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259 學成歸來

“我日,你小子剛才還說不談這個話題的。”王燦郁悶的翻個白眼。
  陸景道:“我是說不討論我拒絕李菲菲邀請吃飯的事情。李菲菲的性子我們倆都清楚。你能想象的出她周六上午還要去加班嗎?”
  王燦一愣,默然的吸了兩口煙。
  李菲菲從來就不是事業心很強的女孩,否則她也不會去斯坦福讀藝術。以李家的地位足以保證她這輩子榮華富貴。她日常關注思考的東西偏哲學一點。
  陸景輕嘆口氣道:“梁園雖好,終非久留之地。”
  王燦無語的搖搖頭,“找個地方坐下來說,這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楚。”別看陸景這小子說不在意李菲菲,事實上他心里還是在意李菲菲過的好不好。畢竟是一場刻骨銘心的初戀。
  從黃海大學體育館出來沿著馬路向宿舍的方向走去,下午炙熱的陽光落在來來往往的學子身上。陸景和王燦在校內找了一家奶茶店里坐下來。
  坐在黃色的烤瓷圓桌邊,要了兩杯奶茶,王燦道:“其實大概的原因你應該也猜得到。我們能和家里鬧翻無非就是那些事。李菲菲和我們同歲。她原來是和你訂親后來解除了。現在她父親希望她嫁給閔家的閔海。”
  “閔海?”陸景皺眉,在腦子里搜索著這個人名。閔家是京城里的深宅大院之一。只是,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不用想了,我們都沒見過。閔興懷閔二哥的堂弟。正牌的燕大高材生。可不像我們倆都是走關系進的大學。他比李菲菲大五歲,在京城里很得長輩們的好評。現在在嶺東省南海市擔任常務副市長。”
  陸景琢磨了下。道:“三十一歲的常務副市長,很了不得。”
  王燦嘿嘿笑道:“再了不得又怎么樣?李菲菲看不上。原因我聽明秀說了。李菲菲說閔海大了她五歲,又沒怎么接觸過。所以不想談這場戀愛。”
  這還真是標準的李菲菲式答案。她就是像一只高傲的天鵝,就算是王子不一定能入她的眼。陸景哭笑不得,“李叔叔不是讓她談戀愛的吧?”
  “嘿,當然不是,政治聯姻嘛。”王燦吸了口奶茶,悠悠的感嘆道:“說起來這事其實和你也有關系。”
  陸景無語的翻翻白眼,“你別瞎扯。這和我有毛線的關系。要解除娃娃親的是李家又不是我?遇到關寧之前,我可是老老實實的想把李菲菲娶回家。”
  “靠,你移情別戀也不要說的這么理直氣壯吧?”王燦吐糟一句。陸景和關寧感情的發展他清楚。陸景和李菲菲決裂的那天他也在場。那天正好是妻子夏思雨的生日。
  想起被李家解除娃娃親的往事,陸景現在心里倒是平靜了許多,沒有前世里的憤懣滿胸。很多事情,站到一個高度之后才能一笑了之。輕聲道:
  “和移情別戀沒關系。我那會喜歡李菲菲只是一廂情愿的單相思。我和關寧是兩情相悅。再一個,我媽也是確定李家沒有結親的意思才給我說婉儀這門親。我那會的情況你知道。大錯不犯、小錯不斷的混日子。為了和婉儀相親,我媽搭了一堆人情進去。”
  王燦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喟然的嘆口氣。九六年九七年那時候,誰能預料到陸景能走到今天無限風光的位置呢?昆成汽車、景華微芯在江州的晶圓廠,上面領導可都是去考察過。
  想了一會往事。王燦笑著搖搖頭,道:“再說就跑題了。你小子心里還是放不下李菲菲啊。”
  見陸景要說話,伸手阻止道:“別反駁,我們倆光著屁-股玩到大的交情你那點心思我知道。瑪德。我就不信你看到李菲菲穿上婚紗出嫁的那一天會不難受。”
  陸景嘴角泛起苦笑。真有那么一天心里怎么可能不難受?只是,一個已婚男人在李菲菲面前晃蕩算什么?
  看陸景的樣子,王燦拍拍陸景的手腕。道:“李慕清的父親李遠高是遼北省委書記,而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現在才是寧西省省長。同是正部。這其中的差距難以道計。李明湖才是李家的正房。李菲菲聯姻的緣由你應該想的明白吧。我可是知道你和李遠高私交很好。”
  李慕清是陸景的女人,這事他門清。因為李慕清之前公開宣稱是同性戀。拒絕政治婚姻。現在跟著陸景,李慕清的父母擔心女兒真的孤苦一輩子,感情有歸屬就好,默認李慕清和陸景的事情。
  陸景微怔,無奈的道:“那還真和我有關系了。”
  王燦就笑,“被我說的沒話了吧。陸景,要我說啊,你小子就應該厚著臉皮好好的追求李菲菲。總好過日后她嫁人了你后悔一輩子。”
  以陸景現在刷好感度的本事,就算李菲菲對陸景只有一絲好感,最終也會被陸景把好感度刷成100%。看看唐雨瑤就知道。當然,前提是要陸景用心。
  陸景用力的抿了抿嘴,對好友剖白道:“王燦,我結婚了。我和其她的女孩子有牽扯婉儀不會說什么,也不會亂想,但是我去追李菲菲…。李菲菲的家世和婉儀相當,又和我訂過娃娃親。婉儀會認為我想離婚。
  政治婚姻是兩個家族的事情。一些人會幫忙推波助瀾。我在婚禮上給了婉儀承諾:一生一世。婉儀對我很好,我不能得寸進尺。就算以后為李菲菲傷心難過,也好過讓我失去婉儀。
  退一步說,就算我肯去追李菲菲,但是她的性子你很清楚。這件事不要再提了。最近幫我關注下寧西的事情。”
  不去追求李菲菲是一回事,能讓她的日子過得舒服一些,他還是愿意去做一些事情。
  “唉…”王燦長嘆口氣,陸景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能說什么?“行,我會關注的。”
  在內心底,他還是認為陸景要追李菲菲的話成功的概率很大。以陸景現在的成就,李菲菲怎么可能還對他不屑一顧?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黃歷了。李菲菲的堂兄李新寒現在見了陸景都得收著脾氣。
  問題是,陸景這小子初中三年外加高中那兩年給李菲菲打擊的怕了,下意識的回避。只怕都有心里陰影了。
  至于,衛婉儀那兒倒是真不好辦。從陸景今天這番話看,他心里對衛婉儀的感情不比對他摯愛的關寧少。“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也難怪,當陸景的風流傳言漫天飛時,衛婉儀肯出面在京城里幫他“辟謠”。
  …
  和王燦一起喝了奶茶出來,體育館那邊的比賽也接近尾聲。王燦給跟班打了個電話之后,道:“最多二十分鐘就解決戰斗,我們不過去了。直接去圖書館的停車場。”
  “恩。”陸景的心情還有些沉重。本來說給明雪打個電話,一時間也提不起神。明雪現在還在錦江餐飲集團錦樓黃海旗艦店里學習餐飲業管理。到黃海這里,邏輯上需要和她說一聲。
  一路步行著。陸景的手機響了起來,看看號碼,輕輕的吸口氣,略微收拾了心情,接通電話。唐詩經清潤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陸景,你在黃海吧?呵,有沒有時間和崔瀚見過面?”
  崔瀚是唐詩經的暗手。唐詩經打算扶植他來和崔七月競爭繼承人的位置打擊崔七月。在云春時,陸景已經打電話問過唐詩經。崔七月最初的盤算是娶唐詩經,把唐家最優秀的繼承人收歸房中。唐詩經這樣的謀算也正常。
  唐、崔、裴、高、黎、齊幾家相互滲透的很厲害。優秀的子弟之間私交甚篤很常見。唐詩經小心一點,扶植崔瀚的事情不會敗露。
  陸景沉聲道:“詩經,我晚上和王燦一起飛京城。下次我來黃海再見面吧。”
  “好吧。”唐詩經有些遺憾的笑了笑。
  崔瀚入股cgl游戲集團陸景同意了。2千萬美元占1%的股份。她想安排崔瀚和陸景見面,算是崔家里的親陸派。
  “陸景,你心情不好?”唐詩經聽得出陸景的聲音似乎帶著些許的凝重和疲倦,輕聲道:“心情不好喝點酒睡一覺。醒來事情就過去了。我是這樣調節心情。”
  陸景心里有一道暖流流過,誠懇的道:“詩經,謝謝。我會注意休息的。”
  電話里,唐詩經微笑道:“你好好休息,回頭我們再電話聊。”
  …
  7月17日晚,陸景帶著助理和王燦一行飛回京城。王者俱樂部的經理、隊員在黃海住一晚,第二天坐火車豪華大巴車走高速回京城。
  去了一趟美國,又在江州、云春休假了一段時間,陸景回京城之后忙著走動。陪父母、陪妻子衛婉儀,再去岳父岳母家里走動等等。
  夜幕降臨,街燈高懸、車流如織。一塊塊閃爍地霓虹。一棟棟如同繁星點點的高樓,勾勒出京城繁華的夜景。一輛白色的保時捷在車流里平穩的行駛著。
  前些天在父母那兒吃飯的時候,陸景說想和大哥談談。上午才接到大哥的電話說今天晚上有空。
  車子剛到張三胡同大哥家門口。陸景和妻子衛婉儀一起下車。剛進客廳,就見到小侄女陸琪在客廳嘻哈哈的笑。大哥正在逗她玩。場面溫馨。
  陸景笑著喊道:“哥。”(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