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1 想法

楊玉立提醒道:“景少,不能光靠中鐵十二局的掩護,我們要在緬甸政府和軍隊中尋找親近者。”
  陸景還沒說話,唐悅笑道:“這很簡單,那美元開路。這是比導彈還厲害的東西。”
  眾人都笑起來。
  陸景笑著搖頭,唐悅這是在韓國拿美元當武器做上了癮,但還是肯定唐悅的意見:“讓代理人去辦。”
  幾個人討論到晚上九點鐘,一個成熟的方案慢慢的成型:由唐悅手下的gi公司提供武力保護、情報支持。由莫心藍挑選代理人去仰光游說,拿下港口和公路、鐵路的修建權——線路的具體勘測、決策由楊玉立的立豐地產派遣專家團隊去完成。由楊星長負責將資金避過監管輸送到代理人公司中。由陸景出資75億美元提供資金支持,并居中協調各方面的關系。
  何夢明一手漂亮的楷書將方案寫在紙上。陸景看完之后,贊許的點點頭。余樂道:“陸景,這件事恐怕的兩三年才能完成。”
  莫心藍笑盈盈的道:“如果是修鐵路肯定要五年期,十年期的規劃。但是如果只是連接各條支線,出成果的時間會大大縮短。今年年底說不定局勢就會明朗。一年左右的時間應該能看到成效。”
  “心藍說的有道理。公路的運輸量比不上鐵路,只是,千里之提潰于蟻穴。”
  眾人又都笑起來。是有點做壞事的感覺。但是這個壞事是相當于西方而言。
  事情商議完,王燦、唐悅、莫心藍、楊玉立、楊星長等人告辭離開。宋雨綺、何夢明、墨靜雯、余樂去匯海大酒店休息。衛婉儀喜歡聽楓閣偏向古典的中式風格,準備去聽楓閣休息。
  回頭看著客廳里陸景幾名正在收拾文件的助理,衛婉儀溫婉的一笑,整理了一下陸景的頭發,道:“我先去聽楓閣了。你一會早點回來呢。”
  陸景老臉微紅的摸摸鼻子,“好的。我和她們交代下事情就來。”宋雨綺今天惶然的表現,婉儀哪里會看不出來。
  衛婉儀輕輕的在陸景臉上吻一口。善睞的明眸嗔了陸景一眼,道:“你就是個混蛋。”轉身坐車去了相鄰的聽楓閣。
  陸景回到客廳里。“雨綺,跟我來一下。”和宋雨綺一起到陽臺邊,夜里雨勢減小,雨絲浸潤中人工湖兩邊的八座莊園。其中有五座莊園燈火通明,應該是在舉辦聚會。大唐雨景作為京城四大俱樂部的人氣可見一斑。
  “什么事啊,陸景?”宋雨綺靠在陸景懷里,輕聲問道。
  陸景笑著拍拍她的俏臀,“雨綺。今天怎么表現的這么不自然?”
  宋雨綺低頭道:“我擔心我懷孕了。那樣我不得把衛小姐得罪死啊。藥酒的事情你和衛小姐說沒有?”
  在云春度假的最后幾天,她、夢瑤、秋蘭姐三個人正好不在安全期。
  “和婉儀說了。我們倆暫時還沒想要一個孩子。再等兩三年。”陸景愛憐的吻了吻宋雨綺的臉蛋,“別想那么多,懷孕了就生下來。”說著,又笑道:“倒是想起一個笑話來。”
  “什么笑話?”
  “注射蛋白質。”
  宋雨綺半天才反應過來陸景說的是什么,嬌羞的掐陸景。陸景哈哈大笑,調-戲懷里的香美人,“改天再多給你注射幾次。”
  “死去,你個混蛋。”宋雨綺羞憤欲死的想要咬陸景,卻給陸景吻的渾身發軟。
  …
  …
  坐車到聽雨軒里。衛婉儀洗過澡正在臥室里打電話,見陸景進來,嫻雅的掩嘴一笑。說了兩句掛了電話,等陸景從浴室里出來,戲虐的道:“將事情處理完了?”
  陸景披著浴巾,道:“處理完了。”坐到衛婉儀身邊,輕輕的摟著窈窕纖細的嬌妻,問道:“婉儀,你和誰打電話啊?”
  衛婉儀笑了陸景一句,就不再說他了,溫婉的靠在丈夫懷里。說道:“和婉瑩閑聊。陸景,今天你把我喊去做什么?鋪設緬甸石油運輸通道的和我不搭邊。”
  陸景低頭吻住了婉儀優美粉潤的嘴唇。品嘗著她嘴唇上芬香甘甜的味道,“那你聽完之后什么感覺?”
  “你要是用的人恰當的話。很有可能成功。其實,大哥的任務比你這兒還重。”
  “我哥那是全局運籌,我這是局部謀劃。當然是他那兒更重要一些。這畢竟設計到國家戰略。和華只是一家私營企業,想要影響國家戰略還不夠格。后面等效果出來之后,肯定有國家級的投資資金進來接盤。
  李明湖在寧西。這件事他也能分潤到好處。李家在魯東的影響力很大,我們現在不是要讓黃海爭取為電子競技節目的試點嗎?我打算做一筆交換。”
  李菲菲的事情,陸景想了想還是沒說。他在美國見了李菲菲的事情不可能瞞得住婉儀。倒不是王燦是大嘴巴,而是李菲菲根本不當回事:見一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衛婉儀感覺到陸景欲言又止,輕輕的咬著他的耳垂,明亮漆黑的眸子藏著靈動的笑意,“陸景,你再不老實交代,我真生氣了。”
  按照陸景的說法,今天還多了一個人:王燦來參加會議干什么?再往李明湖身上一想,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陸景今天讓她來參加這個會議,只怕還有另外一層意思:他不會背著她運作關于李菲菲的事情。
  “這叫我怎么開口啊?”陸景兩只手摸在衛婉儀嬌俏美臀上,感覺到衛婉儀真用力咬了,嘶了一聲,叫道:“婉儀,你咬錯地方了,再往下面去。”
  “你瞎說什么…,我才不給你那個。”衛婉儀羞的回了一句,卻給陸景推-到在床上,堅挺如竹筍的*在明亮的燈光下從精美舒適的粉色睡袍中露出。陸景看得呆住。
  衛婉儀本來也沒怎么生氣,臉蛋變得緋紅滾燙,“不許看。”修直纖細的白腿羞澀的夾緊,將被子拉過來把頭蓋住。陸景哪里受到了這個誘-惑。
  片刻后,臥室的大-床開始拼命的晃動起來,伴隨著若百靈鳥啼嬌脆的聲音,令人熱血沸騰。
  …
  …
  陸景和衛婉儀在聽雨軒里琴瑟和諧的住到了29日。上午時分,晚起的兩人正一起享受著豐盛的早餐時,陸景卻是接到傅婕的電話,“陸少,有空沒?出來坐坐。我有點事情想不明白,想要問問你。”
  陸景想了想,道:“行。你到匯海大酒店吧,我們在副樓11樓的酒吧包廂里見面。”
  餐廳里光線明亮,聽雨軒莊園夏季郁郁蒼蒼的景色一眼看見。精美的圓形餐桌邊,衛婉儀穿著休閑的情侶t恤,修身的白色七分褲,挽了一個馬尾辮,賢惠的給陸景倒著牛奶,問道:“陸景,誰的電話?”聲音里都透著慵懶,小女人嫵媚的風情十足。
  陸景看得心動,麻利的幫妻子切好蕎麥面包,道:“傅婕的電話。她離婚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屁-股下的位置都不穩。應該是我哥給出了結論。她找我問問情況。”
  衛婉儀點點頭,道:“那你早點回來啊。我中午和同學約了聚會,帶你去撐場面呢。”
  陸景就笑,“我怎么覺得我和純種哈士奇差不多了。”
  “哈士奇?”衛婉儀一愣,繼而嬌笑著白了陸景一眼,知道陸景說的是什么意思,盈盈的笑道:“那我得裝扮成貴婦人才行呢。再給你買個項圈套著。”雙手在陸景脖子邊比了一個圈。
  和陸景呆得久了,才知道這家伙是個憊懶的性子,經常性的轉移話題。只是,這樣子和他一起生活一輩子挺好的。有些事情都懶得管他了。
  陸景嘴里喊著面包,歪歪頭,含糊不清的笑說道:“我說說而已,你還來真的啊。”
  和衛婉儀一起生活久了就知道她其實并不是那種整天都很安靜文秀的豪門淑女。她生動活潑的一面只有親近的人才能接觸到,和二十幾歲的女孩性子差不多。
  說笑著,吃過早飯,衛婉儀幫陸景打理行頭,一邊問道:“你是不是要離開京城了?”
  “嗯,去香港那邊指揮要近一些。一些人力、財力方便調動。”
  衛婉儀善睞的明眸帶著不舍的看著陸景,輕輕的抱著陸景。
  …
  …
  匯海大酒店副樓11樓的酒吧環境優雅,輕柔流淌的音樂聲營造著愉悅的談話氛圍。
  陸景的包廂定在了3號包廂。在穿著,黑馬甲白襯衣的侍應生引領下陸景進了包廂,傅婕已經在坐。
  “陸少…”傅婕穿著淡綠色的套裙,絲襪美腿、精致靚麗,迎上來和陸景握手。
  陸景從傅婕臉上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寒暄過后,讓侍應生送了酒水、小菜過來,道:“傅總,白露呢?她今天沒時間?”風家和洛家是世交。風白露和傅婕的關系很好。
  傅婕微微搖頭,精致的耳墜晃動著,平添她幾分知性的氣質,“白露在生你的氣。所以沒過來。”
  陸景正在喝酒,錯愕的手停在半空中,“啊…?”
  傅婕苦笑道:“我被流放到中建七局。”
  陸景一愣,明白過來,嘴角浮起一絲玩味的笑容,正要說話,傅婕的手機忽而響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