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4 準備中

何夢明嗯了一聲,輕輕的點頭。如果是別的人這么說,她或許會誤會,但是陸景這么說,她卻是知道陸景是真擔心她累著了。
  吃了兩塊豆腐停下筷子,看著陸景風卷殘云般的消滅著辦公桌上的飯菜,一時間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緒涌上來: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覺。
  “小明,你再看我都不好意思在你面前吃飯了。”陸景笑著放下精致的碗筷,拿起茶杯喝水。吃得有點急。
  何夢明嬌柔明麗的笑了笑,輕聲道:“看你吃的太快了。以前沒見過。”收拾著深色辦公桌上精美的瓷器餐具:四個小碟,一個湯盅,一個方形淺底土黃色飯碗,象牙筷,白瓷調羹。
  麗都酒店作為五星級酒店,提供給陸景的外賣自然是極盡精美。
  何夢明穿著簡約的白色唐納-卡蘭翻領襯衣,dg最新款修身水磨藍牛仔褲,身姿挺拔修長。
  看著她和夢瑤相似的美麗容顏,陸景心里一陣恍惚,心意相通的感覺在心底涌起。今天上午夢瑤給自己打電話說她最近工作忙了些,那個的時間推遲了幾天,還擔心來著。
  何夢明將餐具收拾好放到食盒里,微微扭開頭,她注意到陸景的目光了,嬌柔的問道:“陸景,你這次去緬甸會有危險嗎?我姐中午給我打電話問情況。”
  “邏輯上沒什么危險。把一壇死水攪渾而已。余樂跟著我就行。”陸景輕松的笑道,伸手輕輕的扶著何夢明香肩,“小明,等一下。”
  “怎么了?”何夢明沒有拒絕陸景親昵的動作,而是驚訝的看著陸景,聲音一貫的輕柔動聽。
  陸景抽出紙巾遞給何夢明。“你嘴角還有豆腐屑。”指了指何夢明的嘴角。
  他和何夢明都是心思細膩的人,很容易從細節知道對方的想法。九六年就是好朋友,八年的時間過去。他和何夢明的關系其實早就已經超出了朋友的界限。
  娥皇女英的念頭,陸景腦子里也偶爾閃過。只是。這話要說出來,只怕何夢明會立刻離開他。這時他也不敢順著心底的想法幫何夢明擦嘴。
  “我疏忽了。”何夢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扭身背對著陸景輕輕的擦著嘴角。和陸景聊了幾句,提著食盒出去。心里悵然的情緒漂浮。
  …
  …
  8月12日,陸景、余樂、煙詩凝、莫文輝一行十一人從香港飛往仰光。
  8月中旬的仰光悶熱悶熱。加之人口多,又密集的貧民窟,使得整個城市就好像大蒸爐,悶的人透不上氣來。
  從仰光國際機場里出來。遠遠的看到城市制高點的辛德達亞山上氣勢恢宏聳立著的大金塔,緬甸人把它奉為佛教的圣地,視為民族的驕傲,同時也是仰光,是緬甸的象征姓景觀。
  陸景一行人入住的是一家新加坡背景的酒店。緬甸的外資基本是新加坡、英國、泰國三方。
  陸景洗過澡,換了衣服在酒店房間看著窗外的景色。大街上,衣不蔽體的孩童玩鬧著,幾乎沒有交通規則的概念,隨時的亂沖。幾乎快要散架的摩托車在街道上竄過。
  仰光整個城市給人的感覺就是雜亂差。只有在少數幾個繁華街段,才令人升起這是一座城市的感覺。
  大部分區域很像鬧哄哄的菜市場。完全沒有國家首都的莊嚴和繁華。聽煙詩凝的介紹,便是華人街和印度街也都是如此,各種小攤和大排檔堆滿街道。就好像內地的縣城。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陸景看看時間,才下午五點過六分,還沒有到去昆盛官邸里參加生日宴會的時間。打開門,見煙詩凝和一名淺藍色便裝男子站在門外。陸景微笑著邀請兩人進房間。
  便裝男子約莫三十多歲,英姿挺拔,胸挺腰直,身上有著很明顯的軍人氣質,自我介紹道:“陸總,你好。我是齊睿,緬甸大使館的陸軍武官。”
  使館設有一位武官。中校軍銜的陸軍武官,負責當地的軍事外交聯系。通常情況下。使館的武官也肩負著軍事情報偵察工作。
  陸景略微有些詫異齊睿略顯傲慢的態度,還是和他握了握手,“你好,齊中校。”
  煙詩凝穿著一身粉白色的休閑裝,身姿曼妙,容顏嬌媚,尷尬的打著圓場道:“陸景,齊中校是來和我們商量應急方案的。”齊睿是她和聯絡的,同屬情報部門。只是,看起來齊睿對陸景不太感冒。
  齊睿接著煙詩凝的話說道:“陸總,煙處長和我說明情況了。必要的時候,你和你的隨從可以作為使館人員的家屬搬到去大使館住。”
  說著,對煙詩凝笑了笑,道:“煙處長,事情辦完了。我先回去了。”又對陸景微微點頭。
  陸景點點頭,沒說什么。
  煙詩凝無奈的道:“好,我送送你。”從明面上齊睿做的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誰都看得出來他對自己這一行人的態度。
  煙詩凝送齊睿回來,陸景正在房間的茶幾邊翻著材料。煙詩凝有些不好意思的輕聲道:“陸景,齊中校…”
  剛才下樓的時候,齊睿直說了對她的計劃不看好。緬甸現在政局穩定,很難有什么渾水摸魚的機會。話說的有點難聽,但是道理是這么個道理。
  陸景放下材料,擺擺手,微笑道:“煙小姐,這和你沒什么關系。齊中校對我們這一行人的目的不看好啊。”
  方方面面的關系早就協調好。煙詩凝只是具體的經辦人。齊睿通過煙詩凝的渠道只知道自己來緬甸的目的是希望在緬甸軍政府里面尋找一兩名親華的代言人,方便自己日后在緬甸做生意。
  說是“尋找”,其實是“扶植”的意思。這里面要表達的意思很清楚。
  當然,更多信息,煙詩凝、齊睿等人都是不知道。
  煙詩凝嗯了一聲,坐到沙發上,有些驚訝的問道:“陸景,你難道不擔心失敗嗎?”
  陸景的想法幾乎等同于在緬甸搞政變。失敗的后果很嚴重,甚至,又可能有生命危險。
  陸景笑著攤開手,“這叫我怎么說?煙小姐,待會宴會上我直接喊你的名字了。說起來你堂兄和婉瑩結婚了,我們倆七轉八彎也算親戚。”
  煙詩凝這次隨行到仰光不是執行任務,而是幫自己聯絡駐緬甸大使館。作為自己的隨行人員,如果喊她煙小姐會非常的顯眼。
  煙詩凝表情凝重的道:“沒問題。”生死任務都執行過,即將面臨的危險她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陸景的計劃怎么看成功的概率都太低了。
  …
  …
  緬甸早期是英國的殖民地,二戰后仍由英國控制,直到1948年才獲得獨-立。之后,政局變幻,由軍方執政到現在。
  昆盛作為緬甸軍方的二號人物,是緬甸三軍副總司令,擔任緬甸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副主席。
  19人的緬甸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是緬甸軍政府的最高權力機構。但決定各自政治地位高低的是槍桿子。
  金碧輝煌的大廳里,緬甸的上流社會人物們圍著昆盛將軍交談。
  陸景一行人打著和華的旗號前來考察投資環境,在宴會上也受到緬甸各方人物的青睞。作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投資商備受歡迎。何況是和華這樣在亞洲聞名的財團。
  陸景正和緬甸的投資公司緬伽公司負責人奈吞交流時,莫文輝悄然的走過來。陸景便道:“奈先生,關于投資緬伽公司的事情,我們約個時間詳談。”
  奈吞四十多歲,笑的很溫和,只是狹長的眼睛里偶爾閃過玩味神色讓人覺得被一條毒蛇盯上,“好的。陸先生,我很期待能與和華合作。”據說這位陸先生是和華的高管。
  陸景笑著舉起酒杯致意。等奈吞離開,莫文輝在陸景耳邊小聲道:“陸先生,郜然已經和昆盛的副官見過面。待會宴會結束之后,他會和昆盛將軍見面談談。”
  陸景微微點頭,“我知道了。”
  莫文輝的能力在莫家算是出類拔萃。現在擔任莫氏集團副總裁。協助莫心藍處理莫氏集團各種事務。郜然是莫氏集團夾袋里的人。莫文輝負責和郜然聯絡。
  …
  …
  夜色幽深。緬甸市區一棟戒備森嚴的別墅里燈火通明。
  書房里,一名四十多歲的白人男子正在聽下屬匯報情況,“喬治大班,中建七局的新負責人已經決定要建設蘇山港。她募集到了3億美元。”
  “3億美元,哈哈,真是大手筆。lp石油一年的利潤也就1億美元左右。看來讓他們虧損的還不夠厲害。”喬治大班臉上露出不屑一顧的神色,吩咐道:“你明天組織當地居民去蘇山港。”
  給喬治大班匯報的是一名滿臉溝壑縱橫的五十多歲老者,會意的道:“中資修建港口會破壞當地的生態壞境,剝奪當地居民的工作機會。仰光的市民不會答應。”
  喬治大班揮揮手,嘴角浮起一絲殘忍的微笑。他絕對不會允許中資企業在緬甸發展。這會損害到英資的利益。更何況,還有那個阻撓的任務在身。小心一點無大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