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260 心跡

“小景、婉儀來了,坐。”陸江微笑著招呼弟弟、弟妹落座。
  “叔叔,你怎么才來啊?我等你好久了。”已經七歲的陸琪扎著羊角辮,穿著白色的公主裙,漂亮可愛,咯咯笑著去拉陸景的衣角。她自小就很喜歡經常帶好吃好玩給她的小叔。
  一句話說的屋子里的幾人都笑起來。陸景笑著捏捏陸琪的臉蛋,“陸琪,我不是早到了五分鐘嗎?”大哥這個女兒總算是沒有前世那個小魔女的影子了。這大概和現在大嫂經常在家里教導她有關。
  陸琪歪頭去墻壁上的掛鐘,見錯怪叔叔了,連忙像個小大人一樣的去幫衛婉儀拿手袋,脆生道:“嬸嬸,我幫你拿包包。”在她的小心思里,她張大了也要像小嬸一樣漂亮、有氣質。
  陸景覺得好笑:小家伙轉移注意力的本事不小啊。
  “好啊。”衛婉儀摸摸陸琪的頭發,笑著將手里的淺灰色迪奧手袋遞給侄女。
  看著女兒將手里的手袋認真的擺放在桌子上,陸江笑著搖頭,“她啊,見到你們比見到我還親熱。剛給她講童話故事講到一半。”
  小保姆泡著清茶端上來。大嫂胡瑩從臥室里出來,她剛才在房間里做面膜,問道:“小景,婉儀,你們吃過晚飯沒有?”
  陸景和衛婉儀都道:“吃過了。”兩人晚上剛和新聞出版總署的副署長郭玉震在京城飯店里吃過飯。
  胡瑩笑道:“那成,你們坐一會,我收拾下就出來。婉儀。你上次給我推薦的那款護膚品效果真的很好。”
  衛婉儀溫婉的笑說道:“大嫂,適合你的皮膚的話我再去朋友那兒拿一些。”王燦的女士護膚品連鎖店spogas里有世界各大品牌的護膚品。細心挑的話能挑中一款合適的護膚品。
  閑聊了一會。胡瑩出來陪著衛婉儀。陸景跟著陸江去了書房談事情。
  書房里布置的很精致,陸江從書桌上拿起煙盒掂出一顆煙。將煙盒推到陸景面前,“自己拿。晚上和郭玉震談的怎么樣?”新聞出版總署要禁止游戲在電視臺播放的消息他是知道的。
  “他總不是那個調子!”說起電子競技的事情,陸景就有些頭疼,郭玉震和楊家走的很近,不肯把話說透,“他說最好是由黃海方面來申請作為試點。問題是我前段時間剛把景華微芯的晶圓廠放在了建業。黃海那邊對我的提議很冷淡。”
  陸江微微點頭,吸著煙,緩緩的道:“不會都不支持吧?”
  陸景就笑,“那怎么會。和華在黃海還是有些影響力的。沈書記還是支持的。歷市長明確反對。”
  陸江輕聲道:“還是要做做工作。青少年沉迷網絡說到底還是教育問題。不能歸罪于電腦、互聯網的發展。政府要做的是監管:不能讓游戲里有暴力、血腥、色-情、政治偏向等等元素。禁止是矯枉過正。游戲還是可以歸結到文化傳播這一范疇。”
  陸景點了點頭,黃海那里還是要去疏通,又笑道:“哥,你這番話要是能公開講,我這事就是小事了。”
  陸江微微一笑,擺了擺手,問道:“傅婕離婚是怎么回事?我最近聽了不少她的負面消息。賀鴻聽的消息似似而非。”
  賀鴻是大哥的秘書。陸景昨天中午在金頂俱樂部和風白露、傅婕一起吃飯。風白露早早的就說好要請他吃飯。對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解的比較清楚,笑道:
  “哥,我聽風白露的說今年年初洛宣的父親去世時傅婕就有和洛宣離婚的想法。原因不外乎豪門恩怨情仇。一個是和小三小四斗的心力憔悴。一個是不喜歡洛宣的無能。所以等一力堅持這樁婚事的長輩一去世。傅婕就不想再忍了。”
  陸江笑著搖搖頭,慢慢的吸著煙。
  陸景知道大哥的意思:傅婕不想忍的后果是她身上共和國第三石油總經理的位置被人惦記上了。離婚,在組織生活中是大事。其實,昨天風白露、傅婕請自己吃飯。未嘗沒有請自己說情的意思。
  書房里很安靜。只有香煙燃燒的聲音。琢磨下,陸景道:“哥,緬甸石油運輸線路的事情我有些新的想法。”
  陸江驚訝的看了弟弟一眼。隨即溫和的笑道:“不用了。那邊的風險很大。你投資進去不合算。”
  中鐵十二局在緬甸的基建投標失敗。背后還是有西方的影子在作祟。西方不能容忍共和國開辟一條繞開馬六甲海峽的石油運輸線。
  陸景堅持道:“哥,民資怎么都比國企遇到的阻力要小一些。西方把國企染成了惡魔、洪水猛獸。標榜民-主。但是他們要把中資都變成這個形象,那么我們國內就有話說了。美資、英資在國內違法的事沒少做。
  我的想法不是修建貫穿緬甸全境的鐵路。而是把緬甸國內的線路連通就行了。有公路就用公路,有鐵路就用鐵路。首選是民用。這樣阻力要小得多。等緬甸國內的交通貫通后,寧西那邊私下里再把公路建一段,打通運輸的大動脈。
  只是運輸量小一些、運輸方式麻煩一些。但等這條石油運輸線路產生效益了。西方勢力想要阻止,緬甸內部的既得利益者也不會答應。慢慢的再考慮修建鐵路加大這條運輸線的運量。”
  陸江微怔,想了想,笑道:“小景,你到底有多少家底?”又笑著點點煙灰,“算了,不問你。這是秘密。”
  說著,又輕聲重復了一句,“寧西?”陸江深深的吸了幾口煙,道:“李菲菲的父親在寧西任職吧?”拿手虛點了陸景一下,“你啊…花花心思不少。婉儀那兒…”
  陸景忙解釋道:“我6月份在洛杉磯見過李菲菲,看她周末還要去加班,心里有些難受。我還是希望她能回國來。沒別的想法。”又轉移話題道:“哥,你剛才話有點多,有點失態了。”
  大哥作為能源委常務副主任,要是能開辟一條新的石油通道,為共和國的工業化“輸血”,這功勞就是實打實的。
  陸江一愣,失笑道:“你小子。”重新了點了一支煙,自嘲的道:“功名利祿之心,人皆有之。我哪里能例外?位置高一點,能做的事情也多一些。”
  陸景輕輕的點頭,心里沒有任何的鄙夷,而是為自己的大哥感到驕傲。如果連想獲取高位的想法都不敢承認,還談什么為生民立命,為萬世開太平?
  總有一些人不是為自己而活著的。天下興亡,人皆有責。
  …
  窗外的芭蕉葉子被雨水激的沙沙作響,很快就隨著雨勢更加響亮了起來。
  大唐雨景紫羅蘭山莊里,宋雨綺穿著俏麗的黑色職業套裙裝指揮著紫羅蘭山莊的服務人員忙前忙后的送著酒水、飲料、點心。
  看著坐在陸景身邊秀美嬌俏、溫婉嫻靜宛如月季花開的衛婉儀,她有點心虛,不敢像何夢明、墨靜雯、余樂他們一樣坐在客廳的落地窗前聽陸景、唐悅、楊玉立、莫心藍、王燦、楊星長幾人商議事情。
  等陸景說完他的想法之后,唐悅道:“陸景,情報方面可以委托gi公司出面收集、接觸。但是,這樣真的能行?真要有黑手,西方那些人也不是傻子吧?”
  他內心里還是有些疑慮。
  陸景輕輕的喝了一口酒杯中的云冰紅茶,通透的涼爽口感傳來,“聰明人畢竟是少數。每個人都只愿意相信符合他判斷的事實。心藍,你覺得呢?”
  莫心藍優雅的放下手中的酒杯,道:“你的想法具備一定的可行性,但是有兩個問題。第一,你和國內的協調問題怎么解決,和華出手肯定需要掩護。第二,你打算投入多少預算?緬甸國內的基建設施很差。要修鐵路的地方很多。”
  陸景點點頭,莫心藍在經濟大勢的把握上出類拔萃,她只是在政治上的見識弱一些,“放心,和國內的協調不是問題。西方媒體的火力也不會對準我們。我們扶植代言人在緬甸國內運作。你口袋里應該有幾個人吧?”
  大哥會在國內的協調運作,調動資源,掩飾和華的真實意圖。這些事他當然不會對妻子、紅顏、朋友、伙伴、助手、下屬們明說。這是屬于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范疇。
  莫氏集團本來在南洋就頗有人脈,他那年籌集晶圓廠的資金時就是和莫心藍一起下南洋。而現在和華聲望日隆,特別是莫心藍最近又在東南亞、印度一帶推動plu電訊的發展。她手上不缺做事的人。
  莫心藍微笑著點點頭,“七八個忠心耿耿的職業經理人沒什么問題。”她本來是想著嗔陸景一眼的,但衛婉儀在呢。
  陸景扭頭問楊星長,“我在納斯達克股市里的那75億美元什么時候能全部取出來?”
  楊星長道:“景少,半個月呢就可以到達和華銀行的賬戶。不會耽擱事情。”
  莫心藍驚訝的道:“陸景,你準備投資75億美元?”75億美元砸下去沒準真能讓陸景把事情做成了。75億美元的現金所能撬動的資金當然不止是75億美元。緬甸通往國內的鐵路再少,也有修建成功的可能。
  陸景肯定的點頭,聲音堅定的道:“這件事,我必須要做成功。”
  王燦豎起大拇指,嘿嘿一笑。這算不算一擲千金為紅顏?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在寧西,緬甸這條路要是通了,會分潤不到政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