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256 仇恨故人

陸景視線從李菲菲手上的手機轉移到她的臉上,詫異的看了李菲菲一眼,道:“下午飛舊金山,然后晚上從舊金山回黃海。中午我約了人吃飯。”
  李菲菲一怔,她沒想到陸景會拒絕她的邀請,忽而想起九六年陸景在匯海大酒店的包廂里——夏思雨的生日宴會上和她決裂時的情景。陸景真的與以前不同了。
  以前陸景總會制造各種巧合、偶遇來吸引她的注意力,和她搭訕說話,現在他卻會拒絕她請客吃飯的邀請。
  陸景心里嘆口氣。李菲菲從他手里買的那支精美的景華定制機已經沒用了。手里拿著的是一部小巧紅色女式諾基亞手機。
  就像那支舊手機一樣,他在李菲菲心中終究是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何必強求?
  “好吧,那改天。”李菲菲說道,將手機放回到手袋中。她請陸景吃飯是因為路上他表現出的愛心。
  陸景笑著點點頭。
  車到公司樓下,李菲菲準備下車,“陸景,一路順風。再見!”
  “再見!”目送李菲菲進了公司,陸景又嘆了口氣,讓十三返回半島比佛利山莊酒店。
  …
  “不是吧,你為什么不答應李菲菲請你吃飯?”接下圍裙的聶問白,驚訝的問陸景。陸景今天上午要去見李菲菲的事情,她自然知道。陸景和李菲菲的關系,陸景昨天晚上和她說過。
  “坐在一起,彼此都不自在。去吃飯干什么?”陸景笑了笑,在客廳沙發上看著聶問白。“還不如回來和你一起吃飯呢。至少賞心悅目。”
  聶問白穿著水藍色的牛仔褲、粉色的t恤,清爽的打扮難掩她成熟而嫵媚的動人美麗。
  聶問白禁不住莞爾。“怎么聽都像是賭氣的話啊?”她在陸景心里的地位肯定比不了李菲菲,但“賞心悅目”這四字評語讓她心里很舒服。
  陸景就笑,“這有什么好賭氣的。李菲菲能和我見一面還開口留我吃飯算不錯了。婉儀之前見我能陪我喝杯奶茶就是‘恩典’了。我又有什么好奢求的。這頓飯啊,吃起來肯定很悶。問白,每個人都是很變的,不管多么美好的記憶,都只是記憶。”
  聶問白搖搖頭,走到陸景身邊,輕柔的道:“我給你揉下頭。”說著。讓陸景的頭輕輕的靠在她胸口,慢慢的揉著他頭上的穴位。以她的閱歷,又如何聽不出陸景這番感嘆背后的心傷。
  “陸景,你是不是認識風天澤?”
  陸景愜意的閉著眼睛,他和聶問白在一起的時候很放松,聶問白就像一株解語花,“不認識,我連他的面都沒見過。只知道他是風白露的堂哥。”
  他怎么會聽不出李菲菲的電話只言片語所包含的信息。
  “那你就看著她和別的男人走近?”
  “那李菲菲回終身不嫁嗎?”陸景反問,又道:“問白。你的午餐準備好了嗎?我迫不及待的想嘗嘗你的手藝。”
  “你歇一會就可以去吃了。”聶問白微笑起來,“我去換件衣服。”將陸景推起來,起身去了臥室。
  聶問白換了一襲精致時尚的乳白色套裙,裙擺下露出潔白絲襪美腿。看起來斯文秀氣,嫵媚而性感。
  陸景贊許的看著聶問白,很漂亮的衣服。更漂亮的是美人。吃著飯喝著紅酒。陸景琢磨著問道:“問白,你最近有沒有什么新的愛好?”
  聶問白嬌嗔道:“我現在和知秋兩個人剛剛溫飽水平。能有什么愛好?”
  陸景就笑,“你這生活質量還溫飽水平。那國內貧困線以下的人口怕有七八億了。”
  聶問白笑道:“那得看和什么時候比啊。”和前夫墨承在世的時候相比,她現在的生活質量實在下降了很多。
  陸景笑著點頭,“我正準備和你說這件事。你投資在明雪那兒的200萬我回頭幫你取出來。折算股價的話,差不多應該有350萬左右。雪蘇綺的投資回報太慢。我幫你投姿回報周期快的行業。”
  “啊…”聶問白喜笑顏開,這才多久,就算賺了150萬啊,“你準備幫我投資納斯達克的股票?”
  “小瞧我不是?”陸景笑著給聶問白倒酒,“8個月投資回報率只有75%哪里算高?我準備幫你投資期貨。等賺上幾千萬之后,我再幫你買幾家好公司的股票。多的不說,三五年下來,四五千萬美元的收益肯定有。”
  聶問白臉蛋變得滾燙,紅透了,白了陸景一眼,柔媚的輕聲道:“謝謝。”她知道陸景這是什么意思,陸景這是準備收了她。投資什么的,只是變相的送錢給她。
  可是,她哪里又拒絕的了呢?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聶問白的手背,“不用謝。你昨天飛來洛杉磯辛苦了。我給你打電話時只想著見你,沒考慮到你的困難。”
  聽到這聲“辛苦”,聶問白定定的看著陸景,眼淚就流了下來。
  陸景一個電話,她就眼巴巴的橫跨美國東西海岸從紐約趕到洛杉磯半島比佛利山莊酒店陪他說話。身-體很累,心里也發苦。這可是自己送上門,而且和應召女郎有什么區別?
  可是,她敢不來嗎?如果她不來,大概陸景以后也不會和她接觸了。陸景的助理是墨靜雯,不是她的女兒墨知秋,也確實沒有必須要見面的場合。自己對他而言就成了一個符號。
  陸景所帶來的庇護,又豈止是幫她從房玉手里拿回了足以將女兒讀大學的資金還有日后生活用度?
  她不得不來。
  這聲辛苦,卻讓她昨天坐飛機的累、苦,不翼而飛。
  陸景拿來紙巾。輕輕的將她的眼淚擦去,道:“問白。不哭了。乖。”
  聶文白破涕而笑,在陸景的腰上輕拍了一下。“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啊。”
  陸景就笑,“那當你是三十歲的小孩子好了。”伸手將聶問白抱在懷里,在她脖子上輕輕的吸了口氣。女人的幽香撲鼻。聶問白嬌羞的別過頭,仍由陸景輕薄。
  “交州那邊的事情已經完了,你可以回交州。宋問天應該給你說了吧?你是下午跟我一起從舊金山走,還是從紐約墨知秋那兒走?”
  “知秋那兒我已經打過招呼。跟你一起從舊金山走算什么?我從洛杉磯這里飛交州吧。”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那行,我一會還要去見劉一平。問白,真想找個時間好好的試下你的深淺。”重音落在了“深淺”二字上面。
  聶問白氣的掐陸景。“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這種事能說嗎?要做依著你就是。非得取笑我?
  陸景哈哈大笑。李菲菲帶來的一點不郁結煙消云散,心里暢快至極。
  …
  6月13日,陸景、宋雨綺、唐詩經、董冰、墨靜雯、余樂、十三一行人從舊金山飛往黃海。葉靜雨留在美國準備路演。抵達黃海時,崔七月從崔家繼承人的位置上被趕下來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
  “陸景,平鴻基金虧損了近4億美元,那這次黃金期貨你賺了多少?”休息了一晚,準備飛回香港的董冰在機場中問陸景。
  她回到黃海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陸景去美國投資互聯網只是個幌子,他是要和唐詩經一起避嫌。實際上是在暗中設計崔七月。真是滑不留手。
  陸景伸出二個手指頭晃了晃,道:“剩下都給摩根士丹利吃下去了。”
  他和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總裁曾明經私交很不錯。正好摩根士丹利要在5月底做黃金期貨的對手局。具體對手是誰,曾明經沒有透露。這次金價的大幅波動有大摩的一份功勞。
  楊星長已經著手開始撤出黃金期貨。這2億美元的甜頭,大概兩周之后到賬。
  董冰笑了笑。道:“我倒是想起一句話來。”
  “什么話?”
  “殺人放火金腰帶。”
  陸景笑道:“沒那么夸張吧?都和強盜掛鉤了。我這挺多算劫富濟貧。崔家差不多300億美元的身家。損失6億美元只是九牛一毛。”
  “強詞奪理!見到關寧幫我問好。拜拜!”董冰明眸酷齒的笑一笑,揮揮手,進了機場安檢。
  陸景揮揮手。和宋雨綺、墨靜雯、余樂一起轉向去黃海機場國內航班大廳,也準備返回江州。
  唐詩經日后要怎么對付崔七月。陸景并沒有過問。他昨天晚上和黃海市委書記沈良駿吃過飯,說明了將景華微芯晶圓廠放在建業的理由。
  陸景注意到。當他陳述理由的時候,沈良駿有些不高興。畢竟事關15億美元的投資。對此,陸景也無能為力,只能找機會來彌補這個間隙。
  景華微芯目前要錢的地方,陸景是正在逐步的減持之前莫心藍去美國購買的互聯網股份。其中他個人投資的有3.42億美元,投資回報在40倍之上。
  明雪、莫心藍兩人都已經將手中的股份拋出。陸景之前取出了20億美元用作景華微芯升級制程技術,但是沒有用完,反倒是剩余13.9億美元擁在了此次去美國的互聯網投資。
  購買snl的生產線,維持景華微芯股份增發之后保持51%的控股,在建業新建晶圓廠,這部分預算是45億美元。陸景陸續的減持手中的股票維持開支。
  他在目前正在上漲的納斯達克股市中還有價值75億美元的股票。這都是3年前埋下的種子的收獲。
  …
  剛下飛機,陸景一行人就看到了來接機的邵秋蘭、關寧、唐雨瑤,陸景對左右笑道:“我們總算是回來了。可以好好休息下了。”