進來被門口的軍警攔住。
  奈吞穿著常見緬甸款式灰色長衫,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狹長的眼睛閃過一絲嘲弄的神色,
  “陸先生,我來的有些冒昧了。我們前些天商議說詳談投資緬伽公司的事情,結果一直沒有下文。昂溫將軍對這件事十分關注。”說著,伸手介紹道:“這位是昂溫將軍的副官通林。”
  奈吞的中文說的相當順暢。
  “你就是和華的陸先生?昂溫將軍讓我代他向你問好。”通林沖陸景笑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示威之意不言而喻。接著,眼神落在了陸景身邊的煙詩凝身上。這個穿著鵝黃色裙子的女人豐滿曼妙,渾身上下都透著女人的韻味。
  看著滿屋子穿著迷彩服的緬甸軍警,一個個長得奇形怪狀,雖然他們手里的沖鋒槍是對著地面的,莫文輝的手還是忍不住有些哆嗦:怎么會這么快就找上門來?
  煙詩凝輕輕的吸了口氣,忍著讓她厭惡的貪婪目光。心里琢磨著是不是代理人郜然和緬甸軍方二號人物昆盛的接觸被昂溫察覺?
  陸景依然坐著,沉著臉道:“是我。感謝昂溫將軍的問好,請轉達我的謝意。”
  又有些冒火對奈吞道:“奈吞先生。你今天帶了這么多人上門來是打算給我一個下馬威嗎?這可不是合作的做派。”
  奈吞和通林對視一眼,通林做了一個手勢,嘩啦啦的聲音一陣,八名緬甸軍警退了出去。說到底。他們并不會將陸景徹底得罪。
  賽多納酒店的經理查坦見狀,笑呵呵的道:“奈吞先生、通林副官,陸先生。你們聊,酒店里還有點事情我先去處理下。”說著。笑呵呵的離開。
  作為仰光一家四星級酒店的經理,他也算是一方名流。方方面面都有不小的能量。只是,在奈吞、通林這些緬甸一號人物昂溫的心腹面前毫無話語權。帶路的任務完成之后,他就趕緊離開,免得殃及魚池。
  看了一眼陸景身邊精干的女保鏢,奈吞干笑幾聲,道:“哈,陸先生說笑了,下馬威的手段怎么會用到你身上。最近仰光發生了沖擊華人的事件。昂溫將軍對陸先生的安危很在意,特意讓通林副官來保護你。”
  莫文輝心里暗罵這奈吞無恥,睜著眼睛說瞎話,這不是明著承認就是下馬威嗎?
  陸景這才臉色稍緩,道:“奈吞先生、通林副官請坐吧。詩凝,你去泡壺茶。”
  煙詩凝得了陸景的解圍,進了套房的餐廳里,避開了那些惡心的目光。在餐廳里傾聽著此時客廳里的談判。如果談不好,那她和陸景等人就得脫身之后立即前往大使館避難。
  “奈吞先生,有什么話你直接說吧。”看得出來,奈吞才是兩人之中做主的人。陸景點了一支煙,緩緩的說道。
  心里琢磨著對方的來意。和果敢、克欽邦、民盟、昆盛這四方的接觸都是通過代理人進行接觸。昂溫方面最多只是覺得有些異常而已,要說懷疑到自己頭上卻沒什么可能。
  奈吞面相和善的笑道:“陸先生,聽說你和中建七局的傅總關系比較好?”
  lp石油公司的負責人羅伊-喬治下午給他透漏了這個消息。喬治大班和昂溫將軍的私交很好,是昂溫將軍官邸的座上賓。
  喬治大班的這個電話意味著什么,他很清楚。所以他才尋思著過來警告這位疑似和華高管的陸先生。
  陸景沒想到是和傅婕見面引起對方的懷疑,愣了愣,點頭承認道:“不錯,我和傅總是好朋友。”
  陸景的爽快有點出乎奈吞的意料之外,眼神幽深的看了陸景一眼,“蘇山港的建設讓我的一些朋友很不滿。”又打個哈哈道:“陸先生,和華財團財大氣粗,緬伽公司想要以2億美元的價格賣出5%的股份,不知道陸先生有沒有興趣投資呢?”
  沒了滿屋子荷槍實彈的軍警壓迫,莫文輝也恢復過來,好歹是莫氏集團的副總裁,大場面也經歷過不少。這時聽到奈吞的要求,嗤笑道:“緬伽公司的估值什么時候達到40億美元了?”
  奈吞臉上浮起一絲怒意,一抹紅色一閃即過,寒聲道:“陸先生…”
  陸景微微欠身點點煙灰,淡淡的道:“莫文輝的話真是我想說的。”這種買路錢完全當自己是冤大頭,自己又怎么可能答應。
  奈吞眼神驟然變冷,“陸先生,和華在在仰光投資需要一個安穩的環境,而且,和蘇山港建設的人走的太近不是好事。”
  “這就不勞奈吞先生費心了。沒什么事的話,奈吞先生可以離開了。”陸景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好。希望陸先生你以后不要后悔。”見陸景不肯就范,奈吞丟下一句赤-裸裸的威脅,和通林一起離開。
  房間門關上。“瑪德,這幫孫子居然敢蹭鼻子上臉。”莫文輝郁悶的罵著,發泄心里的不滿。
  聽到奈吞等人離開的聲音,煙詩凝從餐廳里走出來,擔憂的輕聲道:“陸景,你拒絕奈吞要不要緊,我們還是去大使館里住吧。這家賽多納酒店根本靠不住。”
  剛才事情證明這家有著新加坡背景的酒店無法阻攔緬甸軍警入內。
  莫文輝的心思也活泛起來,去大使館的話,安全上有保障,“陸先生,我們可以考慮這件事。”
  陸景擺了擺手,沉聲道:“還沒到那一步。”等煙詩凝和莫文輝離開后,陸景發了一個短信出去。
  …
  從陸景的套房里出來,煙詩凝白皙的鵝蛋臉上帶著一絲輕愁,她擔心是那天齊睿略顯傲慢的態度讓陸景不愿意去大使館居住。
  如果能把陸景資助果敢、克欽邦的事情知會駐緬甸大使館一聲,想必齊睿的態度肯定會好很多。但是,她卻是不能主動和大使館說。要說也是陸景去說。
  發愁回到整潔清爽的房間里坐在柔軟的黑色真皮沙發上思考著目前的局勢,連晚飯沒有吃都給忘了。
  …
  緬甸市區某處的別墅中,奢華的水晶燈讓維多利亞風格的羊毛地毯纖毫可見。明亮凈雅的餐廳中,四名侍女侍奉在橢圓形的餐桌邊。管家安排著侍女將精美的菜肴放在餐桌上。
  緬甸作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度之一,其上流社會的用度仍舊奢靡華麗。
  羅伊-喬治四十多歲,保養得體,在溫玉盤里洗過手,拿毛巾擦了擦,問著面前的笑起來宛如毒蛇的奈吞,“和和華那位高管談的怎么樣?”
  奈吞臉上的笑意稍稍收斂,冷厲的道:“喬治大班,我看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羅伊-喬治哈哈大笑,“看來這位陸先生已經得罪了我們的奈吞啊。我想未來的一周之內我可以欣賞到一出精彩的劇集。最近仰光確實有點無趣。”
  奈吞自得的笑了笑。炮制“陸先生”他至少有二十種辦法。關鍵是有喬治大班明確的支持可以免去他的后顧之憂。
  這時,管家送上最后一道羅宋湯,輕聲道:“先生,菜已經上齊。”羅伊-喬治點點頭,矜持的微笑著邀請奈吞開始用餐。
  吃著精美可口的菜肴,奈吞心里想著陸先生在自己面前跪地求饒的丑態,心里越想越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