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2 小姐和丫鬟

傅婕看了看號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想了想,當著陸景的面接通了電話。
  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傅婕,是你吧?兩個孩子的撫養權你還是放棄吧,這樣爭來爭去對大家都不好。”
  傅婕柳眉橫立,冷哼一聲,喝道:“少來這一套。你讓洛宣自己來和我說。沒膽的男人。兩個孩子的撫養權我不會放棄。這婚還是要離。”
  電話里的男子笑了幾聲,“脾氣還是這般強硬不是?可是傅婕你已經不是第三石油的總經理了。你覺得你得罪了陸主任,你還能混得起來?中建七局的位置有多差你心里清楚。”
  酒吧的包廂里很安靜,傅婕的電話陸景聽的一清二楚,好笑的抿了口紅酒。
  沒想到洛宣那幫人居然會扯著大哥的大旗嚇唬傅婕。傅婕什么時候得罪大哥了,自己怎么不知道?真是搞笑!
  傅婕沉默不語。中建七局是正廳-級國企。以她副省-級國企干部的身份下來屬于高配。但是,中建七局的資產規模和第三石油相比,相差十萬八千里。這個任命貶謫的意味很明顯。
  電話里的男子繼續道:“看來你也知道今時不同往日,聽我一句勸,你想離婚可以,但是孩子要留下。洛家在京城里還有點份量,幫你運作下還能有更好的位置。傅婕,不是你有多么優秀,而是有洛家這個平臺供你施展…”
  傅婕的臉驀的漲的通紅,“無恥。滾,你給我滾。”重重的將手機按在茶幾上,拿起酒杯猛的將里面的紅酒喝下,胸口起伏不定,顯然是氣到極點。
  陸景默默的喝著酒。等待傅婕平復情緒。
  十幾分鐘后,傅婕才慢慢的開口,聲音干澀。“陸少,對不起讓你看笑話了。”
  洛家的領軍人物就是她。最近這些年都是她在維護著洛家的發展。現在卻被洛宣的堂兄說她的成就是因為洛家的平臺,這讓她如何能不生氣?簡直是無恥之尤。
  陸景微笑著擺擺手,道:“傅總,看來你的消息并不怎么靈通啊。”
  傅婕挑挑眉頭,她現在正在火頭上,陸景這句話讓她極其憤怒。很顯然,陸景并沒有幫她在他哥面前美言幾句。
  陸景在傅婕幾乎如刀的眼神中悠然的喝了一口美酒,眼看著傅婕就要爆發才慢慢的道:“中建七局在緬甸仰光投資了一個港口。”
  傅婕冷然的盯著陸景。“中鐵十二局投標失敗之后,那就是一個失敗的項目,至少虧損1億美元。你說這個有什么用?緬甸油路這個計劃已經放棄。”
  陸景微微一笑,道:“官方是放棄了,我哥并沒有放棄。我是接盤的人。”
  傅婕臉色一變,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半響說不出話來。
  這個消息實在太讓人震驚。中建七局承擔著緬甸這條油路中最關鍵的一環:港口。從波斯灣起運的石油抵達緬甸的港口之后才走陸路運輸回國。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根本就不是被流放,而是被委以重任。試想如果緬甸這條油路被打通,陸主任固然要高升。她難道不會升職嗎?可是,為什么陸主任沒有和她說呢?
  陸景看得出傅婕的疑惑,笑了笑。說道:“這個消息要保密。能不能成功還是兩碼事。”
  傅婕頓時恍然,怪不得陸主任沒和她透一點口風。又有些明白過來。陸主任將她放到中建七局董事長的位置上,實際上是在保護她。這段時間離婚的傳聞讓她在京城里很壓力很大。而只要她沒有失去陸主任的信任,這個位置是可進可退的位置。
  傅婕心里的怒氣逐漸消退,白膩的俏臉染上粉色,赫然道:“陸少,我和白露誤會你了。”
  陸景擺擺手,溫聲道:“傅總,這件事一兩年之內要見成效。我們算是同舟共濟,共同努力。等事情辦成了。你請我吃飯。這件事就暫時不要和白露說了。”
  傅婕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心情略微好一些,將砸的四分五裂的手機收拾了下,倒了酒,正色道:“陸少,預祝我們能成功。”不成功,她的能力可是要被質疑的。
  陸景拿起酒杯和傅婕碰了碰。
  …
  …
  8月上旬,香港猶如一個蒸籠,陽光曬在人身上能冒起青煙,街面上的行人都在大樓的陰影里行走。
  世運大廈的頂層,清涼寬敞的辦公室中,陸景坐在黑色的老板椅上翻閱著郵件。莫心藍選定的代理人郜然十天前已經抵達緬甸首都仰光。
  郜然明面上的身份是注冊在馬來西亞的一家遠洋貿易商——市海商行,前往仰光尋找貿易機會。緬甸的玉石、金礦都非常有名,當然更有名的是罌粟。他將會伺機和緬甸軍政要員接觸。
  “噠噠”的高跟鞋聲音由遠而近,打斷了陸景的沉思,陸景抬頭,正好看到宋雨綺穿著深紅色職業套裙裝推開門進來,身后跟著唐悅。
  陸景微笑著站起來,和唐悅寒暄幾句,招呼他落座,宋雨綺在一旁倒著茶水。陸景問道:“情況怎么樣?”
  唐悅道:“很順利。元文已經安排了四個小組,每組八個人進入仰光。都是從非洲撤回來的精銳人員。”說著,從身上拿出一張照片遞給陸景。
  照片是一名典型的高大白人,短發鷹鼻,約莫四十多歲。唐悅介紹道:“羅伊-喬治,是仰光英資企業中的大班。lp石油公司的負責人,主要從事石油天然氣活動。據說后面有英國石油公司的資本。他在仰光十分活躍。中鐵十二局投標失敗和他脫不了干系。”
  陸景微微點點頭,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動用武力。”
  “我知道。”唐悅琢磨了下,問道:“煙處長那里有消息嗎?”他打聽的都是商業上的消息。緬甸軍政內情、派系由陸景找國安五處拿的資料。
  “暫時還沒有。這不要緊。緬甸大使館那里肯定有一些資料。”陸景接過宋雨綺端來的茶水,輕喝了一口,“煙詩凝下周來香港,她給我打電話說下周四是緬甸軍方二號人物昆盛的生日,到時候我們一起去仰光走一趟。”
  唐悅笑了笑,“那行。傅婕的任命已經下來了吧?”中建七局在這次計劃中十分關鍵。拿下仰光的一個港口,國內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可惜最終中鐵十二局投標失敗。
  陸景微笑道:“已經在公示。她8月11日會前往仰光。商業上以傅婕的手腕、能力,只要資金充裕將港口建設好不是問題。我們的目標在運輸線上。”
  仰光最大的港口是仰光港,是緬甸吞吐量最大的海港,緬甸全年進出口貿易的80%的貨物都經過這里。全國的鐵路、公路干線都匯聚在此。仰光港水深港闊,終年可停泊萬噸遠洋巨輪,碼頭從東邊的丁因至西邊的阿龍,總長約11公里,是緬甸吞吐量最大的海港。
  中建七局拿到的一個港口位于仰光港的西南35公里,本來是緬甸政府準備用來開發做仰光港的分流港口,命名為蘇山港。被中建七局拿下來。
  然而,很多時候,需要明白一件事:有鐵路并不代表可以給你使用。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澳洲。鐵礦石的運輸主干線上,運力根本就不可能分配給日系財團、兩大鐵礦石廠商之外的企業。讓你有鐵礦石卻運不出去。鐵礦石開采越多虧損越多。
  所以,中建七局拿下港口之后,并不是說就可以使用仰光港相通的鐵路。還需要中鐵十二局競標緬甸國內的鐵路線路。這才是完整的布局。只可惜,最關鍵的一步被人阻攔。
  中建七局現在面臨著兩難的局面:假設不繼續建設港口,前期的各種投入都要打水漂,要虧損1億美元。這對中建七局而言是極大的虧損。而繼續建設港口,還需要投資兩三億美元。但由于交通問題以及有仰光港競爭的緣故,投資回報率極低,不知道那年那月才能收回成本。
  和明顯有些興奮的唐悅聊了一會,陸景送他出門,回來見宋雨綺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喝茶上網,走過去斜倚在辦公桌上和她說話,“雨綺,還有事情嗎?”
  宋雨綺微笑道:“有啊。詠碧打電話來說紫琪已經定下來九月初回江州,紫琪有可能呆幾天就要來香港和許雪談和華銀行的設計方案。詠碧問你最近的行程。”
  “8月中我們去一趟仰光,九月初應該能回來。不過,我可能要先去一趟寧西西山。”陸景沉吟了下,問道:“電子競技那邊情況怎么樣?”
  8月2日新聞出版總署下發了《關于禁止播出電腦網絡游戲類節目》的通知。
  黃海電視臺已經暫停了cgl的游戲剪輯,以及goc星際聯賽的播放。其他的地方臺如建業、江州、京城都停止了游戲節目的播放。
  宋雨綺總結道:“叫苦連天、士氣低落。馮泰連著給你發了三封郵件問情況。我都給過濾了。”
  陸景哭笑不得。這種廢話郵件,宋雨綺確實會過濾。“你給馮泰發一封郵件,讓他伺機贊助goc聯賽,擴大對goc影響力。”
  宋雨綺不解的問道:“你對電子競技項目還這么有信心?”新聞出版總署的通知下達,現在國內的電子競技正處在最低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