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3 誤會初探

“雨綺,電子競技現在是處在最低谷,要新聞出版總署放開口子肯定很難,過一段時間應該沒問題了。關鍵是我們要把緬甸的事情處理好。”
  陸景笑著解釋一句,拿起宋雨綺手邊的茶杯喝了一口,伸手輕揉的摸了摸宋雨綺的臉,“這幾天怎么心情不好?”
  “哪有!”宋雨綺靠在陸景的手掌上,看著陸景,輕聲道:“我那個來了。”
  陸景笑著嘆道:“你啊,患得患失的。哦,這次你們就不要陪我去仰光了。余樂陪我去就可以。”
  懷孕的時候,雨綺怕第一個懷上被婉儀知道了不滿,現在沒懷上,她又失落的很。
  宋雨綺答應下來,擔憂的道:“那你要小心。”
  陸景笑著點頭,輕松的道:“沒事。我又不出頭。”
  …
  …
  中建七局的董事會議開的很短。走馬上任新任董事長傅婕只是交代了幾句,就宣布散會。在京城里處理幾天事務后,傅婕就準備飛往仰光。
  “傅姨,你離開京城都沒人給你送行啊?我明天中午請你在京城飯店里吃飯。”
  傅婕剛回到她冷清的公寓中就接到風白露的電話,踢掉高跟鞋,換了拖鞋,將手袋丟在桌幾上,微笑道:“白露,你有心了。我又不是去什么蠻荒之地,要多少人送行?”
  “傅姨,不是那么說。出京城總得有個儀式。”
  傅婕嘴角泛起一絲苦笑,風白露還以為她被發配了,問題是陸景說了不能給風白露說,“白露,我明天中午約了裴吳越在金頂俱樂部吃飯,你要有時間就來吧。算是給我送行。”
  “好吧。”風白露無奈的答應下來。
  …
  …
  金頂俱樂部的包廂里明亮無比。通透性極好,落地窗前可以欣賞到京城夏季的美景。登高遠眺,京城遠近的高樓入目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風白露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到包廂時,傅婕、裴吳越、童兮兮正在包廂里喝茶閑聊。
  裴吳越和京城第一美女自然是見過。吩咐服務生送茶過來,等風白露坐下,風度翩翩的笑道:“風小姐,上次在sit空間里看到你在西雙版納的照片,真是羨慕你能到處旅行。”
  童兮兮心里暗自苦笑。每次見到風白露都會不由自主的心生慚愧。
  風白露穿著清爽的夏季裝扮,襯衣、牛仔褲,清冷嫵媚,美麗的摧枯拉巧。她本人比照片上還漂亮。號稱京城第一美女,實至名歸。
  風白露心情不是很好,壓著心里的情緒,微笑道:“裴先生做基金的話,不是每年只工作三個月嗎?”
  裴吳越大笑,“哪有那么輕松。下面的操盤手、基金經理或許可以,但我們這些人肯定不行。客戶可不會只想賺三個月的錢。”
  說說笑笑,午餐被送了上來。傅婕切入正題,道:“吳越,這次石油期貨你賺了不少吧?我準備向你借貸3億美元投資仰光的蘇山港。”
  童兮兮不動聲色的在桌子底下輕輕的提了裴吳越一腳。傅婕被發配到中建七局。哪里能夠還得起3億美元的貸款。
  裴吳越恍若未聞,笑道:“以傅總的信譽借貸3億美元當然沒問題。只是,傅總。蘇山港我看過相關的資料,要產生效益恐怕很難啊。3億美元可能不夠。”
  傅婕笑了笑,避重就輕的道:“怎么,你要借多一點我也樂意。那就5個億。”單位當然是美元。
  裴吳越忙笑著擺手,“我只是有點疑問,還是先借3個億吧。免得傅總額外多付給我利息。”
  傅婕微微一笑,“也行。”
  風白露嘴角稍稍勾起一個柔化那張清冷臉蛋輪廓的弧度,傅姨的作風還是那么強硬。
  談完正事,四人天南地北的閑聊起來。傅婕是下午四點的飛機。時間綽綽有余。說著說著,話題轉移到崔家的繼承人變更上。
  “崔七月被拿下來。關鍵還是前段時間黃金期貨價格突然的波動,導致了平鴻基金近4億美元的虧損。差點一口氣緩不過來。再加上晶圓廠項目景華微芯的緊逼。崔家上下決定讓崔七月去負責文舟晶圓廠。以崔七月的才華,有點大材小用了。”
  裴吳越倒了杯酒,喝了一口,感嘆的說道。其實,真實情況是怎么回事他哪里會不清楚?當初崔七月還委托他去找陸景說和。只是這些話沒必要在傅婕面前說。
  傅婕有些感慨的道:“資本市場風云變化,沒幾年就換一撥人。索羅斯那么厲害,量子基金還不是垮了。還是做投行好。大摩、高盛、美林,這些華爾街投行活得滋潤。”
  聊了一個多小時,四人才道別。傅婕沒有離開金頂俱樂部,而是要了一間休息室,和風白露說體己話。
  休息室典雅奢華,布置著長排沙發,風白露坐到沙發上,問道:“傅姨,你去中建七局的事情不能再回轉嗎?外面現在都在傳你得罪了陸主任。這怎么翻臉比翻書還快呢。”
  陸主任就是陸景的大哥陸江。能源委本就是發改委下面的部門。只是單獨列出來。第三石油就歸能源委管理。陸江是傅婕的上級。從內心的情感來說,她實在不愿意相信她一直喊著二哥的男子會是有著一張狗臉的人。
  傅婕輕輕的拍了拍風白露的手腕,扶了扶鼻梁上精致的金絲眼鏡,“不要瞎想,不干陸景的事。外面的謠言都是無稽之談。我負責中建七局未必是壞事。中建七局的盤子沒有第三石油那么大,可是也正好出成績。仰光的蘇山港,我一定要建成。”
  風白露輕輕的嘆了口氣,這話怎么聽都像是自我安慰的詞,道:“傅姨,我相信你。”對陸景,她不想多談,問道:“傅姨,你離婚的事情定了嗎?”
  傅婕點了點頭,臉上有煞氣浮出來,“快刀斬亂麻。”隨即又滿臉的苦澀,“就是苦了洛俊這孩子。我只有洛靜的撫養權。”
  這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洛宣不可能放棄兒子的撫養權,倒是女兒的撫養權可以作為籌碼退讓。
  風白露安慰道:“傅姨,洛俊張大以后會理解你的。況且只是撫養權,洛家又不能攔著不讓你見孩子。”
  傅婕嘆道:“現在也只能這樣了。”神情慢慢的變得堅毅起來,“還是要我自己足夠的強大。只有這樣洛家才不敢攔著我見洛俊。”
  傅姨一貫是越挫越勇,風白露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傅姨,你去仰光,要多帶你幾個保鏢。我給你推薦一個人。”
  說著,不待傅婕拒絕,撥了電話出去。很快,門外進來一名容貌普通的中年男子。風白露介紹道:“孔永,搏擊和槍械好手。第三軍區比武時拿過第三名。”
  這才是她今天來見傅婕的目的。傅婕身邊的保衛都是洛家的人,這一離婚,肯跟著她走的,沒幾個。身邊缺乏得力的人使用。
  傅婕一愣,欣慰的笑道:“白露,謝字就不說了,等我功成回京城時,我請你喝酒,一醉方休。”
  她今天見裴吳越是要拿到修建港口的資金。中建七局內部的關系她懶得去理順,直接走外帳拿資金。以她在金融行業的名聲,她的個人信譽就能貸25億美元。她何必和那些人計較蠅頭小利。風白露送給她保衛力量是意外之喜。對仰光之行,她又多了幾分把握。
  “好。”風白露清美的臉龐上展現笑意。傅姨身上有一股巾幗不讓須眉的氣勢。莫道女子不如男。
  …
  …
  陸景在香港的日子過得并不輕松,每天都在研究煙詩凝給他帶來的資料,在心里反復推演。
  葉靜雨匯報海棠網上市的情況,他都是幾句打發。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都知道他有事情,和華的事情幾個人和莫心藍一起商量的處理了。
  黃利飛、楊爵士、沈健林、黃容川、劉博遠等人的宴請邀約,陸景全部都推掉了。只是,間中和許雪、馬飛、陳超幾人小坐了一會。聶問白從交州過來見他,陸景也只是陪了她一下午。
  華燈初上,廣場上流光溢彩的霓虹,人潮中那一抹抹裸露的香艷,海邊美輪美奐的維多利亞灣。香港的夜景在盛夏似乎顯得嫵媚多姿。
  陸景從沉思驚醒過來,這才記起他還沒有吃晚飯。撥了一下內線電話,“有人沒?幫我送一份外賣進來。”
  電話里何夢明的聲音傳來,道:“我在。陸景,你稍等啊。”
  等了一會,何夢明手里提著食盒進來,攤開放在辦公桌上。四碟精美的小菜,一盒米飯,一份湯。“早吩咐麗都酒店那邊留好了。你一叫就給你送過來了。”
  陸景就笑,“小明,一起吃點。”
  何夢明笑著把手里的筷子遞給陸景,“沒看到我拿了兩份餐具嗎?”輕輕的吸著嫩滑的水豆腐,微蹙著眉頭,嬌柔的道:“陸景,要不要我幫你看看?”
  “小明不用了。你好好休息。”陸景倒不是不信何夢明的水平,對人心的把握,何夢明和他相差無幾,一樣的細致入微。只是,他不舍得讓何夢明耗費心力。
  人心從來都是最難把握的。何況是利益糾葛的緬甸軍政府之中的那些人精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