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5 仰光風云(一)

共和國駐緬甸大使館位于仰光林蔭路使館區。這里屬于老城區,異域風情撲面而來,兩側木質結構的緬式大房子木色斑駁,讓人想起仰光的殖民歷史。間中有一些設計宏偉的英式風格建筑,充滿了異域風情。
  陸景去大使館拜訪了楊大使之后,坐車到城內的華人街區和傅婕見面。中建七局的辦事處就設立在這里。中建七局的管理人員住在這一片的不少。
  仰光的幾條華人街區大概聚集了十幾萬華僑,到了下午四點后,華人街小攤林立,各種國內小吃應有盡有:火鍋、餛飩、餃子、烤串等等。此外,還有融合了緬印特色的一些食物,如緬式奶茶、咖喱角沙拉等等。
  跟著陸景來仰光的保鏢是趙姿,但是她對仰光的街道也不熟悉。抵達仰光的第三天,陸景就在共和國使館經商處吳參贊的幫助下雇傭了一名當地的華人司機,揚登。
  使館工作人員分兩種:一種是外交官,一種是普通工作人員,外交官從大使、公使到參贊、一等秘書、二等秘書、三等秘書、隨員等等;普通工作人員便是行政雇員和本地雇員,如負責行政管理的辦公室負責人、財務會?萬?書?吧?小說計、翻譯、私人秘書、文件管理員、資料員、打字員、速記員、助理員、采購員、通信員、司機、技工、清潔工、服務員、廚師、花匠等。
  揚登在使館里做過司機,家里的生活習俗也維持著華人的習慣,漢語說的很不錯。開著車緩慢的行駛在街道中。推薦道:“陸先生,如果你的朋友口味清淡的話。喝過緬式奶茶之后,可以去前面的粵式餐廳吃晚飯。”
  陸景微笑道:“行。那就去那兒嘗嘗。詩凝,余樂,你們吃得習慣吧?”莫文輝是香港人,粵式菜肴肯定符合口味。倒是余樂和煙詩凝都是北方人。
  余樂正在收郵件,聳聳肩道:“我無所謂。看煙小姐的口味。”
  煙詩凝微微搖頭,“我沒什么問題。”陸景已經來仰光一周了,但似乎情況沒有任何的改變。按照她出任務的情況,這通常是失敗的征兆。
  兩輛車緩慢的形勢著,余樂收完郵件。眉頭皺起來,將手機遞給陸景,“陸景,你看看。”
  唐悅那邊剛傳來的消息:掌握著緬甸國民經濟命脈的投資公司緬伽公司總經理奈吞是緬甸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國防軍總司令昂溫的心腹親信。
  陸景看著郵件,腦子里琢磨著緬伽公司的管理構成。這時,手里的手機忽而響起來,傅婕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陸景,蘇山港出事了。示威的人群已經沖進了港口的施工工地,正在打砸。我得馬上去蘇山港處理這件事。回頭我們再見面喝茶。”
  “好,你小心。通知大使館和緬甸政府。”
  陸景的眉頭微微皺起來,蘇山港被打砸的事情背后很明顯有黑手。這也是西方一貫的伎倆。用媒體的話語權驅動當地居民反對中資企業的建設。
  “揚登,回去酒店。”陸景吩咐了一聲,對余樂、煙詩凝、莫文輝道:“蘇山港出事了。傅總要趕去蘇山。”
  揚登應了一聲。心里琢磨著這位陸先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煩。
  煙詩凝粉潤的嘴唇張了張,欲言又止。
  …
  …
  蘇山港被打砸的畫面。陸景當天晚上在酒店的電視里從緬甸當地的電視臺中看到了。
  工地上一片狼藉。一輛推土機孤零零的停在空曠的工地上。車窗玻璃給砸出了一個磚頭大的窟窿。工人住的工棚被掀翻露出里面簡陋的床鋪。
  根據報道死傷有二十多人。陸景的眼神漸漸的冷下來,緩緩的喝著茶。沉思了很久之后給唐悅撥了個電話。
  …
  …
  中建七局在仰光蘇山港港口的施工工地被打砸一事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美聯社,bbc,法新社等世界級媒體連續的報道。中建七局早期在蘇山港上運營虧損1億美元的事情也被曝出。批評的聲音有之,同情的聲音也有。
  共和國駐緬甸大使館外交人員連續三天都是連軸轉。處理相關的問題,安排救治傷員,和緬甸政府交涉。
  陸景和從蘇山港返回仰光市區的傅婕在中建七局的辦事處里見了一面,她剛從大使館里回來。
  明亮的辦公室內,傅婕穿著一身素雅的藏青琵琶藍精致套裙,肉色的絲襪,帶著小巧的眼鏡,精致靚麗。只是最近四五天沒有休息好,眼角有些發黑。
  “沒事吧?”陸景關心的問道。傅婕所在的位置是他計劃里關鍵一環,不容有失。
  傅婕的助理泡了茶水放在茶幾上后悄然的離開。傅婕伸手示意陸景喝茶,雖然陡逢大變,她仍舊是儀態萬方:
  “楊大使那邊已經和昂溫溝通好,昂溫已經表態會保證蘇山港的建設工作不會再遭到干擾。幕后指使的人已經查出來了,是lp石油公司的一名經理。但是沒有辦法治他們的罪。”
  lp石油公司在背后指使的事情陸景通過駐緬甸大使館的渠道已經知道,沉默了一會,道:“放心吧,會給他們定罪的。以血還血。以直報怨。”
  傅婕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輕輕的點頭。沉默的喝了一會茶,傅婕沉靜的道:“陸景,蘇山港一定會建起來。恩,一定會建起來。剩下的事情要靠你來完成。”
  傅婕這番堅毅的表態讓陸景心里很是贊許:大哥選傅婕到中建七局主持蘇山港的修建選對了人。笑了笑,認真的道:“我會的。你等我的好消息。”又道:“你身邊的警衛力量有點薄弱,要不要我調配人手給你?”
  傅婕精致異常的俏臉上微微露出笑容,道:“我身邊有一個孔永就夠了。怎么,你手里還有人手可以調配?”
  陸景就笑,“你總不會以為我單槍匹馬的就來仰光吧?”
  傅婕莞爾一笑,這幾天來壓抑的心情終于變得好起來,對陸景的話又信了三分。
  …
  …
  從中建七局的辦事處里出來,陸景坐車回賽多納酒店。揚登這幾天送余樂往返酒店和大使館之間。陸景的司機換成了趙姿。剛坐上車沒五分鐘,陸景接到余樂的電話:“陸景,緬伽公司的負責人奈吞想要和你見面。”
  陸景道:“有什么事讓他和你談吧。我就不見他了。”
  余樂微怔,隨即笑道:“不見也好。lp石油公司的人這么囂張,奈吞的主子昂溫未必不知情。再說了,緬伽公司一年的利潤也就1億美元左右,奈吞想要見你,層次上確實差了點。”
  掛了電話,陸景點了一支煙,慢慢的抽著,看著手機莫文輝發來的郵件,陷入沉思,心里慢慢的下定決心。
  黃昏中仰光河如一彎銀帶,蜿蜒前行,風景十分秀麗。陸景在賽多納酒店的套房客廳臨窗處看著仰光傍晚的景色。綠色的熱帶樹林中,佛塔若隱若現。
  緬甸為佛教國家,歷史傳說多與佛陀有關,傳說仰光附近的蒲甘平原,曾經屹立著一萬三千多座佛塔,被稱為“四萬寶塔之城”。
  敲門聲響起,趙姿給煙詩凝開了門。煙詩凝進來正好看到陸景靠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手指有節奏的敲著乳白色沙發的扶手,搖搖頭。現在形勢惡劣到這種情況,陸景居然還在欣賞風景,頓時覺得心里的一些話不吐不快,“陸景,我們是不是該回香港了?”
  陸景回頭,做個手勢示意煙詩凝落座,微笑道:“怎么這么說?”
  “緬甸軍方二號人物昆盛拒絕了郜然的提議,你還能有什么辦法?”煙詩凝坐到窗邊的小圓桌邊沙發上,看著陸景的眼睛,認真的勸道。莫文輝的消息她知道。
  她陪著陸景到仰光來,不是公事,而是以私人的身份幫陸景。畢竟,從韓國漢城跳出來時是陸景幫的她。
  陸景道:“你覺得昆盛心里會不想取代昂溫?”
  煙詩凝無奈的道:“他當然想。不想當元帥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昆盛根本沒有那個實力。不說他拒絕你了,就算他接受你的資助,仰光這里全是忠于昂溫的軍隊,他能有什么辦法?”
  陸景斷然的道:“那就給他信心。”可能覺得口氣有些嚴厲,煙詩凝不是他的下屬,喝了口茶,緩聲道:“詩凝,我已經讓派人和果敢、克欽邦的獨-立武裝。我將會每年資助他們2千萬美元用于對抗緬甸政府軍。”
  “啊…”煙詩凝驚訝張著紅潤的嘴,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2千萬美元可以買多少條槍?國際上一把ak47也就300美元到800美元不等。更別說物美價廉的56式自動步槍。果敢、克欽邦拿了這筆錢指不定能組建近萬人的軍隊。
  陸景接著道:“我還派人和民盟的人接觸。每年資助他們500萬用于爭取民主。既然是一壇死水,那就讓它亂起來。中建七局工人的死傷,緬族人必須要付出代價。”
  這句殺氣騰騰的話讓煙詩凝仿佛看到了緬甸戰火四起的場面。緬族在緬甸是主體民族,占有68%。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半響,煙詩凝對著陸景苦笑。這樣的布置,陸景還真沒必要回香港。
  這時,隨行的一名職員急匆匆的敲門進來,“陸先生,大事不好,我們被包圍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